• 冯其庸:“虽万劫而不灭求学求真之心”
    冯其庸的童年,饱受苦难,几度失学,但凭着“虽万劫而不灭求学求真之心”的顽强意志,完成了学业。他的成长奋斗、求学治学之路虽充满艰辛与坎坷,却富于人生的价值与启迪。“瓜饭楼”斋名的由来公历1924年2月3日,农历腊月二十九,在江苏...
    [ 2017-01-23 09:41:14 ]
  • 阿华:往事如风吹浮世
    王晓华,笔名阿华,女,山东威海人。诗歌作品散见《人民文学》《诗刊》《山花》《飞天》《十月》等,有诗歌作品入选各种诗歌选本,著有诗集《香蒲记》等 。获得首届红高梁诗歌奖,首届刘伯温诗歌奖等 ,参加诗刊社第二十五届青春诗会,鲁...
    [ 2017-01-22 16:46:06 ]
  • 刘年:她给我尊严,我给她命 实力诗人访谈第15期
    刘年:水无常形,诗无定势。谁也无法像机械零件一样,给诗歌一个国家标准,用来分出优劣,排出等级。是不是从你的内心里来,能不能到我的内心里去,是我判断诗歌好与不好的尺子。这同样也不是一个科学的严谨的尺子,时间地点的不同,心情...
    [ 2017-01-23 08:20:29 ]
  • 柯雷:中国诗歌有不可思议的活力
    自上世纪90年代起,为了解汉学,柯雷在荷兰与中国之间频繁往返,长期浸淫在汉语中;为探究中国诗歌,柯雷对诗歌、诗人、刊物等做了大量田野调查研究,以获得更深层的信息。在此期间,他与诗人们渐渐熟稔,进入到诗人的“江湖”,又尽量保...
    [ 2017-01-17 09:28:20 ]
  • 魏克:成就自己的高峰
    魏克:我是“一首诗主义”者。我们就算写了很多诗,即使质量都不错,也还不行。我们也许为自己堆了一座大山,体量也够庞大,可还是不够。因为我们还缺一个山顶。没有这个山顶,高峰就立不起来。马拉美的很多诗都一般,但他有了《骰子一掷...
    [ 2017-01-17 09:00:50 ]
  • 灯灯:人怎么可能不爱自然呢
    灯灯,现居湖北武汉。作品发表于多种诗刊及入选多个选本。曾获《诗选刊》2006 年度中国先锋诗歌奖、第四届叶红女性诗歌奖、第二届中国红高粱诗歌奖、第21届柔刚诗歌奖新人奖。参加诗刊社第28届青春诗会。出版个人诗集《我说嗯》。编者按...
    [ 2017-01-16 09:38:49 ]
  • 原来,生活就是一朵浪花——周有光专访
    编者按:1月14日,我国著名语言学家、“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去世,享年112岁。以下是曹可凡于周老104岁时对其进行的专访。 今天,即2016年1月13日,为“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先生110岁寿辰。四年前往访先生,先生仍思维敏捷,耳聪目明...
    [ 2017-01-16 09:13:52 ]
  • 谷禾:从乡村开始的写作旅程
    谷禾:中国诗歌乡村书写大多仍驻留在对乡村的外部表征的书写,并没有完成对古典传统乡村诗歌写作的超越……诗人仍然在作为一个外来的看见者,居高临下地表达自己的洞悉、见证、痛惜,抑或同情,而罕见有谁去自觉地降低身位,作为他们中的...
    [ 2017-01-10 11:51:23 ]
  • 展现诗人生命是一首诗高下关键
    叶橹,原名莫绍裘。1936年7月生于南京。中国当代权威的诗歌评论家,扬州大学教授,对诗歌文本及重要诗人的出现,有着卓越的洞察力,发现推介了闻捷、昌耀等当代重要诗人。采访:庄晓明 时间:2016年12月 问:叶橹先生,我们想将您的诗...
    [ 2017-01-09 08:53:15 ]
  • 严力、默默对话沙克:不可以限量的中国现代诗
    2004年沙克、严力、默默在上海无论中国当代诗坛沦入怎样的碎片化、泡沫化和诗歌理念的裂变,无度的乱态和混淆价值的行为,都丝毫改变不了诗歌本质的界限;知识分子写作、民间写作和国家主义写作都是功利主义类型化的大标签,对于诗歌本质...
    [ 2017-01-09 08:33:46 ]
  • 武强华:隐秘的伤口或他者的悲歌
    武强华,女,甘肃张掖人。有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诗刊》《星星》诗刊等刊物,并入选多种诗歌选本。曾参加《人民文学》第三届“新浪潮”诗会、诗刊社第31届青春诗会。获2014青年作家年度表现奖、诗刊社2014年度“发现”新锐奖、《飞天...
    [ 2017-01-06 14:38:26 ]
  • 张定浩:爱和写作都是丰盈与贫乏的交会
    编者按:爱欲是一种匮乏,而正是在匮乏中,生命有了丰盛的可能。生活的弹性也许正在于此:我们活着,因有了爱欲于是有了哀矜,而在哀矜中又因爱欲才屡败屡战。本次凤凰读书会,张定浩携新书《爱欲与哀矜》与前辈李敬泽対话,谈及对爱欲与...
    [ 2017-01-05 13:50:19 ]
  • 西川:每个时代都要发明新词 生活才能往前走
    编者按:语言的腐败,是深层的腐败。语言的死亡,是最后的死亡。语言的新生,是一切的开始。“历史本身要求语言变得非常的复杂丰富,非常有开合度和自由度。对于一个写作者来讲这是一个巨大考验。而我们现在手里掌握的这点抒情语言,这点...
    [ 2017-01-04 09:05: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