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迟恩:诗的使徒——读江汀诗集《来自邻人的光》
    2009年2月22日,诗神降临了,他到人间寻找使者。他不是九大缪斯中的任何一个,他是保罗·策兰。已经登上诗歌殿堂的江汀认出了他:“我所渴望的寒冷/竟化成了人的脸孔/我认出了你。”(《青岛图书馆,认出保罗·策兰》)江汀在这首诗中向我...
    [ 2017-01-20 17:21:17 ]
  • 西渡:解读臧棣《七日书:玫瑰主题》
    七日书玫瑰主题 For Naria臧 棣1像攥紧的拳头,严峻的生活中玫瑰比我的肺叶承受着更大胆的呼吸玫瑰的白天调动了一连串带翼的诉说和聆听去上演我对你的追逐:一种深入的飞翔玫瑰的夜晚理所当然像一团火焰,以我匀称而高大的肉身为干...
    [ 2017-01-19 12:08:44 ]
  • 欧阳江河:诗歌要保持一种狠劲儿
    我为什么写作?顾超:您写诗是为了什么?欧阳江河:从人类文明的角度来讲,诗歌还真是起到净化、升华的作用。但是这种净化和升华不是纯粹美学意义上的,还有伦理的作用,有精神性的立场。我最近写的诗《大是大非》,还是要处理崇高,因为...
    [ 2017-01-18 17:18:36 ]
  • 程继龙:当代诗歌省思
    新诗百年的艰难求索,取得了辉煌的成就,以前所未有的深度与广度书写现代人在现代社会里的经验,从现代汉语中提取资源又反向提升现代汉语的品质,拓展了人们表达世界和自我的方式,并且最终为生活于汉语圈的人们提供了一方暂可皈依的净土...
    [ 2017-01-13 11:29:07 ]
  • 柯雷:如今读诗的人比买房的人少,那又怎么样?
    编者按:柯雷,汉学家,荷兰莱顿大学教授。他是中国当代诗坛最重要的“旁观者”。他说得一口流利的汉语。为了观察中国当代诗坛、追寻诗人踪迹、收集民间诗刊资料,二十多年来他多次往返于中国和荷兰之间,凭一己之力为莱顿大学亚洲图书馆...
    [ 2017-01-13 11:23:06 ]
  • 张杰:书写故乡的80后诗人熊焱
    借助于互联网社交网络发达的东风,诗歌出现了令人惊喜的回暖和复苏。  为向大众推荐更多有品质的诗歌,让诗意走进大众生活,由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联合打造的“2016年度名人堂”系列活动,按照网上投票人气高度,并综合提名及评审委员...
    [ 2017-01-13 11:07:13 ]
  • 徐萧:“诗歌活动家”的存在是对诗歌的伤害
    1月9日,澎湃新闻的一则报道震惊了诗歌界:安徽省作协副主席、安徽省诗歌学会会长、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诗歌月刊》杂志社主编、国家一级作家王明韵,2017年1月7日在合肥因涉嫌强奸一名女士被当地公安部门刑事拘留。这则消息在诗人圈中...
    [ 2017-01-13 10:25:17 ]
  • 江汀:二十个站台
    有一阵子,我常常在晚间坐地铁,横穿当代的北京城。在末班车上,我感到疲惫,仿佛自己所坐的小小位置,正好嵌在冬日最深的地方。于是我不由自主地想起舒伯特的曲子《冬之旅》,因为自己正好身处一次旅行。北京地理是一个宏大的形象,由于...
    [ 2017-01-11 15:01:31 ]
  • 徐钺:我在巨大的对白声中阅读奥登
    飞地:在几年前一首名为《酒徒自白》的诗中,你曾提到许多闪耀的名字,并写到:“有时,太多了,我会把自己数进去。”伟大诗人的存在,对你的写作和生活分别有着怎样的影响和意义?徐钺:一般来说,每个诗人的声音都应该是其所独有的,但...
    [ 2017-01-11 14:53:49 ]
  • 于坚:一己之见,谈谈好诗
    诗植根于语言的历史中。一首诗的“好”也是超越语言的,用汉语、英语或者瑞典语都可以写出好诗,一位韩国诗人曾告诉过我,在他看来,“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是最高之诗;一首诗的“好”也是超越历史的,人们判断什么是诗的标准在“好”上...
    [ 2017-01-11 12:21:57 ]
  • 洪子诚:献给无限的少数人——谈大陆近年诗歌状况
    按:这篇文章是2015年年底洪子诚教授在淡江大学的一次演讲整理稿。洪老师虽然经常“宅”在家里,然而洞悉天下诗歌大事。讲座详实地盘点了近年来大陆的诗歌出版、活动和热点现象,其中亦不乏洪老师一贯温厚持重的褒贬点评。我是经常“宅”...
    [ 2017-01-11 11:56:51 ]
  • 用诗歌拨动生命的希望——残疾女诗人李万碧诗集《闪烁的瓦砾》出版的故事
    今天是诗集《闪烁的瓦砾》首发的日子,对于珞璜镇残疾女诗人李万碧来说,更是一个值得永远纪念的日子。38岁的她身高仅1.3米,全身关节僵硬,只能用两根食指突出的关节,敲打同样僵硬的键盘,用诗歌支撑自己的人生。今天,倾注了近20年心...
    [ 2017-01-11 10:17:05 ]
  • 西川:每个时代都要发明新词 生活才能往前走
    语言的腐败,是深层的腐败。语言的死亡,是最后的死亡。语言的新生,是一切的开始。“历史本身要求语言变得非常的复杂丰富,非常有开合度和自由度。对于一个写作者来讲这是一个巨大考验。而我们现在手里掌握的这点抒情语言,这点词汇,这...
    [ 2017-01-05 14:54: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