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白春雨
加入时间:2018-03-24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诗歌不是考古,诗歌不是解剖学。诗歌是给人读懂。我用简短的文字描绘它,我用简朴的文字表达它。它在这儿。或者等你;或者等她――或者它就生在这儿。它是花,它是树,它是鸟,它是河,它是海,它是万物。它是瞬息万变。

蜜桃(组诗)

1母亲

 母亲老了
她留不住她的那几亩地
她的老房子被拆了
她的那几头牛几头猪
都被卖了
她还剩一把老骨头
她还剩一张念念叨叨的嘴
她不剩爱情
她只剩爱我

2.父亲

父亲在那儿
我也在那儿
父亲用手拉住他的儿子
他的儿子调皮
在水坑附近跳来跳去
偶尔把一块石头
从陡峭的山头滚下来
真好玩。真危险。
追赶。逃跑。挨揍。
我倒觉得他揍的是自己
被揍的那个哭着
仿佛他在哭
哭得比另一个更伤心
但没有眼泪
也没有裂缝
他依然领着他的儿子
挖地、锄草、晒太阳
把大块的石头顺顺地搬到地头
把落在地里的豆捡起
又安安心心地把它们藏在衣兜里
像藏着一群小太阳
我走着、父亲走着
走进了远山,走进了云朵
而我走着就成了父亲
我是父亲,父亲是我
――好好地生活
我是父亲,都得好好地生活
好好地爱

3.生活是个偷蛋贼

 
生活是个偷蛋贼
好好的阳光下
一只母鸡
千辛万苦地
下了那么多蛋
它必须把它们搁在那儿
软软的草上
像你把珠宝
藏在最好的抽屉里
可到晚上
这些蛋
所有的蛋都不见了
生活掳走了它们
一只母鸡
每年都要丟失自己的蛋
那么多公鸡
像一匹匹马
只负责嘶鸣和闲逛

4.我的声音

 我找不到声音
我丟失了声音
我大声地说话
句句入耳
但那不是我的声音
我的声音
被卡在喉以下
真的,在她面前
我想把它们都吐出来

5.  支架

 我躺在床上
是一块土地
可以挖掘
撬出黄金
那些骨头
深埋于泥土
使土地
有了起伏
有了波澜
而骨头与骨头之间
互相纠结、镶嵌
辗转咬合
形成不倒的山脉

6.蜜  桃

 此刻世界只剩一个蜜桃
闪着光
饱满而又圆润
不能再耽搁了,摘下吃掉
那小小的核无用
远远地扔进山坳里
没有回音,但有窃喜

7.流氓狗

 一只流氓狗
路上汪汪地乱叫
当巧遇一个疯女人
它就喊得更凶
那流氓狗的主人
高高地站在大门口
弯着腰笑


8.他已经露出牙齿

 他已经露出牙齿
他已经准备咬人
他己经被逼上了险峰
他已经在蜕变――
生活不管这些
那些压下来的石头
不管这些
他已经怀孕――
他很快就要生了

9.当你隐没

 当你隐没
世界亮了
当你亮了
世界朦胧
我和世界是一道的
你皎洁于天上
我混沌于大地
你走的是天路
我走的是人道
你和我各有赎命
你孤独是一辈子
我孤独是一瞬间

 10.当走投无路

 当走投无路的时候
她的眼睛瞎了
她的耳朵聋了
她把所有的门关好
她高高地站在楼顶的峭壁上
像艳丽的花
微笑
回家一样――

11.j那些树

 那些树被砍倒
被切割
然后挖土机上来
把它们的根干干净净地挖出来
把草干干净净地挖出来
整个山坡都是血色的
――
在那奶头上都是血――

12.风把所有草的灯吹灭

 风把所有草的灯吹灭
它们熟睡了――
在泥土之下

 我们
坐下来喝茶下棋
或者南山下
松松土
春天就来了

 漫山遍野的绿草长上来
都是草民――
都想把山岗峡谷点亮

13.草在喊痛

 草在喊痛
那么多的草
漫山遍野
一起在喊痛
割草工们还在忙碌
他们的耳朵都在别处
一些蚂蚁
挑拣最好的草叶
搬回地下……
所有的草都在喊痛
而冬天拿块最好的白布


啊!那些白呀――
那些柔软的雪

 14.下坡的人遇着上坡的风

 太阳老早就候在山头
寒冷似乎有点
但很淡,可以省略
下坡的人遇着上坡的风
那一刻,都有些尴尬
都没有准备
却扑面而来
当他走到山坡底下的时候
还久久地回望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