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张凡修1
加入时间:2016-08-09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张凡修,1958年6月生,河北玉田人,中国作协会员。有组诗发表《花城》等刊,出版有诗集五部。

我的岛,我的海(八首)

我的岛,我的海(八首)

张凡修
 
 
 
 
鸥  鸟
 

群飞来自自身
鸥鸟抵临,并未显现猝不及防  
——“波浪有时显现新鲜的颜色”  
——海水冰凉。适宜
日晒、封船  
听凭翅膀滑落下的发落  
这造就了猝不及防的
参差之美
——这群鸥鸟,我曽指它立誓  
那时它多么新鲜  
青春痘鼓鼓的,脸蛋儿涂着浓浓的  
妆,众多岛屿间炫耀
当十月降临  
避风之处
雨落得少了,舱越来越沉  
砂砾被压低  
的逼迫感轰然倒塌
——波浪上新鲜颜色的
延续
靠浓浓的妆维持
 
 
 
我的海
 

勺子剜着柿子里的瓤。一切松软  
之物,被圆形的器皿  
欺负。一堆堆泡沫,过几天将装进  
我的海里  
最好的填装,不限于你刚刚剜到本应如此的  
舌头般松软  
十二月,瓤创造瓤的  
属地  
一堆堆泡沫,“它很白,在很低的水里移动”  
有温度,有盐度
透明度
受我的海的挟持  
周围同时生出一些勺子  
“墙一般空白”。习惯妥协伤害  
逆来顺受  
 
 
 
 沉  船

 
“它的气味和寒冷”令人窒息
——焦躁。
“摇晃一只盛满水的怀子”。
 
鸡蛋壳
在它体内追逐,有垢质在磨擦并逐渐消失,
红薯皮
在它体内静置,淀粉有黏附作用,
——能化溶。
 
——我从未见过寻常的大海
有杯子般的结局。
 
依稀尚在波涛滚滚的上游。一次
酒局,杯子构成新的落点,
而浪花限制我挪动自身。
 
——有柠檬片在杯中
被加热。柠檬酸是弱酸,弱酸加热后,
垢质脱落。
 
 
 
 
波  浪

 
“然后是无质的蓝”
 
之前与沙一直保持
某种借贷关系。还与不还
每天垮塌一次
 
挪移或安放。我被卷在其中求证徜徉
可能性是成片的表层沉积物
夹裹沙的不驯服
 
淘尽水流
之下。我遇见你
便遇见波浪
 
 
 
 
 我的岛

 
从这个角度看  
一条小径与幽暗的栈道之间  
异化、孤远  
包括海浪,在四处封堵  
——我的岛
 
我的岛容下我所有的累  
海边  
阴天的天气有发霉的味道  
雨,下与不下,鲜有  
敞亮的前兆  
消极,有时客观地决定了  
一个人短暂的态度  
 
再有几天,凉凉的露水,会洒向大海  
秋夜  
你会看到我,凉凉的一面,累  
被轻松消磨  
顺势如初,心情顺畅
这期间,我勤于将复杂的事理处理得  
恰切
 
该来的总会来  
所谓异化,就是专注、走神到内心的物象产生了分蘖  
礁石下的芽孢确实有  
孤远的相似性  
当我回过神来  
 
真空的内胎,拔除气门芯  
也不碍事
——我的岛
 
 
 
 
混沌之身

 
蓝雾树又被截一次  
被截一次,说明,高了三尺  
羽状的叶子,着生紧密。直到  
海水漫涨  
淘空一个人的耐心  
越看越小的星星,高了三尺  
我们都不懂得截取  
桅杆与桅杆,影子与影子  
倦了,渴望叠加  
摁下航标灯的面板  
海面上有光,哦,是月光  
月光沿着头发披拂而下  
洒在手臂上  
清光湛湛,融掉大片黑夜  
人这一生,需要融掉多少瞬间  
只一截取,便不知去向  
蓝雾树生长迅速,叶片阔大
多情、落尽,磨砺
并限制  
我们日渐混沌之身  
 
 
 
 
海边垂钓

 
钓鱼与捞鱼的区别在于  
见糠吹米与见米吹糠  
 
可见,有气息  
能够被采用  
 
“犹如美丽的细菌”。大海宁静时像一串  
无声的细胞核,漏洞如网  
 
淤泥在破坏  
 
我闲不住。一直拨弄那根  
缠裹在糠米中的弦
 
 
 
 
渔  夫

 
船靠岸了
他蹲在夏天里
 
夏天里一棵柳树下的浅滩边
柳枝柳叶圈一顶柳帽
学会,在这个夏天,做一次潜伏
——很久很久。那个人没有来
 
湿漉漉的网遮住了树梢
沥下的水滴
若无其事地落
直到滴落的声音在头顶平静地消失又哗哗喧响
一女子,“把自己绑在船桅上……”
 
当他把女子从船桅上卸下来
留在岸上的
一条鱼。用鳞片刮伤自己
也很是鲜滑地,湿着
 
 
 
 
 
 
064102河北唐山玉田县鸦鸿桥镇河东村 张凡修
手机:13703341419(也是微信号)
邮箱:zhangfanxiu1958@163.com
身份证:130229195806213618
农业银行卡号:622848 06588 5580 8577 张凡修(开户行:农业银行 河北省玉田县鸦鸿桥支行)
 
 
 
 
 
张凡修,1958年6月生,河北玉田人,中国作协会员。诗歌见于《花城》等刊,出版有诗集五部。

与子书

我什么都可以交出。唯独
这所老房子,不能给你
——就在这儿养老啦
这是当年你母亲我俩
脱了六天泥坯,偷大队十五棵柳树
自家稻草,自家高粱秫秸,自家高粱米饭
请四人帮工建起来的:
九米六长,五米六宽,两米八高
前后檐三七,俩房山四八
冬暖。夏凉。
孙子就搁这儿,我们抚养
上学你母亲送,放学我负责接
这房子与泥土相连,地气重
孩子不爱闹毛病。
我们腿脚都利索,但不愿踏进你的楼房
实在不忍心那个布 袋套在鞋子上
去一趟,连印痕
都不曾留下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