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张凡修1
加入时间:2016-08-09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张凡修,1958年6月生,河北玉田人,中国作协会员。有组诗发表《花城》等刊,出版有诗集三部。

大地之灯(六首)

大地之灯(六首)

张凡修



乡民政助理

你得依赖一棵树。才能
洞见一切未来和现有的契机
树与乡村成为一体
灌木丛初放,惊起的几只小麻雀
它们还飞不高
扑棱,只是一些错觉
树的尽头,注定要牵扯你的
领地。该调节,该承担,该添土
和阴天一样,未来和现有的
契机是,做不完的事儿,越来越琐碎
一些敞口的坑
细密的须找不着附体
多余的纹路层层逼近
你被界定为乡村语言的实践者
从感悟炊烟入手
接受烟囱蠕动蚯蚓般的蜿蜒
严谨、亲和、包容
——它远去之际
每个季节,庄稼都葱茏,丰硕
阳光认出树梢的绿汁
遮蔽,不散开



龙舌兰

龙舌兰开花后植株即枯死。它的忧伤
有固定的形狀——
高悬的叶子涅槃成莲座
灰绿色的扶手
环绕。几乎是,一种抵制
大部的叶子向后反折,间或内折
纵向的白色或黄色条纹镶边
也有些底部叶子
软软地匍匐在地
这多年我日渐委顿。除了自己
什么都看不见
心里有缺口,想把它堵上
我就看一眼
疯长两岸的龙舌兰



大地之灯

纸糊住火
乡村最低最亮最空白的光
由一寸布捻来移动

驴棚草檐下,灯火
如豆。无尽的生生灭灭
被掏空

大地落在阴影里
黑暗在,人就在
绛红的黄昏,去了,又回

这景象令人们微醺
尽管纸糊的辉光清冽,日子苦甘
依旧,北风吹过,春风吹过

在远方
滚落的黑夜顺风而来
一盏马灯跌跌撞撞——

鲶鱼嘴的裂口处
旋亮的火苗
总有筒状的玻璃,罩着



深夜的火车

背对在场的旷野,那真实的
铁皮之屋。让一群生动的人
被包围得更加具体

这未免太过紧张
不过是,抽出光亮自觉供出的一份
有名有姓的地址

——远方紧握的手将松开
手指的指向,希望
有一种落地的声音戛然而止

暗夜褪色。这样的褪色 它先于我们抵达的秋天,被种植在
另一座铁皮之屋

“终得以放眼远眺神明的宁静”
犹如草莓。舔过呼啸
之后,家住的地方,暴露在表面


月光干草

运草车走在月光的深度里
几乎是着落

蹄窝无意识吸纳
月光的着落。足不出户的干草
在夜里出走了
——那着落,一直在

赶车人只记住一件事
捆紧,车上的干草

月光下
隆起的轮廓形体
比白天愈加
迫近,曾不可或缺的村庄应该
再次被堆积的着落

——车轴无声地转动。月光
往轴皮里抹油


静 美

这多年总被念头牵绊。念头一来就
像原地纵身,一次次跨过
牵绊——
“我想要的
从来都不是简单的”
——把那几口石槽给我
——把那几盏马灯给我
在油捻的知觉里,草筛筛出
粗糙的渣粒。大粒的是节,小粒的是屑
在熏黑的玻璃罩里
风吹动的灯火,被无数个念头
捆紧。不闪、不晃
石槽静静卧着,因卧着而静美

与子书

我什么都可以交出。唯独
这所老房子,不能给你
——就在这儿养老啦
这是当年你母亲我俩
脱了六天泥坯,偷大队十五棵柳树
自家稻草,自家高粱秫秸,自家高粱米饭
请四人帮工建起来的:
九米六长,五米六宽,两米八高
前后檐三七,俩房山四八
冬暖。夏凉。
孙子就搁这儿,我们抚养
上学你母亲送,放学我负责接
这房子与泥土相连,地气重
孩子不爱闹毛病。
我们腿脚都利索,但不愿踏进你的楼房
实在不忍心那个布 袋套在鞋子上
去一趟,连印痕
都不曾留下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