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尖利,我不觉得锥痛(外二首)

作者: 程剑平 2017年06月03日16:52 浏览:203 觉得不错,我要 赞赏

时光尖利,我不觉得锥痛


犹记得墙头上的芦苇
看我摇摆
追随一阵风长大
犹记得我背诵《石壕吏》
刚刚学会爬墙
芦苇不见了,稗草也不长了
星空插满瓦片和碎瓶子

犹记得铁丝滚笼
在我年老体衰的时候
架上墙头
第一天勾住一片羽毛
第二天刺破一只气球
没有第三天
时光尖利,我不觉得锥痛
2017/5/4



老毛病


老毛病又犯了
惊蛰——心情湿重
下雨,又不下雨的
样子

简单说是闷闷不乐
细究,恐怕挂一漏万
譬如得知访客将来
却不知其什么时候来

往往是:待敲门声响起
我已不是呆在屋里的那个人
手指内屈:轻三下,重三下
我深知习惯不好

套路更可怕:一个短句
抑或一个性感的词汇
就让人欢快——煮一壶咖啡
跟着摩卡去南美旅游

我的老毛病症状一般
但抗药性愈发显著
想必个人信息大量泄露
导致访客轻车熟路

改换门庭
不按挂历度年如日
根治老毛病的方子
如世道,在,又不在
2017/3/5



阅读日,哑巴放歌


今天,我又一次翻开
《浮生六记》
无不例外,喷了一盒子烟
我也没能把半文半白的语调
捻成一根线
去穿“芸”的刺绣针眼

倒是邻居一个哑巴的
引颈放歌
推送我抵近沧浪亭
他站在自家阳台,面朝
我所面对的一座新城
嗷——嗷——嗷——
2017/4/23阅读日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