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左远红
加入时间:2017-03-01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左远红,女,1964年出生。曾用网名小小尘米、迦南的青草地。曾在《人民文学》、《诗林》、《北方文学》、《岁月》、《黄河文学》、《春风》等发表大量作品。出版有诗集《跋涉的心》,散文诗集《听水声远去》,散文集《时光叠痕》,诗集《离爱还有多远》。曾就读于辽宁文学院。黑龙江省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散文诗学会会员。

左远红诗9首

左远红诗9首




《米勒的乡村》






阳光爬上石头墙面,这些纯金的色彩
把众人的脸都映亮了。他们把牛犊放在干草上
小心抬进屋。女人和母牛跟在后面
一个很小很小的孩子把脸藏在菊花后面
听不到交谈,在浓密的树荫下 只有风走来走去
远处,羊在低头吃草。牧人在坡上,好像唱着歌






《这样就好》






她要得越来越少 一间旧房子
两张单人床 木桌子 木椅子 木地板
最好是原色。墙面和窗帘选择淡蓝或淡灰
如果需要一点亮色,那就把相框刷成明黄
房间要每天打扫 家具要好好擦拭
把电视拿走 电脑拿走 手机拿走  巧克力咖啡拿走
留下旧旧的书,旧旧的日光,旧旧的星辰
旧旧的毛衣,旧旧的话题。这些迷人的旧旧的味道啊
拥有这些,就好。是的,同那个旧旧的人
慢慢地说话 慢慢地表达。拥有这些就好






《低声》






我睡不着是因为一只羊
它走过了沐风栉雨的日子
如今,它常在河边走,吃着青草,晒着太阳
偶尔也去拔弄拔弄野花
它和另外一只仪式感较强的羊常年相守
它们偶尔怀念被洗过的样子
那时河流清澈 阳光白得像一件披在身上的轻纱
这时,它们会感怀一下羊羔跪乳
这时,它们会在水边满足地唱一首歌
实际上,它是一只散漫的羊,不肯守约的羊
它从来没有仰望的习惯
更谈不上与牧人说说话,交交心
它沿袭着高龄山羊固有的习性,除了品格
因为品格是牧人才有的。我睡不着时
就暂时放弃那只羊,转过脸,我再说话时
必须低声。我知道,因为我太小太小……






《夜正深》






那个危急时刻背起我的人 我看不清他的面孔
但我知道他有多么羸弱 他正在发烧 他极力带我脱离险境
我为他捏一把汗,我紧紧贴在他的后背
避难所是不远处的一个深坑 那里有逃命的人和幽暗的灯火
一个年轻人朝坑沿扔食物。我拣到了一小块西瓜
我蹲下来,喂小狗。洒在手上的西瓜汁也让它舔了
我巴望从下面扔出一截香肠,能为我的小狗补充体力
我朝人群望着,我不知停下,还是继续寻找出路
那个背我的人,已不知消逝在何处。我心思迫切
却不能发出有效的呼救。一个手持火把的人走来
我心里想,有救了!可是,他却把众人当成枯草
他要烧尽他们,然后,铺平深坑。我仿佛听到风中杂乱的脚步
人类被空中的手掌拍击。沉寂、破碎或者沦丧。夜正深






《安德鲁·怀斯》






柳条筐像一只火鸡靠在墙上
狗和半麻袋草料卧在窗下
烟熏火燎的老女人怀抱一只黑猫走过老房子
一只山羊和半截树枝站在路旁
水槽剩下一半的水,刚刚有牧人饮过马匹
单眼皮、年迈的安德鲁·怀斯
在斜阳下安静地看着这一切
他把脑袋藏在毛皮里,毛皮发出腥味
他抽动几下大鼻子 空气立刻变得不安
远方的灰色城堡 成片的红草地
他听见一只狐狸蹑手蹑脚走过来
 那是一只残疾的雌性狐狸
它经过木窗,女人般一丝不挂地站起来
带着疲倦伏在他的后背。他蹲下来,蹲下来
山坡上刮起小风,然后慢慢变强
单眼皮、年迈的安德鲁·怀斯不见了
他蹲过的地方,只剩下两只破旧的靴子
风推着靴子,仿佛一个人疾步下山
红草地风波乍起 像海浪一层一层高起来
单眼皮、年迈的、有故事的安德鲁·怀斯
在冬天将尽的时候,额头平添许多皱纹






《烹调的农妇》






烹调的农妇把黑乎乎的平底锅放在火上
她可能在煎两片土豆或是别的什么
炉火映红房间,也映红她的脸
另一个炉灶上方,铁链吊着的水壶发出滋滋的响声
农妇手扶锅柄,上身前倾 神情平和
在这个冬天的傍晚 她专注地制作食物
我们似乎闻到一缕香气,似乎看到另外一些人
在沙发、木凳、矮床上读报,聊天,吸烟或者发呆
烹调的农妇,守着火炉,上身前倾 神情平和
她身后是一盆枯干的蔷薇  斜对着一只白色瓷碗






《都灵之马》






她们在石头房子里求生
推开门打水,关上门煮饭
炉火亮着,马灯熄灭
她们躺在各自的床上
听门外不止的风沙
听井水咽下最后一口气
她在暗中抚摸一本书
她的双手就有了星光
她不去打扰他,不再为他穿衣
不再为他套车,不再为他锁上马厩
树丛挑起小路 小路衣衫一样晃动
她的窗子也在晃动
直到风沙暂停,直到灰马变成死马






《远远的 远远的》






她坐在小船上,面无表情
水面平静。她投向水面的目光也很平静
木桨斜在身后,草滩和一排旧房子斜在身后
熄灭的马灯 在屋顶闭着嘴。一个头朝窗子的人
仰面躺着。祈祷的人站成两排,孩子们的目光朝门外看
她坐在小船上,面无表情
水面平静。她投向水面的目光也很平静
用不了多久,那个仰面躺着的人会搭她的小船上路
这个季节,河水冰冷。她习惯在冰冷中来来往往
这是她的命运。她安静等着,有一天
河水也把她送走。远远的远远的,不再回来……






《伪装》






你看,我又开始伪造诗歌了
它们越来越僵硬,我的心微微一软
表达就一败涂地。我敲不开词语之门
只能像风沙在傍晚的树林留下错乱的呼吸
我也提水烧饭,我也点燃炉火
我也坐在细窄的窗口,想想黑暗的过去
另一个我在说谎  偷盗  淫乱 谄媚  嫉妒 
你看,我又开始伪造诗歌了
它们越来越僵硬,我的心微微一软
表达就一败涂地。如天空摊开散沙 肉体埋下石头
还有木纹里纵横的刀锋 火焰里凉了又热的骨灰
我迟早是压死枯井的最轻一片树叶。我呵
一个木讷肤浅的女子,一个不说情话的女子
我想象自己暴瘦,骨头里亮起马灯
我永远属于一匹梦中的黑马或白马
让说不出的诗意成为驱散伪装的唯一可能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