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东水楼
加入时间:2017-01-22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林耀东,笔名东水楼,80后,生长于中国最美小城之广东大埔,现居汕头潮阳,广东省作协会员,著有诗集《将水引入杯》。

水楼近作选(附评)

。对不起,请你出去

对不起,请你出去
我的花园,按照我的意志
生长。这里,多余的土壤
那里,多余的枝蔓
我不喜欢空白的美学
请你,对,就是你!
认真生长,严肃开花


。井

用尽了想象我也无法描出
心底的那口井

多少年前父亲养的那条狗
黄毛带点黑
额头盖了印


。哦,你听

黑暗中,我的胃开始说话
含混不清对着谁
你在遥远的街道克制着
你也有胃
你不用胃说话
一句话三斤重
说过了让人害怕
你要刺穿黑暗——
我胃的温床冒着泡
或者还可以着上别的颜色
哦,你听
你永远都听不见


。为一顿饭唱首歌

为一顿饭唱首歌
你说,米饭们会不会
争先恐后,来听

学谁的唱腔和火候
可以唱响
米粒和水的爱情

躺在锅里的爱情有没有真心
羡慕碗里
诸如此类

旁观者的筷子总喜欢点头
把不着调的问号改写成
更不着调的叹号


。凤凰花开

这么多年
我谨小慎微
事事回头
刚刚经过
一束强光照射的操场
也不例外
最终,还是偏了方向


。委   屈

今天,去了西藏
雅鲁藏布江上游
荒无人烟的地盘
仿佛谁都可以领取
我一个人大吼大叫
乱蹦乱跳
不知道的还以为
此人在现实中受过
天大的委屈


碎片、朴素与未达的洁白
——评林耀东的一组诗

by  黄春龙

诗与存在之间有诸多诗歌审美盲区,尤其在碎片与内敛的书写中,这个盲区被诗写者进一步扩大,甚至成为阅读审美陌生地。林耀东的这组新作显然就是诗歌感觉碎片的拾遗,很难给阅读者带来突然的兴奋或语言、情感冲击,但不妨碍它成为富于内涵、耐人寻味的作品。这些拾贝式的诗首贯穿了诗人对生存朴素而自我的新认识,又蕴含了他诸多未予直接明示的“洁白”。

早前我曾用林耀东的一句诗评价他该时期的诗歌:“黑土地上洁白的脚印”。这句诗来自林耀东一首名为《乡雪》的诗:

到处都在下雪
即使是一颗心
周围也已经白茫茫一片
现在,我重新打量这小小的村庄
黑土地上洁白的脚印
像一朵朵无心插种的花

这里有怀乡情结,但显然这不是重点,这些文字钻研在深层的“乡”内涵里,“一颗心”在“白茫茫”中缺失了温度,“无心插种的花”带来的慰藉显然微乎其微。因此,林耀东的诗歌情感里,浓郁着对存在世界失陷的无望,以及在无望中从内心发出的坚强的力。因此尽管写下的是“碎片”,而诗人内心的指向是何其明晰!在世界面前,他毅然独立,凸显的自我意识让他朴素的句子显得坚韧而有力。在这组近作里,我以为《对不起,请你出去》是一首特点鲜明之作——

对不起,请你出去

我的花园,按照我的意志
生长。这里,多余的土壤
那里,多余的枝蔓
我不喜欢空白的美学
请你,对,就是你!
认真生长,严肃开花

这是一首有别于林耀东那些内敛之诗的作品,用语短促而有力,立场鲜明,俨然进行时态的博弈并最终获得胜利。“认真生长,严肃开花”,其重点不在于有无具体所指,而言正辞严发出对存在世界的自我声音。在这种声音的背景下阅读《哦,你听》《为一顿饭唱首歌》《委屈》等作品,你能领会诗人那些未达的“洁白”。

“旁观者的筷子总喜欢点头/把不着调的问号改写成/更不着调的叹号”(《为一顿饭唱首歌》)。这是一首有趣的诗,谁关注“一顿饭”并为之唱歌?一个明明显的喻体一旦被诗人把握,内蕴瞬然丰富起来。诗人展示出面对生活、关注深层生存的态度让人欣赏,更可贵的是他的自我与独立性,让他在欲达与不达之间作了恰可的书写,展示出诗人的赤子情怀以及对生存保持慎思的态度。

林耀东的诗心里总是保持着一颗纯洁的“归乡”心,《乡雪》关乎“乡”,《井》更是乡情语噎,许多话未被说出,只留下这几句:

用尽了想象我也无法描出
心底的那口井

多少年前父亲养的那条狗
黄毛带点黑
额头盖了印

把几句话的意思理顺,就是我无法描述出故乡的那口井以及诸多井事乡情,唯对父亲身边的那条狗印象尤深。写井还是父亲?抑或那条狗?实际它们是无法分开而言,“井”作为牵引物,终究是为了引向“父亲”,“父亲”就是具体意义上的“乡”。而那条狗“额头盖了印”的内涵就更显寓意——远离故乡的游子额头上岂非盖了故乡的印?当然,诗意被具体套取往往是牵强的,而站在审美的角度,诗人确实用了零碎的、朴素的语言糅合了深层情感表达出心中未达的那一片“洁白”。尽管诗句零碎,而整体的情感内涵完整无缺,这正是林耀东对存在世界发出的抵抗以及企图对此在生命内涵的重新把握。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