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F

0

粉丝

89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高杉
加入时间:2016-12-09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热爱诗歌,热爱生活。很执着,也很相信“话都可以好好说”。

最终不能成行

最终不能成行   毫无疑问
你是我的新世界

从现在起
每天在贝壳里赶往你
我极尽柔软   不该兴叹
每天都在海水里赶往你   寡淡的我
一心想要带给你生趣


〈您身上的小农意识〉

注明:此处“小农意识”仅指目光短浅、过分在意蝇头小利、缺乏全局意识和公共意识。


陪母亲赶集,她买五块钱的烧饼要人家多给一个,“给了”她自然开心“不给”她可能赶趟集生场气。为了让母亲宽心,我急着帮她付钱,只要是她询价的东西(还好我的腰包有点鼓)。
这是我母亲,一个地道的农民,她和她的女儿也曾经赶集串市地卖蔬菜,赶趟集能见识和应付各种买主。


一个退休的高级干部,在蔬果店买东西时因收银员没有抬头尊敬他,竟然因一点小问题而愤怒地把蔬菜甩在收银员的脸上。那收银员是我的同事,唱收唱付地机械工作一天下来,看到人头攒动都会头晕脑胀。


一个三十几岁就当上银行分行行长的女性,来我店里买水。指着一瓶三块的水,她说某商场超市只卖一块九毛九。我尽力保持和她同样的身份说道:“人家是商场超市,如果我能跟他们比我就不在这儿呆着了,是不是呢?”她极其不情愿地说:“买你两瓶,五块钱。”我只好无奈地答应道:“姐姐,我一般对女人都很好。如果是男人,一定对他不客气。”
此女行长再也没来过,我断定她经常去大超并很少和“小市民”交流。


光膀子穿大裤衩纹满身的“东北人”进店就开骂,骂天热极尽脏话,然后他问我有没有“爱你”(这是一款烟),多少钱。
“对不起,没有”。


邻居来我店买东西,她晓得进价十块钱,我卖十五她嫌贵。可我也晓得十块钱给她,她并不感激。她去批发了整件儿的此物放自己店里,可怜她的小侄子不喝常温,又一瓶一瓶拿到我店里放冰箱冷藏。我有不快,左邻右舍嘛,还是答应了。可邻居还是没能长久,此人店面现在转让……

本人能力有限,无法总结,又举不胜举,不如您自己思索———天亮了,老公或者老婆一定给您准备早餐,偶尔一次是大喜,偶尔没有是大怒,经常有会没感觉,经常没有和从来没有是奇葩……



〈记我的父母亲小事一则〉

九十年代我在上小学时,父亲从山西回来,邀请一同事王伯(河北籍)来家中做客。那一年母亲种了几亩西瓜,正是瓜熟的季节,父亲和王伯到瓜田参观。他们摸摸这个看看那个,犹疑不决地打开一个西瓜………到现在我依然清晰地记得他们吃瓜时那笑容,像沙瓤的红西瓜。连天的麦田,湛蓝的天空,当时王伯不停地赞扬我们那个小村子,他艳羡地对父亲说告老还乡时不知道有多高兴。
父亲在家休息十几天而已,母亲本不愿意让他出去卖瓜,他还是勇于担当地随母亲一起出去了。回来时二人明显不愉快。瓜剩余半车左右。第二天母亲装好车让父亲一个人出去卖瓜。结果父亲早早地就回来了,瓜几乎没卖。后来我们才知道底细。因为有些人挑肥拣瘦还碎嘴,父亲受不了也见不了母亲“低声下气”。
父亲工资微薄,又自命清高,母亲了解他也不跟他争执,她拼命劳作,用十几亩地“半商半农的方式”和父亲一起养育四个子女。
到两千年时,我家比较富裕。父亲因一次工伤回家休养半年。那是秋季和冬季。他不肯闲着,养了很多兔子。父亲养殖技术似乎是天生的,小兔子们可爱肥壮。父亲心里欢喜,而且性情也有些改变,他经常带着自己的兔子去市场售卖。每次回来都满载着喜悦。
只有一次父亲回来很沮丧,因为在市场上卖兔子的钱被人偷了。母亲呵呵笑着像哄孩子一样说:“破财免灾,你那几只破兔子今年给家里效力不少啊!”第二天父亲又早早起床去把弄他心爱的兔子了。
如果父亲没有患癌症,现在已经在老家颐养天年,说不定也会发展成响当当的商人。
我的父亲母亲不会经商,也没有过人之处,我是他们的第三个女儿,和他们的合体完全一样。我也觉得自己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只还算勤肯。但是我一直觉得自己适合经商,并且是出于父母亲的影响。

今夜不写诗


我嗅到了你的气息
我关上门子
好好爱你


听话宝贝
从此我只听得见你


我已打包好行李
无论哪里
我去找你


今夜不写诗
我只想
情话与你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