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高世现
加入时间:2016-09-28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高世现,广东怀集人。《新诗经》主编。《中国微博诗选刊》主编。《文化参考报》主编。代表作超50000行的长诗《魂魄·九歌》。出版个人长诗集《酒魂》。2012年荣获中国当代诗歌奖(2011—2012)新锐奖。2013年荣获金迪诗歌奖优秀诗人奖、国际华文诗歌奖百佳诗人。2014年荣获佛山文学奖、第二届中国“李白诗歌奖”。2015年荣获首届中国长诗奖。2016年荣获首届长河文学奖金奖。

高世现:非新非旧亦古亦今集


◆在地下写诗


(唱声起)
双城骤入腹,地铁过穿肠,
蹈歌声集市,赴曲身成澜。
何须黑与白,插足即落款,
我在地下馆,游鬼难为观。
惟愿九州人,祈作一心弹,
死成并棺聚,生为同厢散。
蛩蛩下一站,去来见悲欢。
龙马不上班,爪蹄知云汉。
李杜接膝坐,白苏携手站,
除却朝九命,无谓晚五关。
人声已堪摘,噪音未沾裳。
好诗久徭役,一字终昏旦。
不言行路难,神曲惭无赞。
百里慷慨诉,千年遗我叹。

车厢将将,人脸汤汤,我孤独且伤
入站踉踉,出站跄跄,我锦绣未央
人类来到,我肉体的边关
也许现在黑暗才是唯一灯盏
也许突围地下才是无限江山

此刻我像大将军出战
在这今恍古惚之时只有我击退光芒
人类来到,我肉体的边疆
今天所有人中只有我渴望飞翔
今天所有人中只有我寻找故乡
我被安排在这里,我是你的黑太阳
在地下,多么深的佛山,我是你的黑工厂
善良的只有我熟悉你的黑梦想
善良的只有你留恋我的黑模样



车厢将将,人脸汤汤,我孤独未央
入站踉踉,出站跄跄,我锦绣且伤
人类来到,我灵魂的病房

也许现在地下才是唯一出路
也许黑暗时代才是唯一光明
从B入口我冲进地铁站
魁奇站是启示而非说明
有病呻吟的我,在一路之上声名显赫
诗是今天唯一的救灾物资,运往尘世
……偶然间,我是胜了,我在地下写诗
每写一公里,地面就为我摇晃一次
出入站的人群像洪水猛兽一般
一寸寸吞噬着形而下的光
和形而上的黑暗
我听见铁在嚎叫。我的诗歌来自地下和铁
最低的低处,这食人的乐曲
不停地擦车窗的玻璃:风的重量
敲得我体內的音响有了微光,我的心就要变成飞蛾
心声就要变成火,古老的地下,新鲜的地铁
我被安排在这里,继续写诗
在地下,多么深的广州,我的诗
是我灵魂唯一的土特产,我的诗
是我身体唯一的纪念碑

2018.07.14


◆深夜粥铺

(唱声起)
粥铺在涧,仙人之颠。
嗟之云烟,忘之千年。
粥铺在山,僧人之澹。
性之所攀,情之所安。
粥铺在海,诗人之爱。
往之心开,返之鹤哀。

我有一粥铺,要借仙人一张桌。
我有一粥铺,要借僧人一张凳。
我有一粥铺,要借诗人一张脸。
须深夜,万古灵源等你来;
须深夜,一泓寒月等你来;
须深夜,等你来,仙人,僧人,诗人,都不在。

不动风幡和碗筷,了无烟火台外台,
我站在人间身外身,拼何尘埃。
吃到心空即无人,什么非黑即白?
我有一粥铺,列仙笑,诸佛聊,众生徊。

我有一粥铺,因为有你,开到荼靡。

2018.06.29



◆侬人谷

(唱声起)
谷有蔓花,廊门而霞。
谷有牛蛙,天地而家。
百虫听法,出入如画。
适雨初嫁,和风轻驾。
畇畇有瓜,彧彧无夏。
山闲水暇,七咸八嘉。

我有一个家,在云淡之涯。
我有一个家,在风清之下。
我有一个家,尘世间的仙床僧榻。
管它去日年华和今日繁华,
悠闲是这里最美的惩罚。

当瘦马行到水穷处沙哑霎那——
草盛坐看风起时,邂逅的还会邂逅吗?
单纯的还会单纯吗?

姐姐,今夜连昏鸦,都堆积情话。
世界很大,就算明知道啊,
云和月依然守寡,扣下你和他。
我还是依然相信,零露恰恰,
疏钟恰恰,草木长恰恰。

2018.07.01


◆彝人码头

(唱声起)
空中有舟,可客渡愁。
云上有楼,可君梦游。
不我以手,袖留远洲。
不我与袖,头过沙鸥。
鹿鸣呦呦,笙吹悠悠。
梵唱碧流,人歌银钩。
镜花箜篌,万水自羞。
岁月惯偷,千山难守。

我有一杯酒,错把八里霞光留;
我有一樽酒,错将半斤月光投。
我有一壶酒,月色开炉满天星火瘦。
我有一坛酒,风声洗钵一江渔火幽——

目断花田错作舟,情深云海天当酬。

咦,此身也嗖嗖,此心亦飕飕,
姐姐,这一杯我们不醉不休。

2018.06.30


◆姐姐,你快定风波

竹筷敲残樽,长吟兼狂歌
藏马豪情多,今宵气吞河
几时醉李贺?
来彦生,且听边鼓于军乐
曾携吉他少一弦,几向蒋明急中作
此时天山散发拨,何妨启代从天阔
一曲吹落万里辙

说说说,为什么要上楼阁?
与君酌,情重才不厌泪浊
却忆此亭东风破,七咸名成人间何?
莫嫌醉眼相看过,鼓瑟再鼓瑟
美酒再田螺,你我也不错

你我同时出现在这江湖角落
渺渺烟波,此后许多年,云中鹤
才敢从头飞过。

2018.07.06


◆东门古树茶

我身苔藓如此出色
再等这神出鬼没的头顶紫芽
全写成入口滑的绝句
入肠香的妙言——

云雾风雨这是多少润笔费
视这一叶知喉的杰作
一切入心静所开始的,舌头的舞台
通过千年一瞬生津回甘的舞姿
保留一个入魂净的副本

东门外,古树上,闲云身无边
人天满座一壶煎,香闻云月前
身之烟,心之念,法听春山闲
一瓢禅茶见无面,今宵千余年
唉,树亦人人亦树
我舞繁叶叶响通僧梵
你可见枝高拂佛眼
一夜姑辽饮无眠,今朝千余年

2018.06.23


◆臻美东方烛光宴

(唱声起)
烛乃之涛,一点就好。
风乃之袍,半熟已妙。
夜色将老,鸿雁更少。
悠见君曹,杳闻心高。
众生将笑,你我同巢,
尽是今朝,满是头角。

嗟鹏兮,我有嘉宾戢翼东方谣
嗟鲲兮,我有嘉宾振鳞臻美桥
嗟麟兮,我有嘉宾吐哺心如桃
白云楼前岂蓬蒿,斗酒相逢须醉倒
青衣身后何花草,唱诗连环须魂消

此刻,烛乃之脑
风乃之脚,你我逍遥
尽是邈邈,满是渺渺
任它天幕森森,银河淼淼
今宵只有你我,满是头角

2018.07.10


◆恍少年游慢

(唱声起)
此云臻臻,有月与嗔。
西窗以人,东篱以身。
三更时分,两人认真。
仿佛出尘,转眼出神。
此岭臻臻,有溪与昏。
南山以寻,北斗以沉。
万籁并寝,四表泽针。
仿佛出坟,转眼出魂。

会意贪看三生镜,突然三世马车轮
回头悔失几重山,此去几重长梦门
莫笑淑人君子在此数鹏鲲
古来老却几仙人。莫笑淑人君子在此听阊阍
鼓钟忘却几僧人。以春,以晨——

此露臻臻,有美一人
不羡仙人,不欠僧人
我有青裙,你有红唇
还怕什么,滚滚红尘

2018.07.12


◆前般若三部曲

曲一:前事清欢

闻钟不到处,舟楫心自安。
魂轻吞江阔,诗重迫岁残。
人如沙鸥小,情向苍穹看。
一盏浮皓月,半生动参商。
大梦谁先喃?我有胸中一点光,
错将天上斑斓借人看。

梵音不到处,舟扁物外宽。
堪叹年华水,却思袈裟装。
隔院绿磬降,入帘白雨藏。
今生形金刚,前世是罗汉。
大爱谁后岸?我有心中一叶干,
错将人间凉薄向佛叹。

姐姐,留偈果然青玉案,
忘川应是白猿判。
况兹过来人,鸿爪那可绊。
风幡休更贯,岁月婆娑玩。
如是观——
台又失台,山又到山。
我爱姐姐,前事清欢。

2018.02.18于高明

曲二:前身熙熙

梅嗅荒岭寺,僧隐烟楼见。
雪知山风重,琴抚海雨先。
云想驮客去,鹤念抱香眠。
有情堪落泪,无花不让莲。
坛前百蕊集一天,
池底孤星上七弦,我对你的思念,
是尘心对佛的惘然,
宝刹峥嵘我身庄严。
不教袈裟留人间,
一朝情痴云雨酣。

天嗅苍海床,地隐桑田裳。
浪知愁夜长,舟闻荷叶香。
松古月无国,鹤归云有乡。
有情堪落泪,偏为一人凉。
何曾一着隔远岸,
依旧千劫见高山,我对你的盼望,
是诗心对神的在场,
清风草堂朗月高光。
满襟红尘白发相,
一杯黄酒梅州娘。

姐姐,云深情浓僧始归,
飞长流短猿才啼。
拂袖见佛去,我来佛不知。
佛去不复来,我来有时去。
瞎马临深池,才觉此情痴。
河又失河,山又见山,
我爱姐姐,前身熙熙。

2018.02.19

曲三:前梦离离

一梦蝴蝶后,疑是庄周身。
明镜有肺腑,菩提无冬春。
我来逍遥游,从此婆娑门。
襟随霞外补,心向月边分。
我抚江河奏岭山,
一曲天地请星辰。
且嘱斑斓化我魂,
又等鸿蒙过来人,嗬嗬哟。
嗨嗨哟,我要走的路,
就在世外世,尘上尘。

三生梦醒石,此身袈裟系。
僧犹不脱俗,更除相与皮。
我来山无陵,从此天人一。
袖收江水竭,头向夕照低。
我才敢与君绝配,
一面天涯又咫尺。
且愿余生变前世,
又叫洪荒替我意,咿咿哟。
嗬嗬哟,我要爱的人,
就在暮外暮,朝上朝。

姐姐,那时还没有国家,
山下白象遍地。
也没有伊甸园,没有神仙。
身又失身,心又到心,
我爱姐姐,前梦离离。

2018.02.20于百万葵园


◆花花般若

花覆禅房身成蕊,
经念僧窗心浮香。
偶来荒寺惆怅客,
却当青灯是故乡。
揭缔,揭缔,波罗揭缔。
揭缔救度我梅花姐姐,
风递幽趣方外出,鸟窥素艳静中来。
忽得飞雪半夜发,应散乾坤万里白。
清极林中著此身,不同人间凡尘爱。
漫夸松柏真罗汉,不识昨宵一枝开。
应当一心,为彼病人,我输姐姐一段身。
应当一身,为彼病人,我输姐姐一段肠。
遮罗,遮罗,遮罗怛那。
愿我雪为袈裟风为带,
好行惠施渐次尚能以头目手足血肉骨,
一点一点。应如是持。一切常在。

一池好水养新月,
十亩荒烟想故林。
人事暗流芳华尽,
道情偏共乱云深。
揭缔,揭缔,波罗揭缔。
揭缔供养我莲花姐姐,
梦断风幡不可寻,花入水中叶隔尘。
惟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
路过蜻蜓知何限,返照并蒂曾几吟。
几片白云疑听法,一龛明月即传灯。
应当一心,为彼爱人,我输姐姐一段经。
应当一身,为彼爱人,我输姐姐一段咒。
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愿我湖为袈裟江为带,
诗和远方渐次尚能以眼耳鼻舌身和意,
一点一点。应如是持。一切如来。

2018.02.22


◆梦里庄周

一 

(唱声起)
泛彼乌篷,恍我乡愁。渔火不寐,入戏再游。
梦乡泽国,吴水温柔。诗来画往,舟楫悠悠。
天心可鉴,荡我身手。笙歌飞窗,灯肥河瘦。
梦乡泽国,吴曲娇柔。墨来彩往,烟桥难收。 

此时,斜阳下小楼。
沈大那个城畔月犹惊溪,苏小门前头还侵柳。
姐姐,今夜整个周庄望我像庄周。
蘧蘧然,乌瓦大蝴蝶飞入呢喃苏州,
白月光还送我依稀宋时秋。




(唱声起)
全福晓重,深山藏雨半船钟,浅水入门满院风。
钵亭夕从,天上有云都是空,江间无影不归翁。
指归春同,月明蚬江浮孤篷,山青蒲田见双松。
南湖秋浓,得法烟紫生仙踪,闻道叶红酣僧容。

此时,轻风唱灯笼。
到枕那个潮声酒熟朝暮云,边吟帆影又去来梦。
姐姐,今夜整个周庄看我似周公。
飘飘然,青灯小沙弥身轻呢喃梵宫,
黄卷书还赠我依稀唐时风。




今晚的烟雾只笼一个地方,
今晚的月光只照几个人。
乌篷里,我放纵自己上一世绛红色的袈裟。
而克制,我必须挽留最后一颗念珠。
我必须在靡靡之音中为你写诗,姐姐——
这一世即使有佛陀,地图摊开,山与海不过是,
点与线,故乡小得不见啦。

时光飞逝,天与地不过是,
黑与白,人间小得不见啦。
思念泛滥,你与我不过是,
南与北,庄周小得不见啦。

后面的夜不用来了,
身体打开,血与泪不过是,
古与今,佛祖小得不见啦。
灵魂呢喃,骨与肉不过是,
老与幼,明镜小得不见啦。
诗篇翻动,须与发不过是,
字与句,菩提小得不见啦。

姐姐,远方关上,生与死不过是,
里与外,遇见你我不见啦。

2018.06.27于佛山


◆帽子诗人

帽子兮常盖额耳
犹如屋有瓦檐
此身可楼可厦
毛孔皆窗,千百万户
只为住一魂兮
鸭舌兮常遮半天
我有风歌可圈
你看脑海可点
卷发俱浪,千百万朵
只愿放一生兮
且狂我的好头颅
此去帽坠见金光

2018.01.04于广佛线


◆最后向自己致敬

他日三魂回身时,
再论六魄上雄诗。
谁能长分居夜月,
遗我春尽秋复及?
一心飞蝶双复只,
此头来鹏人谁知。

今夜,适合摇滚,
哪怕身在此寺中。
佛法语法皆是空,
修身修辞当是梦。
半生伏虎又降龙,
敢在脑海叫日红。

今夜,适合摇滚,
一个人成立一个乐队。
热血弹琴,铮骨打鼓,
灵魂是主唱。
狂发如纛飞那个扬,
今夜我请自己出场。

2017.12.09



◆来去歌

来是诸神老去,去是天暗下来
来是陷阱过去,去是莲花开来
来是骏马缰去,去是庄子回来
来是野兽逃去,去是蝴蝶飞来

来是围城墙去,去是爱人泪来
来是正午失去,去是云雀到来
来是荒郊死去,去是废都活来
来是庙宇睡去,去是圣人醒来

来是雁翎褪去,去是忧伤过来
来是群山隐去,去是远空漂来
来是火车进去,去是远方出来
来是诗句上去,去是诗篇下来

来是淅淅雨去,去是纷纷雪来
来是条条河去,去是层层楼来
来是杳杳舟去,去是茫茫思来
来是啾啾鸟去,去是淡淡禅来

来是笙歌曾去,去是繁花空来
来是泡影落去,去是芭蕉移来
来是风幡吹去,去是藜杖点来
来是明镜收去,去是菩提由来

来是磬声憧去,去是憎语翩来
来是超尘因去,去是造净果来
来是青灯熄去,去是红袖拂来
来是千佛塔去,去是姐姐鼓来

来是众生将去,去是诗人将来


◆离骚歌

离不得色,而骚大悲身
离不得心,而骚大慈体

离一切衣如幻,而骚世间恒如梦
离半裸画无法,而骚清净常无相
此时,我很想,恋爱
对着油画上的,姐姐
真像吃了一粒,傻子药

离一切是涅槃,而骚若有若无有
离半露发无觉,而骚若无若所觉
此时,我很想,祈祷
对着油画上的,姐姐
真像捐了一次,童子念

离一切众观察,而骚云何无众生
离半身心外道,而骚云何见大性
此时,我很想,跪拜
对着油画上的,姐姐
真像叩了一次,佛子头

卅载尘心比石顽
偶来听法见姐姐
初见乳头是念头
再看乳房是禅房

姐姐,离骚一支唱佛果
姐姐,乳房两间住诗心
乱曰:知礼法无你,知礼数无我
知离画是你,知骚诗是我啊姐姐

2017.09.24


◆波罗姐姐揭缔曲

春爱姐姐身上
山川溪谷土地
所生卉木丛林
及诸药草,喂我
天上月亮亮汪汪
兼兼兼兼兼
迦迦迦,姐姐
解解解,带露水

夏爱姐姐额上
树高枝繁叶茂
所结菩提昙花
及诸虫叫,喂我
水上月亮荡悠悠
占占占占占
波波波,姐姐
遮遮遮,趁月色

秋爱姐姐眉上
青篱白鸟黄菊
所围佛门僧窗
及诸呗声,喂我
桥上月亮亮堂堂
谈谈谈谈谈
留留留,姐姐
鞋鞋鞋,湿晨钟

冬爱姐姐心上
宝刹灵寺神庙
所住幡风灯影
及诸婆娑,喂我
世上月亮圆溜溜
梵梵梵梵梵
多多多,姐姐
街街街,入雪扉

2017.09.18


◆你的无树,对我空山

暮钟漫过禅房,幡风吹
只吹掉一片瓦,引一枚
指甲般的月色,今夕宜留榻
他朝早闭门——来,姐姐

几片白云躲在僧窗
不知是听法,还是窃香
你不在,我看指甲疑出神
不羞吟诗见无人

乌啼走过沙门,后院凉
犹凉那六朝莲,听几颗
荷叶上的露珠,红尘知不到
青灯来留客——来,姐姐

一龛明月悬在空山
不知是传灯,还是照旧
夜深了,我脱袈裟独上床
但抱天籁称无赖

君不见诗歌菩萨
荒烟蔓草无人中,姐姐啊

2017.09.10


◆见善女子经
 
须剃度我的灵魂
我遇见我以最后一个僧人
须残躯,换肺腑之石室
满身毛孔如山门
我走出我大汗淋漓的
钟声一样的路
此时,念过的经都白了
 
拐过死亡的胡同
须无我,换空濛之面壁
须无相,恰恰想你时
恰恰无你想,无你恰恰想
常想恰恰你
 
建想你寺,造想你庙
我是想你住持,我是想你方丈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