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M

0

粉丝

89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西渡
加入时间:2016-09-09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西渡,1967年生于浙江省浦江县。1985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并开始写诗。1996年以后兼事诗歌批评。著有诗集《雪景中的柏拉图》《草之家》《连心锁》《鸟语林》,诗论集《守望与倾听》《灵魂的未来》,诗歌批评专著《壮烈风景》。部分作品译成法文,结集为《风和芦苇之歌》(法国Éditions Fédérop,2008)。其他编著作品有《北大诗选》(与臧棣合编)《戈麦诗全编》《先锋诗歌档案》《访问中国诗歌》《经典阅读书系·名家课堂》《骆一禾的诗》《戈麦的诗》等。

鸥鹭


海偶尔走向陆地,折叠成一只海鸥。

陆地偶尔走向海,藏身于一艘船。

海和陆地面对面深入,经过雨和闪电。

在云里,海鸥度量;

在浪里,船测度。

安静的时候,海就停在你的指尖上

望向你。

海飞走,好像一杯泼翻的水

把自己收回,当你偶尔动了心机。


海鸥收起翅膀,船收起帆。

潮起潮落,公子的白发长了,

美人的镜子瘦了。


一队队白袍的僧侣朝向日出。

一群群黑色的鲸鱼涌向日落。

2016/04/07



点评:


这是一首充满意趣的诗,由各种与海关联的事物构成,这些事物存在于各种相互关系之中。它们之间的关系非常自由,又非常神奇的联结在一起。这种关系并不揭示明确的意义,只表明它们自身的存在之间的关联,这种关联没有意义的负担,但又有着特别的似有似无的意味。这首诗的美妙就在于以各种自由的想象力展示了万物之间潜含的美妙关系。这些关系有些是目光所见就能联系到的,有些需要特别的想象力才能触及,有些可由逻辑推生出来,有些由词语本身的联想生出,还有一些是依赖文学传统而产生。这样的诗自由神秘,带给我们纯粹的神奇的快乐。

这首诗的前两句“海偶尔走向陆地,折叠成一只海鸥。/陆地偶尔走向海,藏身于一艘船”就设立了两组关系:海和陆,海鸥和船;海和海鸥,陆地和船。它们互相走向,它们折叠和藏身。说它们是设立的,是因为这不涉及意义的表达,而就是关系的认定。第一节接下来的七行,都是对这两组关系的继续深发。但需注意的是,最后四行“安静的时候,海就停在你的指尖上/望向你。/海飞走,好像一杯泼翻的水/把自己收回,当你偶尔动了心机”,因为海和海鸥的同一性,海鸥直接用海来指代。但海本义还在,海缩小到指尖,这也是一种大小间的关系。同时这四行暗用了一个典故:“海上之人有好沤鸟者,每旦之海上,从沤鸟游,沤鸟之至者百住而不止。其父曰:‘吾闻沤鸟皆从汝游,汝取来,吾玩之。’明日之海上 ,沤鸟舞而不下也”(《列子·黄帝篇》)。这里面也就引入了第三者,人,他的手指和心机,他和海和海鸥的关系。

第二节“海鸥收起翅膀,船收起帆。/潮起潮落,公子的白发长了,/美人的镜子瘦了。”第三节“一队队白袍的僧侣朝向日出。/一群群黑色的鲸鱼涌向日落。”这两节的想象扩张开了,非常奔放。但仍和大海相关,大海的日出和日落的宏伟景象。我请教了诗作者,白发白袍和大海白色的浪花相关,镜子是大海通常的比喻。落日和日出相对。当然,公子和美人还有白袍僧的想象令人惊讶。而把这一切想象连接成一个美妙的整体的是这首诗的节奏,一种简省,直接而肯定的节奏,开始从容,第二节加快了,最后一节到了最快。

(特邀点评人:雷武铃)



每日好诗栏目主持:孤城


每日好诗专家团队:


北乔、曹宇翔、耿占春、洪烛、霍俊明、简明、冷霜、李少君、刘向东、卢辉、罗振亚、莫真宝、谭五昌、唐翰存、唐诗、汪剑钊、王久辛、王士强、西渡、杨克、杨庆祥、杨墅、余怒、臧棣、张清华、茱萸等。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