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萧昧
加入时间:2016-08-24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任朝在,笔名萧昧,1983年生人。现居于水城。有诗歌入选《21世纪贵州诗歌档案》。著有诗集《我如是言》。贵州省作协会员。“文蔚水城”沙龙主要成员。你们诗社发起人之一。

生我劬劳笔记(八首)

意恐迟迟笔记

从正午时分出发,赶回海坝
一个有根的地方,我从未对它说出爱之一字
对乳房干瘪的母亲也未说出,只说出饥渴
冷暖。路上风尘扑面
我没有礼物,并没有像每次离家
她都三番四次叮嘱,密密匝匝
缝上思念。妈妈
这个温柔的农家女人,像八十高龄的祖母
深陷在鸡鸭与蔬菜中,讲一些
我听不懂的情话。妈妈
她用善良指引着风花,今天我从正午时分出发
赶回海坝,就是简单
呆在她的身边,和小时候一样
吃一顿平常的晚餐,唠叨一些陈谷子
烂芝麻

生我劬劳笔记

是的父亲,将是我亲手杀死你
墙壁涂抹得白茫茫,不安分的影子
钉在上面,你喜欢在暗处磨刀
比如大河磨平砂石的棱角,时光锈蚀
祖父的肌肤,如今他睡在后山腰
清明时才有人打扫房屋。父亲
你干过民办教师、大队文书
到凯里当过兵,做了近三十年的煤矿工人
你拒绝屈服于权贵,练习把自己打造
为一柄拐杖,给家人指路
你的心比大梁子的石头还要固执
养育我脉管里的葱绿,我看见你眼内的枯槁
蝉声悬而未决地荡漾着
我是你的儿子,更像仇人
但我爱你秋天般的晚年,黄昏中
听雨、喝茶,不妨小酌三杯两盏淡酒
冲淡浮尘,我们坐着不说话
不负天边云,不负眼前人
是的父亲,是我亲手杀死你
用一生成长的光阴

翠色和烟笔记

出于同情,梧桐树花开荼蘼
就像纠正春天言辞的失误,麦浪高出荆棘丛生
金黄辽阔,在五月的海坝
父亲用干净利落的铁锅,清风佐料
爆炒了一碟蚕豆,夜色临近
大黄狗朝着白月光吼叫,杯中之物
不是酒,是村庄的倒影
原谅我身怀利刃,在黑暗中行走
白马刺根熬水,可以治疗风湿麻木
知我者谓我何求。或者小雨软润
换了韵脚,草上露珠有心
构陷山川,一颗桑葚自生惊悸,瓦罐里
虫豸隐藏太深,苔藓剥蚀一件件旧事
假想核桃堵住耳朵,堵住时间的缺口
远嫁他乡的堂姐打来电话,还似小时候搂着我
陪十万青山漫步,茴香枝正在拔节
还未取回火种,不知我者谓我何忧

莳花候月笔记

窗台上长满了风声,院子里也是
父亲说这是他的菜园,也是母亲的
可以种上魔芋豌豆
可以种上南山,茱萸
可以种上饮中八仙,竹林七贤
可以放任不管荒芜一片
长出信条教义启示录,长出芝麻吏三个
绿豆官一群,长出芨岌草一畦
老鼠一窝,可以摸到水井深处的湿
一朵云的恬淡心事。五月的清凉下
黄昏训练有素,远游的白月光悄悄
回来,挑肥拣瘦
说城里车水马龙,钢筋水泥混凝土
容不下太多人,喝下半盏茶
想重新开始,在山坡上沉睡苏醒
与北冥鱼相忘于江湖,河水暴涨
并且西流是必然的,燕窝退避
于暮鼓之外

山居午睡笔记

一枕清风睡足,夏日炎炎的反面
不是疲惫的休憩,天空清新而湛蓝
这是我引以为傲的村庄,白云苍狗
在高山上奔跑。溪水潺潺
与大地的贫瘠达成和解,青蛙故意
误入歧途,发出蛊惑的鸣叫
混淆蝉之视听,雨落入山居者的庭院
它拥有自己的光荣史,可以考证
挖出祖父的尸骨。我爱这种小孤独
潜伏在树荫下,不动声色保持荡漾
不用经管居庙堂之高,或处江湖之远
不用赶于黄昏降临前喝完一杯茶

半夜鸡叫笔记

具体时间不可确定,一只公鸡在它的国土鸣叫
应该撕心裂肺吧,或许是因为葡萄
美酒夜光,杯盘狼藉
桌几摇摇晃晃,檄文传遍天下
何需与狗诡辩。星星如盲
宠辱不惊地看着低处,闪电之海趁着暝色入高楼
不小心摔死了自己,维护秩序者申明
此地无银三百两,而倡条柳叶
收到嫖资贰佰。我们都长着死者的面孔
这尘世的浮华,是孤独的岛屿
敲响是非颠倒黑白混淆的钟声
天边挂上半块锈红的月亮,果然
一点不相关

哒啦仙谷笔记

为了回归或者逃离,设置在场的证据
七彩花田埋植着羊群,滨水的高档旅馆
获得赞誉,风吹落马鞭梢花
岸上柳有及时治疗的绿,燕子飞
把巢安在水里。云舒云卷
简单勾勒行程,三十年前的沉船打捞鱼虾
喊出生锈的名字,二姑妈家的草莓成熟
速度足够赶上鸡鸭脱掉羽毛,并防止鱼塘寨
成为一个名词。葡萄集结完毕
逼迫我承认这短暂的欢愉,三岔路无辜
爱是局促的,鄢官屯水库
改名哒啦仙湖,有着人世间的喧哗

石桥银杏笔记

五年前抵达的记忆毋需讳言,而今再次
触及,行至石桥妥乐
有千年时光倒流,半封闭
且朴素的渊薮,银杏吹出口哨声
苍凉并优雅。穿凿附会
最终还是喊清村庄的名字,沙于溪湾
柔软处,洗劫风先生
蝌蚪悠闲地聚集在一起。率父母爱人
来此绝境,不思量家国
不誊抄主义,云悄悄落下,轻轻按住青石板
偏安山居树巢,水窝也可
夏天在驿道上反复,我怀抱不朽
清洗肺腑

生我劬劳笔记(八首)

意恐迟迟笔记

从正午时分出发,赶回海坝
一个有根的地方,我从未对它说出爱之一字
对乳房干瘪的母亲也未说出,只说出饥渴
冷暖。路上风尘扑面
我没有礼物,并没有像每次离家
她都三番四次叮嘱,密密匝匝
缝上思念。妈妈
这个温柔的农家女人,像八十高龄的祖母
深陷在鸡鸭与蔬菜中,讲一些
我听不懂的情话。妈妈
她用善良指引着风花,今天我从正午时分出发
赶回海坝,就是简单
呆在她的身边,和小时候一样
吃一顿平常的晚餐,唠叨一些陈谷子
烂芝麻

生我劬劳笔记

是的父亲,将是我亲手杀死你
墙壁涂抹得白茫茫,不安分的影子
钉在上面,你喜欢在暗处磨刀
比如大河磨平砂石的棱角,时光锈蚀
祖父的肌肤,如今他睡在后山腰
清明时才有人打扫房屋。父亲
你干过民办教师、大队文书
到凯里当过兵,做了近三十年的煤矿工人
你拒绝屈服于权贵,练习把自己打造
为一柄拐杖,给家人指路
你的心比大梁子的石头还要固执
养育我脉管里的葱绿,我看见你眼内的枯槁
蝉声悬而未决地荡漾着
我是你的儿子,更像仇人
但我爱你秋天般的晚年,黄昏中
听雨、喝茶,不妨小酌三杯两盏淡酒
冲淡浮尘,我们坐着不说话
不负天边云,不负眼前人
是的父亲,是我亲手杀死你
用一生成长的光阴

翠色和烟笔记

出于同情,梧桐树花开荼蘼
就像纠正春天言辞的失误,麦浪高出荆棘丛生
金黄辽阔,在五月的海坝
父亲用干净利落的铁锅,清风佐料
爆炒了一碟蚕豆,夜色临近
大黄狗朝着白月光吼叫,杯中之物
不是酒,是村庄的倒影
原谅我身怀利刃,在黑暗中行走
白马刺根熬水,可以治疗风湿麻木
知我者谓我何求。或者小雨软润
换了韵脚,草上露珠有心
构陷山川,一颗桑葚自生惊悸,瓦罐里
虫豸隐藏太深,苔藓剥蚀一件件旧事
假想核桃堵住耳朵,堵住时间的缺口
远嫁他乡的堂姐打来电话,还似小时候搂着我
陪十万青山漫步,茴香枝正在拔节
还未取回火种,不知我者谓我何忧

莳花候月笔记

窗台上长满了风声,院子里也是
父亲说这是他的菜园,也是母亲的
可以种上魔芋豌豆
可以种上南山,茱萸
可以种上饮中八仙,竹林七贤
可以放任不管荒芜一片
长出信条教义启示录,长出芝麻吏三个
绿豆官一群,长出芨岌草一畦
老鼠一窝,可以摸到水井深处的湿
一朵云的恬淡心事。五月的清凉下
黄昏训练有素,远游的白月光悄悄
回来,挑肥拣瘦
说城里车水马龙,钢筋水泥混凝土
容不下太多人,喝下半盏茶
想重新开始,在山坡上沉睡苏醒
与北冥鱼相忘于江湖,河水暴涨
并且西流是必然的,燕窝退避
于暮鼓之外

山居午睡笔记

一枕清风睡足,夏日炎炎的反面
不是疲惫的休憩,天空清新而湛蓝
这是我引以为傲的村庄,白云苍狗
在高山上奔跑。溪水潺潺
与大地的贫瘠达成和解,青蛙故意
误入歧途,发出蛊惑的鸣叫
混淆蝉之视听,雨落入山居者的庭院
它拥有自己的光荣史,可以考证
挖出祖父的尸骨。我爱这种小孤独
潜伏在树荫下,不动声色保持荡漾
不用经管居庙堂之高,或处江湖之远
不用赶于黄昏降临前喝完一杯茶

半夜鸡叫笔记

具体时间不可确定,一只公鸡在它的国土鸣叫
应该撕心裂肺吧,或许是因为葡萄
美酒夜光,杯盘狼藉
桌几摇摇晃晃,檄文传遍天下
何需与狗诡辩。星星如盲
宠辱不惊地看着低处,闪电之海趁着暝色入高楼
不小心摔死了自己,维护秩序者申明
此地无银三百两,而倡条柳叶
收到嫖资贰佰。我们都长着死者的面孔
这尘世的浮华,是孤独的岛屿
敲响是非颠倒黑白混淆的钟声
天边挂上半块锈红的月亮,果然
一点不相关

哒啦仙谷笔记

为了回归或者逃离,设置在场的证据
七彩花田埋植着羊群,滨水的高档旅馆
获得赞誉,风吹落马鞭梢花
岸上柳有及时治疗的绿,燕子飞
把巢安在水里。云舒云卷
简单勾勒行程,三十年前的沉船打捞鱼虾
喊出生锈的名字,二姑妈家的草莓成熟
速度足够赶上鸡鸭脱掉羽毛,并防止鱼塘寨
成为一个名词。葡萄集结完毕
逼迫我承认这短暂的欢愉,三岔路无辜
爱是局促的,鄢官屯水库
改名哒啦仙湖,有着人世间的喧哗

石桥银杏笔记

五年前抵达的记忆毋需讳言,而今再次
触及,行至石桥妥乐
有千年时光倒流,半封闭
且朴素的渊薮,银杏吹出口哨声
苍凉并优雅。穿凿附会
最终还是喊清村庄的名字,沙于溪湾
柔软处,洗劫风先生
蝌蚪悠闲地聚集在一起。率父母爱人
来此绝境,不思量家国
不誊抄主义,云悄悄落下,轻轻按住青石板
偏安山居树巢,水窝也可
夏天在驿道上反复,我怀抱不朽
清洗肺腑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