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沙寞之舟
加入时间:2016-08-25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男,79年生,安徽安庆人。做过老师,摆过地摊,送过牛奶。现流浪为生。

散文诗:从前慢

可以在一生中爱许多的人
却没有时间去看一眼初升的月亮
去看它这些天慢慢变圆,又慢慢变缺

以前,天黑了,需要从墙壁的小洞里
摸出半盒火柴,左手稳稳地握着火柴盒
右手的大拇指轻轻地推出盒子里的抽屉
再用大拇指和食指从中取出一支
然后,将火柴盒呈约莫六十度的样子
左手的火柴并不急,它耐心地等着
它与火柴盒位置的高度契合
黑夜中,这是一种默契,也是一种信任
一切就绪,呲啦,火柴头划了下去
摩擦,碰撞,火柴盒的药皮留下一道印记
火柴头噗嗤一声,便绽放出一朵花来
这是它们彼此的疼痛,也是彼此的幸福
那么短,却又如此漫长,从钻木开始
煤油灯就在木桌上静静地等着
它是满腹油水的人,可它并不嚣张
等火柴头迎过去,它开始叙说一场情爱和故事
秋虫啧啧地聆听和称颂,再过些时日
它们要去地底下过冬,蛰伏至一声响雷为止
油灯火孱弱,颤颤巍巍
但它并不吝啬,满屋子都是光,那个说书的人
除了讲三国,讲水浒,还讲大观园
该散了,灯里的油并不多,那是
十几里外的百货店里小心翼翼捧回来的
而底下的人,没有一个想走
直到主人吸一大口气,肚子鼓鼓的
嘴巴也鼓鼓的,猛力地“噗”一声
他们才松松散散起身,叮叮当当出门
出去时,月色都被他们踩成了刚才的鼓
刚才的三弦儿

都那么急,都那么赶
没时间用炭火去熬一副中药
没时间提笔给姑娘亲手写一封信
姑娘也没时间衲鞋,没时间绣一双鞋垫儿
没时间织一件温暖的毛衣
或许还有更忙的,他在千里之外
没时间去回去见他父亲最后一面

葱,或者我把所有好看的女人当成是我的新娘

舍不得给你一整块地
菜园的篱笆下,或者屋角的空地上
它多么配你这样卑微的身世

舍不得给你一碗鱼肉
奢侈时也就几块豆腐
在所有的菜肴里,你永远都只能是配角
这是你的命

甚至舍不得给你一把生锈的刀
你从来不入庄稼人的法眼
就别谈所谓的诗人
庄稼汉说:你算个屌
诗人嘴上不说,可心里想着
你算哪根葱

我幸好不是诗人
还很小的时候
我把葱放在嘴上当唢呐演奏
我鼓着腮帮吹百鸟朝凤
我憋红了脸和脖子
我把所有好看的女人当成是我的新娘

而现在某些时候
我切一段葱白,放两块生姜,外加三勺红糖
用清水和文火慢熬

                       

                   葱,不出来闹事,这世界就太平了

              ——读沙漠之舟《葱,或者我把所有好看的女人当成是我的新娘》


朋友发了一条微信,题目叫《泸沽湖,潮湿梦》,写完,才发现有五个字都是三点水。我笑答:梦,都是水做的,无水不清,无葱不香。

葱,何时当上配角的,无从考究。把菜场当舞台,菜花甜妈的送你葱开创的一部草头的励志史,一部移动版的《飘》,肯定也不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再看这首《葱,或者我把所有好看的女人当成是我的新娘》,则是,一棵葱励志到禅让的政治史。


庄稼汉也好、诗人也好,独裁是独裁了些,何尝不是为了能和鱼肉同台,而与各种各样的刀周旋。可是啊,都有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那一天;

都有把体内的一草一木主动禅让给他的草头兄弟的那一天;

都有禅让体内山河的那一天。


是哪棵葱不重要,写哪棵葱不重要,是否把所有好看的女人都当成新娘不重要,写出共鸣才重要。葱,不出来闹事,这世界就只剩下梦只剩下禅了。

——C言C语君,请上一段葱白,放两块生姜,外加三勺红糖,记得用清水和文火慢熬!

                                                                                                                                                                           推荐人:C言C语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