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欧阳如一
加入时间:2016-08-21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在建筑规划设计师里我是最懂诗歌的,在诗歌的队伍中我是最懂建筑规划的。

积德泉

在中国农村,
一口井就能决定一村人的命运,
比如,我老家门前的那口老井。

那井沿是用青石条垒起来的。
那地方只产红石,极易风化,
一下雨就沿着井壁流泪;
只有那口井用得是青石,
每条青石上都刻着一个人的名字,
却是同一个姓氏。

那井壁是用柏木板围起来的。
那地方只产杉木,没柏木耐腐,
三五年就得更换一次;
只有那口井用得是杉木,
每出一个名人就更换一次,
那年出了三个进士,干脆
给这口老井盖了一个亭子。

那个村子共有八口井。
别的井上的辘辘都是老榆木做的,
转动的声音像老妇人的哭泣,水也有点苦。
只有那口井上的辘辘是用黄铜做的,
转动的声音像小女子在唱歌,水也是甜的。

于是,村里的姑娘出嫁必带上一罐甜井水,
说那样小日子就会越过越有;
于是,村里的男人出门必带上一罐甜井水,
说那样求财取仕都会大吉大利。
从来都没发生过争水的械斗,人们认命,
一条“龙脉”上的水为什么会不一样呢?
于是,那口甜水井的水总是先紧着挖那口井的人家喝,
除了在村里的姑娘要出嫁、男人要出门。
为表示感谢苦水井的人就给甜水井的人立了块碑,
叫“积德泉”。上有一副对联:
一脉相承同甘共苦,
结邻而居无贫无富。

有一年,情况变了,
村里必须分出个贫富来。
可那个村子家家都有几亩薄田,
贫富差距不大,怎么办?
于是,人们就盯上了那口甜水井,
说有那口井的人家至少算什么什么,
因为祖上出过那么多大官,
而当年打这口井的时候用过苦工,
就叫……。于是,
他们就砸了“积德泉”的石碑,“分井到户”,
可是人们分来的井水怎么不感觉甜呢?

如今那口甜水井被人承包了,就因为
当地人出嫁和出门必带上一罐甜井水的传说,
他重修石碑,“积德泉”牌矿泉水也卖上了好价钱。
村里人喝不上也不稀得喝那口甜水井的水,
他们知道每天晚上承包人都往井里灌自来水,
还往井里撒过尿。

如今那个村子真拉大了贫富差别,
最有钱的就是村长,
那口甜水井的承包人。
没见他给村里缴过一分钱,
他的理由是:如今的“积德泉”
是假的。

2018年4月18日星期三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