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欧阳如一
加入时间:2016-08-21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在建筑规划设计师里我是最懂诗歌的,在诗歌的队伍中我是最懂建筑规划的。

长篇史诗《周颂》之十七 忆伍员


(一 )
要说世间最有力量的武器
恐怕就是“仇恨”了。
它能使兔子变成狮子,
它能使圣人变成魔鬼,
它能使老幼妇孺都变成战士,
它能让有限的战争变成无限的杀戮……

伍员,字子胥,春秋名将也,
他由一个忠心的护国者
变成一个疯狂的灭国者,
皆因为两个字:“仇恨”。

(二 )
一日,太傅伍奢被召进宫,
只听一声:给我拿下!就被武士们给绑了。
楚平王走出密室,问:太子谋反你可知晓?
伍奢说:当初大王派费大夫去秦国为太子迎亲,
讲好娶得是秦哀公的长妹美女孟嬴,
娶回来的却是齐国的宗室之女姜氏,
这分明是有人从中施了调包之计。
如今这孟嬴贵为王妃并且生下公子,
废长立幼,这才是大王诬太子的原因。
卑职已命人护送太子去往宋国,
要杀要刮听凭大王发落!

楚平王欲怒,却被一只手拉回了密室,
是信臣费无忌。他说:大王,伍奢者,
世之猛将也。伍尚、伍员,真虎子也。
太子在外握有重兵,杀伍奢余党必反!
楚平王慌乱道:不杀伍奢前谋必露,
杀伍奢天下必乱,这可如何是好?
费无忌说:可命他致信请二子入宫,
伏兵擒之!楚平王笑道:如此甚好,
先除三伍,再废太子,我可安矣!

(三 )
伍家兄弟看着父亲的信满脸狐疑。
信中备述了伍家世受王恩的过程,
父亲这是在暗示他已身陷囹圄了吧?
信中要求他们速速赶来与大王议事,
父亲这是在暗示他们赶紧逃离楚国吧?
伍员说:兄长,你我不去父尚能活,
你我去了只怕伍氏全族不保!
伍尚说:贤弟,我若去父或有救,
我若不去父必死,为大不孝,世人必耻之。
你去宋国准备为我们复仇吧。
伍员星夜出逃。

伍员刚出城门就有楚王的信使到,
是十副淌着鲜血的耳朵。他咬牙切齿道:
要我头颅拿了便是,为何诛我族人?
拍马欲回被门客们拉住说:
如此,公子就中计了!

伍员刚出封地又有楚王的信使到,
是两双泡在酒里的手脚,他眼中迸血道:
要我性命有胆单挑,为何杀我兄长?
拍马欲回又被门客们拉住说:
如此,长公子就白死了!

伍员刚到关口又有楚王的信使到,
是一只装在竹笼里的人头,他大叫一声,
滚鞍落马:父亲,我伍氏世代为将,
为国捐躯者多矣,却没有一个是被冤死的!
我对天发誓:不灭暴楚誓不为人!

这时追兵已到,为首一将大叫:
罪臣伍员,王旨已到,还不受降?
伍员拍马欲战又被门客们拦住说:
大军在后,主公快走!不与纠缠!
竟用血肉之躯挡住了射来的箭雨。

伍子胥出昭关,今安徽省含山县北处,
一夜白了头。那白了的不是满头的青丝,
而是被一座雪山掩藏的火山,那下面
全是滚滚的岩浆——仇恨。

(四 )
太子建听了伍员的陈述后说:

我有亡国之仇,君有父兄被杀之恨,
岂能不报?我即去向宋君借兵复国。
伍员说:不可,王之残暴,群臣并不尽知;
奸人横行,也未激起国人的共愤,
此时兴兵胜算不多,不如徐图。
太子建说:都说子胥受了惊吓,
还是由我带兵出战吧。

太子建请宋君出兵,却遇华氏之乱,
即与伍员携太子胜奔郑国,郑人善待之。
太子建却串通晋国和郑国的大臣政变,
被郑定公和子产诛杀,伍员又奔吴国。
在郑国,伍员曾被当地官吏抓获,
却有人挺身道:伍某敢作敢当,不要冤枉他人!
又有人指着他说:伍子胥岂是你能冒充的?
伍员知道说他冒充的是他的好友东皋公,而那个
冒充他的就是东皋公的好友皇甫讷,
中国的古人就是这么仗义!

在边境,伍员被楚军逼入了绝地,
前有追兵,后有大江,两山夹峙;
他累死了马并射光了箭。绝望之时
忽见一叶偏舟鼓浪而来,是一渔叟。
渡过大江,伍员摘下身上佩剑说:
此剑为楚先王所赐,值百金,权表寸谢。
那渔叟说:此剑轻薄,先寄在你身上;
待以后份量重了,更值钱了,你再还我。
摇桨而去。

(五 )
吴王僚欲拜伍员为上将军,问:
我国地处四战之地,将军有何强兵之策?
伍员说:吴国东有大齐,国富兵强,请和之;
南有越国,山险民悍,请抚之;
北有周室,姬姓宗亲,请敬而远之;
西有世敌楚国,王残暴而民多怨,
官贪婪而军疲惫,请速图之!
吴王僚听罢大笑,说:将军与楚有血海深仇,
方出如此妙计耳!对手下说:
送伍将军到公子光军中效力。

公子光立拜伍员为行人,
就是掌管朝觐聘问之官,问:
我欲图吴王僚,将军可有计教我?
伍员说:世人皆知先王寿梦曾留下遗言,
王位兄弟相传,传至最后就是第四子季子;
却不知先王还有一言:季子之后又是下一辈
兄弟相传,当今的吴王应是公子光而非太子僚。
公子光恍然大悟道:原来我才是天命所归!
伍员说:吴王僚刚愎自用,图之正当此时。
公子光说:天使伍子助我!我必助伍子灭楚。
伍员就使专诸刺杀了吴王僚,
公子光自立为吴王,称“阖闾”。

公元前506年冬,吴王阖闾依伍员之计
亲率大军攻楚,由楚国防备薄弱的东北部实施
战略大突袭,直捣其腹地。在柏举,
今湖北麻城东北,吴楚两军主力相遇,
人们看到漫山遍野全是穿着吴装的楚人,
一时间父寻子,弟觅兄,妻找夫;
既分不清前方后方,也看不出敌军友军。
只见一位白头将军高举吴钩,所向披靡,
那就跟着他冲吧,乱军稀里糊涂就攻进了郢都。
伍员掘开平王之墓鞭尸三百,并夷三族,
中国历史上报仇雪恨为极致者莫过此人。

(六 )
周敬王二十四年,阖闾死,夫差继,
欲趁齐景公死,齐国内乱之机袭之。
伍员劝道:楚乃世仇,根未除;越为旧恨,火未烬。
那勾践卧薪尝胆志在复国,今王不灭,后必悔之。
王夫差大怒道:强敌在晋而不在楚,在齐而不在越。
将军一再引我灭楚亡越,是何居心?
即听信伯喜否之言,先罢其相职,后赐其自刎,
又将其尸置于鸱夷革中,任其漂浮江上。
后来吴越交战优势尽失,王夫差问孙武何故,
孙武说:兵者,勇气也,当以仇恨为锋刃,
吴军自伍员之后就不知为何而战了。
王夫差这才想起自己是如何把
战争的锋刃——仇恨强加给勾践的。

呜呼,伍员,
善以“仇恨”为锋刃者也,
呜呼,中国,
不善以“宽恕”为盾牌者也。

我的问题是:
假如战争的动机不以“仇恨”为由,
而以“战争的必要性”为由,
它会不会少很多?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