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欧阳如一
加入时间:2016-08-21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在建筑规划设计师里我是最懂诗歌的,在诗歌的队伍中我是最懂建筑规划的。

长篇组诗《周颂》之五, 悲幽王


(一)
要说世界上最大的烛光晚会
就数周王宫湦时的了,
那就是著名的“烽火戏诸侯”呵。
国家经过十二代王已经很繁荣了,
为什么不彰显一下国力呢?
周王传到他这一代王已经很富强了,
为什么不与民同乐一下呢?
诸侯的军队已经有好多年没打仗了,
为什么不搞搞实战演习呢?
于是,周天子就亲自点燃了都城镐京的
烽火。

那都城镐京的烽火,
沿着一个个山峰传遍四面八方,
向南,穿秦岭、过巴山就进了荆楚之地,
向北,沿吕梁、越恒山就进了古燕之国;
向东,出岐山、入大别就进了淮夷之乡,
向西,顺六盘、出贺兰就进了大漠草原。
大周王朝真是广有天下呵!

在城楼之上,
那一身戎装的周王如临大敌,
他想像那被历代先王打怕了的犬戎
又卷土重来了。好呵,我等了你们十年。
那美人褒姒却没感觉有什么可好看的,
太阳都晒死人了,大风都吹死人了,
坐了好久都没见一个鬼影。

权臣虢石父对周王说:
勤王的军队最快的也得一个时辰才能到,
大王,王后,你们还是回宫歇着吧。
周王看看他的爱妃,说:
勤王的军队最快也得一个时辰才能到,
守备的部队就不能干点什么吗?
是。虢石父领旨去了。

只见城楼的大门关起来了,
城濠的吊桥拉起来了,
城头的战鼓擂起来了,
城外的拒马放下来了,
战斗的号角吹起来了,
城里的百姓都躲起来了,
守备的将士都披挂整齐上了城,
果然是一支威武的虎贲军!
那美人笑了,说:不好玩。
竟摆驾回了宫。

(二)
第一个杀上来的是封在京畿的尹侯,
三代帝师尹吉甫的儿子,他父亲曾告诫他:
大周虽然在厉王暴政之后出现了宣王中兴,
内用贤臣,外修德政,讨伐猃狁、西戎,
征服淮夷、徐国、楚国,无往而不胜;
但在这一代周王之时犬戎又死灰复燃,
京师有难你定要奋力营救,以报王恩。
于是,看到狼烟尹侯就杀了上来,
都没来得及带粮草和辎重。

虢石父在城外劳军,道:
果然是世代忠臣,大王非常满意,
赏尹侯良黄金千两,马百匹。
尹侯说:怎么未见来犯之敌?
虢石父说:安知戎夷不会来犯?您回了吧。

在王宫,褒后听说尹侯几乎狼狈,
笑了,真是美人一笑可倾心呵!
周王喜不自禁,对虢石父说:
博王妃一笑比铁树开花都难,
爱卿你做的太好了!
(二)
第二个杀上来的是守在边塞的召公,
开国元勋召公奭的后人,辅政之臣召公虎的孙子,
他父亲曾告诫他:周王宫湦废了申后和
太子宜臼,立了褒后和太子伯服,
宜臼避祸逃到申国,周王又
追杀不止,这就埋下了祸根。
京师告急你定要速速救援,不论废立。
于是,看到烽火召公就杀了上来,
带着战车百乘和战将千员。

虢石父在城外劳军,道:
果然是一门英烈,大王非常高兴,
赏召公粮万担,绢千匹。
召公问:没有敌情为何放信号?
虢石父说:大王是想看看那烽火灵不灵。
 
在王宫,褒姒听说召公慌张失措,
笑了笑了,真是美人一笑可倾城呵!
周王心花怒放,对虢石父说:
王妃原来就爱看诸侯们武装操练,
你把烽火给我传得远远的。

(三)
九洲的诸侯相继到了。
有程伯休父、显父、仍叔、张仲等宣王贤臣的后人,
有虢文公、韩侯、南仲、方叔等宣王名将的后人,
他们的营帐把镐京围了个水泄不通,
他们的篝火把城外照了个夜如白昼,
褒后在城楼之上看着笑了笑了笑了,
真是美人一笑可倾城国呵!
周王立刻下诏:大赦天下,
赏国人食脯三日。

王宫举行了盛大的仪式,
勤王的诸侯们都盛装朝服欢聚一堂,
他们知道这一天,不为天、为地、为祖先、
或为哪个重要的日子,
天子只为博那美人一笑,
那美人一笑呵,
不就是战争的烽火吗?

众臣高举酒杯,
说着互相祝福的话,
他们知道,泾、渭、洛三川平原
刚刚发生过大地震,这是上天的警告,
大周就要败在这个昏君手里了。

镐京城头放起了百年不遇的烟花,
满城百姓都投入到了节日的狂欢,
舞龙灯的、耍狮子的、踩高桡的、扮鬼神的……
他们不知道废太子宜臼已经潜入了城中,
而申侯和犬戎大军已经埋伏在了城外,
一场血腥的屠杀就要开始了。

(四)
从镐京侦察回来的废太子宜臼回到了申军大营,
对他的外公申侯说:京城已经狂欢了三天,
全城的军民都不知道什么是昏晓,
待诸侯的军队一撤我们就进城。
申侯说:京城尚有虎贲军三千
他们效忠大王,从不擅离职守,
只有与犬戎合兵才能拿下此城。

废太子宜臼和申侯来到了犬戎军大营,
犬戎王对他们说:诸侯的军队都陆续撤了,
进攻正是时候,可我为什么要帮二位呢?
申侯说:宜臼继位定与大王永结同好。
犬戎王说:没有一个同盟能永久不变。
宜臼说:我愿供大王金万两,粮三年,
犬戎王说:我军从来都就食于战地,就不劳太子了。
申侯问:那大王还想要什么?
犬戎王说:我听说王妃褒姒就可顶一个国家。
宜臼和申侯对视无语,他们明白
什么叫“引狼入室”了。

(五)
京城的三千虎贲军全是姜侯的手下,
那姜侯是姜太公玄孙,这支部队全是死士。
这也是周王宫湦放心的地方,所以,
当诸侯军队全部撤走,犬戎的战马
横扫京畿的时候,周王说:点燃烽火,
坚守一个时辰援军就到了。

联军用一天的时间填土过濠,
虎贲军的箭都射光了,却没见援军的影子,
离镐京最近的尹侯听到那隆隆战鼓说:
天天狂欢谁受得了?

联军用一天的时间给城墙开了个口,
虎贲军的滚木擂石都用光了,却没见援军的影子,
离镐京不远的召公看到那滚滚狼烟说:
如果犬戎真的来了怎么办呢?

联军用一天的时间攻破了王宫,
虎贲军的刀剑都砍断了,却没见援军的影子,
那狼烟和烽火一直传到了三千里外,
诸侯们看到说:我们何不就地狂欢?

废太子宜臼、申侯和犬戎王
终于杀进了王宫,他们看到了愤怒的天子。
此刻,他正在训斥匐伏在地的群臣:
你们为什么说我不爱江山只爱美人?
寡人为什么不能又爱江山又爱美人?
犬戎王看了一眼申侯,说:也对呵。

天子对躲在角落哭成一团的嫔妃们说:
你们为什么说我不应该烽火戏诸侯?
寡人乃天下共主,诸侯必须随叫随到。
申侯看了一眼宜臼,说:也对呵。

天子对儿子宜臼、申侯和犬戎王说:
王位传于寡人已经十二代,
无论是禅让、世袭还是分封、
是父死子继、是兄终弟及都是我的家事,
这就是你们谋反的理由吗?
宜臼一听也对,难过道:父王!

王宫的窗外点起了大火,
周王一纵就跳进了商朝。
他看到了一个人,刚刚自焚的纣王,
他大叫:我要见我的祖先文武成康!
纣王笑道:我也想见尧舜禹汤呵!
周王宫湦死后被加了个“幽王”的谥号。

(六)
太子宜臼被群臣拥立为新周王,
他下的第一份诏书就是迁都雒邑,
因为犬戎王掠走了褒姒并把镐京洗劫一空。
噫嘘唏,中国进入了“东周”。

2018年7月21日星期六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