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茗风
加入时间:2016-08-17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郎晓梅,网号茗风,1972年2月生,满族,辽宁凤城人,辽宁大学文学硕士,辽东学院中文系讲师,丹东市诗词学会常务副会长,丹东市楹联家协会主席,著有《茗风旧体诗稿》。

我想回到我的木格子童车里


玉米扬青猎猎旗,蝉吟依旧满槐枝。

坐来第一关心事,记取娘亲绿鬓时。




点评:


尝读《西方哲学史》,记得有位西哲说过,一切思想前人都已说尽,我们要做的不过寻求不同的表达方式而已。张之洞也说过一切学问皆被前人说尽的话。这样的说法,难免有些绝对化,但就近体诗写作而言,各种题材与表现技法,多被前代诗人用滥,后人欲踵事增华,有所创造,确实是件困难的事情。比如这首诗的亲情题材,诗中表达的对母亲的感情,前人多有吟咏,并非新鲜事。不过,作者在寻求 “不同的表达方式”上,倒是动了一点脑筋。然而,作者的大胆尝试,毕竟有点冒险的成份。

首先,以充满孩子气的《我想回到我的木格子童车里》作为绝句的标题,与近体诗的风格了不相类,显得相当前卫。“娘亲”这样的口语、方言,也与标准七绝的语言色彩有距离。读罢全诗,无论这个不可能实现的愿望已经实现,还是停留在想象中,都颇有点玄幻色彩。其次,就内容而言,前两句从外部环境写回到故乡也就是回到“木格子童车里”所见所闻,玉米宽大的叶子在风中呼啦啦地飘动,像旗帜飞飐;故乡的大槐树上,依旧是蝉声阵阵。这两句平平道出,有形有声。次二句写事,坐到童车里第一件事,看到的是母亲年轻时的容颜。绿鬓,意谓乌黑而有光泽的鬓发,多形容女子年轻美貌。全诗到此戛然而止,不事议论,不发感慨,读罢却令人难以释怀。时间不可逆,母亲的绿鬓不可复见,唯余无穷感慨。

应该说,前两句所写,或系想象中的故乡景象,后两句所写,则更加缥缈,仿佛幻觉。然而,也不妨这样认为,诗中表达的,是作者回到故乡,真真切切感受到的故乡风物之美,是见到久别的母亲之后所产生的真实想法。无论属于哪种情况,无论表达成功与否,都能让人感到作者锐意创新去寻找“不同的表达方式”的勇气。(特邀点评人:莫真宝)



每日好诗栏目主持:孤城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