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张典1
加入时间:2016-08-16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张典,原名姚国权,1968年生于浙江平湖,1989年杭州大学毕业。现供职于平湖市民俗风情馆。1988年开始诗歌创作,作品散见于《北回归线》、《星星诗刊》、《诗刊》、《诗林》、《江南》等刊物。曾获刘丽安诗歌奖(2010年)

练习曲



              1

窥视我的事物,来自毫不容忍的模式。
当我小心地走在自身的命运里,它们
总在一旁若隐若现,甚至冷不防与我
迎面相撞,并从脸上挤出机械的笑容。

时间大道上站满空间的警察,他们的
冷血和钢筋铁骨,受控于黑暗的心脏。
在我后面尾随着教师、亲戚以及同事,
而在我头顶的乌云里端坐着一位法官。

              2
                                                  
我是我的异种,深邃的内心筑有它的
巢穴。幼小的蛹,梦想着巨大的翅膀。
然而有人在我身上挖掘,用我的双手
挖掘、寻找。身体里充满危险的信号。

它滑稽地暴露在严肃的群众中,变成
我的耻辱。蠕动着,多么丑陋的表演。
来不及了,不能再养育它直到它拥有
飞翔的能力。我毫不犹豫地把它捏碎。

              3

落到我头上的是这样的灾祸:如果它
落向白昼,白昼就会变成黑夜。现在
从我生命的黑夜走出一队娼妓,为了
养育我的纯洁,她们将以肉体与命运

交换,亲吻时代肥硕的下身,只因为
那是粮草之源。她们乱扭的肢体来自
我的脊骨和肋骨;她们口腔里的异物
像巨大的谎言安慰我从灾难获取快感。

              4

一粒尘屑带着全部非人的力量呼啸着
落进我的身体。灵魂玻璃一般碎裂在
脆弱的胸腔。如此微小的事物也能够
轰炸我,因为它来自一架庞大的机器。

它的产品和它的工人,一样令人畏惧。
除非我跨出身体,去到远处用干净的
泥土和微风重新塑造自己。但,来不
及了,它捕获了我,我就是它的尘埃。

              5

黄昏,当少女们排着队进入粉刷一新
的公共厕所,我知道黑夜将来自她们
集体的排泄。原谅吧,实在憋得太久,
被赞美的青春需要一次赤裸裸的松绑。

蹲下,用力,脸上是一付忏悔的神情,
内心却无比痛快。呵,热乎乎新时代
的产物终于堆积在我的大脑。隐蔽的
嘴巴吐出一串话语,带着道德的恶臭。

              6

漂亮女人走上舞台,剧场里顿时雅雀
无声。我热爱这一刻,我热爱这种对
空间的征服。聚光灯猛然将她突出在
黑暗里,她的歌声像花蕾缓慢地绽放。

我经常编排一个个节目搬上我内心的
舞台。但我缺少迷人的演员。生活也
不够黑暗,难以将观众的注意力引向
内心微弱的火。而歌声就像嘴里冒烟。

              7

左倾的一半,右倾的另一半;偏瘫的
心和亢奋的身体,交替着,向我要求
适时的智力支持。掀起大脑里的风暴
击落酸涩的果实,被空虚的岁月收藏。

呵,我讨厌我的痛苦,无论来自胃炎
还是爱情;我也蔑视我的欢乐,无论
来自酒精还是写作。永远就这样黑白
不分,因为我既是我朋友,又是敌人。

              8

热血冷却下来,被狂暴的念头摇撼的
身体渐趋静止。我错过了最有效的死,
现在,我追求活着。我应该庆幸还是
后悔呢?但那些冤魂已无力指导生活。

清理并加深时光在我身上挖开的通道
并向其中放水。我是一条驯顺的河流,
两岸的石块牢牢嵌进肋骨。我还必须
忍受那些时髦蜻蜓在脏水上产下的卵。

              9

空气中集结着一种力量。金色的号角
在树梢、屋顶或塔尖吹响。仿佛突然
之间,半空中涌出一支军队,肃立着
迎接一次如期到来的检阅,一次出征。

用胸中全部黑社会的怒火,也许可以
加入这个幻像的行列。而沉默太久的
歌手被要求赋予它一个清晰、坚定的
声音,如同一个霹雳,把它带到大地。

              10

在说谎者中间,我度过了短暂的青春。
诚实又激烈,浑身不安定的因素如同
瘟疫传开了恐惧。但是再凶猛的野火
也会死于春风与土壤的媾合,它们的

产物,是更为青葱的谎言。呵,不要
追问我的生命何时出现了裂缝,如此
冰冷而黑暗的深渊适合培育一种隐秘
热情。呵,在说谎者中间下沉的中年。

              11

长年累积的秘密痛苦,成吨成吨黑色
的燃料,已足够引起他们的恶毒警惕。
尤其是夏天,白色、绿色或蓝色制服
紧贴皮肤,仿佛是另一类强大的生物。

多少丑剧在上演,多少面具如同鲜花
绽放在他们的脸上。但那些深埋着的
尚未引爆的炸弹,仍然在心脏里跳动。
空气中酝酿着火种,双手攥成了拳状。

              12

多年的轻浮,多年的奢侈,蓦然发觉
时间已变成一种可燃的液体,不再是
明月的倒影,清风的怀抱。负载我的
器具被腐蚀,丧失了。我赤裸着游泳。

而什么打击使内心的火药味日益浓烈。
隔岸有人尖呼:小心。而如果我嘴里
吐出的是火,我将乐于纵身一出悲剧。
而我怀着愤怒,忍耐的技艺已经炼成。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