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张典1
加入时间:2016-08-16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张典,原名姚国权,1968年生于浙江平湖,1989年杭州大学毕业。现供职于平湖市民俗风情馆。1988年开始诗歌创作,作品散见于《北回归线》、《星星诗刊》、《诗刊》、《诗林》、《江南》等刊物。曾获刘丽安诗歌奖(2010年)

十八箴





多识鸟兽,入僻径,仰观俯察
这华丽的世间,即使纵身虎口,

仍有华丽的身后。啊,草木间
有神的气息,诱你成为遍地嗅。

写啥诗歌!瞧你把名都写没了,
只剩下了姓。不如去作列国游,

骑一把笤帚,或乡下祖母的鹅,
带半部论语,还有叫子路的狗。



昨日尚未清空,今天无法插入。
青春挖掘的坑内,满眼的粪虫。

守着它们什么用?那些个日子,
那些次躁动,那些次甜蜜疼痛。

轻不来自重,无中生有的今天
如虚构的蝴蝶,停留在停留中。

昨日何曾化蛹?不如填埋了之,
至少清风绕坟茔,空出了虚空。



玻璃碎,不是碎,是这幢大楼
召唤你,还要你抱着火陪它睡。

还要抱着水,半夜私奔,半夜
化为泥石流,赶赴大海的约会。

噢,鬼魅!旋转、狂奔、怪叫,
卷起舌头,搅动装满刍狗的胃。

污秽?不如说纯粹。淋漓之夜,
新生的喜悦,融解了你的双腿。



美,纯属胡扯!是裤子里的屁
穿的裤子,配不上作恶的好手。

词句里的恶,无他,无非天性
太多的爱,太多对人世的愧疚。

刀来,就低首:从未从正面的
美,获得稳当的善的合法职责。

因此你,有点丑。这样更好啊,
真的假面里使坏。诗,即裸走。



满脑蝴蝶的虚荣,飞入道德的
斑斓。睁眼便见翅影环绕相送。

入了牢笼,无非是必要的改变,
环目四顾,假牙配合假意美容。

虚情更葱茏,掩映着虫舌婉转,
多久了,你已习惯卖弄与歌颂。

日子排比颜色,的确黑白之外
无世界,是非之外无彼岸警钟。



攀枝,登高,看红日含羞吐艳。
峰峦抖颤,配合你的无辜出逃。

九座山外的蓝色波涛,散发着
书卷气吗?一跃便入逝者怀抱。

任凭生者缥缈,于缥缈里生猛
食肉,炫耀着肚腩,屎尿滔滔。

就吃幻觉里的草,就这样恍惚
弹跳于初生的光线,瘦身得道。



闲言让闲云变作乌云,野狗们
屠戮着野鹤,何曾挣脱了党群?

何曾行运,让欲仙欲死的欲望
化作狂龙,造云雨于与云中君?

死心吧,笼中君!高歌也低俗,
不如与哑语状的空气合辙合韵。

不如反了反动,俯首于腐败的
祖国的饕餮宴,贫嘴哂弄贫穷。



天凉宜自守,房内蹈高、驭气,
读错字,出神,沙发上翻跟斗。

也罢没有酒。屏息听取浑身的
凝冰之声,和内心火苗的颤抖。

小不忍,多烦忧。习惯于煽风
又如何?自焚于广场,又如何?

字典翻遍,找不着求是的吴钩,
何妨审美辞海,作一弄潮小丑?



愿有凌空一喝,按捺怀中之乱,
恰似群星使者,诵读律令如歌。

然而,怎能够?肉质马达轰鸣,
带动那颗心,噢,带着它暴走。

穿梭琳琅物色,猪八戒的极乐
得了正果了,去你妈的紧箍咒。

然而,莫借口!犹有经卷吐华,
不妨不时抬头,观仰炼火神猴。



万里路飘浮,所获不过眼前尘,
因此死心吧,故乡捆着异乡路。

鬼才去到别处,急着投胎认母,
就地成仙好啊,笑看亲戚忙碌。

亲戚们都在旅行社里听讲演呢,
三陪导游暧昧地挂起外星地图。

不读万卷书,不如在此间繁华,
软硬耗了肉身,管它如电如雾。



玻璃外下雨,全下进了光亮处,
黑影中的淅沥不用心岂能会意?

雨下在雨的当然里,哪用得上
什么道具,烘托它的原始魅力?

你坐在你的当然里,并未陷入
什么是非:陷入的器官都美丽。

肠子一扭,并未取代发炎的你
站到了雨中,你本就浑身淋漓。



鳄鱼池里喝酒,够胆!就算是
出神了,成蛟龙了,也是鹅头。

鹅,鹅,鹅,左右扑腾也白搭,
何况如今蛤蟆的美餐就是天鹅。

酒非兵也!矛头所向无非虚空,
无非虚张豪气,以解真我之厄。

但如何解全社会的饿,算了吧,
就化朽木一截,倒了群兽胃口。



守着这里的你,守着此刻的你,
含一棵烟,你就是你的空城计。

那里,此去一厘米,狂风跳脚,
布匹上的日月星辰、狮子和鹰

裹挟各自的国家撒气。你不必
招展、呼应,拍动身内的蝶翼。

你就是你的时空器,多少年前,
多少年后,你的祖国仍在这里。



扯不尽的裹脚布,裹的是韵脚。
你走不进自己,你走的是台步。

赤脚诗人古今皆无,偏你饶舌,
更逞能,挽着词句跳起假面舞。

被看见的你的所有一点点吃你,
从头到脚,一首诗投身于羞辱,

投身于误读:你正是你的不是,
说不是也是呵,越纠正越错误。



他们舌头煎药,他们眼神如刀,
镣铐状的小城,狱吏般的城雕。

噢,嗷,熬,胆结石里的广场,
眼隅的暴风,昔日北征的骄傲?

呵那不耐烦的佛脚,将你踢入
不耐烦的沙漏,漏进瓦砾杂草。

呵那野火不再烧,阴沟状的你,
偶尔绚出的,是花朵般的塑料。



飞啊美丽瞬间,无非死鸟一盘,
你的四十岁,长满了问题器官。

过多的判断,你的脸,黑透了。
笔触剜心放血,你为世界添乱。

浓云紧锁谜案,天空,糟透了,
警察多如卫星,线索何其灿烂。

遍地皆疑犯,你的是,多么非。
以你的破碎画圆?完美即完蛋。



提心如提火灾,灾星照耀肝胆,
夤夜反动的人,黎明产下怪胎。

如此突兀的高烧的浑身尖刺啊,
滚向人群吱吱冒烟的燃情年代。

戾气如盖,望眼中的小兽冲天,
仍是不驯的青年,有非人色彩。

有异种情怀,唉,寂寞火星客
八九点钟的胸膛被错与对剖开。



如今残花蔽体,你嫣然混迹于
你的好脾气,俨然天庭的信使。

坏是一个诡计,你如此诡辩于
你的元神,抓一把糖果诡秘地

向现实诈取现实主义的一簟食。
你的多面,玲珑于堕落的美丽。

你的有,暗藏惊人的无,且用
惊人语造人,脱胎于浑身怪癖。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