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陈波来
加入时间:2016-07-31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65年生,原籍贵州,中国作协会员、海南省作协理事。出版诗集2种、散文诗集1种;参加第16届全国散文诗笔会、第2届中国网络诗人高研班,系《现代青年》2017年度十佳诗人、海南省文学院首批创作项目签约诗人。

入海口记



且对寂静的大地说:我在奔流。
对迅疾的流水说:我在停留。
——里尔克




得有去处:一物一念
江河在静默深处流
得有去处:水,时光,沉渣和低头的人




这奔流,百折不回,带来
众山的秘密,与丛林潮湿模糊的叨叨絮语
石头也在为了出逃而紧跟流水
沿路市镇的繁喧,在沉寂下来的灯火里
跌入流水,直到浑浊,直到浑浊后又澄清
这奔流,永不止息,执拗地展开
入海口应有的豁达与容纳
碧海,青天,白云...... 

我也来自山中,我在入海口
找到了一个容身之地,一根栖息的枝头
我有秘密的淤伤,有说不尽的
爱,惆怅,以及疼痛




那年,所有的风掠过山头
往这片海的方向吹
盘旋出山的路上,草籽翻飞,沙尘迷眼
我挤上一列南下的绿皮火车
一人渡海,十万人也在渡海
山中从此少了登高一人吧
海边从此多了一个埋头的游子吧
哦不,一定还有另一个我,早于我
来到入海口,奔走于最初的码头
他应当做过苦力,满身肌肉,来自本地
最深的丛林,与最大的河流之源
他熟记每一艘货船靠岸的时间
他应当做起了水手,走过四海与五洲
从南洋锦衣而归,在入海口一侧
最热闹的街上修建一幢从未久住的洋楼
那年我踟躇茫然,跟他从一棵孤挺的椰子树
闪出的影子多次撞个满怀。我对他
似曾相熟,他深情期许的眼神
无处不在,以致于时时
给我重游旧地、重回故乡的恍惚
以致于我得像他一样,在
云朵里弄丢爱情,在涛声里
寄寓莽撞的青春




水开始变得咸涩。有过抵御
更多是挡不住的相融,一点点的交集
到一丝一缕的拉扯、吞咽、咀嚼
最终就范与融化。咸涩
有着无遮无拦的蔚蓝
随着海潮涌入狭窄的河道,像一支
步伐铿锵的大军长驱直入,而且没有
任何河岸与淡水媾和的意思

在入海口,淡水有着显而易见的
烦闷与浑浊:是对命运的不知所措,还是
对旧时代的眷恋和不舍
我曾经感同身受,并为之
在春潮澎湃的时节,形销骨立




第一艘船顺着潮水,在入海口找到
避风与靠岸之处。蓝色水手揉着
挂满盐粒的双眼
趔趄地踏上久违的陆地
他们的嘴里吐出锦绣,像他们的船
有卸不完的传奇和远方:种子与烈酒
布帛与鲜丽的器皿。而他们纷乱的足迹
是另一场来势浩荡的潮水
席卷陆岸,带来
繁忙的码头、长街和短巷

一部城市史,就此打开
一个人关于自身与一座城市关系的遐想
就此荡漾:随晨昏时分,出海
或回港的渔船,一声接一声
的鸣笛,时近,时远




在入海口,一座城市用了三十年
去豁显大海的开放和包容

一个人用一生,去找自己
去兜转起伏,去安身立命,去回家

在入海口,已知与未知的交接处
百鸟归巢之时,一场启航,又将开始

地下商场(二首)

地下商场

城市的一部分被藏在它的人行道下
亮起幌子的不单是乡土情结
居民又在变幻身份赶集。所以不要相信蝴蝶

不要相信飞舞就可以穿越,可以罔顾一切
要命的黑色丝袜细致而均匀地平息了
咆哮的疖子与蹭痕。那可能是一场革命

事件中有了女人,冷枪多了一份足可玩味的
柔顺与妩媚。城市被肉色光鲜地发动起来
一只蝴蝶标本黯淡于有意的忽略和弃置

而在地下,管不了地上


台风来

只是换一种呼吸,天地呜呜,骤雨狂泄
矜持的白铁皮有了凌空虚蹈的机会

只是用心去听,被风声雨声拍得低低的小屋
一个人不再匆匆赶路,在暗黑里小憩

船都靠了岸,一个废弃的
救生圈在海上,被浪吞下去,又吐出来

同时听的,一定有老房子里的那对新人
还有影影她爹,上月刚住进新房子的老人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