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0

粉丝

89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晚来急
加入时间:2016-07-18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作者简介: 刘春潮,男,白族,画家、诗人。生于云南临沧。毕业于西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现任职于广东中山美术馆。作品获“全国青年诗人诗歌大赛”二等奖等,发表于《人民日报》《诗刊》等刊物,入选各种年度选本。出版诗集《空椅子》《感谢水》《事实如此》。2005年,以个人名誉发起“空椅子/全国同题诗歌大赛”,主编《空椅子》诗歌报。结业于广东省第三届诗歌高级研修班,鲁迅文学院第22期全国少数民族作家班。2016年,由人民文学杂志社在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办“我不能企及头顶上的事物——刘春潮诗歌研讨会”。

自传(刘春潮的诗)

踩影子
 
开始还算平和
他只是对着一面墙说话
说着说着就闭上了眼睛
说着说着就手舞足蹈
后来我看清楚了
他在踩自己的影子
开始是头
接着是双肩
最后是左脚踩右脚
踩着踩着就没了人影
 
 
犹豫

我站在门口已很久
手中的钥匙被握得隐隐发烫
我一直在犹豫
该不该开门
开门后该不该进去
进去后该不该象往常一样重重的关上门
关门后还出不出来
 
 
我所说的向日葵
 
瓶中的向日葵
它是花
不是向日葵
 
我所说的向日葵
亲近高山 远离河流
它只固守脚下的一方土
 
你可以没有赞美
甚至遗忘
但有人因为它的光芒而闪耀
 
应该是心怀愧疚
我对它的象征意义并不感兴趣
只是被它的一粒种子所喂养
 
它不屑成为温室里的玫瑰
它保持山的高度
尽管有人会用光明的镰刀将它收割
 
在它的世界里
世界本身也是一个花园
没有人能阻止它的迎风和歌唱
 
一个站在秋天深处的老人
比谁都清楚  要读懂一株向日葵
自己首先就得成为太阳
 
我所说的向日葵
不是花
它是向日葵
 
无所谓遗忘
当一个诗人和一株向日葵并肩
站成大地上重要的子民
 
 
一棵酸枣树

之所以说它秃兀
是因为塬上已寸草不生
这棵上了年纪的酸枣树
因负担不起自己结出的
青涩果实而摇摇欲坠
它苍白的手指固执的伸向天空
指缝间夹着一个八面漏风的鸟窝
那些从前的鸟呢
我想这个问题的时候
五婶一家祖孙三代七口
正好从树下经过
 

无法确定

我所生活的城市是文明城市
我所工作的公园是城市中最美的公园
但我并未因此感到一丝优越
扫地的阿姨每天清晨都会从草丛中
清理出十几二十个用过的避孕套
对面的河里平均几个月就会
浮起一具无名的尸体
她们大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女孩
我并不想知道
她们死亡的背后隐藏着多少
鲜为人知的秘密
我只是担心这条河里
哪天会飘出一具
三十多岁的男人尸体
他的口袋里只有一包“红塔山”
和一个一次性打火机
他的身份就如同那些女孩
无法确定
 
 
野草

野草野草野草
一窗接着一窗的野草
从火车内望出去
满眼都是野草

在这个每一锄头下去
都能刨出几件文物的北方
野草连着野草
野草们不分彼此
让人猜不出
哪一堆下面住着帝王
哪一堆下面埋着百姓 
 
 
盛宴
 
零乱的碗筷加深着
客人离去后的孤独
一支未完的香烟
咀嚼着新鲜的手指和嘴唇
 
口红   一截浅浅的叹息
与我的沉默无法达成暂时的默契
只有盛宴之前离去的名字
才被今夜的星光照耀
 
而随之而来的深深的睡眠
连黎明也无法将它唤醒
一支完成的香烟
继续加深着客人离去后的孤独
 
 
自传

封面和封底
只隔着几个女人的距离
一个是我的母亲
她打开我自传的封面
一个是我的妻子
她充实着我自传的内容
一个是我的女儿
她是我自传的插图
还有一个是我的情人
她是我自传的花絮
至于合上我自传封底的人
那是我下一轮的母亲
 

女儿
 
五岁的女儿
经常挂在我脖子上
认真的对我说
我要爸爸永远不老
我要永远陪着爸爸
明知这不可能
我还是感到欣慰
作为我的女儿
她和我如此相像
让我确信自己的生命
正在她身上延续
但作为一个小小的女人
她又和我如此不同
她注定要长大
也一定会离开我
我只希望她小小的男朋友
晚些出现

 
奢侈的阳光

她们来得悄无声息
仿佛一夜间
站满了整个枝头
这些汹涌的花朵
澎湃之后终会归于平静
这些为结果而来的花朵
注定都是过客
她们过早的步入春天的禁区
也将最先被冬雪覆盖
瞧 多么奢侈的阳光
铺满芒果花的草地
如我日渐破碎的山河
繁花似锦
一片荒芜 
 

中山母山公园

这就是母山公园的全部
一座小山 山上面立着一个
三层楼高的烂尾亭
这与它不为人知的身份是吻合的
烂尾亭被一些杂树包围着
杂树林被一个不起眼的小区包围着
烂尾亭没有扶手 也没有灯
借助打火机微弱的光
能勉强认出水泥柱上
张三到此一游
李四爱王麻子一类的字迹
我看了看手机 凌晨2点37分
城市闭上了嘴巴 夜色掩盖着它的瑕疵
母山公园像一个被遗弃的人
因为四个有家不归的陌生人到访而兴奋
小雨加重着夜色的浓度
只有牛蛙 坐在夜的正中央
叫声越响亮 说明它
越孤独
 

一只专心致志吃草的羊
 
真的很远  
让人觉得孤独的那种远  
我从那里经过  
无意沾走两袖花香  

真的很美  
风吹草低的那种美  
一只羊在专心致志的吃草  
完全一副与世无争的态度  

诗意是你说的  
它不理会这些  
一只专心致志吃草的羊  
它只关心眼前的事物  

一只羊在专心致志的吃草  
它细细咀嚼着脚下的青草  
连同游移在草叶上  
细碎的阳光  


一次弯腰的经历

我用一根手指
截断一队蚂蚁的去路
从它们慌乱的表情
我看到了自己的青春
 
 
锋芒

无数次我举起手中的刀
寻找它隐藏在往事背后的锋芒
那寒光犹存的刀口
铁和血早已达成永恒的默契
将刀入鞘的一瞬
我看到了真正的锋芒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