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辰汐
加入时间:2016-07-16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辰汐,本名邓诗波,1988年3月生于桂林。十六岁以前在南岭山区生活,度过了愉快的童年和少年时光,爱读书,擅耕耘,始读诗。大学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荒废了专业,大多在读书和写诗。后经历过多家公司,在北京、塞外草原和深圳都工作过。独自一人去过很多地方,有过很多幻想和理想;已娶妻生子,现在的状态是一半为了生活,一半为了诗歌。自印过诗集《朝圣与抒情》。希望四十而不惑之前实现财务自由,然后旅居于世界或中国的某个角落,和坚守在远方故乡的人们生活在一起,教一些理想,诗歌,艺术,音乐之类的东西给那些同我曾经一样贫穷而天真的孩子;在贝加尔湖畔住一年,并开始写我理想中的诗歌《贝加尔湖畔》;回到海洋山下,在涧口,莽越冈湖畔,像梭罗一样生活…… 《朝圣与抒情》是我自2007年进入大学起至今正好十年间陆续写的一些诗歌的合集。这十年间,我先是在大学里度过了自由和以诗歌为伴的四年,常常在后半夜写诗,第二天睡到中午才起来去上课。这期间读了一些思想类的书和不少诗歌,听了各种流派的教授的课和讲座,也接触了个性迥异的同学和朋友,并且独自一人去过苍茫辽阔的大草原、贫瘠而厚重的黄土高原、山峦纵横的西部山区,还在极度寒冷的冬天独自坐在北戴河的海边足有一个下午的时间……我遇到的人,看过的书,走过的路,以及我无数次回到故乡又离开故乡的经历,使我成为了现在的我,作为诗人和思考者的我。后来我开始了工作生涯,自2011年迄今六年时间,我先后在三个城市的六家不同的公司工作。这些工作琐碎而细微,也许它们有时候很重要,但更多的时候我所做的事其实毫无价值,但我还是要说服自己在工作中尽力而为,我不能把它们当做一种过度的痛苦,因为它们多多少少给我带来了一些东西,比如一些够我自己和家人维持生活的财富(姑且把这微薄的收入视作财富吧)。 我在一个温馨的家庭长大,而我从小生活了十六年的地方更是美如世外桃源,这些情况使我对于一切人和事总是以一种善意、乐观的心态对待,使我对于祖国和地球上纯粹天然的东西格外倾心,诸如草原、沙漠、大海、雪山、月亮、稻田、湖水、秋风,以及我所能想到的一切,他们美的使人心醉。但同时我头脑中又装满了现代人普遍拥有的忧郁、困惑,因为我们总是面对着一些宏大的命题,感到束手无策,这些命题包括时间、死亡、战争、痛苦、财富、暴力、独裁、自由、瘟疫、饥饿、爱、欢乐、杀戮、非洲、圣湖、宗教、幸福等等一连串抽象的东西。人的一生中,众多美好的画面和残酷的东西冲突和交织在一起,而我们置身其中,无法逃脱。于我而言,我试图在诗歌中寻找到一种平衡而又矛盾的东西,以求内心宁静,我一面以为我们在生命中向着一些未知的理想或信仰朝圣,一面又做不到冷眼旁观沉默不语,所以我有时候还必须让自己拿起笔,把头脑中那些冲撞不息冥顽不灵的思想用一些虚弱的词句记录下来,这就是我所宣称的抒情。 这两样东西,在我这里,就是诗歌,和我能想到的一生的缩影。

病愈

月亮褪去的后半夜
我手触摸到的那根铁栅栏
是一头凶恶冰冷的怪物
一位白衣女子将我从睡梦中摇醒
而后一种新的液体被输入我的体内
我可能缺失了糖,氯化钠和钾
但尚未因此失忆,总是件好事

穿过大门是一棵繁盛的古榕树
孤零零地站在一座万人
祭拜的父母官祠庙前
几百年来瑟瑟发抖,眼里满是
对于某一场农民起义的悔恨

明天我就要从这里走出去
回到海面打鱼为生
阳光和台风又会回到我身边
痛苦和欢乐轮番上演
有时候我不得不做一些妥协
比如我痴迷于保护任何生灵不受伤害
但你说饮着海水长大的人
除了捕鱼,是否别无所求?

一种奇幻的液体在我身体里发出恐惧的声音
我睡在黑暗中深邃的鱼网里
看到红日越过了东方
海鸥低飞于生活的舞台中央
我一觉醒来,竟把昨天的噩梦全然忘光

2018.5.30 写给弟弟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