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春树
加入时间:2016-07-08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春树,第一个登上美国时代周刊封面的中国女诗人!

春树的四十首诗





情丝

我们迅速做了第一次爱以后我发现我们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你像是来自另外一个国家的人说着地方主义的语言
你来自另外一个国家另外一个世界另外一个星球
你像一盒白万宝路一样让我激动及平平静静

今夜星光灿烂 我有特别要求!
在点了一首罗大佑的歌和吸了一包烟以后
我需要到外面找酒
你穿着蓝色的上衣白色裤子运动的鞋
你的这般的不带痕迹 优雅且沉迷
那副难忘的唇
它们是我幻想中的宝贝

当你坐计程车的时候我去坐52路
步行到家
这没什么
五十公里以内没有车时我都是走着
你叫我老婆却还不知道我真名叫什么
让我的房间充满香味
直到我变得憔悴

2001,7,20

没有想法
——写给江姐等

不要跟我提什么腥风血雨
我没见过也不相信
滚烫的愁苦从一千年前
的时空
倾倒过来

也许我们是
心心相印
的人啊

不同时代
有对肉体
的不同
折磨

我只觉得此时我的痛苦
和当初他们一样多
2001,10,2


冬天是我喜欢的季节

在西郊
天上有飞机
好象很冷的时候
就有飞机适时飞过
2001,10,28



兔子

戴华家养了两只兔子
死了一只后就只剩一只了
黑色的兔子
不大也不小
不大也不小
它还过来咬我的鞋带
兔子这种动物
没有意义
虽然没有意义
我还要写下去
因为生命也没有意义
2001,11,6


躺在床上的女人

躺在床上的女人
和我有一点联系
是什么联系我也说不好
于是我信了那个人是我
2001,10,28




没有行动的信仰是死的信仰

在一个男人面前
我变得像一个女人一样
这很不正常
多年来 我已忘记自己的性别
在日复一日的成长中
毒太阳就挂在天上
每一次离开就像最后一次出现
每一次离开前都不知道要离开
走到河边。草还没绿
还没长出来
河水倒是波动的
整个冬天都没有结冰
此时
点不点上一支烟成为唯一的思考
点还是不点。
要不要拉身边男人的手
天还是暗的 风凉了。
你心如明镜
2002,3,19

一生不可自决

我没有作声
没有偷偷将李小龙的明信片放在后兜
心存委屈和伤感
走在北京空旷的街上
双手空空荡荡
抓住铁栅栏
就抓住了已逝的童年
亲爱的,这不是电影
请你现实一些
我该怎么说出那些白痴的话
配上Tom Waits的歌
醉倒在街心公园 
就此消失
2002,3,19

和一个过去的朋友见面

由于一件事
我不得不见他
或者不妨说
我借一件事想见他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有着足够的理由、衣服和心情
去见一个人
说出吩咐和理由
然后不忘付钱
这个在我心里危险的角色
正由于我们不再是朋友
他在我心里才变成了危险的角色
我就要去见他了
此时已打扮停当
带着兔死狐悲的心情
我差点就忘了要找他做什么
这个人
我保证
他做的还会和以前一样让我满意
2002,8,13



箭牌香烟

没烟时,
你买回一条箭牌香烟
放进冰箱
我从没抽过箭牌香烟
我抽中南海
因为
箭牌要比中南海贵
有时你摆弄着你的照相机
我用着电脑
我们都是人
生活在同一星球
同一间斗室
有时候,有时候
雨敲打在玻璃上,让我们同时看见
客厅里
有一大盆白色满天星
已经干了
仍然很好看
我想
如果我去天安门
哪怕,我是说
我兜里揣着的
应该是一盒箭牌香烟
2002,9,15

读狗子随笔有感

从前我们是亲密战友
在饭桌上打仗
分析爱情、现实的形势
分工,不是太不相同
我是你的红颜知己
听你偶尔的斗志昂扬和偶尔的痛哭流涕
更多的时候,是我们各自守住一棵树
守住一个坑,向里面狂吐
你的酒后箴言我都听进去了,包括你白天的
穿着带着窟窿的裤子,一副老逼的样子
蹒跚而行
我成长得这么快,你没有想到吧
我也带着一副牛逼烘烘的样子了,来和你讨论诗歌和人际关系
脸上皱纹没你的多,我也要变成
一个老逼了
此时,我们无法再谈论战事,我突然,或
不知不觉间,站在了我们曾经反对的东西的那一面
对此,我们还不能接受
我的眼里还充满着对旧日战友的深情
让你疾恶如仇但下不了手
2002,10,16

磕歌之王

给我一支烟
点燃稻草垛
我呼出袅袅白气
转身又走进门
这种安静
让我不适应
什么都没有变
回忆都凝固到
挂在墙上的相框里
曾经
我的眼睛那么大
身旁的人那么年轻
我一转身
走进夜色
或者走进厕所
2003/2/5



寒冬夜行人

一本书
我看到它
最先看的
就是它的
封面和排版
文字是很重要的
排版会让你更喜欢
或不喜欢
这本书
但这又能怎么样呢
重要的还是文字:
它的文字好不好
有的书文字很好
排版很差
我也喜欢那本书
有的书文字很好
排版和文字一样好
就像今天狗子给了我
一本书
封面和文字我都很喜欢
我打算看很久时间
把一本书看旧
把新衣服穿旧
2003/5/11


荷花

没法那么纯洁
纯洁的少年上了天堂
他们的脸
不会再让我们看见
午后的阳光我看见过两次
你依偎在不同的人身旁
那时也有荷花
两次的荷花

白色的荷花
粉红的荷花
你用火柴点烟的手
从来不颤抖

正在盛开的白色荷花
在一个大池塘里
那么美
那么安静
刚好被我们看到
迟迟不盛开的白色荷花
我只能在你面前呆上二十分钟
和萍萍坐在高台子上
看着下面的白色荷花
荷花会慢慢盛开
我们不要着急
2003/8/5

母体中


我不过是个局外人
有时候流泪、有时候操点心
更多的时候,我喜欢命令别人
把事情假手于人
好得到些安稳
这清静得来不易
它好像还在
我却没了
我从来没写诗和写小说当成一回事
写小说写残废的人
有时候也腾出手来
写一首诗过过瘾
有人死了
有人活着
有些东西消失了
我迷失了它的气味、它的毛发
它的孤独
那攥在手里的充实
我的眼高手低,我的怯于行动
我的光说不做、光玩不练
不但害己而且害人
而我现在就把灵魂赤裸在你面前
谁也无法把它拿走
谁无法在春风中把它拿走
二○○四,4,20


他说去

 
他说去
去你妈的去 
我就走
孤身走我路的走 
其实不是 
他说的去
是你快回家吧的去 
我走的走
是我这就家走的走 
2004,5,30 

无题诗  

1,  
这几天的情景一直印在我脑海  
真像是电影  
要是电影就好了  
我可以随时暂停  
回放  
暂停  

2,  
是什么时候我发现了我的无知  
有时,  
我仅仅感到了屈辱  
都谈不上愤怒  
就在那句话脱口而出之前  
我已经感到气氛有异  
我相信我的第六感  

3,  
我永远都会被某种情调所迷惑  
直到几天后才查觉  
我喜欢分析,比较这先后的不同  
时间的印记令我着迷  
就正如我每天的梦境  
都重复着相似的内容  
红色,黑色  
拳皇98  
我仅仅是喜欢这些字眼  
这些名字  

4,  
"COME ON ,MAN"  
他们说这句话时  
跟某种美国电影的感觉一模一样  
仿佛我此时不在中国  
我的确已经不在中国  
我的心,在美国  
人,  
还在这儿  


5,  
"外国的月亮就是圆!"  
父亲的老战友骑着自行车带着他老婆走远前  
向我说了这么一句  
好久没见  
他还穿着军裤  
我喜欢听他说他去过两次美国  
那里就是好  
却不喜欢他那副表情  
就像我喜欢"战友"这个词  
却不喜欢听别人说出来  

6,  
我想我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爬起来  
坐在宾馆的床上自慰  
这是我此时,  
唯一能做的  
理智的事  

7,  
我们走得,  
是一条上山的路  
却不用下山  
向右拐  
那里有另外一条路  

8,  
该发生的事最终要发生  
不该发生的,  
永远都不会发生  
就像和你有关系的人  
最终会和你有关系  
和你没关系的人  
就是有了关系也没关系  
我就喜欢这样的废话  
却不知道  
事情将怎样发展  
2004,5,21  

香港有个好莱坞 

我面前是高楼
人行横道
和汽车 
我身边是饮料
手机
和香烟 
我穿得土
头发两天没洗
身上还有五百块港币 
我看着人进进出出
学生,工人
妓女
超市就在我的后面
2004,7,30 




和女友C看电影

电影里的女人露出疯狂的表情
我们喃喃自语:
又是一个女作家
这让我们尴尬
我们并不想说出
但时间太快也太慢
我们同时感受到
已经来不及了
我们想到
我们也是女作家
因此不想看到别的女作家
在电影里发疯
影响心情



他们采访中国

他们采访中国
形形色色的人
有出息的年轻人
意气风发但实际上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了的中年人
和缅怀旧时光的老头子
我跟着他们
看过两个采访
一个中途溜走
一个欲溜还没
溜的时候
我想起一句话
那时候
我正看着他们在一家著名的名牌店里
拍摄一个
三十多岁
穿白色套裙风韵犹存的女人
百无聊赖中
我坐在专卖店门口的免费长椅上
拿出皱巴巴的笔记本
和一支钢笔
打算写诗
这时候天下起雨来
上海的梅雨季节从今天起
正式开始

“再坚持十五分钟,情况会有所改观”
原来我从来不信
但这次是真的



梦中人

我去看你
你送我两串葡萄
原来还想送我更多
我看着你
常常不忍一看再看
多希望
闭上眼再睁开
就能看到甜蜜的定格
那时候太阳明晃晃的
我穿着红裙子
和你手拉手去友谊宾馆游泳
那时你容光焕发
能不能一直精精神神的啊
现在我每次看你
你都比上次苍老
你老得这么快
让我痛苦
我不该长这么大
知道得这么多
我应该缓缓成长
用十年长一岁的速度
慢慢地
供你把玩




一个理想主义者应该做的心理准备

那天半夜,接到电话
布.贝托遇刺
人体炸弹
她刚说不怕自杀袭击
自杀袭击就来了

成功死亡
如预想的那样
死在敌人手里
算是死得其所
半夜得知此消息
有点睡不着
又有点催眠效果
由此想到
死是很容易的
人们大都会按料想到那样死去
比如你觉得你的生意伙伴有可能会杀了你
他就有可能会杀了你
比如你觉得你的情敌会杀了你
他就有可能会杀了你
比如说你觉得暗处有双手要杀了你
你就真有可能会死在它手里
……
以此类推
不设上限
……
那些理想主义者
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你们是否已经接受
有可能这样死去的结果

2008-1-2


独自发狠

一个心存秘密的人 
身上没有纹身
他总期待(或者害怕)某一天
某个人
或者某个组织需要他

一个身上没有纹身的人
心存许多秘密
他总是    
害怕纹身会暴露身份
09,2,22


梦见在梦里活着

白天拍照
晚上睡不着觉
梦里跟仇人谈恋爱
跟间谍谈恋爱
跟同性谈恋爱
跟抚摸我的人,谈恋爱
跟调戏我的人,谈恋爱
梦里不会着大火
下大雪
梦里谈谈情,杀杀人
不时心慌或心碎
穿着颜色鲜艳的衣服
兜住喷出来的感情
或者热血
09,2,22


假如你要认识我

我一遍一遍重复着词语
dark dark dark dark
如果你的故事讲得太精彩
我会认为你是个骗子
我将遇到一个暴力狂 
一个吸血鬼
一只兔子
一个真诚的法西斯
一个国际主义者
一个吸毒者
一个四分之三友好四分之一黑暗的人
一个与我一样的
八流作家
……
或者他是个环保主义者
一个素食主义者
一个左派青年
一个精英分子
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生
一个脸上带着微笑心里仍留伤痕的人
……
mother fuck,不知道
或者他是个运动员
是个滑板爱好者
也许他是个混子
他是我能想象的一切
除了他不喜欢ayn rand
假如,他是一个——
写游记和采访稿的人
弹吉他弹得还不错的人
会弹钢琴的
唱歌的
……
他帮别人写的歌现在是荷兰排行榜上第一位
他说那歌写得很差
一个不知道是不是诗人的人
嬉皮士吧?
这是肯定的
一个几乎我和一样没有自信但不内向的人
他以前所有女朋友都变成了同性恋
这回不知道是否轮到了我
可能有一天
我与我的灵魂伙伴去荷兰结婚
他将给我们写首歌
2010-07-16


残酷1

翻看一本薄薄的
翻译过来的诗集
这诗写得真好
翻译得也不错
用词恰当
比如把警察翻译成条子
一下子就拉近了英语和汉语的距离
第一页左边是诗人
一个老头儿
的照片
挺模糊的
看起来挺硬
是条汉子
应该是经常
跟人吵架
的那种
几十首诗读得我
很愉快
正当翻到最后一页
打算好好看看
他的样子
我差点没被吓死
最后一页
是那翻译(同时也是一位中国诗人)
自己的照片
照得
特——别——清——楚
2010,8月9日


该怎么称呼他的名字

他去了一个没有电话的地方
和两个天使
住在山下
那座房子里没有水也没有电
他们不需要这些
也许他还将带他们去海边
那是我更想去的地方
他喜欢孩子
这两个天使会让他快乐
他也会照顾他们,非常体贴
就像照顾曾经的我
唯一的条件是:不要长大

2011,7,19


昨晚梦见了狗子 

他在一队人里 
露出抱歉的笑容 
这是他的招牌笑 
仿佛他对不起谁 
醒来后 
我看到一张狗子和他儿子的照片 
儿子都这么大了 
长的很像他,但不是他 
照片上面,狗子仍然像个旁观者 
仿佛身无一物 
可他身边是他的儿子 
不是虚无 

2011-07-18 

天鹅绒革命

他坐在暗处
脸上布满阴影
从远处跑来几个孩子
冲过来想要和他握手
我无意中看到他的表情
吓了一跳
打消了想要与他
认识的念头
2012-01-27



致命武器

“来,我给你放一首我前女友写的歌”
于是,他放了一首他前女友写的歌
“她的嗓音不错。”他评价道。
嗓音不错。
“那,我就只好也给你放一首,我前男友写的歌了。”
我说。
那首歌根本没有歌词。不需要演唱。



上午,经过长安街

弟弟说:爸,长安街到了
好好看看吧
这就是你走了二十多年的长安街
我坐在弟弟和爸爸中间
差点哭出来
我这才知道
为什么我喜欢长安街
车缓缓经过军事博物馆
经过中南海的红墙
经过新华门
爸爸已经小成了一盒骨灰
坐在我们中间
不占太多空间
车过天安门
我看到
他站在广场上
看我们经过

怎么也写不好你
你这个农民的儿子
我也生在农村
我也是个农民的儿子
我给你放了一晚上的军歌
嚎啕大哭——
那也都是我喜欢的
2012,3,3


他发来一段雨声

他发来一段雨声
他在国外
并不孤独也不寂寞
他和领导在一起
大领导和小领导
他搬家
他所在的地方正在下雨

他发来一段声音
是雨

2013-06-22

生命既不容等待也不容忍耐

那该死的
生命又受得了什么呢
如同等待一句回答
数着秒针
如同两个人互斗心机
终于有个人先受不了
在心里说了出来
他想要的啊
不是斗争
他想要的啊
不是这样的胜利
2013,12,3


早安,北京

早安,北京
早安,一夜未眠的和我一样的网友
又是新的一天
今天北京是晴朗还是有霾?
让我们一起来关注一下
在此之前
我想喝杯咖啡
为避免打扰到
客居在客厅沙发上
闺蜜的睡眠
我躲到另一个房间
磨好咖啡粉
在厨房烧好开水
一边喝着咖啡
一边想着你们
顺便进了卧室
发现凌乱的床上

被梦的体积占满
2013,12,4




一首歌,唱的是英国哥

浏览他的照片
发现我还是爱英国哥
爱看他们
苍白的肤色、长不大的神情
卷发
还有红头发
那是都来自爱丁堡的血统
喜欢英国口音
沮丧 傲慢 温情
忧伤得毫无道理
整个儿像一杯
没煮开的红茶
热情太多的人
适合跟一个英国人在一起
他们需要沸点
你们需要冰块

2013,12,6

插座

插座太小
每用一个
就要拔下另外一个
拔下钢琴用的台灯
插上落地灯的插头
要插上手机充电器
先要选择拔下一个
比如电脑充电器
(我抬头看了看电脑,还有很多电,电池那格满满的)
2016/5/23

诗人

两个诗人
咖啡馆对座
窗外飘着小雨
他们谈到写作、
焦虑
不知是谁
首先想到了农民

写作如同种地
每年你刨去化肥、农药、种子费
人力
满打满算
一年就能出这么多粮食
一年挣个万八千块钱吧
但是不种地
我们又能干吗呢
他们一个说要学油画
一个说要学网页设计
好在他们本身
也不会种地

2016/5/23


半夜的饺子

半夜饿了
去厨房煎了
我妈下午包的饺子
韭菜猪肉馅的
香极了……

真舒服
这饺子盛在
一个俗气的盘子里
却看着那么亲切
让我觉得
更踏实了

微信里
朋友正跟我说
“我觉得哪儿都一样
有我家人的地方最好”
我说:
“其实
绝对的孤独
我也做不到”

2016,5,4

我一个人坐在床头静静地听德沃夏克

我一个人坐在床头
用耳机听德沃夏克
我最喜欢的那一段
是大提琴拉出来的
我曾在柏林爱乐
听过马友友
拉这一段的
现场
当场我泪水迸出
犹如音乐四溅
现在我听的这一段
不是马友友拉的
依旧好听
这是由我的高档的无线耳机里传出来的音乐
我闲置了一年多的
放在北京的耳机

2016,5,4

Hallo

在五分钟的小憩中
我想起了多年前

当我们坐在便利店前的长椅上看施工队正在修路
那时候的北京已经不再是我所了解的那个

那么陌生
但一切并不奇怪

我无法再言语
正如你抛弃了语言
我也再说不出来什么话

我该说什么呢
又该做什么呢
是不是以前的我会知道呢

从来没有像现在一切迷茫,但这不是你造成的,所以不要说对不起,对不起我的并不是你,你也并没有让我伤心

如同你是有灵魂的
你会备受折磨

2016,6,20

幼儿园

隔壁幼儿园的男老师正在和小朋友们说话
用我听不懂的语言
和善、包容、温柔
这一定体现出了德国最好的一面
我坐在室内
就像听他与童年的我讲话

2016,7,2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