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王桂林
加入时间:2016-06-30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王桂林,笔名杜衡,沂蒙山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84年开始诗歌写作。作品散见《人民文学》《诗刊》《读者》等刊物,主要著作有诗集丶随笔集《草叶上的海》《内省与远骛》《以一棵矮小的松树的方式》《新绝句:沙与沬》《自己的池塘》等多种,主编《黄河口诗人部落》,现为东营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王桂林自选诗16首

大雾中的三角洲
 
大雾使三角洲一无所见。
它感到自身的飘渺与苍茫。
我和三角洲曾经是
一样的土地模糊而沉默,
如今更浑然一体,难分彼此。
在大雾里面,黄河也不为所见,
但依然静静地倾入直到大海。
它本是地上河来自天上,
现在却化作一股暗流
翻涌流淌……三角洲,黄河,
连同难以启齿的雄心和往事
此刻,都像大雾一样在胸中弥漫——
 

落日
 
假如不是如此在乎,我肯定不会
在黄昏时,一次次站到三楼的窗口
看管理局高耸的大厦,以及大厦顶端
傲慢而短暂的金色,倾听远处
沉闷的滚雷。让同一个落日
带着疼痛和笑意,在我辽阔的胸腔里
渐渐熄灭……这无关野心
也触及不到梦,和命运
假如我能一口气爬到第十九层
假如,我愿意追随……
 
 
葫芦
 
一只葫芦在那里鼓胀——
 
它挂在院子东南角的藤架上,
风一吹
就忍不住轻轻摆动。
 
三十只蚂蚁和一只鸟
是它可以承载的重量。
它挂在那里
独自体验着下坠的快乐。
 
我是从两个月前
看着它一点点长大的。
起初它身上扎手的茸毛
现在让风全部吹尽。
 
它不是我和你偶尔鼓胀的部分,
也不会因一声呵斥
迅速萎缩。它有着——
 
让人嫉恨的圆满。
 
 
为母亲洗澡
 
我帮母亲脱下衣服,扶她到浴缸里。
八十岁了,面对我,她还有些羞涩。
她坐进去——看来水温正好——舒服地闭上了双眼。
(当年我在她的子宫里,是不是也是这样?)
她坐进水里,只露出上半身。我则轻轻地
撩起水到她肩上。水,沿着她肩头
松软的皮肤流下来,经过一些曲折的路程,
流到她的乳房。就是这一双乳房,
养大了我,我姐姐,妹妹,和她
另外的三个儿子。而现在它低低地垂着,
有着说不出的宁静,和谦虚。
 
 
小山坡纪事
 
“如果阳光此时耀眼
它就终身耀眼”。刚说着
公路已到尽头,就看到了
斜躺在阳光里的小山坡。
 
稀疏的柿子林,叶子已经落尽。
满树的柿子闪耀,自足
而略带羞涩。一个父亲正
笨拙地爬到上面,摇晃——
 
柿子落下,惊起他年幼的女儿
山枣般碎红的笑声。不远处
一只黄鼠狼跃起,从草丛
窜进灰绿杂陈的松林间。
 
沿着山里人踩出的小路,来到
柿林和松林对接的地方,那里
铺满砾石和落叶,一朵牵牛花
摆在落叶之上……
 
 

 
我从小就没有自己的个性。
我从小就像个别人。
我长大后也没找到自己的道路。
我想走的所有道路都有人在走。
我一直跟在别人后面。
我甚至不清楚我到底想干什么。
我活着纯粹是闹着玩儿。
我知道这个没有用。
我可就是忍不住要这么干。
我又没有道。
我只好跟着人家。
我看不清人家脸就看人家屁股。
我偷偷地看人家撅着屁股捡东西。
我用人家的篮子盛我自己的烦恼。
我也就是高兴一会儿。
我真烦了就把所有篮子一块儿砸碎。
我看着像任何人。
我看着任何人也不像我。
 
 
蓝色蜥蜴
 
皮乌拉北方小镇的
一只蓝色蜥蜴
将太平洋甩在
它再生尾巴的左边
 
独居的花园
曾被西班牙命名
现已无数次
被沙子淹没
 
夹竹桃的白粉浓香
三角梅
红色爆炸
但它——并不愤怒
 
不只是蜥蜴的
珊瑚眼珠
才盛得下这寂静
以及更加寂静的
沙岩帝国
 
海水持续
在远处隆起
一道蓝色围墙
挡住了海洋
习惯的潮汐
 
它知道那蓝色
知道深处的
所有秘密……
 
 
我自己
 
自己永远是自己。
系领结是。着马褂是。穿上大主教的长袍
还是。
 
谁也代替不了我的人世。我种的果子
定会被我吃。
那是我的黄连,我的蜜。
 
自己不会活在别人那里。
最多暂时离开,永远不会忘记。
自己永远是自己的标尺。
 
我是我的一口气。
自己才是自己的钻石。
我和自己会常常相遇,但它们不是一个词。
 
永远是我在死去。
永远是自己生出更新的自己。
 
身体的阴暗如同这世界
 
身体的阴暗如同这世界。
一盏灯在里面忽明忽灭。
我看不清世界的脸,世界
也看不清我的。
我的一生正如一个梦境。
有醒来后的怔忡和荒芜,
有无法连缀的记忆,碎片。
早晨系上鞋带走出院子,
从一个街角转入另外一个。
街道轰鸣,睁着破碎的复眼。
我因遇见熟人而感到惊悸,陌生。
是啊,你好吗?一转身,
那张脸在人群中已杳无影踪。
我不是最最孤单的这一个,
人群中的他也和我一样。
也许要再过许多年
我才能在黄昏后遇见自己。
那时不再做梦,
而是右手握着左手,
对自己也对世界说:是啊,你好吗?
晩安。

田纳西
如果我也一个人
来到田纳西
如果我并非一无所有,至少
我还怀揣着忘却
那么我会说
我就是那个忘却田纳西的人
我就是田纳西
2006-9-24

诗人
——给风华
不只是明月湖夏日的夜晚
栈桥上漆黑的栏杆,不只是
湖水中幽深的光亮
记住了你的心酸。一个诗人
一个词语的调酒师
除了爱,除了斟出
各种泡沫和花式
还能给世界带来什么?而你
甚至以为,仅凭这两样手艺
就完全可以对付
空旷的余生。现在
你独自站在这里,而她
已离你远去
一阵风,从湖面吹向湖边
树叶与树叶的拍打声
仿佛欢呼
2012-2-2

无用之物
旅程中无数次得到的
那些无用之物,我至今不忍扔掉。
它们,和被我无数次写出的诗
一样无用。像极了
我一生中的无数次爱,无数次
不经意踏进时光里的
无用的脚印……
2014-2-4

搓玉米
多年后我依然记得
一家人在屋子里搓玉米
金黄在寒冷的腊月闪耀
冬日的夜晚比白昼漫长
我们围坐在一只簸箩四周
用一颗去搓另一颗
饱满的籽粒四处星散
它们用自己的牙齿将自己崩落
这看起来似乎有些残忍
但当时并没有人会这么想
煤油灯比窗户纸还要昏暗
大雪在西风中四处飘荡
如今许多事物已在生命中消失
没有人再刻意把它们记起
而我却感到那一刻又在到来
听见了搓落的玉米刷刷的响声
我正把自己一粒粒搓落下来
将一生灰烬当做黄金堆积
2014-1-19

水井
我对世界的爱
幽深得像一口水井
只有少数几人
能听得见它的回声
我对你的爱
比水井还要幽冷
水面映出你的面庞
我却永在镜子中
如果有一天和世界告别
我会和水井一起沉落
在谁也看不见的暗处
开满大丽花……
2014-1-21

那天我们在一间咖啡屋里
那天我们在一间咖啡屋里
吃饭,聊天。
自然而然地,聊起志华,
那个生下来就不方便走路的小丫头。
(就在上午,我们还刚刚去看望了她。)
说她长得好看,眼珠真黑,
说她诗写得比我们谁都好。
“鬼一样精,说话可不饶人!”
我们说起她家,那么大的院子,
东边还有水塘。说起她的爸爸妈妈,
院子里的枣树,还有堆在墙角的
黄灿灿玉米……心里满是温暖。
我们都争着说爱她,但话题
却像秋天一样遥远——
记得有一个时刻,我们都停了下来
谁也不再说话,仿佛她
也来到了这间咖啡屋,
突然出现在我们中间。
2014-1-15

形式主义的玫瑰
 
这枝玫瑰你们肯定都见过,或者
曾经使用过。
现在,我要利用它写一首诗。
空荡荡的背景,
不带半点玄机。
其实,根本就没有一支玫瑰
矗立在我的眼前。
我也不一定
非要写一枝玫瑰。
老柴在结冰的北方写天鹅湖,
也没有让一大群天鹅
在他的钢琴上跳舞;
倒是达兄芬奇,
非把那个丰腴的娘们看过瘾,
才完成那幅俗艳之作。
我不是和他们比——
一枝形式主义的玫瑰
比梦想和现实都远很多。
这也不像阿罗:
从一块石头中取出另一块石头,
或者相反:将这块石头
安放进另一块石头中。
我的玫瑰在拟想和揣测里,
满怀狐疑又喜怒无常。
我用转动的铅笔转动它,
它一个侧影有一个侧影的名字。
我说爱——它就撮起嘴唇,
我说恨——它就目龇尽裂,
喷出红色的怒火。
它比任何别的玫瑰都活得更久。
它比任何别的玫瑰
都更像一枝玫瑰。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