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万禹
加入时间:2016-06-26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万有文,男,1981年8月7日出生,甘肃省高台县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张掖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高台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在《诗刊》《诗选刊》《星星》《诗歌月刊》《飞天》《延河》《四川文学》《甘肃日报》《芒种》《诗林》《短篇小说》等刊物发表,出版诗集《故地》《月照河西》两部,曾获《诗刊》征文奖、国土资源部首届徐霞客地学诗歌散文大赛佳作奖、第四届金张掖文艺奖等奖项,现主编《高台文艺》杂志,供职于甘肃省高台县文化馆。

写意(组诗)

写意(组诗)
文/万有文

五色河西
荒是只长草,不长粮食的戈壁滩
绿是种小麦,长玉米绿油油的田野
青是山高水长,背影巍峨的祁连山
绿是淙淙清流,直奔落日的大黑河
黄是黄土高原上的一抹麦香
红是夕阳渗血,千里的河西
血染疆场


草原素描

草原如此安静
风即将袭来
也即将打破这宁静

一间耀眼的白房子
装着草原的心事,也装着
天空的心事

一个正在瞅望天空的牧民
何时已把这满眼的美景
抽在鞭稍
抽出一道道翠绿的闪电
在草原上忽闪而过


两只黄羊

戈壁上蹲伏的灌木和杂草
像窥探的猎人
猛然跳出的两只黄羊
扰乱了戈壁的视线

雪山在远处
山洼里的村庄
享受着宁静
河流静止

唯有这两只黄羊
将戈壁的荒芜和孤独
再次拖入雪山深处


峡谷

山猛然亮出的刀痕
被惊成一群在半空中旋飞的鸟

洪水肆虐
山被一把橙黄的钝刀割裂

对决中
山消蚀了水的穿透力
却空留了刀痕

而刀,早已不知所踪
它只是人们想象里的侠客
在满山里出没
并试图卷土重来


天空

天空的鹰,是一把梳子
替天空梳理着羽毛

无风的时候
天空是一面镜子

而有风的时候
它是一片湖

写意

合黎山下的野骆驼
把一束忧伤的眼神
递给了我

山梁上
多了一个盲目的身影
在掘着那里的山口

一群大雁
一声孤叫
惊起了一片凉意
……


草原
天空
将雪山擦试了一遍又一遍

当雪山明亮的时候
草原说出了自己心里的绿

波涛汹涌的时候
它还会从心里扎巴出几只牦牛

风停止时
它又会将牦牛关进那些绿里
忍受孤独


金塔的秋天

这是燃烧的一片火
从北地烧到南地
遍地胡杨,红柳与沙丘

这是金塔,一片红霞照晚秋

水流处,树木纵横
火似乎很旺,浑身燥热
水多也不能为秋解渴

黄金遍地,秋映出黄金的颜色
秋意渐浓时,黄金也烧成了红色


只是  
白家明塘湖与明塘湖  
两字之差。只是它小了一点  
小到它只是一个池塘,而并非一个湖  
小到它仅仅归属于一个叫下庄的村子  
它未装得下过多的鱼虾和水鸟  
只是让随风摆动的芦苇与村庄更近  

当天空渗出湛蓝,它也想用  
蓝莹莹的梦来诉说惆怅  
当鸟衔着一声童音从村子里飞出时  
池塘周围多了些牛羊的身影  

牛羊将湖舔舐得更加明澈  
像湖长在了天上  
长在了一条可以回家的路上 



龙泉寺

飞临城堡的几只鹰
是佛设立的供坛

山坡上的牧羊人
是佛最后的信徒
正蹲守人间

半山腰里的寺
像鹰背上的一卷经书
正开阖在人间的供坛上

几只羊低头诵经
正为人间祈福


西部诗

山头上蹦飞的小鸟
草棵里穿过的细风
那些入诗的小河,细若针尖

山坡上的牛只顾着眼前
瞎眼的牧人将青草当成亲戚
把牛羊交给它们
自己在河谷里睡觉

山谷里的村庄鄙陋而肮脏
沾上牛粪和蓑草的样子
一样面黄肌瘦

唯有山上的雪明亮
天空晴朗

唯有大雪过后,人们才走出心房
让这入世的黄昏一视同仁
住进牧野的人间


悬臂长城

一截时间悬在公元1368年

还在想象
这剩余的时光
争夺与被争夺
叛与反叛

历史
像猛然来的刹车声
嘎然而止


黑河古渡口

渡口上,静静地泊着历史的某个天空
一个焦急的女子瞅望和等待来的人
只是这静,就像这河
默默流淌的炊烟,鸟叫和耕地的生活

烽火墩孤立的身影依旧伫立在河岸
像一个过河的侠客,等待渡船
任风吹起衣袂,吹起江湖的冷与孤傲
吹皱一河的水,静谥地描出江湖那张苍桑的脸


那些年

雪山静悄悄的
她褪去的衣裳多么不经意
失去丰肥,与唯美的寓意
此刻,它是暮年老妪
皴裂的皮肤和干瘦的骨头
她把一身的疲惫留给我们
留给我们一个背影
留下那些年,某一时段的美好


湖上

一只水鸟街着晨辉飞来
才让湖面有了粼粼波光

而湖面映出天空
一张蓝莹莹的脸庞
映出一颗通透的心

打渔的船
正在湖上行走
掠过丝丝湖风

那风,把湖舐了一下,又一下
温柔地像个爱人
把船一下一下,送到湖的中心

那网,网住了谁的情爱
正在湖心里挣扎

这样的荒

这样的荒,是只有甘肃才有的
这样的荒,是只有甘肃的山地才有的

在武威永昌,一片高原上
荒是荒草萋萋嗽嗽摆动的蓑草
荒是土坷垃里慌乱逃出的几块石头

我还看到粮食地里的草还未走尽
高低错落的地块
忐忑不安地走到山跟前

零星的庄户,是谁
偶有的好心情
说得再忐忑些,再具体些
才能丢出一片村庄

只是这山里的人哟
只能把这荒
说成是天空的一片惨白
只能把这荒,说成是世代的一个“窘”字


湿地

步云桥,拱着脊背
撑开一幅美景

美景如画,装得下四季
也装得下一条缓缓流淌的河

忠义亭里
搁置的民间音乐
让栈道上吹起草原风

鱼鳞般的波浪
拍打出河堤路上的悠闲

几只水鸟,啾啾的叫声
摇曳出芦苇荡里的诗情和画意

北方的春天,南方的夏天
湿地里,还混合着唐诗和元曲的味道

把黑河变成一把老二胡
拉出这北凉乐,也拉出天净沙



火烧沟

一团熊熊燃烧的火
把历史烧成一块淬炼的铜
炼制成这千年的古物:
羊头拐杖,锹,铲……

尽管它们锈迹斑斑
尽管它们曾经被埋藏在土里
但我们知道,那是些行走在历史中的火啊
这些火把玉门的土地烧出一片片的红色
像熟透的天空
韶出半天的晚霞


许三湾

烈日炎炎的夏日
古城透着尸骨的味道

那被黄沙掩埋的历史,此刻
显得如此静谧

马面上传来的马蹄声
已将历史踩碎一地

满地的瓦砾和碎瓷
像一些满含忧伤的眼神
数着锈蚀的骨头和铜箭

而猛然刮起的一股热风
正准备掏空这尸骨里的乡愁


双丰

满地的风霜,荒凉被扔了一地
红柳墩,沙墙,一个接着一个
就像埋葬的尸身
在太阳下等待点燃

烽火墩什么时候,已悄悄站在不远处
作恭候状

长城低下身去,像一个衰老的老者
沟壑里布满皱纹和荒草
这人世里隐藏的机密,潜藏着响亮的喊杀声


骆驼城

出城向西是一道沙梁
金黄的沙子,在阳光下熠熠闪光
像一只王冠孤傲地戴在城头上
两条河的交汇处,历史跟着交错盘节
北凉的王城里潜藏着偷来的月光
匈奴语早已混进汉语中
一样习惯了这里的山水
城里的春秋轮回无度
最终是扔了一些荒凉和空旷
在这曾经放牧过的骆驼圈子里
寻找着昔日的辉煌


路遇美色

在路上,山已经在开始改变颜色
青是暮色四合围拢的夏夜
红是艳阳高照,映红的一片丹霞
白是透着时间的苍白
黄是笔画春秋,病态的秋风

一点点,一点点
洇入心灵的底色
像大地深处,俨然有着更好的画师
在一点点
勾勒这美的时刻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