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万禹
加入时间:2016-06-26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万有文,男,1981年8月7日出生,甘肃省高台县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张掖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高台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在《诗刊》《诗选刊》《星星》《诗歌月刊》《飞天》《延河》《四川文学》《甘肃日报》《芒种》《诗林》《短篇小说》等刊物发表,出版诗集《故地》《月照河西》两部,曾获《诗刊》征文奖、国土资源部首届徐霞客地学诗歌散文大赛佳作奖、第四届金张掖文艺奖等奖项,现主编《高台文艺》杂志,供职于甘肃省高台县文化馆。

村庄的脸(组诗)

村庄的脸(组诗)
文/万有文
老人  

那深沉的夜,像老人熬煮的人生  
显得格外惆怅,酸楚  
疼痛时就揪一揪月亮的鬂角  
捶打几下夜的前胸和后背  

日子早已隐没黄昏  
没有腿脚,瘫软的生活,冷暖无知  
甚至饥饱不抵 
 
儿女们早已是谁家散失的野鸽子  
各奔东西  

实在支撑不住了,就抓起一把药  
好让自己走得轻一些,疼痛少一些  


那一夜  

那一夜,只有猫头鹰是不安分的  
叫声中仍然透着几分凄凉  

清浅的月光,斜照进外婆昏暗的小屋  
那一声声轻微而舒缓的呼噜声  
是外婆放下很久以来人世的疲惫  

抚摸的手掌,摸过夜的骨头  
敲打出夜的疼  

如何去安慰,这漫长夜里的孤独  
带着暂时的松懈与缓解的疼痛  
进入梦乡  

只是眼角常常被雾色打湿  
这一夜恍如十多年前  
同样温馨,安祥  

我蜷在外婆的怀里,正如  
此时的外婆蜷在我的怀里  


孤独

好像一过六十,孤独感就强烈起来
走在大街上
他的身影也显得孤独而单薄

母亲不在身边
那种孤独就更加强烈

他时不时叫走小孩
仅仅只是想有个人陪他吃吃饭,散散步
然后,在深夜到来之前有个人在他身边

他说,哪天真睡过去
醒不过来,有个人在他身边,也好报信

活得岁数越大,这种想法可能就越真实
好像人活着是一种孤独
而死亡是另一种更大的孤独


老屋 
 
老屋泊在时光里  
安静地撇开时间的变迁 
 
周围楼房林立  
生长的树们一棵棵被伐去  
建成一幢幢房屋  
只有这六棵树静静守候着老屋  
及静默的夕阳 
 
老屋透着苍老,发黑的门窗  
雕花的门栏,木制的窗棱  
贴着时光里脱落的背影  

门口的毡靴  
沾着一些久远的泥土  
慵懒地躺着  

当一遍遍探察、拍照  
用历史的珠丝马迹咀嚼老屋的味道  
才发现老屋真的很老了  
它像一个坐进夕阳里垂暮的老人  
不合适宜的存在  


村庄的脸

村子里的桃花开了
开在村庄苍老破败的背影里
我在一幢房屋前,看到的
是前世的记忆,和多年前落寞的脚印
带着些泥土,带着些匆匆的时光

蜜蜂嗡嗡地还在花丛中飞舞着
这些小生灵知会人世的苦难
它始终没有停止缝补这人世的忧伤
这离落的山河,这行走在异乡的泥土和脚印
只剩下这些病弱衰老的骨头
支撑着村庄的魂魄

等花溅落的时候,村庄仍然是
一张茫然无措的脸


故乡  

没入难忘记忆的故乡
小路上的泥泞不见了  
露出那黝黑的傻笑脸庞  
在阳光下,与那些步覆蹒跚,佝偻腰背  
的老汉老太一同晒太阳  

破败的房屋已换新颜,却没能换掉亲人走离  
与遗弃的感伤  
还是有些年老衰弱不复承重  
这最后的遗落  

生养的村庄最终有些恍惚而精神呆滞  
儿女迁往新疆或他处  
这遗留的伤痛,何时是个终结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