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从容诗人
加入时间:2016-06-20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从容,诗人、剧作家、跨界艺术家。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代表作品:先锋话剧《爱的构思》;电影《花季雨季》;1999年在国内率先开始诗歌与剧场的跨界探索。“中国诗剧场”和“第一朗读者”创办人、艺术总监。系“现代女性心灵禅诗”的首创者,被评论界称为新世纪以来女性诗歌写作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著有诗集《隐秘的莲花》、《我心从容》、《从容时光》等。曾获中国电影“金鸡奖”、“华表奖”、“中国戏剧贡献奖”、“诗歌传播贡献奖”、诗歌成就奖”等,诗集获中国作协对外翻译工程资助项目。现任深圳市戏剧家协会主席。广东省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任。

减法


雨水淹没我的城市

雷电笼罩的楼房总让我

想到一个男人在雨中关窗的动作

暴雨、警报、紧闭门窗、与世隔绝

我开始删掉手机中的联系人


第一个删掉的是一位董事长

他的壮阳酒正大张旗鼓地上市

第二个删掉的是一位广告商,

他在酒会上说,他曾经也是位诗人

第三个删掉的是一位童星的妈妈

那孩子的笑脸比成年人更迷茫


据说人的一生会遇到2920万人

我只想在每个城市保留一个朋友

一千多个电话,我删掉了900个

已经离去的亲人,有时半夜醒来我还会拨号

电话的那头是一些陌生的男人和女人

死去多年的妹妹,她的QQ我一直没有删除

电视里的主持人拿着话筒焦急地报警

每个街区都有人正在失踪


殡仪馆王主任的电话

我考虑再三,决定保留



点评:


暴风雨夜是适合生命领悟生命的时刻,狄金森、瓦莱里乃至小德兰都经历过危机或转机的暴风雨之夜。写下这首诗的诗人也在暴风雨夜获得了对生命的独特领悟,她的领悟就是标题所提示的减法。一般来说,我们的人生愿景都是建立在加法基础上的,我们从小就被教导去不断的获取,为此甚至甘愿受尽各种磨难。我们的人生意义就建立在这样一个加法乃至乘法的机制上。财富、爱情/性、知识、荣誉,这些东西的不断增加意味着成功,这对我们似乎是先验的、不证自明的真理。虽然这些东西所代表的境界有高低,但它们都属于人生的加法则并无不同。诗人却在一个雷电笼罩、每个街区都有人失踪的时刻,突然对这一公认的、人人陷入其中的人生哲学起了怀疑。事实上,不断的加法不仅不断加重我们的负荷,也使我们远离真正的自我——不断堆垒的外物鸠占鹊巢,占据了自我的位置,而真正的自我迷失了。这一领悟让诗人在风雨交加中做起了减法。她减掉了董事长、广告商、童星的妈妈——这些人正是加法哲学的信奉者和这一加法标准下的成功者。这进一步表明,诗人的减法就是对上述加法哲学发起的一场暴动。在诗人的减法原则下,一千多个电话中删去了九百多个。而有幸被诗人留下来的是什么人呢?真正的朋友、离去的亲人还有殡仪馆王主任。死亡是不可能被减去的,它也是对加法哲学釜底抽薪的反驳,同时也是诗人的减法哲学的立论基石,所以殡仪馆的电话必须保留。然后是友情和亲情。同时,如果我们仔细阅读本诗的第一节,其中有似乎不经意的一句:“想到一个男人在雨中关窗的动作”。我认为正是这一行诗透露了作者心底的秘密:在暴风雨夜惦记一个男人,这必定是爱情。因此,爱情也是诗人为自己保留的财富——我在此不得不把爱情称为财富,再一次证明我们的语言也深陷于加法哲学不能自拔。正是根据这一行,我大胆猜测这首诗必定出自一位女诗人的手笔。

这首诗构思巧妙,思虑深远,语调从容老到。我再做一猜测,它必定出自一位成熟诗人之手。(特邀点评人:西渡)



每日好诗栏目主持:孤城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