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吉林寒石
加入时间:2016-06-18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孙国福,笔名寒石。吉林榆树人。榆树市作家协会会员,当过工人做过记者,现在一乡镇政府工作。作品散见于《创世纪》《绿风》、《诗选刊》、《诗歌周刊》、《关东诗人》、《诗歌报》、《湖南诗人》、《梁祝》、《天下书香》、《奔腾诗歌年鉴》等。

诗六首

《时过境迁》

海水堆叠出来的怪兽还在睡梦里
那些深奥如脑灰质的讲义已经被风暴遗弃
铜质的罗盘指向晦暗,在闪烁其词的海岸线之间
一叶帆,就是一把比誓言还要锋利的剑

音乐的重金属锈迹斑斑,布满青苔的乐谱上
回忆如灵光闪现,一张脸深陷在波浪的褶皱里
呼吸开始发霉,绿色的毛发有如走夜路的鬼
双手低垂,像一个疑云重重的结尾

《与友人书》

我把那些耀眼的,自带光芒的统称为祭奠
悲伤的雪,患病的纸以及岸边闪闪发亮的鳞片

灯、墙壁、镜子,暗藏杀机。
在一片接一片的虚无之中,你的眼神
昏庸得更加明显

瓷器依旧深埋,泛黄的经卷高举尘埃
夜,一个可以抵达深海的古巷
沉寂,且不引人注意,像极了一个人的抽泣。

《旧日重现》

烈焰尚未重生,凤凰还没涅槃
像许多人喜欢笼养鸟,镜中花一样
我们已习惯在风暴中间打捞沉船

别人乐于在花圃中安睡,我们更擅长把危险磨利磨尖
许多人把这称为命悬一线,我们则更爱这昙花绽放的瞬间

在最为精彩的闪电揭开黑幕之前,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进行探险
河流包容腐朽的沉淀,也折射新生物萌芽的快感
有琴声自决于悬崖,余音环绕
一如垂死的老者,有未竟之事喃喃于口

《过故人庄》

他习惯把那张熟悉的面孔称作麦浪,
把这个停泊在麦浪中间的小村唤做故乡
就像我喜欢在轻如棉絮的春光里
来看树木返青,来寻找遗失在回忆里的向往

勇士的佩剑沉沦于黎明之前的鸡鸣犬吠
犹如那沟壑横流的脸收起锋芒
在心思缜密的器皿破碎的前夜
有饱含悲苦的风垂首路过
空椅子,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尺寸》

拿起凿子、斧头和刻刀,他开始
和时间算旧账

这些陪伴多年的老朋友,
彼此了解,他也小心翼翼
家具、棺椁或是寻常物件
都精雕细琢,仔细拿捏。

现在,他要造一艘船,
尺寸一定要长于自己的身高
那样躺在里面才不至于,再屈膝、弯腰

还要酿制一些风暴,要雕刻
一个自己,或者一个超越自己
很多的自己

这个老实人
做了一辈子帮凶,一直
蒙在鼓里

《失语者》

风掀巨浪摧破船。夜,动荡不安。
一束光打开回忆之前,尘埃,时间的鳞片
音符一样舞蹈,撒下忧伤的雪
黑,危机四伏的黑,让夜陷入比悬念更深的深渊。

弓箭、花瓣、飞船,形态各异,正负荷的电
麦田,晕眩。
独裁者、狩猎者、盗墓者、军阀、告密者、逃犯以及
倚门卖笑的风尘女子,谈笑正欢,交易正酣。

一哑者,独对狂澜,手忙脚乱却迸发不出一句
完整的语言。泥沙俱下,无法分辨的容颜
一瘦小的身影在愤怒的风暴中间,奋力砍断船帆

“哦,我的天呐!
多么愚蠢,这个心怀不轨的人!”
尖叫声汹涌,一只精疲力竭的小鸟
中枪了一样,歪倒在甲板上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