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笨水
加入时间:2016-06-13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笨水,1974年出生于湖南祁阳,现居新疆乌鲁木齐。

凡人记

○ 是末路,也要向前走

群山混乱,每条路都是迷途
只有落日向西,走对了
我在迷途中看落日,请它指路。转身
又把一条路走成末路
天要黑了,明知是末路,也要向前走
一条路,我不能把它走活,我就把它走死
天黑了,我若不能把一条路走亮,我就把它走得更黑


○ 运煤车

运煤车满载着煤,其实是装着烟雾和火焰
装着剧烈的咳嗽,女人的泪水
其实是装着煤一样的翅膀和难懂的白云
装着锅炉工老张、老王,快要熔化的脸
死于矿难的李四张三,魂魄是卡车状的
行走在运煤车中间
因为满载悲伤,而走得最慢


○ 悬空寺

挂在峭壁上的寺院
跟挂在墙上的篮子
有什么区别呢
菩萨,回到庙里
如带泥的红薯来到篮中


○ 深夜栓马桩 

夜已深,栓马桩还在等它的马
我是那个骑梦找马的人
没有马,我只能把黑夜栓在上面
今夜,我手抚马桩
像一根因紧绷而磨损的缰绳


○ 忏悔

我不会庆祝一个人的死亡
就当他还活着,用死在伤害我
死亡,也是一种忏悔
我相信上帝牵着他的手
他一定会泪流满面


○ 寄李白

我饮酒,但不邀月
斗酒,都敬了桌上最大的领导
我的佩剑,已入骨鞘
游侠的剑法,硬被我修成
一种独门暗器
名山,我也游了不少啊
每天骑着栏杆,送落日下山
慨然之,就挥笔写下,到此一游
抒情一点,就写,我爱呀,我恨
不信头顶三尺,是神的宫殿
只相信自己,是自己的灵丹妙药
颈椎病犯了,才抬头看看月亮
不与它交友,不跟它谈心
不管它的圆缺
那年,明月追到当涂,与你大醉一场
失魂落魄地回来,就暗淡了
那夜,大唐追出长安,至今未归
太白兄,又起风了
我一袭白衣,不及出门
已沾了满身风尘


○ 凡人记

红灯,你们走
我愿意停下来,看伊力特广告
你们去医院,去药房,去超市,去商场
去探监,去法院,去股市,去工厂……
我愿意停下来,让你们先走
我停下来,像个迷失的人
停下来,让迷失先走
我努力做好一个丈夫,父亲,儿子,兄弟
努力做好一个公民
循规蹈矩,活得像部法律
然而,当我揭开一个老人的锅
里面漆黑一片,分不出哪是鱼?肉?菠菜?红薯?
分不清那是黑夜,还是烧糊的阳光。我就心堵
当我听到一个妇人哭诉她的贫穷
不会普通话,如同不会使用语言,我就心堵
当我的兄弟,住进医院
医生在他身上一刀,两刀,三刀
一次,两次,三次,都没取尽肾里的石头
当我想着,他的肾脏,是一座矿山时
我真的心堵
然而,我不是医生,律师,法官
甚至不是一个落魄的幕僚
不能给世界,清风,明月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上下班,回家
不知如何处理,从燃气灶上换下来的1号电池
放在窗台上,像块扩散的荒漠
像窗外越来越浓的雾
像这么大的地球
为什么看不到远方


○ 投票者说

无非是芍药,投给牡丹
唱道:你是我的姐妹
你是我的妹妹
无非是鸡,投给黄鼠狼
夜夜祈祷,求菩萨
舍小兽一颗菩萨心
无非是狐狸,投给老虎
上次假虎威气吞山河
这次欲谋虎皮,做一回猛虎
无非是投谁,不如投给镜子
看到它,就看见自己
反对它,就把它打碎


○ 鸽子

剪掉翅膀毛后
我以为,它很绝望
它冲进鸡群争食
我以为它要混迹鸡群
它沿楼梯爬上楼顶
我以为它要跳下去
它看看天空,然后下楼
我以为它喜欢登高
像我一样,心似凤凰
身如石头
它的翅膀闪着天空蓝
我以为它忘记了飞翔
它突然,向楼下冲去
地球瞬即躲开
我以为它这次飞得很远
它被母亲追着
捉回来,抱在怀里
一边抚慰一边找来剪刀


○ 不必

不必东市买马
但可买车
不必草原千里,大漠横断
不必,一骑绝尘
我只要路面平坦,井盖
无人盗走
不必有剑,不必有骑士之心
在后备箱砰砰地跳
遇红灯,我必停止
过安检,我必丢盔卸甲
不必孤身天涯
途中吹来秋风,马瘦,骑士也
骨骼清奇
疲惫像大河又弯又长
不必夜投宿,不必有酒
白水粗茶,便可
谈论油耗
兼议国事


○ 睡佛

我学佛,侧卧,双膝微曲
我以手枕脸,面目安详
失眠,不让身体辗转
做恶梦,不喊出内心恐惧
我睡意全无,没人能够叫醒
仿佛睡了千年
看上去,既像生又像死


○ 面具

我带着面具出门
铁面具,皮面具,木面具,纸面具
与变脸相比,我太笨拙
与手术刀雕刻的脸相比,我的太粗糙,刻痕太明显
与人前一张脸人后一张脸的人,相比
我的脸,总会揭穿我的面具
我戴面具来,是为了配合这个时代
穿过这个时代
好大的风,吹我的面具
风吹兰陵王,蜘蛛侠
木面具下的神,纸面具后的鬼
风吹我
路远口渴,只有在无人时,我会用它们舀水
听它们哭,只有在形单影只时
我才会把眼孔漏出来的水
当作滂沱之泪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