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笨水
加入时间:2016-06-13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笨水,1974年出生于湖南祁阳,现居新疆乌鲁木齐。

凡人记(组诗)

○ 白露降

凉风中我刷洗篮子
砍来新竹,替换断裂的篾丝
提着它,去原野
露水丰盛
我要叫它们,颗颗入篮
从南到北,我捡到天边
又折转回来
像台以晨光为动力的收割机
露水一触即落
一碰,就碎
我告诉自己,要轻点,慢点
告诉自己,这双手,已不是砍柴的手
打铁的手,不再是
握刀的手
我的失败跟露水一样多
裤脚潮湿,十指冰凉
但我仍弯着腰
固执捡露成珠的信念
竹篮打水的心


○ 西行四行

这是怎样的恩赐,八千里路,由我一人独走
这是怎样的修行,我才能这样,像一滴水穿过茫茫戈壁
这是怎样的荣耀,众人高卧酣睡,满天星空由我一人独享
要怎样才能原谅,爬上山的石头,被我无心地推下山去




○ 忏悔

我不会庆祝一个人的死亡
就当他还活着,用死在伤害我
死亡,也是一种忏悔
我相信上帝牵着他的手
他一定会泪流满面


○ 凡人记

红灯,你们走
我愿意停下来,看伊力特广告
你们去医院,去药房,去超市,去商场
去探监,去法院,去股市,去工厂……
我愿意停下来,让你们先走
我停下来,像个迷失的人
停下来,让迷失先走
我努力做好一个丈夫,父亲,儿子,兄弟
努力做好一个公民
循规蹈矩,活得像部法律
然而,当我揭开一个老人的锅
里面漆黑一片,分不出哪是鱼?肉?菠菜?红薯?
分不清那是黑夜,还是烧糊的阳光。我就心堵
当我听到一个妇人哭诉她的贫穷
不会普通话,如同不会使用语言,我就心堵
当我的兄弟,住进医院
医生在他身上一刀,两刀,三刀
一次,两次,三次,都没取尽肾里的石头
当我想着,他的肾脏,是一座矿山时
我真的心堵
然而,我不是医生,律师,法官
甚至不是一个落魄的幕僚
不能给世界,清风,明月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上下班,回家
不知如何处理,从燃气灶上换下来的1号电池
放在窗台上,像块扩散的荒漠
像窗外越来越浓的雾
像这么大的地球
为什么看不到远方



○ 戴斯蒙德•道斯的信仰

1942年,戴斯蒙德.道斯离开造纸厂,参加太平洋战争
所有士兵都携带了枪支
戴斯蒙德.道斯只带了一本薄薄的《圣经》
所有的枪支都装满了子弹
戴斯蒙德.道斯的《圣经》中
只夹了张未婚妻多萝西的照片


○ 鸽子

剪掉翅膀毛后
我以为,它很绝望
它冲进鸡群争食
我以为它要混迹鸡群
它沿楼梯爬上楼顶
我以为它要跳下去
它看看天空,然后下楼
我以为它喜欢登高
像我一样,心似凤凰
身如石头
它的翅膀闪着天空蓝
我以为它忘记了飞翔
它突然,向楼下冲去
地球瞬即躲开
我以为它这次飞得很远
它被母亲追着
捉回来,抱在怀里
一边抚慰一边找来剪刀


○ 不必

不必东市买马
但可买车
不必草原千里,大漠横断
不必,一骑绝尘
我只要路面平坦,井盖
无人盗走
不必有剑,不必有骑士之心
在后备箱砰砰地跳
遇红灯,我必停止
过安检,我必丢盔卸甲
不必孤身天涯
途中吹来秋风,马瘦,骑士也
骨骼清奇
疲惫像大河又弯又长
不必夜投宿,不必有酒
白水粗茶,便可
谈论油耗
兼议世事


○ 睡佛

我学佛,侧卧,双膝微曲
我以手枕脸,面目安详
失眠,不让身体辗转
做恶梦,不喊出内心恐惧
我睡意全无,没人能够叫醒
仿佛睡了千年
看上去,既像生又像死


○ 面具

我带着面具出门
铁面具,皮面具,木面具,纸面具
与变脸相比,我太笨拙
与手术刀雕刻的脸相比,我的太粗糙,刻痕太明显
与人前一张脸人后一张脸的人,相比
我的脸,总会揭穿我的面具
我戴面具来,是为了配合这个时代
穿过这个时代
好大的风,吹我的面具
风吹兰陵王,蜘蛛侠
木面具下的神,纸面具后的鬼
风吹我
路远口渴,只有在无人时,我会用它们舀水
听它们哭,只有在形单影只时
我才会把眼孔漏出来的水
当作滂沱之泪


○ 草

我的体内在长草
风,吹与不吹,它都在长
雨,下或不下,它都在长
大雪封山,冰锁河道,它在长
我借医生的刀来除
喝干药罐里的药,以草除草
我用左手除右手,用右手除左手
结果,只剥去手上的茧
索性停下来,任它长
坐在山坡上,看落日下山
晚风吹过来
鬼针草顺着风,勾住我的衣襟
体内的草,此刻长得快了些
我先是惊慌,后是平静
感受草与草对我的里应外合



○ 时间简史

塔钟里,齿轮咬着齿轮
塔钟的上空,鸽子咬着鸽子
更精准的计时器,从不报时
只说,时间到了


○ 水上书

水在天上,是云,是一片最浅的海
落下来,是雨
挂在杏树上,是杏花
打在钢筋上,再硬的铁,也会被它打成重伤
落下来,粉身碎骨,但没有一滴雨会摔死
它通过我种在地里的辣椒站起来,从我的茶杯中站起来
遇到石头,它站起来
塔里木河边的胡杨树,我把它们叫做站立的塔里木河
下行成溪,下潜为泉
水往低处流,也往高处走,水,也喜欢爬山
爬得越高,味道就越甜
山里的人离家越远越想家,唱出来的山歌越轻就越多情
我见过水运送春花与秋月,见过它在草叶上打坐,雪下冬眠
我见过,它在荷叶上炼丹,在山洞里弹琴
我看见一滴水,总会接纳另外一滴
渭水接纳泾水,渤海接纳黄河
不分黑白,一条白水接纳一条黑水,合二为一
海是最大的一滴水
挂在一粒沙子的睫毛上,是泪
海想哭时,就化成雨,落到梨花上
一座最小的海,也有无数误了归期的船
水无色,无味
天俯下身子,它蓝,云过,它白
加糖就甜,加点醋就酸,加入茶
一叶是一座青山,一滴是一条江河
一饮,就是千山万水
天堑与断桥,羊肠小道真叫一个险
我往里面加入五谷与曲子,它就变成酒
醉倒酒量最大的一个
今,雨落西北,水洗天地
冒雨归来的窗户,身披霞光,干净的玻璃,让我看得更远
我的心,也要一滴水,寺庙要一位扫地僧



○ 我在等我的两手空空

想把一块木头,刻成菩萨
菩萨就来了
坐在木头里未开出的花朵上
菩萨云游,就是在躲你的刀锋
菩萨庄严,就是在替你磨刀
菩萨舍身,就是迎着刀刃走进刀里
我净手焚香,对着木刻的菩萨
跪下来,拜
已经好几次没有愿望
我在等刀成佛
我在等我的两手空空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