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于贵锋
加入时间:2015-10-13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于贵锋,1968年生于甘肃天水三阳川,现居兰州。有诗文发表;著有诗集《深处的盐》、《雪根》。

仿佛要全部吹走(5首)




《而大雪必将继续来临》
 
 
一座山,一条河
是一个人的一生。
或者山与河,
与斑斓的落叶,
都是一个人的一部分。
丰富的另一种说辞
宽阔紧缩着腰身。
而大雪必将继续来临。
一次又一次,
覆盖后清洗
洗不白其他的事物
但能够把自己洗黑。
消失也是一部分,
一次又一次
露出空明的树林
露出树根,岩石
和小溪的源头。
我知道这提醒出于善意
但还是感到了冬晨的凛冽
 
2017.11.11
 
  
《砸石头这样的事》
 
 
难受了一阵
又变得高兴起来
递一把榔头
如果这是必须的
就让我去完成它
如果接下来
轮到我砸石头
也没什么不好
我会更加耐心
这样做最终
可能没什么意义
但我还是
慢慢高兴了起来
落叶飘飞
太阳明亮
砸石头这样的事
现在可以从深山
移到大街上
也可以从白鹭的翅膀上
移到冰凉的河水里
如果能听见
榔头举起
榔头与石头相碰
石头裂开
一种事物
移到其他事物
中间的声音
我会更高兴
梦入初冬
抽身如抽奖
如抽时间的脊髓
即便惊觉
到头来
花光一切
不知为何
我空空的两手
还是喜悦的
 
2017.11.11
 
 
《又想起爬到兰山三台阁以上见到的风景,或问题四重奏》
 
 
有无流浪狗?
这个问题最终
没有得到解答
但十只左右
毛色光鲜的狗
在草地的阳光里
一个多小时
展着腰
不闹不叫
着实让她感叹
人不如狗
 
到底被阳光吸引
还是彼此迷恋于
各自在阳光里
散发出来的味道?
这个问题
好像不是人类的
所以没有人
想去搞清楚
一个月前
她把看见的风景
变成了照片
 
从草地上取掉它们
或者取掉她和我
观看的眼睛
风景会不会依然
像一种明亮的存在?
这样的假设
仿佛我和她
在每天分开后
会不由自主陷入各自的时间
而在相见后
得有把它们连通
 
能够回答的是
身体能够把两只胳膊连在一起
但两只胳膊
不能总是垂在身体的两侧
触碰
相握
交叉
伸展
上下
向前向后
抡转
有各种方式
能增加身体的温度
或改变身体的方向
 
2017.11.11
 
 
  
《像结晶岩》
 
 
新的或旧的
天光涌来
堆积在我身体里
海水和高寒质地给予我的
因为没有一丝杂质
也在其中醒了过来
而来自田野的
因为来自童年
把时间穿透了
快乐,无邪
而来自现实的
夹杂着冬日的雾霾
静静地汹涌
它们在我的身体里
占领着,吸附着
剥离着,破碎着
兴奋着,疼痛着
制造着,形成着
坚定着,也摇晃着
它们在我的身体里
“外貌多为砂糖状”
还有许多孔隙
从里到外
心还没有细细打磨
 
2017.11.19
 
  
 
《仿佛要全部吹走》
 
 
 
男人在维持秩序
女人
拖着垃圾箱
哐当当走过水泥地
清晨
槐树叶
风全吹到了地上
天光和灯光
给我制造了
至少两个影子
相撞
穿透
移动
摇晃
或牵着手
或驮在自行车后座
你们把自己的孩子
要送去哪里呀
向上
向上
树枝
还没被
蓝色折断
折断也是
轻的
很轻的
比落叶还轻
比空气里的冷
和悬浮颗粒
也轻
风吹着
吹着我
吹着我们
仿佛要
全部吹走
脚和心
再也不是
能抓住什么
的根
而直到中午
直到晚上
我们还没有
被吹出世界
被吹到空中
的那些东西
和我一起
在空中漂着
(像落叶
漂在地面上)
似乎风停了
而我们
无法下落
到了空中以后
我们
失去了重量
但我们以为
由于自己的重量
我们还没有
被吹出世界
由于我们的重量
风吹着吹着
就吹不动了
就放弃了
在空中
因为没有方向
像那些落叶
在地面上
我们觉得
自己是自由的
 
2017.11.24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