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0

粉丝

89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于贵锋
加入时间:2015-10-13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于贵锋,1968年生于甘肃天水三阳川,现居兰州。有诗文发表。甘肃诗歌八骏之一。著有诗集《深处的盐》、《雪根》。 http://blog.sina.com.cn/yuguifeng

素材:惊蛰,或“噩的结构”


 
 
 
事件本身有时会携带潜伏期很长的病毒。
当被噬咬,也许事件的骨架都不在了,
但繁殖已经完成。假纯粹伤害纯粹,
这人世绝不会反过来──
恶到处都是──急需把事情闹大;
没有个体,没有尊严,更没有爱;
恶想有一个更大的平台,就得有素材。
对,对于事件,我们都是素材,会被
翻来覆去地组合。──且慢,有无必要
在愤怒的驱使下试图将结构反转──
面对黄金与尘土,你有真理的逻辑?
你会堵上潜在的反对者的嘴吗,用
另一套逻辑?惊蛰,被惊呆者
语无伦次,但符合秩序,像温度符合春天。
你虽然提前否定了我,但我还是要说──
就当是败笔,当素材还在不断生出来──
我相信我的老师是对的:没有浪费的生活。
区别或在于,沉思与行动的差异。那么
若信上帝,就相信末日审判;
若信法典,就去写诉状;
若信自己,──对,自信者必出手。
所有的方式,都只是一种思想的选择
我只是渴望你更具公民心,更像一个现代人。
你忍不住已经诅咒了?
你拔剑四顾,像李白?
还是孤独如杜甫,慨叹亲朋无一字?
或者,敞开怀,抱雪眠?
我知道,你,还有你所爱的人
未曾被如此伤害,但请挖开时间:
埋在记忆中的心脏,一下一下
跳动是否清晰有力、透明,──
一切从那时开始了
有人用灰尘扬你,你赞美了他;
有人用雾霾擦洗树木,你把她用过的抹布
丢入了溪流,──事件被不同的人接引:
清澈或浑浊,没有洁白草根提供的细节
会完全成为一种危险的状态。是的,
一切都在暗中发生,都发生在生命体
活动的时候。是的,我已经说了
人性的不同侧面,善恶及其变种,
会给每个人画像──,是的,是的
我讨厌事件中的表演部分,讨厌某种文风──
那与伤害者的手段如出一辙;
我讨厌其中透露出来的,站队的威胁。
我爱,但容许我对所爱有所不爱。
我不爱,但容许我对不爱者,
将不爱不说出来,尤其你似乎
在默默地吁请跟随者秘藏的刀子。
“噩的结构”,请原谅,我不想成为
风雪中张着的嘴巴。你比我清楚,
恶比噩直接,但有时噩比恶致命。
我不想将伤害与被伤害扩散,那样,
生命的尊严太尴尬。但我爱你,
这一点毋庸置疑。我以私语的方式爱你:
不会被你知晓;不想你因此
从心里抠出我扔掉,──互相猜疑
几乎是连锁反应,我们被置于其中
成为对方的素材,开始抚摸,修理,编织。
如同此刻,我的内心竟然被我控制着
忙于解释:为什么我恐惧如此?
有与无为什么会令我如此不安?难道
在睡梦中我成了事件的同谋,既是伤害者
也是被伤害者?难道事件套事件
像一个圈套,开始绑架,而不知道
绑架得越多,失去得越多……
不,这些无限的繁衍,也还是素材
也还是在“噩的结构”里:它无所不能;
甚至,像一场雨水惊醒了泥土里的虫子,
──它们成群结队,在泥土里不停地嘶鸣,
它们呀,一波又一波,像黑暗中
雪白的波浪,──春天的牙在长出来,
那些带着恨意的花朵在摩拳擦掌。──对,
大自然还是素材,很快会经过人性的改造。
──不,这不是时间的初衷,但是不是事件的
事件也说不上来,因为它还在补充细节;
因为作为事件,它还没有完成。因为事件
是人造物,用人性造出,但无喜无悲。
它像一块石头,砸向被事件捆住的人。
而那些石头底下的虫子,虫声汇合
相信自己即将造出天空的第一声春雷
──都是素材。写作需要当事人
从事件中逃出来,再作为旁观者发现
“噩的结构”,这恶的永恒的明月。
这遥远的早晨,在虫声唧唧唤醒后
我的快乐消失了,其实昨天
上午的白雪,下午的雨水
已经在提醒,但我沉醉在爱里,
沉醉在悬崖激起的幻觉里,──
我没有将自己从漩涡里摘出来的意识
反而用爱的方式扑进了水中。是的,
沿大河边疾走了半个时辰
我竟然还是没有生出一丝的敬畏。
我热爱宽阔,奔流,虽然不满石头的阻挡。
我热爱那波浪无声,虽然春寒料峭。
那倾斜向河流的树,虽然它的根已被挖出来
已被河流抛弃很久,我依然热爱──,
既然古老的经验可以改变一首诗,那么,
我乐于将我的下一首诗,交付于快乐
──都是情绪,都是虫子
和没有穷尽的素材,醒了过来
──事件可走,可爬,可飞,寄居在不同的
躯体,遇到者能很快认出它,像碰到一个熟人──
一切从“熟”开始了:熟人,熟语,熟路,熟地……
这“噩”的“熟地”,具备了开发的条件
和成为建筑素材的依据,在设计规划和纷繁程序中
所有的零件和人各就其位,──它们消耗自己
将自己隐藏在角角落落和日后的生活中──
互相依恃,互相磨损──
唤醒事物的,不总是美和好消息──
那些肠道被堵住的灵魂,还是被堵住
甚至变本加厉,对素材和作品之间的关系
进行深入的研讨,那侃侃而谈者
迷醉于自己的声音,顾不上捏住鼻子……
这几乎是不变的素材,具有固定的框架
固定的套路,哦,那真是,套路深……
看见我无法将这首诗结束
他都从梦里笑醒了:噩的控制太深了
不论迟早,纯粹者都会陷入泥沼,难以自拔──
不原谅恶,但面对做恶的生命我不禁唏嘘
 
2017.3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