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湖山中间
    —— 给高岭 在即将消失的蝉声里, 树叶还亮着。 还有那个在人群中戴帽子的人—— 当然,他不是秃头歌女。 在上帝的餐桌上,没有羔羊, 没有茶豆。只有羊杂 和几杯小酒。而在湖山—— 蟋蟀正在演奏年轻的莫扎特。 如果一直这么写,风 就...
    [ 征文   2019-02-17 22:07:21 ]
  • 想马河畔
    ——给臧北 绿苔开门时,核桃树 还在沉思。初秋的风, 闪耀在她的睫毛上。灯管的细雨 缓缓洒落。石头在此刻起身。 那些生与死的绿魂,在树叶上摇曳—— 等待着带葡萄的神仙,等待着 一个走失的人。而他早已穿过 树身,走进了另一处黑暗。...
    [ 征文   2019-02-17 22:08:19 ]
  • 尘埃里的生活
    生活在十里亭镇,如同生活在一粒尘埃中。因其贴近,故不见踪影。单有树木、溪流、些许的房屋,包裹我如人的种子;男人的种子,还需要一个女人,尽管天下的女人都一样。尽管烈日暴晒的土地上,熟悉的一切都躲往阴暗处去了,没有与之对话的...
    [ 征文   2019-02-15 17:36:58 ]
  • 读《沉思录》
    不经意就会迎面飞来一颗炮弹将过去的某个状态炸伤回头一看,支离破碎我伏在现在的秩序上懊悔毁伤雕像式的灵修沿途是欲言又止的墓碑羞于刻上墓志铭从有认知开始,一路积攒起来的骷髅被炮火点燃,烧成灰烬撒进现在心里的山河忧患祸福之间,...
    [ 征文   2019-02-15 16:02:50 ]
  • 金钱豹
    除了冬日暖阳再没有什么能填充大地辽阔的寂静而山岗上突然出现一只豹子是谁开辟了鸿蒙 搅动了众神纷纷转世而来舍利子 菩提子 塔下树下蝴蝶布谷麻雀小喜鹊齐飞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的是人一切都遵从于太阳古老预言豹子怎么也抖落不了浑身斑...
    [ 征文   2019-02-14 16:09:25 ]
  • 秘密
    多年以后,我向别人兜售二十岁时所谓的秘密,像一个老人在土坯墙角下把阳光铺展开来向路过的人兜售他额头上的皱纹,一件艺术品不再是秘密这也是多年以后我第一次向别人提起二十岁时关于我的秘密。那时候一个二十岁的少女眼眸里全身秘密多...
    [ 征文   2019-02-14 13:24:32 ]
  • 在中央(外四首)
    ◎在中央哪来的这一片海洋?森林,还是天上又透亮到不存在如果能触碰到灵魂一样的东西那一定是一只梅花鹿穿过茫茫之水在水之上,动荡◎月我知道它在外面玩一个毛线团滚来滚去。多疑,试探——它不知道自己就是那个毛线团一直是自己在跃起...
    [ 现代诗   2019-02-14 10:12:56 ]
  • 绿灰天籁凝早春
    天绿灰灰地绿灰灰枝条绿灰灰地举着它的手等着一个绿的口令静听泥土传出轻微梦醒的声音我看到了大地微微绿灰晕润的容颜车来车往的隆隆声路成了车轮弹唱的琴弦在这泥土软酥酥的气息里我恍惚闻到了新生婴儿嫩嫩的腥香味列车从远方的站台奔驰...
    [ 征文   2019-02-14 11:35:33 ]
  • 永别了,陌生人(外四首)
    永别了,陌生人(外四首)抢救室的双扇门,沉重,陈旧。铁门分开的不仅是里面、外面,还是这面、那面28号和31号床位的病人,正在接受最后的探视发放白大褂的老人说:抢救已经停止28号,探视者排起长队31号,只有老少两个女人女人离去后,...
    [ 现代诗   2019-02-14 10:22:51 ]
  • 风物拼图(八首)
    尘埃的祝福每日出门,我都会被现世的浅薄煮沸;回家后,无处不在的灰尘竟能让我平息。它们落在地面、桌面,甚至是家具细微的雕饰上。它们有的能一眼被看见,而细小的用扫把聚拢后才显眼。仿佛我就是那个最合适扫灰的肃穆的僧侣。像祖母秋...
    [ 现代诗   2019-02-13 15:39: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