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群山之巅,晨曦浮动(组诗)
    灵水村鸟巢 在太行山与北京城之间一只黝黑的鸟巢,悬在半空这里是门头沟灵水村此刻恰是正午时分拾级而上的古老院落山墙,溢出桃花和寂静仰望啊,巨柏盘旋欲飞辽远汹涌的湛蓝淹没苍穹一定有什么事物去了天上或从天上来到了尘世在大地...
    [ 2017-07-14 14:49:37 ]
  • 沉重:母亲
    一四月真是最残忍的月份以闪电之手夺走了我的母亲二接近正午 一切,那么突然甚至还没来得及呼吸 还没来得及迈步光,散布的黑色更加恐怖 让人颤栗,寒冷瞬间,所有的道路都被封死 母亲,您去了哪里,您去了哪里三说好的,要回家看您在四月...
    [ 2017-06-26 11:16:55 ]
  • 中年人的胡子
    胡子,总向来人低头不是凭吊,就是认错甚至像围巾,悉心裹着一个人的叹气只要有风经过,它也想飞起来它一直往下长,是想拾捡地上的脚印?是想安慰被蚯蚓钻疼的耕地?是想弄清地上的影子,究竟有没有骨头?是想长得像路一样长,回到我初恋...
    [ 2017-06-01 15:42:25 ]
  • 帽子
    风一来,头上的帽子就想跳崖想倒光它装满的黑暗想抱住地上青草的卑微命运它不喜欢被我顶礼,高高在上它要像柳条,弯下腰去看见虫蚁花草没有一个穿着衣裳地上的纸屑、痰迹,也拥有自己的忧伤它哪知,它用口含住的这颗头颅其实是一滴浑浊的...
    [ 2017-06-01 15:42:01 ]
  • 不是
    原来觉得自己很有定力,后来发现不是;原来觉得自己很刚硬,后来发现不是;原来觉得自己很超然,后来发现不是。年龄越大,就觉得自己有那么多的“不是”。 很早以前,我写“骨骼”和“后三十年”的时候,那时候就知道:懂得了一根铅笔的...
    [ 2017-04-13 16:00:15 ]
  • 人生观入门
    夜色下,人妖已基本定型,套路很柔软,如同人性在你未出生之前就赌输了我们中间的禁果。回头路重合于底限的部分,几乎是个秘密。仅仅气息迷人,就已把世界掏空。掷出的色子,重新捡回时,已变成月光慷慨的小费。你不需要魔镜,稍稍一瞥,...
    [ 2017-02-20 10:44:41 ]
  • 旁注之诗
    阿赫玛托娃那在1941年夏天逼近你房子上空的火星,我在2016年的冬天才看见了它。灾难已过去了吗?我不知道。当我们拉开距离,现实才置于眼前。帕斯捷尔纳克他写了一首赞美领袖的诗,事后他也纳闷:“鬼知道它是怎样写出来的!”米沃什一只...
    [ 2017-02-10 10:02:41 ]
  • 在德波边境
    1 从格尔利茨一过桥就是波兰的茨戈热莱兹了 一条尼斯河,成为蜿蜒的边境线 在扎加耶夫斯基与本恩[1]这两个诗人之间也隔着一条河 隔开,也就是联系一条时而平静、时而凶险的河从我们中间流过 啊波兰,你的轻骑兵仍在肖邦的波罗乃兹舞曲中...
    [ 2017-02-07 10:03:44 ]
  • 时间之水(组诗)
    句号那本该是一个句号时间蒸煮,它不断膨胀,虚化显出缺口大片的云涌入,填塞空无,又在加固空无,最终派遣一滴雨去同世界抗衡 暗 夜 这一刻你在为想,而想...
    [ 2017-01-17 16:35:24 ]
  • 死于无声
    合法的大雾,合法的措辞那么多隐匿的词汇模拟着上帝的造物—— 神秘莫测的气溶胶粒子洁白的硝酸盐、硫酸盐固体有机物闪闪发亮你们的眼睛无法看见 化学是我唯一不及格的课程应该向高中时的丁老师道歉! 重新写下这些分子式:二氧化硫、多...
    [ 2017-01-05 10:46:37 ]
  • 睡棺记
    来的亲朋太多门板也卸下来睡人时个别山里人便会把存放的木棺当床那晚我在棺中悄声问隔壁的她:到哪里了?路好走吗?她故意颤着嗓音说:刚过……奈……河桥接下来喝孟婆汤……据说在棺里睡过的人不能随便死,这不我和她还耐心地留在这人世...
    [ 2016-12-09 10:56:13 ]
  • 汉与英
    ——在冬日弗蒙特,与美国友人谈语言我的汉语,是你英语的密码你丢了密码本我说的粗话,已不会让你脸红你的英语,是我汉语的密码你说得再多,你的话也像这里的雪让我问路的脚印,全都走错我带来的汉语是一支歌歌词像脚印,纷纷掉在地上它...
    [ 2016-11-21 10:14:33 ]
  • 九寨沟:我必须启动全新的叙述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