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每一锨下去,就有一块
泥土从梦境里被撬开
当然有许多草根也会在阳光下
悲伤地死,草的死,从来就没有哭声
就像石头从来就没有歌声
他是一个被冬天用悲伤宠坏的男人
不喜欢吃素,所以就讨厌
那些开了花,还要结果的草木
他一个人拥有一个宽敞的院子
草和树有遥远的边界
他活得太过自由了,许多爱
都绕着他走,房子里熏黑的蛛网
当然也有落满灰尘的家具
悲伤和孤独为他的家
建起了堤坝,他只属于这块地
春天里那些阴影留出的寂寞
他从不接近花朵散发的气息
所以命里也就
从未响起过音乐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