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诗<边疆>节选二

作者: 海男 2018年09月22日18:07 浏览:398 觉得不错,我要 赞赏

1、一只澜沧江岸的兀鹫能活多长时间


一只澜沧江岸的兀鹫能活多长时间

突然出现的玄幻之谜,跃起在峡谷

就眼下的场景来说,看到的是冰凉的石头

从石缝中偶尔会看见一朵蓝花

偶尔会看见一条蛇在石缝中穿行的孤寂

偶尔会看见江岸的砾石中摇曳出一朵浪花

兀鹫就在这条江岸上空盘旋着

如果想看到一只兀鹫是从哪里来的

那么你需要追随它黑色翅膀下的旋律

其实,只要你用心倾听它拍击翅膀时的音韵

就可以看见江岸的一座座深深浅浅的大峡谷

就是兀鹫们夜晚栖身之地。只要你留意

你就会看见一片片黑色的羽毛

沉落在岩缝中。栖居,是一个区域

是人解决了饥饿、思想斗争之外

所奔赴之地。人类的盔甲、粮仓、书籍、刀剑

最终都会回到他们的栖所

兀鹫们天亮就开始飞翔

离开了峡谷中的洞穴

像人类一样开始梳理羽毛

一只兀鹫之王引领着众多的

兀鹫为了生存而搏击天空

只有通过空中飞行

兀鹫们才能发现生存的哪一块领地上

有充饥的食物。对于空中兀鹫们来说

用它们的利齿撕裂一块块鲜红色的肉

是斗争,也是日常的生活。死去的动物

是空中兀鹫们飞行中捕获的食物

一只澜沧江岸的兀鹫能活多长时间

这是一团火从开始燃烧到熄灭的过程

舌头是柔软的,用来平息战乱,并诉说时间

利刃是尖锐的,用来割舍颓败,产生希望

太阳是金色的,用来普照万物,庇护生命

兀鹫是黑色的,用来拍击强大的一双翅膀

黑色是葬礼之色,庄严隆重而永恒神秘的色块

一只澜沧江岸的兀鹫能活多长时间

让我们前来温情脉脉的对待这个问题

就像看见峡谷中的一朵蓝花从石缝中探出头微笑着

就像看见一条蛇孤寂中在冰凉的峡谷中蜕了皮

就像看见一本书翻开生死之谜后越来越复杂

就像从天空中过来的云改变了线路又过去了

一只澜沧江岸的兀鸶到底能活多长时间

让我们先点燃一堆柴禾吧,我感觉到了寒冷饥渴

我感觉到了你们比我更寒冷饥渴的命运

而此刻,我只需要坐在一堆开始燃烧的火塘边

我只需要伸出手去,触抚到火光中蓝色的光影



2、当树在祭祀另一棵树的死亡


当树在祭祀另一棵树的死亡

这个场景发生在滇西广袤的山冈

一棵树在莫名的衰竭之中倒下去

连同树根移出了雨后的山林

连同干枯枝叶中最后的一点点嫩芽倾向于大地

一棵树缓慢中倒下地的声音惊走了

在附近山林中彼此挑衅的众兽们的灵魂

它们带着皮毛裹紧的灵魂撒离了这片山冈

被惊吓而走的还有栖在树枝上的雀鸟们

我亲眼看见一只蓝孔雀让翅膀开屏后消失了踪影

我还目击了当那棵树倒地时一只鸟从树上的

鸟巢中飞走了。满地的枯枝压着枯枝

就像满园的花木开始了凋亡的长夜

我还用惊恐的眼睛目击到了一棵树倒地时

旁边的另一片林子里树叶呼啸而出的巨风

一棵树被宣判为死刑,它的末日清晰可鉴

当它倒地时,你会发现树心已腐朽

当它倒地时,你会看见黑色的

蚂蚁们从树心中爬了出来

又经历了几场早春的寒凉,还迎来了一场春雨

之后,祭祀开始了。林子里的树开始祭祀着

另一棵树的死亡。雨水仿佛洗干净了

每一棵树的身体。倘若你走到每一棵树前

都会看见每片树叶上的灰屑消失了

仿佛讲故事的老人从林子里回老家去了

当林子里的树正在祭祀着另一棵树的死亡

家里的老式缝纫机已进入了被废弃的时光

还有那只挂在墙上的弓驽

已经成为了旧时代的文物

而我的母亲却仍在用坚韧的

年轮数落着数年前的桃花劫

当一棵树正在祭祀着另一棵树的死亡时

山冈上落差以外的一座小村庄

正在庆典中让一位十六岁的少女穿上白褶裙

我赶上了这场庆典,看见了穿上白褶裙的少女

提起裙摆正在火光中旋转

当一棵树正在祭祀着另一棵树的死亡时

我的母亲正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喝着一碗萝卜汤

我的书写中正在开始叙述一只美丽蝴蝶的出世



3、羊为什么舔着牧羊人手心中的盐


牧羊人将羊群赶到了山坡上时

太阳已经照亮了整个地平线

延伸在脚底下的石砾、山路、盆地

构成了地平线的一隅

构成了用血液祭祀时间的一席之地

牧羊人占据了一座山坡上的风水

就像冥思者占据了不眠之夜的黑暗

牧羊人占据了丰茂的草场

就像忧伤占据了神秘旅路中光秃秃的一片丘陵

牧羊人占据了从山下上山的一条黄色的土路

就像迷惑者的一瞥占据了山冈上盛开的向日葵

这是正午的时间,牧羊人从口袋中抓出了一把盐

你知道的,这是白花花的一把盐

你家橱柜上盐罐中的盐。你知道的

每个元素都要被人呈现体悟并使用之后

才会产生价值观。就像你家门口的

一座池塘中的鱼群自由的

划动着晶莹的波浪,激荡着你的心跳

就像印刷机上的油墨因为滚动而呈现出了图文

群羊们欢快的奔向了牧羊人

并开始用舌头舔着牧羊人手心中央白花花的盐

羊为什么要舔着牧羊人手心中央的盐

盐为什么取悦着人类或羊的舌头

我不知道奔跑在原始森林中的老虎豹子

是否需要白花花的盐?我不知道

天上的星宿是否会需要人类罐子里的盐

我不知道盐巴洒在伤口上

为什么会消炎又能产生剧痛

我不知道人类的口腔中

失去盐味是否会产生眩晕症状



4、忧伤像一根草绳捆绑着收割后的麦穂


忧伤像一根草绳正在捆绑着收割后的麦穂

这件事你可以忽略。然而,当你抬起头来

你遇到了遗忘中的一个人

无论他们是男人还是女人

性别在更多时候,只是告诉我们太阳和月亮的距离

而遗忘是因为当太阳升起月亮就消失了

你可以忽略忧伤像一根草绳抛向了麦田

抛向了收割后的,已经成熟的麦穂

你同样可以忽略当月光升起时,太阳沉落的时辰

但你无法遗忘从村头到麦田的那条路

你可以忽略忧伤,它是疯狂的麦芒垂下的头颈

你可以忽略忧伤,山坡上的一个妇女正烧着冥币

黄昏中妇女的嘴唇至始至终都像是在念着咒语

忧伤像一根草绳已经捆绑起了又一束麦穗

一个男人或女人挨着枕头在黑暗中躺下去了

你可以忽略女人的头发丝,但你无法割舍

那些在麦田中已经降临并渐次成熟的因果

你可以忽略屋檐下的雨滴声,但你无法忘却

埋在苹果树下的一只鸟身前的拍翅声

忧伤像一个乡村妇女眼眶中的长夜

她想着水井的石栏,麦田中的风暴

她想着堕胎的那团血肉,水洼中奔来的泥石流



5、黑栗树下一只鸟儿从天空中落下来了


黑栗树下一只鸟儿从天空中落下来了

这是刚刚发生的事情。但没有任何人看见鸟儿

落下来了。栗树下的杂草太多了

斜坡上埋下的土豆已经开始绽放出蓝色的花朵

背着书包放学回家的几个小学生

徒步走了五公里后进入了这片黑栗树园

很快就走出去了。只有那只鸟儿的身体留了下来

或许是鸟儿的身体太小,它落下来显得悄无声息

风将它的小身体送往了栗树下的杂草中

而此时此刻,那群淌过一条河流的小学生

已经回到了村庄的火塘边

而此时此刻,我正徜徉在国家地理的

一小块隶属于滇西的版图上

因为喜欢绘画对色彩敏感的理由

山坡上那片灰黑色的栗树园召唤着我

本来我已经看见了村庄,却又从一条小路

拐上了山坡。这就是人类的处境之一

就像那一年,在澜沧江的西岸我淋了一场大雨

遇到了一个披着簑衣的妇女

她背着一筐刚出土的萝卜将我带回了她的的村庄

人类个体的处境因时空而转换

你因此会在一只鸟儿落下来的时候

听见了神的召唤。我从未见过神

但我知道神总是在陪伴我行走睡觉生活

神将我的魂召唤到了那片黑栗树下的山披

神让我为那一束束树枝上的色彩而激动

我独自行走着,能倾听到弹力胶鞋下发出的声音

我看到杂草已漫过了足踝

突然,我看到了那只小鸟,刚开始

我还以为那只鸟儿还活着。啊,活着

就像我看见的黑栗树是活着的

那群走了五公里路穿过了

黑栗树的小学生是活着的

我自己是活着的,乃至于

拂动我足踝的杂草也是活着的

我躬下身,害怕惊动那只小鸟

我以为它只是在杂草深处作短暂的停留或休整

就像人走累了,会躺在山坡上睡一觉再走

为了不惊动鸟儿,我几乎屏住了整个呼吸

啊,我愿意相信那只鸟儿还活着

像我挚爱的亲人们一样活着

像旁边的树和盛开着蓝色花朵的土豆们一样活着

像我听得见自己的心跳一样活着



6、一个男人和女人在村庄里相爱


一个男人和女人在村庄里相爱

意味着他们是儿时的伴侣

他们曾爬上高高的草垛仰起头看星空

羊糞的味道挟裹着一阵阵稻草的干涩味过来了

那是儿时,他们躺在草垛上数星星时

还不知道身体中有火在燃烧

身体有火,就像一块陨石磁铁的火

它藏在人的手无法触摸之地

那对躺在金色草垛上看星宿的乡村伙伴

在他们看见收割后的麦田飘起了火焰后

他们站在高高的山冈上

手里紧握着折下的绿树枝

他们害怕麦田中的火会从风中飘忽到自己身上

常识告诉他们说,当火扑面而来时

手里握住的绿树枝可以扑灭火焰

浓烈的烟雾飘过去了,他们成长为青年

当一场闪电击倒了一棵杉树时

他们彼此在隔墙的梦乡中似乎看见了彼此的眼睛

仿佛触到了旷野中的闪电

于是,他们用树叶吹奏起赴约的音符

他们会在田间地头彼此朝着清亮的泉流走去

他们会在同一时刻赤着脚淌过河流

他们到河对面的林子里去唱山歌

他们开始背靠着背用歌谣拷问着对方的灵魂

一个男人和女人在村庄里相爱

会惊动树巢上的鸟群,因为他们

站在大树下正说着天上的情话

一个男人和女人在村庄里相爱

还会惊动他们来自远古的祖先

每当他们面朝天地开始许下诺言

总会感觉到森林中传来了奇异的声音

白昼和黑夜中总有掌握着

,魔法的音律为他们伴奏

一个男人和女人在村庄里相爱

还惊动了火塘边燃烧的柴块

还惊动了那些传播消息的在风中扬起的嘴唇

那些被玉米、树液、土豆、麦子和蜂蜜滋养过的嘴唇

它们将如何用嘴唇礼赞这对年轻人的爱情



7、当焦虑正附其在辽阔的时间中熔化着铁


当焦虑正附其在辽阔的时间中熔化着铁

一个姑娘出嫁了,她戴上了老祖母留下来的银手镯

她要到更远的村寨中去种包谷,纺织生育

当焦虑正附其在辽阔的时间中熔化着铁

一个百岁的老年人睡着了,他是永远的睡着了

即使是公鸡的啼鸣,大鹏鸟的拍翅声也无法喊醒他

当焦虑正附其在辽阔的时间中熔化着铁

一群孩子们正在庄稼地里玩着泥巴

而他们年轻的父母正翻耕着春天的土地

当焦虑正附其在辽阔的时间中熔化着铁

一块青铜器被蒙面人盗走了,村里人报了警

却无法说清楚蒙面人是从哪条道上消失的

当焦虑正附其在辽阔的时间中熔化着铁

在火塘边讲了一夜鬼故事的男人

搂着孩子们睡着了,妖魔们在黎明之前逃走了

当焦虑正附其在辽阔的时间中熔化着铁

许多前世的亡灵者们都在轮回前夕寻找着回家的门

一群鸟用了许多次的飞翔来到了妇女的绣布上栖居

当焦虑正附其在辽阔的时间中熔化着铁

一个从未谋个面的先知,在梦境中

暗示我说如能再走三天三夜

就能翻过那座冰川遇见前世的情人



8、风翻过了山头低语着说


风翻过了山头低语着说

焦虑症过去了,酿酒师已将一坛酒

移植到我们的目光能看见峡谷的地域

那些逶迤在岩石中的曲线有多玄妙啊

你手弯处的伤疤,心口的

一阵阵剧痛已经过去了

风翻过了山头低语着说

庄稼是要有人耕种的,还是遵循祖先的习俗吧

让我们在躺下做梦之前把明天的农具准备好

最好在鸡鸣三声后就起床,要带上正午的饭团

要戴上草帽,因为太阳越来越热烈了

风翻过了山头低语着说

如能采撷到原始森林中的树皮

就能带回到村里造纸了

一将树皮在水里煮上三天

再放温水中反复的浸泡就出现了纸的原形

造纸术,是我们的祖先发明的

是由树皮蜕变出的一次魔法之旅

风翻过了山头低语着说

会绣花而且还会编织草绳的

又一个妇女朝西边消失了

我们将她送到了朝西的山路上

她好像还回过头看了我们一眼

在她最后短促的一瞥中

她的身心好像已升腾起来了

风翻过了山头低语着说

擦干眼泪吧,看吧

屋檐上的鸟巢中又增加了一双翅膀

当它飞翔的那一天,干枯的树枝已经绿了起来

冰冷的灶灰上又架上了木块

亲爱的女诗人,你忧伤的眼睛又将明亮如初



9、灶神管理着什么


灶神管理着什么?火,是这里逾越黑暗的武器

无论是阴郁寒冷的天气,只要有了火

就有了时间。我们活着,总是要离时间很近

就像你看见了火,时间就回来了

用几块石头搭起来的火塘

只要有火种,就会蔓延到黑暗的角落

灶神,首先要管理好火

如果没有火,那些穿越了山冈、庄稼地河流的人

就会走得更远,由此而忘却了故乡

人之所以有故乡,就是因为有每一个人的灶神

无论人走得有多远,他们都会想起火塘边

沸腾的铜壸,想起围坐在火塘边的众多魂灵

灶神还管理着每天的食物

除了火塘,上面有一口黑锅

黑锅通常是铁铸的,因为人身体中需要铁

所以就有了铁锅。灶神管理着铁锅中的所有食物

大地上生长的青菜瓜果来到了灶神面前

来到了喷着热雾的铁锅中

灶神管理着坛坛罐子里的佐料、腌菜、包谷酒

更重要的是管理着我们的胃蕾

饥饿和品享食物时的情绪

我热爱我们的灶神,在一个个阴晦不明的日子里

只要我走进家门,最先去问候的总是灶神

只有看得见家里的灶神,我们才会寻找到火种

关于古老的火柴盒的位置,佐料的称谓

坛子里的老酒,碗筷的历史,盐或辛辣的区别

这些日常元素都被伟大的灶神所管理着

有了灶神,在回家的路上就看见了烟囱中冒出的烟

就听见了一双手划燃火柴的嘘声

这是在哀牢山漫长的区境中行走

我遇见了各种各样的灶神

就像我遇见了绸密的雨季

嘘的一声,我看见了灶神手中的一束火光

跨过了黑暗的玉米地带,我已经来到了村口

饥饿和寒冷还有少许的惊悚伴随着我

嘘的又一声过去后,我已经来到了火塘边

我来到了灶神身边,我与火

保持着距离和亲密的关系

我与食物的链接来自那口黑锅,喝了一大杯

包谷酒以后,我在哀牢山的一座村庄里沉醉着



10、伟大的神性是冰凉的


站在梅里雪山之下,脚趾头是冰凉的

手指头是冰凉的,肋骨是冰凉的,眉额是冰凉的

嘴唇也是冰凉的。在朝圣路上仰望着梅里雪山

雪峰是冰凉的,裸露出的灰岩石是冰凉的

我们双膝着地,磕头,上香、祈祷

空气是冰凉的,偶有鸟飞过的痕迹也是冰凉的

完全的白是冰凉的,从一丝丝气息中倾听到的

祷词是冰凉的,手摇着的转金桶是冰凉的

仰起头来,看见的雪山有千层叠加的冰峰是冰凉的

这一时辰,我们放弃了全世界的烈火

投身于这茫茫无际的冰凉之川。仰起头来

偶遇中擦过耳际的风是冰凉的

偶遇中看见的一张岁月波涛中的脸也是冰凉的

偶遇中看见的一架穿越云层的飞机是冰凉的

偶遇中抚摸弹奏的乐器流出的旋律是冰凉的

偶遇中追逐的一场原始森林中的狩猎图像是冰凉的

偶遇中看见过一只金黄色的凤凰的羽毛是冰凉的

啊,我们已抵达中的梅里雪山的神性是冰凉的

仰起头来,荡漾在眼眶中的泪水是冰凉的

一块绣花手帕是冰凉的,从手帕中飞出的鸟儿是冰凉的

身下突然出现的一条澜沧江的湾流是冰凉的

从江流中跃出的那条鱼身体是冰凉的

雪山顶上盛开的雪莲花和酥油灯是冰凉的

伟大的神性是冰凉的,朝圣者的足迹是冰凉的



11、从澜沧江到茨中村的路


从澜沧江到茨中村的路

曾经是一位法国传教士走过的路

十九世纪末的一个秋天,一位法国传教士

穿着黑色的袍衣,他是从青藏高原的峡谷走出来的

他要寻找一座村庄,因为在他的行襄中

除了有圣经,还有一株葡萄苖

你很难理喻传教士是怎样在艰难的长旅中

没有让那株葡萄苗死去。澜沧江岸的羊肠小道

有砾石,我曾在砾石中滑落

差一点就掉进了泛着黑色波涛的澜沧江

死神差一点儿就拉走了我

我之所以没有从羊肠小道掉下去

是因为江岸的一棵树挡住了我的身体

是因为我命中的死期未到

再就是澜沧江岸上出现了一片炫光

它有可能就是当年的法国传教士所看到的一束光泽

一碗米饭会让人活下去,一湾清泉会让人活下去

一束从澜沧江飘来的炫光会让人活下去

法国传教士从江岸的羊肠古道往前走

倏然间,传教士已经离开了梅里雪山上下的冰川

他已经走出了一座冰川凝聚的峡谷

炫光已经带领他来到了澜沧江岸的茨中村

传教士放下了行襄,这里有从江岸荡来的灼热之风

在海拔的温度中,传教士从行襄中捧出了圣经

从那以后,这座江岸的村庄就诞生了茨中教堂

那株从法国带来的葡萄苗移植到了泥土中

百年以后,我从澜沧江走进了茨中村的小路

山坡上的葡萄园是绿色的,茨中教堂的建筑是灰色的

从茨中村酿出的葡萄酒是红色的

传说中的传教士身穿的袍衣是黑色的

山坡上的海拔中变幻出的轶事是忧伤的

我站在茨中村的山坡上往下看见的澜沧江是寂寥的

死亡或传说,它们在此相遇再分离

唯有那些头顶着碧云蓝天在此生活的人们

可以告诉你,传教士带来的圣经要怎样诵颂

一束束紫红色葡萄要怎样才能酿成葡萄酒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

赞赏记录:

诗人热力榜

  1. 米仓山人 ¥30.0 (1次)
  2. 东方别韵 ¥15.0 (2次)
  3. 山泊 ¥10.0 (1次)
  4. 良戈 ¥10.0 (1次)
  5. 刘赋辉 ¥10.0 (1次)
  6. 代雨东 ¥10.0 (1次)
  7. 王忠南 ¥5.0 (1次)
  8. 老杨志学 ¥5.0 (1次)
  9. 希孟 ¥2.0 (2次)
  10. 苏苏susu ¥2.0 (1次)
  11. 贝拉维拉 ¥2.0 (1次)
  12. 静湖金波 ¥2.0 (1次)
  13. 爱就在这里 ¥2.0 (1次)
  14. 赵振烨 ¥1.0 (1次)
  15. 南虚 ¥1.0 (1次)
  16. 软寒 ¥1.0 (1次)
  17. 一行 ¥1.0 (1次)
  18. 易中道人 ¥1.0 (1次)
  1. 忆思小 ¥166.0 (1次)
  2. 董凤云 ¥88.0 (1次)
  3. 小鱼哥哥 ¥28.0 (2次)
  4. 代雨东 ¥28.0 (1次)
  5. 花落谁家 ¥27.0 (5次)
  6. 骄龙 ¥21.0 (3次)
  7. 尚方宝剑 ¥20.0 (1次)
  8. 寓人 ¥20.0 (2次)
  9. 依山而立 ¥17.0 (3次)
  10. 清风不识字 ¥15.0 (2次)
  11. 冀宏魁 ¥13.0 (7次)
  12. 丽君丽君 ¥11.0 (2次)
  13. 王昇 ¥10.0 (1次)
  14. 武陵樵夫 ¥10.0 (1次)
  15. 黄斌 ¥10.0 (1次)
  16. 铜山千里草 ¥10.0 (1次)
  17. 刘赋辉 ¥10.0 (1次)
  18. 刘振凯 ¥10.0 (1次)
  19. 千行丫丫 ¥10.0 (1次)
  20. 湖心亭 ¥10.0 (1次)
  21. 临泗居士 ¥10.0 (1次)
  22. 张明德 ¥10.0 (1次)
  23. 冰心一鹤 ¥10.0 (1次)
  24. 一逸 ¥10.0 (1次)
  25. 千纸鹤 ¥10.0 (1次)
  26. 张小晶 ¥10.0 (1次)
  27. 林大邻 ¥10.0 (1次)
  28. 张殷 ¥10.0 (1次)
  29. 映日荷花别样红 ¥10.0 (1次)
  30. 晓禾 ¥10.0 (2次)
  31. 梅吟 ¥10.0 (1次)
  32. 飞翔feixiang ¥9.0 (3次)
  33. 星燃 ¥9.0 (2次)
  34. 江倾歌 ¥6.0 (2次)
  35. 古汉新 ¥5.0 (1次)
  36. 常润泽 ¥5.0 (1次)
  37. 明锐 ¥5.0 (1次)
  38. 柯耘 ¥5.0 (1次)
  39. 奶咖 ¥5.0 (1次)
  40. 叶清凝 ¥5.0 (1次)
  41. 夏凉岑子 ¥5.0 (1次)
  42. 陈奋梅 ¥5.0 (1次)
  43. 覚岸 ¥5.0 (1次)
  44. 凌歌 ¥5.0 (1次)
  45. 凡人善心 ¥5.0 (1次)
  46. 紫陌曦风 ¥5.0 (1次)
  47. 挚桦 ¥5.0 (1次)
  48. 白春雨 ¥5.0 (1次)
  49. 疯丫丫 ¥5.0 (1次)
  50. 汤涛 ¥5.0 (1次)
  1. 孙睿嘉 ¥214.0 (9次)
  2. 青剑 ¥111.0 (7次)
  3. 良戈 ¥95.0 (14次)
  4. 游子辰 ¥90.0 (2次)
  5. 琉璃月樽 ¥80.0 (1次)
  6. 于力 ¥75.0 (8次)
  7. 辽宁刁利欣 ¥66.0 (1次)
  8. 刘赋辉 ¥55.0 (6次)
  9. 蒋晓青 ¥50.0 (1次)
  10. 晓禾 ¥42.0 (10次)
  11. 笺一 ¥41.0 (8次)
  12. 郭登剑 ¥40.0 (3次)
  13. 公瑾当年 ¥36.0 (7次)
  14. 寓人 ¥35.0 (6次)
  15. 王忠南 ¥35.0 (6次)
  16. 无定河王璞 ¥33.0 (5次)
  17. 贾永明 ¥30.0 (4次)
  18. 张亚平 ¥30.0 (1次)
  19. 杏花桃 ¥30.0 (3次)
  20. 刘振凯 ¥30.0 (3次)
  21. 汀落沉香 ¥30.0 (1次)
  22. 田永全 ¥30.0 (3次)
  23. 林大邻 ¥30.0 (4次)
  24. 李海垠 ¥29.0 (5次)
  25. 文珺 ¥28.0 (5次)
  26. 伊帆 ¥25.0 (3次)
  27. 任丘王建东 ¥25.0 (1次)
  28. 敬瑜 ¥25.0 (3次)
  29. 四明居士 ¥25.0 (3次)
  30. 神舟 ¥24.0 (5次)
  31. 代雨东 ¥23.0 (6次)
  32. 凌歌 ¥22.0 (2次)
  33. 苦叶子 ¥20.0 (2次)
  34. 张清安 ¥20.0 (2次)
  35. 昨天的一帘幽梦 ¥20.0 (2次)
  36. 凌霜仙子 ¥20.0 (3次)
  37. 庚雨 ¥20.0 (3次)
  38. 位思坤 ¥20.0 (2次)
  39. 素峰 ¥20.0 (2次)
  40. 双魚 ¥20.0 (4次)
  41. 诗酒乾坤 ¥20.0 (1次)
  42. 星燃 ¥20.0 (6次)
  43. 梅吟 ¥20.0 (2次)
  44. 端木逸飞 ¥19.0 (3次)
  45. moyu ¥17.0 (5次)
  46. 戈壁枫霜 ¥15.0 (3次)
  47. 覚岸 ¥15.0 (2次)
  48. 观澜雅苑 ¥15.0 (2次)
  49. 罗宝林 ¥15.0 (2次)
  50. 张小平 ¥12.0 (2次)
  1. 李增宗 ¥7484.0 (216次)
  2. 海空 ¥3167.0 (1167次)
  3. 不是我是风 ¥2032.0 (212次)
  4. 度母洛妃 ¥1676.0 (55次)
  5. 邱墨59 ¥1363.0 (17次)
  6. 亮剑风云 ¥1288.0 (21次)
  7. 月光经典 ¥1108.0 (69次)
  8. 皋亭望片雪 ¥1084.0 (173次)
  9. 晓雾 ¥924.0 (31次)
  10. 禺农 ¥901.0 (39次)
  11. 田永全 ¥733.0 (91次)
  12. 张鹏飞 ¥731.0 (71次)
  13. 冷水 ¥709.0 (98次)
  14. 逆光之恋 ¥685.0 (29次)
  15. 琉璃月樽 ¥597.0 (6次)
  16. 阿强 ¥590.0 (59次)
  17. PMken ¥566.0 (12次)
  18. 一千莲 ¥550.0 (35次)
  19. 蔡静思 ¥516.0 (80次)
  20. 南惠萍 ¥500.0 (60次)
  21. 珮公 ¥482.0 (17次)
  22. 林大邻 ¥474.0 (87次)
  23. 雨村 ¥457.0 (43次)
  24. 依山而立 ¥449.0 (59次)
  25. 风落河畔 ¥435.0 (19次)
  26. 淮川剑 ¥429.0 (33次)
  27. 霖雨 ¥418.0 (104次)
  28. 沁墨轩 ¥401.0 (35次)
  29. 玖心 ¥398.0 (33次)
  30. 紫程 ¥396.0 (31次)
  31. 牧野 ¥387.0 (38次)
  32. 龙脉仔仔 ¥379.0 (101次)
  33. 晓禾 ¥374.0 (80次)
  34. 徐敏 ¥370.0 (50次)
  35. 自我西郊 ¥364.0 (65次)
  36. 碧荷 ¥340.0 (69次)
  37. 笑米 ¥337.0 (25次)
  38. 老胡杨 ¥333.0 (28次)
  39. 映日荷花别样红 ¥325.0 (58次)
  40. 雾先生 ¥321.0 (36次)
  41. 蜀乾尔 ¥308.0 (39次)
  42. 匠丽氏 ¥308.0 (8次)
  43. 凝漪 ¥302.0 (22次)
  44. 大 ¥302.0 (5次)
  45. 九连山的小孩 ¥301.0 (35次)
  46. 济思玲 ¥297.0 (17次)
  47. 若水等 ¥295.0 (13次)
  48. 麇隳 ¥292.0 (49次)
  49. 子今非 ¥292.0 (49次)
  50. 忆思小 ¥284.0 (2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