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2019-02-15

郊游

葉金

我带着他在无人的山路散步
寻找各种新生的野花
没有辨鸟器只能借助口哨
模仿树林里清脆跳跃的叫声
石头缝隙,我们发现
小爬行动物。蟋蟀忽然蹦入潮湿草丛

就这样,一个男人牵着孩子
试想当也他处于睿智的中年
若还能忆及某次童年的郊游
对着木讷的我,诵读唐诗
也许可能获得些许欣慰:

哦,那个时候,有一个父亲
正度过生命中最满意的一段光阴


【阅读】

2019-03-03

八月,我走进庄

西豆
这些草民,内部的结构汹涌着神性

都在聆听着秋的布道,向上,向上

不做一个无信仰无主义的俗物



这些草民,数量巨大,把自己举向天空

绿色的骨头铮铮作响,所有的镣铐挣脱了

雨水是酒,是盐,是油,是乳



这些草民,可以酩酊大醉,可以以苦为乐

唱沧浪之歌,让雨水把每根骨头敲硬

用自己的矛刺破自己的盾,饮自己的血



我站在八月的某个黄昏,站在密不透风

的一个国度里,我是一个从来没有使用过

农具的,不和谐的入侵者



用充血的眼睛,看泛滥,肆意的绿

看哭了的绿。乡间的绿和果实现在正水嫩

我把这些景物不停地反刍,成了不灭的图腾



这些草民一年打破一个旧江山

新生的臣民都是王,每到秋天都加冕一次

割下自己的头颅和骨肉,只留下种子,留下根

【阅读】

2019-02-22

永远在蓝色国土

李朝润

这里的每一块礁石都记得你,
刻下你每天巡逻的足迹;
这里的每一阵海风都熟悉你,
应和你伴着涛声的深沉呼吸。
40多本海防日志,
记录你值勤的朝朝夕夕;
1部手摇步话机,
山海无阻,定时传递哨所平安的消息;
20台听坏的半导体,
让恍若隔世的你,
不再枯燥、冷寂;
10几盏用坏的煤油灯,
点亮你一个个警醒的长夜,
暗耗你曾经旺盛的精力。

32年,多少回风风雨雨,
你只干了一件事——守岛,
在一个只有0.013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
11680天,多少次潮起潮落,
你却完成了一个传奇——为国守岛,植根于荒无人烟的海防要地。
无怨无悔,
挑战着一种生命的极限;
不离不弃,
砥砺着一种顽强的毅力。
初心,在石缝中长成大树;
承诺,在苍凉中生发绿意。
这期间,有常人难以想象的生活艰辛;
这期间,有旁人难以体会的苦中乐趣;
这期间,还有忠孝难以两全的遗憾与无奈,
更有妻子的爱,像阳光,
透过阴郁的云层,
一直温暖到心底。

勇气,往往产生于最苦最累最无助的绝望之时;
力量,常常爆发于最真最诚最朴实的血肉之躯。
从开始48天“炼狱”般的煎熬,
到243个48天的矢志坚持,
当年,这座被称作“水牢”的小岛,
如今,已变成温馨的家园,
以往无水无电、断粮断火的日子,
也已成为“金刚”修身的难忘经历。
岁月虽然清贫,
但灵魂从未空虚;
环境虽然恶劣,
但哨位绝不偏移。
苦,作为一种特殊的“营养剂”,
点点滴滴,
在赤子滚烫的血脉里,
充盈着无穷的活力。

尽管,常有台风侵袭,
尽管,时有恶浪冲击,
理想的火炬,却始终燃烧,
信念的灯塔,却更加傲立。
筑牢防线,固守人生阵地,
引导航船,救援漁民兄弟,
苍茫之间,小小的岛屿,
气势磅礴的大海交响曲,
为一个民兵,
为一个有着军人梦想和情结的铮铮汉子,
激越澎湃地响起。

谁无妻儿老小?
谁无七情六欲?
32年花谢花开、月圆月缺,
只有5个春节离岛与家人团聚。
父母辞世,未能见上一面;
女儿出嫁,没能参加婚礼。
男儿也有抛泪时,
且问天海有谁知?
只因国为重、己为轻,
只因言有信、行有义,
只因使命在岛上、家国在心里。
当初选择留下,
就是选择坚守,
就是选择奉献,
就是选择一种不平凡的价值和意义。
190多面你亲手升起过的国旗啊,
见证了你的忠贞,
感受到你的坚毅,
辉映着你踏着奋斗的阶梯,
迈上心灵的高地。

在一个红月亮出现的夜晚,
你因病倒下了,
倒得那样突然,
倒得那样令人惋惜。
你真的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
你实在太辛苦了,
上苍给你放了一个长长的假期。
你种下的一棵棵油松,
含泪滴翠,目送你远去;
你培土的苦楝树,
带着你的苦恋,遥盼你的归期。
啊,英雄不死,壮歌不已,
你的精神,
已融进民族的魂魄,
铸就时代鲜明的标记。
你,还有你的妻子,
两个人组成的黄海前哨,
永远在蓝色国土上巍然屹立。

【阅读】

2019-02-11

拾柴火

赵洪明

风大天冷无人
浞河湿地公园成了鸟的世界
叽叽喳喳
我揉了揉冻僵的下巴
想起了小时候大年初二
和娘一块步行走姥姥家的情景

土公路两旁的大柳树被风吹得咔咔直响
躲闪不及,常有枯枝落在
娘用手臂遮挡着的我的头上
不怕——我跳着笑着,捡拾着
那些沙上落痕的干棒儿,捆成把,好到时
背回家当柴烧——这可是些
好柴火,油性大,肯着

乌鸦喜鹊
环绕在我们娘俩的周围
叽叽喳喳
一路追随……

今天是我一个人行走在风中
穿戴整齐
任树枝掉落
鸟雀聒噪

我默默地捡拾着童年的记忆
像捡拾着生命的柴火
                                           2019/2/9

【阅读】

2019-02-01

重生

布非步



万物都有赴死之心
比如这雪,悄悄潜入夜色

在家族的墓碑下,蛇蜕正放在
去年的园子里
被施了隐身术
紧紧拥抱昨天的胴体,
——先人的睡眠那么白!
而此刻,塔希堤少女,正穿越
正午强烈的阳光
走过棕赭色的皮肤和荆棘
手中的陶罐,收拢遥远的每一粒
种子,它还要回到天上
回到树荫蓊郁的安提瓜群岛

然后,包括献祭的礼物
都丢入到孤独的人群中
海市蜃楼般地消失
新鲜的谷物在身后擦亮
汗水像鸟一样迁徙。

【阅读】

2019-02-11

片瓦遮头记

胡查


你有多久没坐过一列闷罐车了
你有没有看见
屋顶的瓦缝有棵草长了出来
当旧屋翻新,当慢车开来
爱过的人向你招手
就像窗户已关上,蜂窝煤还燃着
锅里的水就要烧开

所以别再逃了
哪有什么永恒之地
檐雨落了整夜,幸有片瓦遮头
我以为忘记了的都不曾发生
埋下的都是腐朽的丝绸
好吧,我承认地底会长出新的东西
这死神的馈赠
像我们扫墓归来,在路旁挖出的春笋

【阅读】

2019-01-13

冰糖山楂

陈翔

这一篮子小小的、沁红的心,
正像我爱慕时的你——
雨水顺着娇嫩的颜色
滴落;也有凹凸,也有伤痕
也有污秽,我用嘴巴修剪着
这份爱。黑色五角星,银色圆点,
三瓣核:光影过后,棕灰的
晶体,凝结在平面。这团冷的焰火
被擒住,在我舌尖结实地滚动,
变得像马一样硕大,玫瑰一样甜。
也许太甜了一点,我的味蕾轻轻
颤动,像失重的秒针。

这就是结局吗?我舍不得咽下。
二十多年来,我一再推迟它,
仿佛我一再推迟对你的爱。
天黑下来。诱人的红,浑圆的梦,
你像一截波浪,翻滚在夜的无边海岸,
而我无数来回,测探你不见底
的深。犹如洞穴中的泉,我们消失
在这浑然一体的黑暗,不会再重逢。
上帝知道,人类并不总是相爱:
爱过他,以后你还会爱别人;
给了我,你还会给下一个……
此刻我的心是苦的,不像它们。

【阅读】

2019-02-04

七寸

明明如月

故乡,给我一寸就好
母亲,给我一天就好
除夕谁说起来,我都感觉到
有人在抽打我
我的七寸有时是故乡,有时是母亲

【阅读】

2018-11-29

黎明之前(诗二

雪迪

黎明之前


经过多少年,异乡人
对本土人的爱,像
寒冷地带的气流
在异域称做台风
灵魂与灵魂之间
年龄的差距,是一座
中间向两头悬空延伸的桥
水是人群,平整的
染黑了的人群;鱼儿
在单独的梦想者的脸孔下
浮起。经过多少年
家乡的红砖砌成的矮楼
家乡的爱我的女人、老人
北方的稻田、蚂蟥和大雪
使我在异地无穷无尽地孤独
像一座从两头向中间聚集的桥
下面是祖国,无法徒步穿过的
祖国。在桥的一端爱此地的
白皮肤女人,朝着家园
那爱,灵魂的爱
使我的两眼流泪
使我在断开的桥上
双眼流泪。往日的朋友
从桥的两头消失
我在写作一本诗集时变老
经过多少年,爱成为完整的
不是去爱,不是被爱
一道拱桥的完成像
一个灵魂的最终完成
跨越深渊的人,跨越
河流的人,了望家园的人
在看见一位宁静、祥和的人时
看见他们在空的中间行走
看见在心中的那条通道



家园


当我朝向,暮色
环绕的家的地带行走
背后是离家出走的人群
他们唱着劳动的歌
带着双手象带着钱币
无忧无虑,从不问去往哪里
当我告别青春
每天都在陌生人身上
看见自己的日子。我曾
因为善变歌唱
激情带来幸福。每天
是一行诗。为了
我在追求、诅咒的事物

当我走上
在野生植物的簇拥中
空荡寂静的道路
河流,在周围发亮
我曾进入挥霍过的
世界,轻轻、甜蜜
摇动在我的心中
我在宁静的狂喜中触摸大地
事物环绕在我的身边
在他们自己的跳跃中歌唱
第一次,我把自己向上举
在那样的光芒中不用语言
表示我的感恩
青春熟透了,如同果实
在果核和果皮之间涨得满满的
诗歌,排成圆形
围绕我的心
他们朴素,深情
在诗歌与心灵之间
是一个痛苦的人
一生的梦想和劳动

当我在充满了光
一切的物体都在消逝
再次出现,转换
意识的原野上行走
我感觉到“家”
在身体里面
那些疼痛和理想
都在同一个家中住过
属於不同的世纪
生命。我看见家
在我的血里。我的血
环绕光组成的
房子流动。我的心
持续不停地拍打
放射纯白的光束的:
                    房屋

【阅读】

2019-01-28

人到中年

龚璇

人到中年。心底还涌着滚烫的激情
谁以雕栏玉砌,对弈世俗的事物?
未来在远方,时间的蝴蝶
变形色彩,继续瞩目的惊艳
凛冬尽失风啸,花朵微微笑着
与春叶吐露心事,天净沙
菩萨蛮,忆江南,诗意的幻境
只怕臆想的尽头,蔫巴语言的旨趣
有人踯蹰,吃惊唇齿间贪婪的饕餮
把一个人的赞美销声匿迹

人到中年。危机十面埋伏
谁,总是慢条斯理,将可怜的足迹
铆劲隐藏。他,已是什么样子
没有人在意。焦灼的灵魂
入不了天界,银河之岸神游的传说
将是痛苦的开始。谁,突然的造访
不怀心事,与夜巡的星子
打造另一种情景。鸟鸣刺激感官
所以,我还不能苍老成疾
嬉戏与追逐,带着自然的本性。
我,不会在乎别人的低叹

我,可以活在光阴的边缘
以寡言的草木,打动所有人的心
仰视天空,太阳和月亮
人到中年,突然会想起什么
蜡烛,春蚕,吐丝方尽,然后蝶舞翩跹……

2019.1.28.

【阅读】

2019-01-29

西锦街

希希拉拉


路上的卵石挤在一起,也只是
六尺宽的巷子。有几个我的足印
留下了,在各种呦喝声中
身体空荡荡的。一间四面通风的亭子
刚好容那个满头大汗的卖菜大爷从容穿过
他脚下的泥总会在亭子里留下一些
他的记忆和梦也会部分留下,在那些照片里
他的笑多清凉啊,像卸空了的船
行驶在狭小的运河。而你看,那些电线
它们纠缠,牵引着什么,但都在高处
不会把光线完全挡住,更不会
把风挡住。我喜欢斑驳的影落在你的脸上
正如你把命运划成不同的星座
不同的深邃有不同的美。而一双嫩白的手
此时递过来一把时蔬,让我突然想起
我也会炒几个菜,尽管不同于别人的炒法
味道却是合着你的胃口。这里有
自然的法则,好像一种暗示,在七月的黄昏
我抬起头,就看见一弯淡淡的月亮

【阅读】

2019-01-30

尘世里

東邪

我们每天看见它,这纯粹的上升
日晷上的阴影也深入了所有的时刻
季节的气息以一种纯粹的尺度
逐渐地融入到了万物的轮廓之中

我无法向你描述它,像一只鸟飞过
如此的新奇,向我们显示着自然本身
在这个季节,万物的影子缓慢地延伸着
在沉静中不断骚动,它们在自然之上

天气已经换了,夏天如此热烈
我从未怀疑过自然这样的美
除了那些安逸的夜晚和忙碌的人们
谁会在这个日子里被留驻下来?

在这个人间,我爱过无数的女人
回忆着那些日子,我时常想起她们
坐在长椅上,我幻想着在一个夏天
在逐渐消失的光线里,我会把她们带走

—— 2019.1.30.

【阅读】

2018-09-26

命有炎症

张口

我看见红色的云,摔倒在地的雨都是肉体
明天有凉风,买点青菜和豆腐  
每当深夜被眼睑缝入体内
咬掉的唇皮裹着昨日的盐粒 
额头上有一片海水,全是有毒的梦 
——火烧一颗女人头
早晨,坐在椅子上读书时哗哗流泪
昨夜,我看得很清楚,短发 
眼睛保持微笑的女人头,在火上烧
她的微笑不断地扩大。有人令我 
跪下磕头。整个身体开始抽搐 
黑暗中一个声音说:效果真快,你要好了 
“吃饭了,爸爸。”女儿在叫我 
她还说菜里一点辣椒都没放 
有一个香头说:就是让他先难受着
暂时不会要他命,可以念念经啊
放放生啊,吃鱼虾时,看一看它们被煮的眼睛——
就知道了。昨夜,流着泪醒来
昨日,大暴雨,卖保健品的妹妹过来
老婆炒了虾,我竟吃了一些
小时候肺炎,高烧不退,母亲为我祷告,信了耶稣
现在,眼睛发炎,老婆为了我,开始信佛
这大半年,我偶尔读读《易经》
写写诗。六月开始清理自己,清理生活中的垃圾
包括垃圾朋友,便扔掉眼药水,也不再吃药
端起酒杯,喝酒消炎


2018.8.3


荣光启点评:

19世纪丹麦哲学家克尔凯郭尔(Soren Aabye Kierkegaard,1813-1855)曾谈及人的一种“致命的疾病”,这种疾病即“绝望”,它比“死”可怕:“绝望的折磨恰恰就是求死不得。既不能死,又似乎没有生的希望。这致死的疾病,总是在死的过程中,要死死不了,而是死于死。死只意味着一切的完结,但死于死则意味着活着去经历死亡。”这种疾病来自于人里面的罪,救赎之道也就是克服罪,罪的克服之道在于信,在于以信心为渠道、恢复人与上帝之关系。“致死的疾病”是人的一种普遍经验(如此诗作者所说“命中”即有,按基督教的理解,我们生下来便有“罪”,英文为Sin)。认真对待这一疾病,寻求克服之道,人有可能获得完全不同的生命境界。

此诗也在处理一种对于疾病的经验,不同于克尔凯郭尔,诗中的叙述者“我”基本上是以消解的方式对待疾病的。亲人们在以不同的方式为“我”寻求解救之道,有人拜佛,有人追问上帝(“母亲为我祷告,信了耶稣”),而“我”的方式则是地道的中国式的(“读读《易经》”)、中国文人式的(“写写诗”),“我”不依靠那些外在的信仰对象,“我”只依靠自己,吐故纳新、加强自身的修为(“清理自己,清理生活中的垃圾/包括垃圾朋友,便扔掉眼药水……”),最后的“不再吃药/端起酒杯,喝酒消炎”更是道家的无为与逍遥。作者以中国式的诗人的方式,呈现了人对待疾病的一种浪漫态度。

对于诗歌写作来说,有时经验的独特性并不是全部,经验的呈现需蕴藉于语言和形式,诗的魅力是经验、语言和形式的互动生成的效果。在语言上,此诗许多意象和情境都非常让人有感觉、经验、记忆和想象层面的具体性。比如“我看见红色的云,摔倒在地的雨都是肉体”(疼痛感)、“额头上有一片海水,全是有毒的梦”(发烧时的感受)……有些地方,作者的想象非常特别,极为符合疾病患者的眩晕与呓语状态:“有一个香头说:就是让他先难受着/暂时不会要他命,可以念念经啊/放放生啊,吃鱼虾时,看一看它们被煮的眼睛——”。如前所述,此诗在经验的表达上非常自然,但此“自然”乃是经历一系列曲折艰难之后达到的,——不管别人怎么做,“我”只以此状态来对付“炎症”。一种由疾病带来的艰难、混乱的生活状态,至最后成为无为、平静与逍遥,这一过程,在叙述中成为了此诗的“形式”。

【阅读】

2019-01-24

夜的黑口袋

特父

          

从乡村收纳过来
把牛羊,庄稼,炊烟,灯火
一一纳入袋中
然后收纳山岭,小道,外环,内环

收纳到城边
口子被迎宾大道扒开
脚手架,坝坝舞,工棚,情侣
车水马龙,灯红酒绿

直到天边递来一条白绳子
才勉强把口子扎住

【阅读】

2019-01-21

大寒取木(组诗

王建中

 大寒取木(组诗)
             
              黄土

息以生死,这是彼岸
辽阔、自由和温暖
在身体里面,这每一寸
都是袈裟
众生,包括孔子和流水以及蚂蚁和月光
这佛祖的书卷,有多少白骨
就有多少舍利,像万物立于群山和人世
我是一抷
你是一抷
像灵魂填满的每一道皱纹和沟谷

              塔

一句话不说,云朵忙碌过许久
这金色的塔身,这年轮的身世
这河流的犄角
这汉字改良的造型,这源源不断送往天空的图腾
这星球的指尖。我祖先的诗篇
只是一个工匠的石头、木枓和算术

              水

皆有盈余,唯独青草和月亮
可以自由往返
海拔或者两岸,仿佛佛祖的雨伞
我都可以去听你聚积和奔泄
或许可以呜咽和悲鸣,可以池边饰之以莲
可以一身白衣菩提千里

【阅读】

2019-01-06

烟花易冷(外一

李昀璐

烟花易冷


与冬日的寒意,瓜分一小片天空
大家七手八脚的凑了很多烟花

房屋还没有完全建好,脚手架在屋顶
站成一座小小的塔

蜿蜒的公路在身侧展开,没有车经过的时候
它也和四周的农田一样,往下生根

屋后的沙山上,留下了很多脚印
男孩女孩们光着脚,在沙子上跑来跑去

那是他们的大江大河,越过山丘
又从最高处滑下来,星光落满了脚印

点燃的火苗窜了出去,夜空中悬挂的清霜
支离破碎,绽开一个个彩色的蛛网

屋外的一切都是冷的
炭火越来越旺,酒越喝越暖



无人之境


一个人,也要活成一个家庭
一个乡村,一个城镇
努力的生活,认真地说话

逃逸的词语,是远走的故人
一个词是另一个词的道路
一个词是另一个词的渊薮

要很多诗行,才能感到暖意
才能度过一个万物复苏的春天

多么残酷的季节,插下的木棍都会发芽
隔世的桃花绚烂盛开,赤地之上白鹭栖息
却无法生长出另一个人,城镇的另一部分

只能花再多一些时间,造出一艘船
在风和日丽的午后,目送它,独自远游

【阅读】

2019-01-15

还乡曲

杨宇

驾着春风的羽翼惬意地飞翔,
越过阳光普照的田畴与连绵起伏的山峦,
一路南下雷州半岛,跨过石门大桥,
出了收费站,在三阳桥堤坝的尾端
远远看到田西村前亭亭如盖的伞子树,
我就知道,我已回到梦萦中的故乡了!

揣着辘辘饥肠来到旧电影院前的“香港街”,
要一盆东门大嫂虾米露拌花生米的腌米粉,
再来一碗龙尾妹子红椒加酸菜的腌萝卜丝,
甜滋滋的“娘子笑”番薯将就着来自南门塘
那片开着好看蓝色喇叭花的净炒苋菜,
我就知道,我已找回了故乡的味道了!

呵,故乡!我又一次重新造访
你这片多情的土地,宁静如诗的家园!
竹山村的三墩,执戟寂立的木麻黄
翘首以待汉代海上丝绸之路如云簇拥的归帆;
灯楼角的一角,海风中婆娑起舞的椰子树
与擎举日月祥光的灯塔柔情似水地厮守相伴;
白沙湾碧水妖娆的海滩上游人如织,
石莲庵高高在上的山寺香火缭绕不断;
东乡山的甘蔗林拉起浸染甜味的青纱帐,
橡胶林隐退二线后广袤千里的菠萝海堆金迭浪;
白茅海的轻风多情地撩拨着赶海村姑的面巾,
与陆地相连后的新寮岛车马如龙熙熙攘攘,
彩霞夕照的外罗港,如林的船桅中雷歌晚唱-----
呵!悠悠岁月,岁月悠悠的故乡!

呵,故乡!我又一次重新造访
你这片多情的土地,旧情如故的家园!
从贵生书院走到大水桥水库溢洪闸的堤坝上,
烟波浩渺的朗朗书声中有我当年的合唱;
前方绿水蜿蜒入海的流梅溪,溪涧的圆石上
苏东坡“归心流水急”诗句目光中犹凤舞龙翔;
左拐寻不到少年时进山砍野竹子谋生的山路了,
两头水空旷的微澜却记忆犹新地低吟浅唱;
右拐还是那条通往龙塘镇的大路,我曾经
作为“知青”在那里度过不知不觉的10年时光,
可如今,小山村前那片白花如雪的油茶林
已随同我匆匆返城的身影消失了,牛车把式九叔
这时正在良姜园边挥赶一群啃苦楝树叶的黑山羊----
呵!悠悠岁月,岁月悠悠的故乡!

踏着和煦的阳光信步前往民主街徜徉,
走过往事斑驳留痕的潮州会馆,在缅茄凉棚
抚摸过几百年树龄的吉祥树后到了古塔前,
铁鹦鹉的铜铃声中仰望七级浮屠登云塔,
看圆拱如锅的塔顶闪烁着岁月的光芒,
我就知道,我已留驻漂泊一生的根了!

数着翻飞的海鸥流连在南山乡仕尾海滩,
蔚蓝天空下风起云飞大海永不停歇地奔放,
风潇水寒的波涛在如柱林立的礁石之间激荡
遥想起祖辈当年在这里率先打响抗日的第一枪,
不曾捐躯鏖战,却倒在随后倏然而起的风暴, 
我就知道,我已有正直如山的脊梁了!

【阅读】

2019-01-23

灯下独酌

陈鱼观

月光落在灯光上,
绝密爱情从墙缝中泄露。
我怀疑这是某场雨的捉弄,
时间生成漩涡,
四处卖弄她的涟漪。
我需要酒来抵御诱惑,
像坐在办公室被掏空的一个午后,
晃荡荡的皮囊——
睡眠陷入一节殉情的车厢。
灯下迟疑,等待一颗钻石的冲动 ,
将埋没的青春甩给宿命。
买醉吧,任性女人愈走愈远,
等到麦穗抽出心来,
为阳光献出初夜,
伴随羞涩的呻吟。
经过那一夜,她带走秋风,
残余一地的玻璃碎片。

【阅读】

2019-01-14

睡在走廊上的民

荆楚客

三九天,深夜。建筑工地上
只有铁架子上照明的大灯醒着
工具横七竖八躺了一地
没有月亮照耀
在大灯守护下
寂寂入睡,或装睡

走廊里躺着的民工
几摞砖,一块板
随随便便地就把自己
丢在那里,一夜又一夜
深夜,他幸福的鼾声是热的
凌晨五点,鼾声还是热的
我想:鼾声是不是他设的结界?

晨风中仿佛满是鼾声
那些躺着的瓦刀头锤子柄
破了洞的手套和皴裂流血的手上褪下的死皮
都在鼾声中愉快地做梦

【阅读】

2019-01-18

未来的日子

杨墟

把每一个小小的动作写进诗歌里
以水,以月光,以虔诚
以一条鱼对上游的向往
生活,就会如此美好,如果总有角落
白天的阳光不能照亮它,我也会欣然地
在夜晚,和你肩并肩,等待月光,等待
皎洁,从我们的发际奢侈地流下
那个时候,我特别想告诉你
未来的日子对于我们有多美好,而我
以一朵向日葵对阳光的执着
准备你喜欢的食物、服饰、水杯的位置
窗台上的花草和白云的距离
当然,最为重要的是你生气时
需要摔些什么
那是因为,我陪你摘下树上的果子
的同时,我已经准备好一些含苞待放的故事
而我,不得不把一些小小的动作写进诗歌
就像给一棵越冬的草儿
系上围巾,在不久,一片田野都在盎然

【阅读】

2019-01-08

归宁

雄关漫道


云动了凡心,一路飘飘洒洒地下来
像那年出嫁三天的你,回娘家

小毛驴没有你跑得快
你比它更识得茅屋上的荒草
灶台尽染人间烟火,一根直直的烟囱
便是你归来的灯塔

老父亲已成蝶变后的茧,静静挂在北山墙上
土炕上盘坐着那个送你出嫁的女人
暖暖望着窗外飞来飘去的雪花

你轻轻地喊一声娘
又投胎在她温暖的怀抱



【阅读】

2019-01-18

流马兄

牧羊人扫除意义的碎屑
加固着星座间羊群的围栏

在黯淡下去的星球上打桩
难道担心会有量子之狼的闯入?

被意义豢养的斧刃
每一次削斫都自带神圣

在永夜升起之前
嫩芽向着根须退缩

遍布于星际的枯草
吸溽着狼之步履的寒苦

山羊舔舐着斧刃上的盐粒
咽不下这卡在嗓子眼儿的春天

2018/02/23

【阅读】

2019-01-11

羽毛

李晓愚

多数时候,她像羽毛一样轻
像无一样没有痕迹
像没有一样寂静
她说无人能承受这无法承受的轻
除了轻到没有的羽毛
在羽毛无的躯壳里
长着沉重的有
一个人的名字就是万有引力
有时飘坠,有时飞扬
有时希望,有时绝望
但它的存在始终是无
拥抱它的悲伤就像拥抱没有一样寂静

【阅读】

2019-01-10

花谢

江南雨


一朵花儿开了,另一朵花儿榭了
桃树摇晃了一下

一枚桃子熟了,另一枚桃子落了
大地摇晃了一下

儿子出生时,妻子摇晃了一下
父亲去世那天,乡下的老屋塌了

现在只剩下我,和年迈的妻子
怀抱夕阳,摇晃在这冷暖交集的人间

还有些征兆,可能也适合比喻
我的摇晃停止了。那是后来的事

【阅读】

2019-01-07

小寒词:四章

陕西顾念

小寒词:活着或者其他

我开始想要改变我的贫寒了,就像是试探
那些忐忑的心动。现在,寒冷从衣领钻进去
姑娘,你说,我能就这样拥着你取暖吗
这个季节,你的手冰着,一直都不想出门啊
阳光零散的洒落一地,你和我都感觉不到温暖

我们都是这人世间挣扎的小人儿。雪在远方
黑夜越来越轻。山高水长,需要走很远的路
而我,作为羸弱的书生,身体里囤积了三十多年的雪
山河也好,草木也好,姑娘,关于这些
羽绒服裹不满我苍冷的目光。宇宙辽阔
我们都不能给对方更多的温暖

那就这样吧!寄希望于明天存在的方向
被喝令着说出幸福感。执念和头盖骨一样坚硬
需要一把火,在温暖目光的同时,照亮黑夜。那就这样吧
我们暂且先各自安居在渭水的两岸,许多黑色的水鸟
在夜里扑打着素色的冰花。我们都在和时光豪赌
在和自己较劲。已经这么冷了,还没有一场像样的雪来过

小寒词:破境

有好多故事到后来都是离散了。现在
入乡随俗的也想口占一首五言七律。翻了一本史书
读到死去的那个人,就忍不住流出眼泪。山林寂静
我爬在那张油污的八仙桌上,睡的鼾声四起

渭水上空的尘霾,像小锅里的油烟气。天空漆黑
但有一粒一粒的欢喜,生长在白纸上。姑娘,你说
我能牵你的手期待一场大雪降临吗?这个季节的冷意
就像真实的善恶,而我,绕过你的疏离
姑娘,我总是忍不住和你说起我的忐忑。黑夜落满了污泥
我想要面对一场未知的雪,也同时面对一场孤独

我绕着长安而过,看见奄奄一息的信仰。生命如尘土
姑娘,就像你矜持的下巴高举。我把欲望置换成信仰的曾经
比如我需要一场大雪,让自己长出白色的眉毛。已经这么冷了
这个城市还是人声鼎沸,还有那么多不明真相的人

小寒词:陈词滥调的信仰

爬在床上写几句诗,窗外的霾浓的那么压抑
这天气冷的像爱上的那个姑娘,像就着一杯浓茶
聊一些过去的事情,还有贫穷和理想
包括文艺青年的务虚,就像骨头是黑色的
就像头颅,已经低垂着就过了这么多年

姑娘,就像崔健的假行僧一样,我有一些坚守
比如就这样纯粹的爱上。世界荒芜,自由
在这个星期日的上午,我写着小寒词,和你打着招呼
却好久没能提起我陈词滥调的信仰。那也是人生啊
这一切都不是阴暗的。在渭水以南,已经这么冷了

我句子里流落的长安,还有那个阁楼,在多年之前
绕很久也未能走出去的院子。姑娘,你说
这一切发生的恰如其分你信吗?钢琴的黑键白键
就像这些寥落的诗歌。我写过的这么多无人观看的心动
已经很多年了,我还是找不到一个可以相互取暖的姑娘

小寒词:小寒已至

翻了一大本的诗集,翻不到想要的那个句子
这个冬天,夜晚凌乱而布满思念。就算是在写情诗
在对话里聊起我的一把胡子,我很轻易的就能承认
失眠是因为爱恋。有些事件是真实的,我说,姑娘
在昨天,我家的酒就都让我喝完了

这城市上空,雾霾已经很重了。在渭水边行走
一不小心就会掉进水中,水中有叹息一样的水草
姑娘啊,我知道我行走的道路或许和你平行
也许更像是“八”字撇捺行走的方向
可我还是忍不住在你身后多沉默了几秒钟,沉默
就像是此时,水草中间尚未出生的水鸟

姑娘啊,小寒已至,你眼里的暴雪迟迟不来
今日,我假装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孩子,握你的手倾诉爱恋
你的手那么冰,像是我在寒风里朗诵过的那瓣月亮

顾念 2019.1.6 在长安

【阅读】

2019-01-07

吹吹打打

小野


吹吹打打
是腊月山乡的节奏
母亲在吹吹打打中
几次迎风落泪

远嫁的姐姐
穿着红夹袄的姐姐
翻过三老汉梁
一年回来不了几次

直到母亲
在吹吹打打中
被抬上后山
远嫁的姐姐
也没凑齐

一想到
没凑齐的原因
吹吹打打的唢呐锣鼓
便把声音
提高了一倍

噼噼啪啪的炮仗
也多响了几声

【阅读】

2019-01-07

1996的《吉赛尔

赵俊

他们将一场芭蕾舞
定格在胶片上。以此凝固
舞者们最盛放的青春
在真实的生活中,他们的青春
已经在二十年后面临着枯萎
就像他们演出时收到的百合
在几天后就失去了水分

当IMAX的巨大褶皱银幕
展示他们蹁跹的脚尖
清晰度的缺失一览无遗
那些颗粒作为年代的释义
长期存在。这种粗粝明显带着
上世纪的质地。一种技术的老去
比人们的衰老的速度更为迅疾

只有那个谢幕时的首席指挥
满头银发,可能现在
还躲在幕后,指挥着新的
小提琴手,他们的微笑
被注入青春的激素
含苞欲放的舞者扬起马蹄铁
践踏着躲在角落的退役者
他们一直踮着脚尖。连追光灯
都不愿意捕捉他们的皱纹。事实上
他们没有看到未来的舞台

【阅读】

2019-01-06

无人之境

李昀璐

一个人,也要活成一个家庭
一个乡村,一个城镇
努力的生活,认真地说话

逃逸的词语,是远走的故人
一个词是另一个词的道路
一个词是另一个词的渊薮

要很多诗行,才能感到暖意
才能度过一个万物复苏的春天

多么残酷的季节,插下的木棍都会发芽
隔世的桃花绚烂盛开,赤地之上白鹭栖息
却无法生长出另一个人,城镇的另一部分

只能花再多一些时间,造出一艘船
在风和日丽的午后,目送它,独自远游

【阅读】

2019-01-02

窗口

楚衣飞雪



我说的不是一般的窗口
是窗口里,整齐划一的童声
如火种,在这混沌人世
稳着缺憾

天真烂漫的修饰
在雨水的经过中
驮着闪电,朝阳的力
纸质的声响,潜藏着完美的纯净

秋天的背景里。谷穗一颗比一颗饱满
我知道,一些积极向上的词在生发
一些举手的生动,正在清晰
"书声过处,皆有祝福和光"

站在他们窗前,听不到过多嘈杂
多么一致的仰望
我在他们身后,像提着自己的钟声
世界的动与静,都在此时交汇

【阅读】

2019-01-01

寻光记

胡查


请你为爱做一盏灯笼,
在须发皆白的雪夜。
你不必提它走远的路,
且于近旁圈一地光。
你不必接受远方的邀请,
故国山川,终究被眼瞒。

请你为爱凿一口井,在地底
觅得一两粒火星。
你亦不必认定此生庸碌,
细火虽融雪,到底意难平。


2018.7.19

【阅读】

共 2040 条记录,每页30条  第一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最末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