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橹:艰涩的意味——对一种诗歌倾向的判断

作者:叶橹   2017年07月27日 09:51  中国诗歌网    0    收藏

当下中国诗歌创作现象的异彩纷呈,为各种具有不同阅读兴趣的读者,提供了多层次选择的可能性。人们不能不注意到,在各具独特艺术品味和追求的诗歌创作中,所谓的“艰涩化”倾向正成为一道独特的景观。

  对于诗歌的“艰涩化”,历来大抵都是被作为一种负面现象而加以评价的。但是奇怪的是,尽管负面评价不断,而在诗歌创作中的这种现象和追求,却从来没有因此而销声匿迹。这似乎在某种程度上说明,这种对“艰涩化”的追求,或许隐藏着人类艺术思维中的一些奥秘。

  其实,具有艰涩内涵的诗,可以说也是源远流长的。从《诗经》中那些涉及祭祀和巫术的诗,我们已经读出了若干人类精神上的困惑和迷惘的意味。写过《离骚》和《天问》的屈原,不也同样呈现出他对现实和宇宙的不解和疑问吗?所以,我们不妨从人类在精神探索和追求的过程中所产生的困惑和迷惘而试图予以诗性的表现和表达这种角度,对“艰涩化”的诗歌创作现象给以评析和探究,也许就能够解释为什么它会生生不息的缘由。

  首先我想说的是,“艰涩化”作为一种诗歌创作现象,我们必须给它一个恰当的定位。它虽然是诗歌创作中无法回避的现象,但又不适合大力提倡的主张。事实上,它只是生态学意义上的“物竞天择”过程中难以拒绝的自然生长的现象。虽然它不会在众多的诗人身上呈现,但它必定会选择一些适合并具备这种生长基因条件的诗人来体现其独特的魅力。这就是为什么历史上总会有一些艰涩之诗能够成为经典,有若干被称为“诗鬼”和“诗怪”的诗人被后人屡屡提及的根本原因。

  人们都知道,一些后来成为经典的诗篇,在它们问世之初常常是在质询或责骂之声中艰难生存的。艾略特的《荒原》被斥为“疯人院里的呓语”,就是非常典型的个案。至于我国的诗歌发展史,也同样存在着对一些表现异端的诗人加以贬斥的现象。如果我们不是就个别现象而是从一个时代的诗风来考察的话,那么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唐诗与宋诗所呈现的不同风貌了。钱钟书在《谈艺录》里说:“唐诗,宋诗,亦非仅朝代之别,乃体格性分之殊。天下有两种人,斯分两种诗。唐诗多以丰神情韵擅长,宋诗多以筋骨思理见胜。”钱钟书的判断只能是一种大体类别的区分,不过他所指出的宋诗的“筋骨思理”的特点,却大致说出了诗歌创作中的“艰涩化”现象产生的根源。

  所谓的“筋骨思理”,体现的是一种精神状态和思维方式。诗从唐代的“丰神情韵”转而成宋代的“筋骨思理”,自有其内在外在的机制,不过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我想是因为诗人的内心感受和思维方式有所不同。重视“筋骨思理”的内心感受和思维方式,必然会引导诗人关注那些具有较为复杂的社会内涵的现象,并且会对此作出一些哲理性的思考和回答。宋诗之所以被诟病为“味同嚼蜡”,在一定程度上乃是偏见所致。

  诗人的内心感受和思维方式以一种什么样的艺术姿态呈现在他的诗歌形式中,虽然主要取决于诗人自身的个性和人格,但同他所面对的社会现实环境却是密切联系的。盛世多意气风发之作,衰国则靡靡之音风行,这大概是难以回避的一个规律。回到“艰涩化”的问题上来,同样可以窥视其生成的内因和外因。首先当然是基于诗人主观的艺术个性和追求所使然,可是同诗人所处的具体社会环境的促成也是大有关系的。诗人的生活处在顺境与逆境的不同境况,往往决定了他的诗的内涵和取向。以穆旦为例,他早年的那些诗,同他在“文革”后期写的那些诗相比,“艰涩化”的倾向显然在增强,其原因是不言自明的。

  虽然对于每一个具体的诗人而言,形成其创作的内在肌理都是千差万别的。但是对于诗歌创作中的“艰涩化”倾向,作为一种总的趋势,似乎存在日益增强的一种走向。对于这种倾向,我更愿意把它理解为人类的思维方式的总体走向。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类在自身的存在环境中,面临日益复杂多变的处境,困惑日增而思考不断,在求解与不解中彳亍前行。当年屈原所发出的伟大“天问”,如今有一些已经被现代科学所解释和回答,但是更多的“天问”正在不断被发出。人类正是在这种不解与求解的过程中,在迷惘与醒悟的交替轮换中,呈现其思维状态的万般复杂曲折的“显像”。由此而带来的文学表达上的阻滞和探求,必然会产生艰涩的形态。所以许多哲学家的具有开创意义的著作,大多是艰涩而难以顺畅阅读的。诗人不同于哲学家,但具有哲学家的气质,哲学家的深邃哲理思考,在诗人身上体现为极度敏锐的诗性直觉。当这种诗性直觉被转化成诗的意象和想象时,当这种诗性直觉被呈现为一些类似梦呓的语言表达时,有时候连诗人自身也难以自控和解释。在这种情况下出现的艰涩,或许需要人们以宽容之心假以时日等待,历史最终会给以回答。是黄金终将发光,是粪土必遭唾弃,这是任何以艰涩之面目出现的诗篇难以回避的结局。

  五四以后才得以发扬光大的新诗,在胡适们最初提倡的“白话诗”时,是几乎要被维护传统的国学派的唾沫所淹没的。胡适虽说倡导新诗功不可没,但他的“话怎么说就怎么写”的主张却一种误导。所以后来那些“话怎么说就怎么写”的诗大抵都遭唾弃。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才会有李金发的出现并受到追捧。自李金发而废名、卞之琳,以及其后的“九叶派”,或许可以算是新诗发展历程中表现出“艰涩化”倾向的一条脉络。不过这一条所谓的“艰涩化”脉络,只不过是相对于那种大白话式的诗而言的。1980年代关于“令人气闷的朦胧诗”的讨论,把懂与不懂当成一个核心问题来讨论,充分体现了我们对诗的认识和理解还停留在一个多么低级的平台上。所幸的是,这一次终于让朦胧诗获得了认可,也算是历史的进步罢。

  回顾新诗历史上的一些或大或小的争论,凡是涉及“艰涩难懂”的诗,总是以受批判而告终的。可是从现在的眼光来看,反而是那些所谓“艰涩难懂”的诗更具艺术生命力,这或许是一些人不愿意承认的。其实,有一些所谓难懂的诗,并不一定就是“不懂”,而是人们在阅读时的进入方式和理解角度的不同。像卡之琳的《断章》,就语言表达方式而言,根本不存在懂与不懂的问题,而有关它的争论和解读,反而扩大了人们的审美空间,这不是极大的好事吗?

  或许是历史的进步,也或许是因为人们经历了太多事件而逐渐习惯于以较为平和宽容的心境来对待诗歌创作现象。在20世纪90年代以后,中国的诗坛在所谓“边缘化”的处境中,反而形成了较为宽松的环境。一方面是大量的被一些人斥为语言垃圾的“口语诗”的涌现,另一方面则是“艰涩化”的诗风日渐扩展,相当一部分诗让一般读者难以进入。对这种现象,显然不能用简单的肯定或否定来评价。如果简单地用懂与不懂的标准来判断的话,以我看来,有一些看似好懂的“口语诗”未必真正好懂,而另一些“艰涩难懂”的诗,其所表达的思想内涵,其实是通俗易懂的。这种判断,我想对真正熟知诗坛现状的人,是不难理解的。

  问题也许还在于,在面对某些所谓艰涩之风日盛的诗歌创作现象进行判断时,我们应该持什么样的态度。

  作为读者,我想我们首先应该以宽容平和的心情给以理解。应该承认,读者的审美层次和阅读兴趣是存在世大差异的。所谓“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莎士比亚”,那是说的众多人眼中的同一对象,而我们现在面对的都是众多的对象,所以不存在任何强迫性阅读,任何读者都可以在众多的诗人中选择那些他喜欢的和能读懂的诗来阅读欣赏,而对自己认为读不懂和无法进入的诗加以回避。说到底,诗歌并不是什么经国济世之伟业,也不是任何实用的工具或票据。人们在日常生活中阅读它,欣赏它,不过是贻养性情和陶冶品格的一种精神活动而已,说得再高级一点,也可以说是加深对人生和社会的认识,感悟生命存在的本真罢。所以不必为一些读不懂的诗而大动肝火,反而有伤身体,违背了艺术审美的初衷。

  对于诗歌写作者而言,我想也是存在多层次的追求和各具特色的趣味的。一个诗人选择了走艰涩之路的诗风,本身就意味是步入风险之途。但是他既然作了这样的选择,必定是有其自身的主观原因的。

  艾略特说过,他希望自己的诗被一个人读一千遍而不是被一千个人只读一遍,这种说法也许有点极端,但的确表明了他自己对诗的一种坚执的态度。在我国,一般的诗人都希望自己的知名度越高越好,希望有更多的人读自己的诗,哪怕只读一遍,而并不希望自己被少数慧眼识珠的人所赏识。所以我对当今中国诗坛上有一些一意孤行地写那些相对艰涩而不为一般读者所欢迎的诗人,在内心里是非常尊重的。尽管有一些诗我也无法进入,但我觉得既然这些诗人这样坚执地写着,他一定是有自己的理由和思考的。我能够感觉到有些诗人是出于对“语言的囚笼”的反感而试图寻找一种精神上的突破。在我们这个社会,“语言的囚笼”势力之强大,已经迫使许多人自觉或不自觉地在精神上被囚禁成为某种语言模式的“克隆人”。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说过,有时候看电视银屏上一些“高级知识分子”和“文盲老大妈”所发表的言论,其水平基本是一致的,不知道是这些知识分子水平太低,还是那些文盲大妈们水平太高。当一个社会的人们都普遍地使用同一种语言模式来表达自己的感情时,冷漠,虚伪,言不由衷,怎么会不大行其道呢?而诗人正是这种行为模式和语言表达方式的天敌,所以有一些诗人试图以“陌生化”的语言来挑战“语言的囚笼”的禁锢,不妨可以视之为在语言荒漠中奔突求生的勇者吧。也许他最终未必能冲出这片荒漠,但是未来的语言绿洲会吸取他们的精神养料。

  写了上面这些话,我希望不要被理解为是在执意鼓吹“艰涩化”。就我个人的读诗兴趣而言,我还是比较喜欢含蓄而流畅的诗,对那些艰涩的诗,我常常怀着忐忑的心情加以偷窥,或有所得而沾沾自喜,往往是在感叹中空手而返。不过我并不因此而咒骂作者,因为人的智商和情商是存在着差异的。读不懂一些诗,并不意味着就是低能儿,或许正是这些差异里呈现着人类在个性兴趣的不同中各自的精神风貌。没有了这种精神风貌的不同,还存在什么精神的丰富性和复杂性呢?

  诗人不仅是精神财富的拥有者,同时也是对语言的生动性和丰富性极为喜爱极度敏感的人。所以在诗人的创作中常常会产生一些被称之为“诗眼”的词语,而这些词语,在它们出现之初,就是一种“陌生化”的存在。一旦这种“陌生化”获得共识,它甚至成为一种“经典”,这样的“诗眼”词语,在我们的古典诗词中已经屡屡得到印证。所以我们不要对诗人们的某些“陌生化”的语言方式心存反感,而应当认真研究悉心体察,或许在某些陌生而艰涩的语言方式中,会挖掘到语言的金矿。

  语言在社会发展中丰富,诗语在探求中出新,这是事实,也是规律。特定的社会环境产生特定的语言方式,而特定的语言方式又呈现特定的“语境”。这种“语境”,甚至让人从中窥视到某些深层次的社会意识形态的变化。随便举两个众所周知的例子。“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这样的诗句如果现出在20世纪50年代的中国,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后果?“与其在悬崖上苦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膀上痛哭一晚”,这样的“爱情观”会出现在“阶级斗争天天讲”的政治环境中吗?所以语言的敏感性和尖锐性,常常会成为一种“社会晴雨表”而呈现出社会风貌的变化。同时,正是社会风貌的变化,促成了一些语言方式的形成。

  回到“艰涩化”的话题上来,我们不妨反问或思考一下,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艰涩化”的现象?难道这仅仅是一些诗人的“语言恶作剧”?当年人们在为“令人气闷的朦胧诗”而争论不休时,表面上是懂与不懂之争,其实是两种诗歌观念的较量。如今面对“艰涩化”日盛的现象,我们似乎应该冷静地观察和判断在这种现象中隐藏着的种种玄机,而不是简单地用“贵族化”和“脱离群众”来加以指责。从根本上说,对于诗的艰涩所蕴藏的意味,应当从诗人的生存处境来加以探究。对于一些深层次的有关人的生存处境的思考,常常会为一般人所忽略,甚至是一些人根本进入不了的境界。所以在面对一首呈现着艰涩意味的诗时,还是应当以宽容耐心的态度对待,不必匆匆下结论。经过时间的淘洗,一些所谓艰涩的诗,自然会显露其真实面目。

  诚然,我们自然应当防止那种把诗写成哲学的倾向。诗不可能承担哲学诠释的任务。另一方面也会有一些所谓“装神弄鬼”的人,故意把一些莫名其妙的词语,概念和玄学,堆砌成所谓的诗行,用以愚弄别人。这些人其实没有什么文化底蕴,明眼人一看即知其底细,是无法造成影响的。

  我始终相信,以平和淡定、耐心细致的科学态度对待诗的艰涩现象,探讨和研究其中所蕴藏的诗性意味,从而真正在诗的百花园中培养出独具魅力的艰涩之花。

责任编辑:王小苛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

诗讯热力榜

  1. 娜仁朵兰:诗歌漫步,洗涤人生
  2. 江小鱼:诗歌,电影,摇滚,我的战斗人生
  3. 第三届“中国诗河·鹤壁”全国诗歌大赛结果
  4. 第五届中国诗歌节“中国梦”诗歌创作及朗诵网络征集活动征稿启事
  5. 中国诗歌网“每日好诗”诗人名录
  6. 特讯:“每日好诗”投稿专区开通!
  7. 姚风译安德拉德诗选《在水中热爱火焰》出版
  8. 李少君:何谓诗意
  9. 首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征稿启事
  10. 赛里木湖主题诗歌征集启事
  11. 吴昕孺编著《心的深处有个宇宙:在现代诗中醒来》
  12. 战士的心在燃烧:
  13. 王发宾诗集《战士的心在燃烧》出版
  14. 首届“中华大德·源自德山”全球华语微诗大赛启事
  15. 诗人海子的父亲查正全先生去世
  16. 第85期“每日好诗”公开征集网友评论的公告
  17. 首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征集旧体诗作品
  18. 第三届上海市民诗歌节征集原创诗歌及诗歌朗诵作品
  19. 首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征集现代诗作品
  20. 中国玉环大鹿岛诗歌散文大赛征稿启事
  21. 机不可失:
  22. 第84期“每日好诗”公开征集网友评论的公告
  23. 第三届“中国诗河·鹤壁”诗歌大赛启事
  24. 关于首届“中华善德”微诗大会截稿延期的声明
  25. 首届“中华诗词大奖赛”面向海内外隆重征稿
  26. 林火火:我热爱过的季节
  27. 首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征集朗诵作品
  28. 2016中国诗坛实力诗人名录
  29. “军旅情·强军梦”全国诗歌征文获奖名单公示
  30. “庐山杯”《中国最美游记》全国大赛启动
  31. 首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征集书法作品
  32. “魅力永定河·诗意门头沟”全国诗歌征集评奖活动
  33. 中国诗歌网用户须知
  34. 让经典诗歌回归大众:
  35. 第一届“兴雅杯”全国近体诗大赛复评结果公布
  36. 第一届“兴雅杯”全国近体诗大赛
  37. 第三届中国·天津诗歌节暨“中国·天津诗歌奖”征稿启事
  38. “每日好诗”评选流程调整通知
  39. 第一届“兴雅杯”全国近体诗大赛五月初评结果公布
  40. 《中国彝族现代现代诗全集》(1980-2012)即将出刊
  41. 裴彩芳:一直在诗歌的路上
  42. 《中国酒诗选(现代诗歌卷)》和《诗酒文化论文集》征稿启事
  43. “军旅情·强军梦”全国诗歌征文启事
  44. 国人记忆:中小学课本里的诗(1949-2015)
  45. 江汀:在夜里散步的诗人
  46. 诗歌网络平台与传统出版精神
  47. 第二届“中国天水·李杜诗歌奖”征稿启事
  48. 第一届“兴雅杯”全国近体诗大赛6月初评结果公布
  49. 诗词里的“一带一路”
  50. 星星诗刊社简介
  1. 逆全球化浪潮下让诗歌抚慰心灵
  2. 特讯:“每日好诗”投稿专区开通!
  3. 邓朝晖:诗歌之外,我是个木讷的人
  4. 首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征稿启事
  5. 娜仁朵兰:诗歌漫步,洗涤人生
  6. 赛里木湖主题诗歌征集启事
  7. 第84期“每日好诗”公开征集网友评论的公告
  8. 首届“中华大德·源自德山”全球华语微诗大赛启事
  9. 庄伟杰:诗歌是关于灵魂的学问
  10. 中国玉环大鹿岛诗歌散文大赛征稿启事
  11. 第83期“每日好诗”公开征集网友评论的公告
  12. 李敬泽:相思病,圣人梦——中国经典新读法
  13. 首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征集旧体诗作品
  14. 第三届上海市民诗歌节征集原创诗歌及诗歌朗诵作品
  15. “王学芯诗歌研讨会”在江苏南京举办
  16. 首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征集现代诗作品
  17. 90后作家:从玩乐到走心
  18. 2016中国诗坛实力诗人名录
  19. 写出能懂能诵的优美诗句
  20. 首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征集书法作品
  21. 首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征集朗诵作品
  22. 贺敬之与中国新诗——为中国新诗百年而作
  23. 吴投文诗集《看不见雪的阴影》出版,欢迎订购
  24. “八里城”杯诗词征稿获奖名单揭晓
  25. 机不可失:
  26. 西川:如果博尔赫斯生在中国,他一定会竞选南京市长
  27. 第85期“每日好诗”公开征集网友评论的公告
  28. 中国诗歌网用户须知
  29. 洛夫:燃烧的灵魂——小论庄晓明
  30. “每日好诗”评选流程调整通知
  31. 赵丽宏:诗歌是我的心灵史
  32. 周金标:题画诗和咏画诗
  33. 2016年度中国诗歌人物
  34. 第一届“兴雅杯”全国近体诗大赛复评结果公布
  35. 中国诗歌网“每日好诗”诗人名录
  36. 第三届中国·天津诗歌节暨“中国·天津诗歌奖”征稿启事
  37. 关于首届“中华善德”微诗大会截稿延期的声明
  38. 张二棍:以诗歌的方式拆迁底层的苦难与疼痛
  39. 中国诗歌网2015-2016年度十大好诗入围作品(现代诗)
  40. 首届“中华诗词大奖赛”面向海内外隆重征稿
  41. 第三届“中国诗河·鹤壁”诗歌大赛启事
  42. 张桃洲选编《王家新诗歌研究评论文集》出版
  43. 《解放军文艺》推出诗歌专号
  44. 汤养宗:天道在,人心便在;人心在,诗歌同在
  45. 欧洲华文诗歌会第二本古典词合集出版
  46. “魅力永定河·诗意门头沟”全国诗歌征集评奖活动
  47. 荣光启:由散文诗道出的“诗的本质”
  48. “庐山杯”《中国最美游记》全国大赛启动
  49. “第二届中国网络诗人高研班”学员候选名单出炉,投票将产生5名学员
  50. “百年汉语新诗批评与罗振亚诗学思想学术研讨会”召开
  1. 娜仁朵兰:诗歌漫步,洗涤人生
  2. 首届“中华大德·源自德山”全球华语微诗大赛启事
  3. 特讯:“每日好诗”投稿专区开通!
  4. 首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征稿启事
  5. “军旅情·强军梦”全国诗歌征文获奖名单公示
  6. 弱水:为了生活中那牢不可破的幸福……
  7. 瓦楞草:梦想在贺兰山脚下萌发
  8. 远岸:把日子过成诗,即使在漆黑的夜里
  9. 第三届上海市民诗歌节征集原创诗歌及诗歌朗诵作品
  10. 徐小泓:用诗歌,重新命名世界
  11. 第81期“每日好诗”公开征集网友评论的公告
  12. 张况:我的诗歌帝国
  13. “军旅情·强军梦”全国诗歌征文启事
  14. 首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征集旧体诗作品
  15. 第80期“每日好诗”公开征集网友评论的公告
  16. 首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征集现代诗作品
  17. 第79期“每日好诗”公开征集网友评论的公告
  18. 张洁:在诗歌中安然居住
  19. 机不可失:
  20. 第82期“每日好诗”公开征集网友评论的公告
  21. 让科技更温暖
  22. 第二届“中国天水·李杜诗歌奖”征稿启事
  23. 窗户:送信的人走了,留下我
  24. 第一届“兴雅杯”全国近体诗大赛
  25. “军旅情·强军梦”全国诗歌征文颁奖活动在革命圣地于都举行
  26. 2016中国诗坛实力诗人名录
  27. 第78期“每日好诗”公开征集网友评论的公告
  28. 首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征集书法作品
  29. 第一届“兴雅杯”全国近体诗大赛6月初评结果公布
  30. 首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征集朗诵作品
  31. “魅力永定河·诗意门头沟”全国诗歌征集评奖活动
  32. 彭敏:我是一个风险偏好者
  33. 吉狄马加:总有人因为诗歌而幸福
  34. 中国诗歌网“每日好诗”诗人名录
  35. 赛里木湖主题诗歌征集启事
  36. 第三届中国·天津诗歌节暨“中国·天津诗歌奖”征稿启事
  37. 卢辉:新诗的公众表达与诗意呈现
  38. 雪女:孤独写作
  39. 关于首届“中华善德”微诗大会截稿延期的声明
  40. 中国诗歌网用户须知
  41. 余秀华:一个人有很大的欲望却得不到,才能形成诗歌
  42. 寻找诗意
  43. “每日好诗”评选流程调整通知
  44. 首届“中华诗词大奖赛”面向海内外隆重征稿
  45. 《叶延滨论》:百年中国新诗历程中叶延滨诗歌编辑贡献与诗歌创作成就
  46. 《新诗百年诗抄》首发式在北京草原文化部落举行
  47. 老巢:正在筹拍一部有关海子的电影
  48. 首届“仙女湖杯”全国爱情诗大奖赛启事
  49. 《诗刊》社第33届“青春诗会”代表名单产生
  50. 第三届剑桥徐志摩诗歌艺术节开幕
  1. 特讯:“每日好诗”投稿专区开通!
  2. “第二届中国网络诗人高研班”学员候选名单出炉,投票将产生5名学员
  3. 寻找诗意 美丽人生——上海向诗歌爱好者发出邀请
  4. 艾米莉·狄金森: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5. 首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征稿启事 (现代诗、旧体诗、书法、朗诵、标志设计)
  6. 娜仁朵兰:诗歌漫步,洗涤人生
  7. 首届“中华大德·源自德山”全球华语微诗大赛启事
  8. 恭贺广大网友新年快乐“暖家"诗歌征文迎春节
  9. 首届“中华诗词大奖赛”面向海内外隆重征稿
  10. 2016中国诗坛实力诗人名录
  11. 中国诗歌网2015-2016年度十大好诗评选活动
  12. 中国诗歌网2015-2016年度十大好诗入围作品(现代诗)
  13. 第一届“兴雅杯”全国近体诗大赛
  14. 蓝帆:人生是一场美艳的伤痛
  15. “天降花雨·美在雨花”诗文大赛的征稿启事
  16. 国人记忆:中小学课本里的诗(1949-2015)
  17. 关于免费赠阅2017年全年《诗刊》的通知
  18. 江小鱼:诗歌,电影,摇滚,我的战斗人生
  19. “为你读诗”互诉不正当竞争案宣判 微信公号两案双赢
  20. “军旅情·强军梦”全国诗歌征文启事
  21. 马启代:因苦难获得支撑的人生是值得期待的
  22. 第三届“中国诗河·鹤壁”诗歌大赛启事
  23. 第五届“野草文学奖”邀请赛启动
  24. 中国诗歌网杯“美丽河北,古镇名村”同主题网络诗赛启事
  25. 多场诗歌征稿同时进行 百万大奖等你来拿
  26. 中国诗歌网“每日好诗”诗人名录
  27. 中国诗歌网首届端午诗会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28. 张元:纯粹少年,诗歌里流浪的乡愁
  29. 首届全国葵花节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30. 中国诗歌网APP在安卓、苹果市场开放下载
  31. 首届中国网络诗人高级研修班在上海大学开班
  32. “文学名家进校园”公益活动首站在北京京源学校举行
  33. 中国诗歌网“2015-2016年度十大好诗”评选公告
  34. ​无冕之王潇潇:与死神擦肩的瞬间
  35. 第二届上海市民诗歌节暨第十届市民诗歌创作征文启事
  36. 中国诗歌网免费赠阅2017全年《诗刊》第一批名单公示
  37. 第二届“中国诗河·鹤壁”诗歌大赛正式启动
  38. 第三届上海市民诗歌节征集原创诗歌及诗歌朗诵作品
  39. 第四届全国大学生“野草文学奖”邀请赛征稿启事
  40. 李成恩:距离——我与当代诗歌
  41. 中国诗歌网诚聘英才
  42. 德语诗歌翻译名家林克获四川文学奖
  43. “青春志 中国梦”第三十四届全国大学生樱花诗歌邀请赛
  44. “每日好诗”评选流程调整通知
  45. 胡茗茗:“最有画面感”的女诗人
  46. 艾蔻:杀手也有小时候
  47. 公告:中国诗歌网“每日好诗”评选相关事宜
  48. 九号沙龙 | 难以确定的忧伤泥土——人邻诗歌研讨会
  49. 刘晓彬:本土、自然、创新——论“南昌诗派”十六家
  50. 吴投文:我一直在摸索自己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