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话

作者:邓子冰2017年07月22日 00:10 浏览:1

正常人  

看透我的人说,邓斌
那个无用的混账“诗人”
酒后是个正常人,男人
还能说几句人话,没喝酒的时候
像个被抽掉脊柱的病人 
或者,一台被设定表情
和语言的机器。我说
你看那些低矮的门,坚硬沉重的屋顶


主 人 

渐渐地我发现
许多署我姓名的东西
并不是我的,而是我属于它们
许多打着我的名号进行的勾当
与我毫无关系
却硬生生地说
那是我神一般的旨意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