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牧的意义(九首)

作者: 穆高举 2017年05月05日16:41 浏览:112 觉得不错,我要 赞赏

放牧的意义
 
在羊群中间。不知来路
去处在眼前,忆起
出生时的房间
小火炉,晦暗的灯火
听长辈说,哭声
那么轻那么轻
直至寂静
 
它,找不到任何缝隙
羊群以自己的弧度
辐射。“我一次次回到房间”


镜子里的

另一端。岩石犹如
冰块在夏日松懈的身体
 
它,与卧榻的契约还在
相互掩埋,木片隐入远处
 
——“我在我的肉体里。”
此刻,在这神秘的居所
 
厨窗外,车流穿梭
像虚无填充沉默的镜子


树叶
 
在深夜以微弱的红光
存在。集结
抛弃身体,“我在文字中成为文字”
 
尸体。像泥水中的轮胎
它,承受着裂开原野上的
脚在推进,河流没有声音
 
隐身。面具来自黎明
流浪犬不再醒来的脸部
接纳是必须的选择
 
无目的的投递。沦落
是与一场雨的豪赌,像兄弟
温润与枯干来自同一母体


在虎裕河边

牙齿像雪
——“我缓慢融化”
 
从身体中
逼出

再次落入身体
像星期六的
阳光
 
它,突然怀念起
头颅被占领
企图
逃离的欲念
羽毛般
零落
 
再次退缩到
虎裕河边


尽管
 
低沉。颤抖
尽管门紧闭着
有时像鸟
闪过时,影像
刻印在
虚弱的背景上
 
它,将文字
隐于音符的褶皱中
称谓,在另一片
荒野
长出光亮
 
黑猫。其中隧洞
在延伸,路过
再次路过
语言被遗弃
——“我从伤口进入”


这长短不齐的
 
这长短不齐的。来自
句子或时光
 
——“我听到关于我的声音”
与死亡无关。它
将诅咒排列成树行
春天来临。窗户
对着原野诉说
 
拒绝源头的河流,相信
看不到的事物
手在阻挡, 路已经
失去,没有任何恶意


太原:风浴
 
事实。路边花园
草木在此处
设置起点,“像从镜子里遗失的我”
 
木屑,从骨头里飞出
构筑另外的屋顶。它
看到身后的,质地
抑或木质、石质
以及水泥与砖的组合
椅子,像身边沉默的鱼
 
低语,在闭上眼晴之后
箭从黑猫的一个伤口
到另一个。飞翔
甚至掀开门口的布帘


听说雁丘
 
假牙,在夜间磨出
黑色词语。像某人的名字
 
诅咒循声而至。注入或逼出
容器里,逐渐沉寂的
 
它,如顺藤而上的甲虫
沉重瞬间闪过站台
 
街边。再次再次
在叶脉中横着木船
 
突发事件。事物在屋子里
苍老。“我依旧是木质面孔”


客厅

从厨房传出流水的声音。想起
昨夜在墙外沸腾的叫骂
植物在菜板上等待。我
不会放下手机,因为这个窗口
让我意识到文字在肚腹里
竞技的形态,让客厅里的物件
陪衬走向另一客厅的主人
在上午的时光
在地铺之上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