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泉子
加入时间:2017-03-09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泉子,男,1973年10月出生,浙江淳安人,著有诗集《雨夜的写作》、《与一只鸟分享的时辰》、《秘密规则的执行者》、《杂事诗》、《湖山集》,诗画对话录《从两个世界爱一个女人》、《雨淋墙头月移壁》,作品被翻译成英、法、韩、日等多种语言,曾获刘丽安诗歌奖、诗刊社青年诗人奖、十月诗歌奖、西部文学奖、汉语诗歌双年奖等,现居杭州。

泉子新作5首



悲从中来

一群老人聚集在小区的西北角,
为一个刚刚逝去的同伴念经。
“她离去的过程短暂而安详,
几乎没有经受痛苦。”
母亲在转述她们的话语时,
有几分的羡慕,
她说她希望有一天也能这样地离去。
我在一旁附和着。
而当我惊觉,
真的有一天,母亲会与我阴阳两隔时,
我又禁不住地悲从中来。

    


诗是电闪雷鸣的一瞬,
也是清凉的微风轻拂过你赤裸的身体上的毛发时,
这整个人世的美好与寂静。


那决绝中的释然

除了死亡,
再也不会有别的,
能超过他携妻儿潜逃带给我的震撼了。
一位最忠厚的儒者,
一个“宁愿天下人负我,
而不愿我负天下人”的人,
我的顶头上司,
而只有我知道,他在十多年间对我的理解与支持
之于一个诗人的意义。
他不算不辞而别,
他是在和他的副手交接完所有工作,
并给共事多年的同事留下一封致歉信后,
携妻儿一同销声匿迹的。
在他妻子因赌博借高利贷赔光所有的积蓄,
以及变卖完所有的房产后,
他一次次的原谅,在今天看来
像是一个巨大的黑色幽默,
并昭示了人性之恶的坚固。
当更多陌生而穷凶极恶的债主找上门来,
而更多的银行因之前他的一次次违约而拒绝放款后,
他终于选择了他此刻能保护妻儿的唯一的道路。
这个曾经风流倜傥的年轻人,
这个曾经事业有成的中年人,
在接近退休的一刻一无所有了。
我得知他的潜逃是在第二天,
在读完同事转来他写给我们的致歉信后。
我突然想起他头一天来到我办公桌前,
那若无其事的笑容中的意味深长。
相比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显而易见的疲倦与憔悴,
或许,他终于获得了
一条崭新而唯一的道路显现后,
那决绝中的释然。


洪荒之远处

爸爸,我宁愿永远不再长大,
如果你可以永远不老,
如果我们一家人可以这样永远在一起。
小区边一个临时的羽毛球场上,
一次挥拍的间隙,
点点说。
如果时间在这一刻停滞,
世界会怎样?
我们会被成功囚禁在球拍最新的一次挥动中吗?
而球停在了空中,等待洪荒之远处,
重新落向大地的一瞬。


巨石

“他就不能想想那些继续活着的人吗?”
一位旁观者的义正严辞,让我意识到,
你求生的欲望或许真的是不道德的,
当你说,你想回杭州的大医院治疗时。
而更显然,在你从省城肿瘤医院离开的那一天,
甚至是在这之前的很久以前,
在你做完第三次化疗,
而癌细胞依然加速向全身扩散之后,
在医生向你描述死的种种可能性中
那越来越清晰而确定的一种时,
你妻子已然在心底彻底将你放弃了。
当我向她转述你的请求时,
她说,这该是多大的一场折腾,
而这一切又都是于事无补的!
你就当他是一个孩子,哄哄他,
或许,你还可以听听他父母的意见。
电话的另一头,一个悲伤但坚定的声音
多少有些让我手足无措,
直到第二天一早,我收到了你的最后一条短信:
救救我!
我驱车三小时赶到了你父母生活的小山村。
当我走进那间昏暗的房间时,
你挣扎着,但终于未能起身。
“要回杭州吗?”
我未能从你身体的晃动中分辨出你在点头还是摇头。
而你的手不断挥动着,
仿佛我们之间隔着无数飞舞的蚊蝇。
我准备叫救护车的建议
被你父亲坚定而有力的手势打断了,
你妻子在一旁解围,
要不再等等,等到明天早晨,
或许,他那时能更清晰地表达。
剩余的时间是沉闷、压抑与尴尬的,
直到夜的最深处,
你终于的死,帮助卸下了
那压在每一个人心头的巨石。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