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敬亚:沈苇诗歌中史诗元素的异变

作者:徐敬亚   2017年03月06日 12:22  中国诗歌网    121    收藏

沈苇的诗是一个复杂体。

不同于内地的先锋诗人,他的诗歌内部没有密集的意象,不大使用唯美的元诗修辞,也很少承载多层次的逻辑结构。从大的类型看,沈苇属于一位抒情诗人,然而他的抒情又是隐形的、节制的、细碎的。从表面上看,他的诗含有相当多的地理元素和大面积的扫描,但他却绝不是一位状物描摩的地理陈叙者。

那么,沈苇的诗歌属于哪一个类型,他的诗意方式是什么,他的源头又在哪里。

依我多年的阅读经验,从每一首诗的内部结构类型上分析,基本可以判别一位诗人的大致归属。以一首20多行的短诗为例,浪漫主义的抒情诗人往往会一气呵成,内部结构单一。而当代大多数诗人一般会将结构处理成2-4个单元。这些单元,或是逻辑的,或是情感与情绪的,甚至是语感的。而诗意,正是在这几个单元之间完成转换,这也就是一般被称为起承转合的套路。

沈苇诗的内部线索,基本是一体化的平铺展现,诗的内部或有跳跃、穿插,或有大小镜头的拉开及特写,但总体上是单一诗意方式的延展或形成过程。这就是典型的抒情诗人,甚至是浪漫主义诗人们的特征。它的艺术本质,就是第13届华语传媒大奖对沈苇相当精准的两个字评价:“单纯”:

沈苇的诗是一个特殊的容器,南方的柔美和边地的苍茫,坚硬的现实和隐身的历史,地域的小和精神的大,记住的与遗忘的,生与死,完全汇于一炉,复杂中透着一种单纯的品质。他出版于二〇一四年度的《沈苇诗选》,以编年的方式,检索了自己的写作史,从对物与地理的透彻观察,到对人与族群的深沉思索,沈苇的诗,既沉重、荒凉,又静谧、悠然。他写出了狭窄人生中那辽阔的悲哀,也指证了那丰盛广大的世界其实不过是自己身体苏醒后的一个语言镜像。——


2014年度诗人【授奖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