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需要对话——诗人帕男专访系列之九

作者:中国诗歌网云南频道    2017年02月19日 23:31  中国诗歌网    242    收藏

      

图片2

   杂志大小不管,但帕男还是上了封面


中国诗云南频道:帕男老师您好。在今天的话题当中,我们将就中国诗歌如何走出国门进行一个简单的对话。实际上今天这个对话是根据苗洪的文章《中国需要打造一条诗歌的丝绸之路》基础之上展开的一个话题。我们感觉中国诗歌如何走出国门应该是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

帕男:其实关于中国诗歌如何走向世界的问题,在中国诗歌网云南频道前几次的专访中也多多少少的提起过这一问题。关于中国诗歌如何走向世界的问题,在某种程度上而言,今天看来可能会更现实一些,环境感也显得比较宏观。苗洪的文章立意是无可非议的,但是实际上关于诗歌如何走出国门的问题,有许多方面区别于文化走出国门的问题。丝绸之路既是经济领域的交流,也是中西方文化领域的交流。但是,诗歌仅仅只是属于文学艺术领域地范畴,与宏观的文化本身相比之下,有许多属于诗人个体主观的思考。包括意识形态方面的思考,社会价值观念的较比等。而纯粹的文化则不同,他仅仅只是无意识的自然层面。因为诗歌渗透着许多有意识层面的东西,所以,中国诗歌要走出国门,就必须与国际诗歌达到某种有意识层面的协调都步骤。


图片3

和《人民文学》诗歌编辑朱零一道为大姚诗人创作基地授牌


图片4

受邀参加湘桂滇粤文学联谊座谈会


中国诗云南频道:今年是普希金逝世八十周年纪念,同时,这位“俄国文学之父的诞辰日也俄罗斯的诗歌日。因此,我们接下来的问题可能距离现实情况比较远一些。因为中国目前还没有一个比较正式的或者说在国内,国际范围内比较认同的一个诗歌日。我们中国将来会有 这么一个比较正式的诗歌节日吗?       

帕男: 首先就目前中国文学艺术方针及价值观的多样化及多元化现状来说,出现中国诗歌日的概率比较小。但是,与此同时,也有促成这一节日产生的历史机遇与文化因素。习近平同志说,时代呼唤伟大的文学艺术及伟大的文学家,这种呼唤其实就是中国诗歌的机遇。另外,由于中华民族文化的一体性及其统一性特征的客观存在,中国诗歌只要找到与主流文化的衔接点就很容易产生具有整个民族意义的诗人。


图片5

       有时候,这样的圆桌会议不一定谈论诗歌


中国诗云南频道:我们中国诗歌网目前的总体格局是实行落地方针,即为每个省市包括直辖市都设立了专门的地区性频道。与此同时,我们诗歌网还特地开设了诗及诗理论的专题板块。但是,我们在网站的运行过程当中,各省市频道之间缺乏相应的互动机制。您认为中国诗歌网如何加强这种区域性之间的互动?

帕男:我个人认为,没有互动的诗歌更自觉,或者说能够更有利于诗歌创作的百花齐放。互动的结果肯定就是在交流的基础上达成某种意义的协议。而这种协约的结果实际上就是限制了畅所欲言的机制。

中国诗云南频道:在云南及其贵州等边疆地区,文学创作目前普遍存在着一个比较明显的现象就是追求方言及其母语式的文学创作。那么,按照目前的这种状况而言,中国诗歌将来会出现追求方言及其母语式的诗歌创作行为呢?

帕男:这个问题非常尖锐,非常现实。但是,诗歌创作毕竟不等于文学创作。诗歌本身的许多属性限制了诗歌创作的母语化趋势是肯定的。另外,诗歌的口语化也不等于母语化。

另外,就云南,贵州许多地区的方言及母语,无论是在音节或者说表现力来说,因为均由汉语转化而来,因此,中国诗歌将来出现追求方言及其母语式诗歌创作行为的机会不大。

  

图片6

              帕男回乡,和湖南作家金锦云 陈茂智和传媒蓝总

                     

图片7

                       帕男近照   

中国诗云南频道:在我国目前的诗歌创作中,我们很容易感受到中国诗人追求现实主义之风的气氛。也就是说,这种追求现实主义之风的结果,导致了类似新闻报道式的新闻体诗歌大规模的盛行。一大批诗人将诗歌演变成类似战地快报式的东西。请问,这种追求现实主义之风的浪潮是否是对现实主义方针的曲解?

帕男:诗歌需要对话。而这个对话的对象非常广泛。它或许是关于现实主义的对话,或许是关于浪漫主义的对话。因此,我个人的理解是,将现实社会中的许多现象引进诗歌创作并不矛盾。现实主义是浪漫主义的主要基础,如果完全抛弃这种以面向现实的创作方针,那么诗歌的一切主义便无从谈起。

责任编辑:莫开高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