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顾悦
加入时间:2017-02-10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1985年生于南京,文学博士,上海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教育部博士学术新人,上海市“晨光计划”学者,上海外国语大学十大人气公选课教师,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诗人,民谣音乐人。曾翻译诺贝尔文学奖作家托妮•莫里森小说《爱》,发表民谣专辑《依然》。

小星集(一)


巴塞罗那顶上的星星叫什么?
太平洋最孤独之处在哪里?
葡萄为什么不愿单独出现?

贝壳是否比实验室更懂白垩纪?
挑食的孩子为什么不被称为美食家?
所有数字消失之后还剩下什么?

樱桃树会嫉妒梨树么?
沉睡的考拉分得清季节么?
布朗运动停止后世界会更安静么?

海面上如何留下脚印?
树枝有没有最佳的长度?
衣服是否会爱上穿它的人?

小提琴比大提琴更小么?
种子发芽之后还活着么?
冬天的歌声会比夏天更冷么?

长城的修筑者之后怎么去北方?
美国总统是否有权赦免菠菜?
世界末日银行会被挤兑么?

鹦鹉会最先学会哪种语言?
路灯和星星哪一个最先熄灭?
酒吧为何从不售卖鼹鼠?

朋友是否只是一种南半球海洋生物?
悲伤最深处是否是没有岩浆的地核?
化学家是否知道沉默的PH值?

金融体系和蘑菇一样是骗局么?
花猫比白猫更喜欢民主制么?
哪种政体可以给豌豆投票权?

越洋飞机上该多久调一次时间?
旅行团为什么从不去家里?
蕨类植物为什么从不做广告?

巧克力想不想尝一尝自己?
海里的鱼渴了怎么办?
谁能让旅行者停下脚步?

桃树能不能选择哪一天开花?
面包会在意自己的形状么?
洒水车是否曾互相清洗?

地图上为什么从来看不见人?
长到多大算是长大了?
早晨和夜晚哪一个先来?

所有丢失的信都去了哪里?
雪和花究竟谁先像谁?
死去的爱情是自杀的么?

蚂蚁想不想变得更小?
狮子哭泣时有谁会看见?
捕鱼船是不是也是一种鱼?

愤怒和嫉妒哪一个更适合发电?
夜晚散尽后为什么还是夜晚?
能否用大号啤酒杯盛放冷漠的背叛?

旧杂志捆在一起时为何让人兴奋?
广场空无一人时葡萄酒还存在么?
左边的左边还是左边么?

银杏树叶的悲伤会有几磅?
夏天和冬天相遇时是什么季节?
杯子知不知道自己装的是什么?

床有没有找到自己睡觉的地方?
云的后面是不是总是晴天?
小孩子记不记得自己更小的时候?

军队里是否有番木瓜的栖身之处?
垃圾车也期待满载而归么?
没有电话的年代诗歌是否成为必需?

橙子与橘子有什么相干?
花瓣与树叶有什么区别?
婴儿能听懂婴儿的哭声么?

旷野的风声总共有几种名字?
闹钟失败以后会选择怎样的道路?
如何给月亮戴上戒指?

卖鸡蛋饼的小店会不会在午夜时悄悄潜走?
鹈鹕为什么对羽管键琴毫无兴趣?
多大的浴巾能包裹住九点一刻?

风干的渴望还是渴望么?
无法企及的过去有没有装得下的箱子?
如何在舞会上朗读乘法表而不尴尬?

有没有哪条鱼没学会游泳?
阿尔法和贝塔之间隔着什么字母?
巨石阵是否曾悄悄移动?

上帝会如老师一般数点自己的听众么?
枣树是否数的清它拥有的枣子?
猛犸象为何消失在牙膏诞生之前?

直升机为什么不停在鸟窝里?
密集恐惧症患者该用哪种键盘?
炸鸡冷了以后是否变得吝啬?

历史学家记得我曾哭过几次么?
白矮星是被时间抛弃的么?
复活节岛有没有掉头离开的时刻?

宇航员想跳舞了怎么办?
独自喝茶时如何不打扰外面的鸟?
空气净化器能过滤陈旧的忧伤么?

失业者失去了心爱的锁链么?
贫困会毁掉一棵椰子么?
被欺压的村民只能去大熊座避难么?

泡菜和咸鱼是可耻的叛徒么?
所有生命的开始都如初学者的琴声般艰难么?
落雨是这个世界的掌声么?

斑马的同桌从未出现么?
说出“我不愿意离开你”的唯有奴仆么?
丢弃了的梦想都做成羽绒服了么?

家具店为什么不出售小孩?
矩阵比数列更适合野餐么?
哪种面包可以浮在多瑙河上?

卡斯特罗死后二十世纪会结束么?
智利会取笑阿根廷的身材么?
胡萝卜拔出之后大地会感到空虚么?

水不能燃烧是因为羞涩么?
厨房里是否永远缺少一辆马车?
哪种橙子才是真正的橙色?

股票市场是否依然被橙色象海豹控制?
字典和潮汐谁是真正的立法者?
巴比伦国王有没有渴想烟草的时刻?

甜橙是可食用的阳光么?
麦田是午夜的某种泛音么?
同一棵树上的苹果明白彼此的念想么?

波利尼西亚是一盘淡奶油味的汤么?
童年是树影飞走时结束的么?
放弃选择权之后会有更好的结果么?

巴黎到墨尔本需要过几座桥?
杀人犯中有多少热爱冰淇淋?
还有比沸腾的水壶更凄厉的么?

科学家是一些被驯化的小孩么?
机器人知道人类的存在么?
罗马帝国比扇贝更伟大么?

 仙人掌是缺爱抑或嗜好独特?
浆果在自杀前夕渴望被拣选么?
日久黯淡的照片是羞愧于不曾改变么?

火烈鸟会想要一只鳄鱼皮手袋么?
放进纸盒里的松鼠是什么形状?
多大的草地可以让金枪鱼心满意足?

烟雾散尽之后世界如你所想么?
不确定感是自由的必需么?
可以把所有爱都放进一个筐子里么? 

草黄之后会学习不同的舞蹈么?
电话发明之后鸽子更多了么?
海龟会为明天忧虑么?

睡衣会不满于不被看见么?
夏威夷果明白完美主义者的痛苦么?
放弃幸福的人会在夜色降临时落泪么?

书为什么总是用封面遮盖看似漂亮的内容?
留声机会傲慢于自己的歌声么?
钢琴会惋惜因荣耀而放弃的自由么?

被利用与被遗忘是雨伞的全部命运么?
睡莲是否因贪恋一吻而装作未曾醒来?
你之于我是否是北极熊对热带水果的冷漠?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