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和中央宣传部文件批复精神,由中国出版协会举办的第六届中华优秀出版物评选活动近日正式揭晓,其中中译出版社图书史诗般的小说《祭语风中》喜获第六届中华优秀出版物奖,这也是中译出版社自2015年3月分立以来获得的第一个国家级出版奖项。《祭语风中》是次仁罗布经多年中短篇小说创作沉淀之后,历时5年创作的一部优秀的长篇小说。该小说的可贵之处在于,用经典现实主义笔法揭示了特殊地域的时代脚步,在历史的宏阔和生活的细致方面呈现了近半个世纪西藏历史风云剧变和社会人文变迁。

       此前《祭语风中》还荣获过以下荣誉:第六届中华优秀出版物奖、中国文艺原创精品出版工程、“2015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三强、2015年度“中版好书”。

       出版发行:中译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5年8月

       ISBN:978-7-5001-4225-6

       作者:次仁罗布

       责编:刘黎黎

       装帧:平装

       开本:16开

       定价:39.80元

       各大书城及京东网,亚马逊,当当网均有销售,欢迎前来选购。

       《祭语风中》以20世纪50年代末西藏上层反动分子的武装叛乱直至现今长达60多年的西藏社会变迁作为社会背景,写一段广阔的时空里人的命运,以藏族文化精神观照人,更多地凝聚了生命之思,是灵魂的对话和呓语。它启迪众生如何在历史飓风的裹挟下安放自己的灵魂。所以,它是一部灵魂之书。正是在这一层面,小说才显示了文学本身对人的关怀、对人的生存和命运的思考,从而有了优秀的文学作品感人肺腑的审美感染力,以及丰富人的心灵、提升生命认知的深刻性和超越性。

       当小说的叙述者晋美旺扎在自己生命的最后阶段,以回忆来讲述一生时,历史已经成为往事。正所谓往事如风,历史如风,在他的回忆中,西藏的每一阶段每一次动乱和变革如一场场飓风掠过。西藏社会的众生,贵族、僧人、平民被一场又一场的历史飓风吹来吹去,改变着生命的轨迹。然而,在晋美旺扎看来,人在历史中不论经历怎样的艰辛,怎样的沧桑,最重要的是内心的皈依,对生命灵魂的安放。所以,人的存在与历史之间形成了一个“身在风中”的隐喻。小说中人们的命运,一方面身在风中而身不由己,另一方面也在每个人生命轨迹的描述里,把灵魂的安放作为人生存的意义,作为不能被风完全裹挟的存在之根来进行“身在风中”的思索。由僧人还俗的罗扎诺桑,紧跟着政治形势进行人生的选择,也许这并没有错,但他没有心灵的慈悲和感恩,必然意味着放逐了自己的灵魂,最终在藏人最为看重的生死轮回的生命之思中,留下悔恨和遗憾而辞世。努白苏管家为了报答努白苏家族的恩遇,在几十年时间里,他自甘承受污名、放弃自己的幸福不离不弃地照顾孤身一人的努白苏老太太。他备受苦难的折磨,在深深的苦海里葆有感恩和慈悲之心,“文革”结束后又不顾年老迈入利益众生的事情,这些让他的灵魂得以安放,生命有了价值。贵族瑟宕二少爷始终坚持自己的政治信仰,在西藏贵族上层反动分子叛乱开始时,他就旗帜鲜明地站在共产党和解放军的一边,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贵族特权利益的损失。他真心喜欢新社会,拥护人民的翻身。但瑟宕家族也在历史的风中生活坎坷,备受磨难。“文革”结束后,他依然站在一位知识分子的理性立场拥护党的领导,并为西藏的发展而操心。所以,瑟宕二少爷是在历史的飓风中以坚定的政治信仰安放了灵魂的人。小说围绕晋美旺扎的生活还写到了众多形形色色的人物,其中希惟仁波齐活佛是一位智者和仁者,他以慈爱和利益众生的教导,将藏族宗教文化里的苦难与救赎、自省和修持作为人生的向导照亮了晋美旺扎的心灵,师生的灵魂都安放于历史和尘世的风中,成为小说中耀眼的光亮。

      这是一部以人的关怀为立足点的小说,它写到了叛乱贵族的坏和对他们的憎恶,也写到了进步贵族的好和对他们的同情;它写到了翻身解放的贫苦民众的新生活和喜悦,也写到了其中一些人的无赖和贪婪。不过,小说始终以人如何安放自己的灵魂这样的视角来写作,以藏族文化的慈悲,对所有人都心怀悲悯。因此,小说不以历史和人性的反思为重点,而以生命的意义和价值为核心。基于此,可以说在《祭语风中》这部小说中,人和历史之间的纠缠是“身在风中”的隐喻,凝聚生命之思,有深入灵魂去观照和澄澈生命价值的意义。这是一部关于灵魂安放和生命之思的小说,它令人感动,悟觉人生的价值,这种形而上的超越性让读者的心灵受到洗涤,精神得以提升。

      《祭语风中》给人的悟觉首先是关于人生的苦难和救赎。小说以苦难作为人的救赎的必由之路,在磨难中以自省和修持去实现精神的升华和证得生命的圆满,这是来自于藏文化和藏族宗教信仰的人生态度。小说写希惟仁波齐活佛告诫晋美旺扎要将尘世作为修炼的道场,将利益众生作为人的救赎。这应该是这部小说的文眼。小说让人感怀生命的慈悲与人生的意义。小说一开始写叛乱时希惟仁波齐带着弟子逃亡,这不是出于其他,而是不愿意杀生,因为战争是最大的杀生。晋美旺扎则参悟了希惟仁波齐活佛的教诲,将心怀慈悲利乐有情众生作为生命的真正意义。由于藏人极为看重死亡,超度亡魂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晋美旺扎就经常在对人的生命和命运的同情惋叹中,为死者的灵魂进行牵引和超度,让他们的灵魂承载善恶的果报,像风一样清扬而去。晚年的晋美旺扎告别俗世又重新成为一名僧人,一名天葬师,在天葬台上为亡魂指引道路,给活人慰藉,也救赎自己。小说以自然、严肃、尊崇的语言,描写晋美旺扎在天葬这个为死者完成最后心愿的仪式中,心灵经受洗礼、灵魂得以安放。

       苦难与救赎、生命的慈悲这两个方面是藏族文化中人生态度和生命之思的核心。《祭语风中》具有观照一个民族文化精神的意义,在领悟和受益这种文化对人的启示的同时,我们也感受到其文化精神的核心指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