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田湘
加入时间:2015-09-27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田湘,生于广西河池市金城江区,现居南宁。曾就读于河池师专中文系,鲁迅文学院23期高研班。中国作协会员,中国铁路作协副主席,广西作协副主席,全国公安诗歌诗词学会副主席兼秘书长,铁路公安文联副主席兼作协主席,中国诗歌网广西频道站长,广西民族大学客座教授。著有《城边》、《虚掩的门》、《放不下》、《遇见》、《田湘诗选》、《雪人》(汉英双语版)等诗集六部及配乐朗诵诗专辑。主编《沉香诗选》。作品散见国内主要刊物,入选多种诗歌年鉴。代表作《雪人》、《沉香》、《嗍螺蛳》等。《文艺报》曾专版进行介绍。曾获《诗歌月刊》年度诗歌奖,公安部金盾文化工程艺术奖,中国公安诗歌贡献奖,公安部首届签约作家,广西重点扶持作家,广西首届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

田湘2017年好诗歌

那是我的灵魂在赶路
 
我一直在寻找灵魂
今天终于找到了
萤火虫的光在暗夜的树林里
一闪一闪
一会左,一会右
多像我的灵魂在赶路
 
微弱的光照亮微小的世界
揭开人间的另一层秘密
我敬畏那些发光的物体
没有它们,我们将永远沉沦在黑夜
 
相比太阳巨大的光芒
萤火虫更接近真理的底层
它让我在强大的世界里
看到微小的力量
 
总有一天我会死去
萤火虫也不例外
但它会在我之后,比我更持久
那时,你看见萤火虫的光
在暗夜里一闪一闪
一会左,一会右
那是我的灵魂在赶路


中原的雪
 
一生中我欠过许多债
雪是其中之一

我的南方没有雪
这是我内心想要的
一直欠着

今天我来到中原
一场大雪覆盖了大地
亿万麦苗沉入温暖梦里

中原的雪,白茫茫
像南方丰盈的阳光
灌满我的瞳孔

这个冬天我很富有
满地白银足够我花
足够我还清一生的债务


在雪地上写一封情书
 
这是最洁白的文字
他要在雪地上给你写一封情书

一个内心忧郁的人
也有纯净灿烂的一面

他写一遍
雪花覆盖一遍
如此反复多次
这场雪还是打败了他

雪的语言飘满天空
他却无法让你读到
这封掩埋在雪中的情书


丝绸之路
 
月亮的独轮车穿过汉唐天空。
光明在黑夜里生长。
银杏树在秋风中卸下皇袍。
落叶是钱币。

僧人从皇城出发。
马车上装满丝绸。
丝绸是梦的衣裳。

骆驼在沙漠中替换马车。
骆驼是沙漠之魂。
沙漠是风的影子。
沙漠是死亡的河流。

而海上,一支浩大的船队正在出发。
船上没有炮剑。
只有丝绸和陶瓷。

丝绸轻如云朵。
陶瓷是冷却的烈焰。
世界之门正被打开。

僧人向西而去。
如来向东而来。
经卷次第展开。

尘世一片光明。


大运河
 
始于春秋。运送战争。
我是士兵,也是幸存者。
通于隋朝。不只为战争。
我是劳工,也是反叛者,
隋朝灭,运河存。
兴于唐宋。我是搬运者,
运送粮食和刀剑,
也运送经卷和诗歌。
直于元代。我运送金戈铁马的阵容。
之后,我运送明朝、清朝,
我运送繁华与衰落,荣光与耻辱,
我运送时光,将千年岁月运送到你面前,
在这个冬天,我看见月如勾,
颓废的河面上飘着一层薄薄的冰,
却承载着世世代代的雄心与梦想。


古道
 
一条路从汉朝走到民囯
又走到今天,也不觉得累
不像一个人,早就变成灰了
一条路只要有人走,就不会死去

在环江,我见到了这条路
也不知为谁,穿越了两千年
两旁古树参天,但不是汉朝的
花草藤蔓不是,飞禽走兽也不是
这些生命都太短暂

只有石头是汉朝的
却没有生命和记忆
石头有门,却从不打开
一如古道无法穿越
我们进不去,古人也出不来


风的词条
 
这是风的词条
随性、健忘、创造、毁灭、虚无
 
风说
浪迹是自由
静止也是自由
我想追风
风说好啊
可风是个健忘的朋友
 
风在春天吹绿了叶
成了债主
叶到秋天向它还债
可风早已忘却
 
风一次次被墙拒绝
可风依然飞蛾般向墙扑去
爱一次,伤一次
毁灭一次,又重来一次
风不断让自己再生
 
风到底是谁派来的
它抚慰我也鞭打我
我既爱它又恨它
可风生来就只懂遗忘
又岂是爱恨所能摧毁
 
风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那么随性
我这一生可能也做不到
 
我时常为一些小事纠结
就像今天我站在风里
听瑟瑟的秋风
听着听着,就泪流满面
或许我永远也学不了风
 
风没有记忆
这多好啊,把悲伤交给风
就是交给遗忘
 
风啊风
从虚无中来
又向虚无中去
 
总有一天
我也变成一阵风


俗世缠身
 
一群云放弃了优雅,不做神仙
入俗,来到尘世
跑进森林、村庄、稻田
跑进城市的污水沟

一群云落到海里,变成鱼
即刻被大鱼吃掉
变成波浪,又被更大的波浪推到沙滩

一群云落到草原,变成马群
顾不上吃草,就遇见狮群虎群
于是狂奔。草原广阔起来

一群云最后落入水井
被取来做饭、炖羊、酿酒
此时炉火正旺
 

菠萝蜜
 
热带。或亚热带。
喜光。喜雨。喜沃土。
但忌积水。忌霜冻。
植物的特性与人类的偏执。
 
这是条件。爱你的热带风光。
这是选择。爱你的坏脾气。
 
偶尔,带你去北方走走,
满足你的好奇心。
但必须等待夏天或秋天。
 
你的果是最甜蜜部分。
像硕大而受伤的乳房。
 
你的孤独也有温度。
像燃烧的火焰。
 
你设置底线:零度以上。
谁若给你一场雪,你将即刻让爱死去。


秋天的黄昏

秋天的黄昏如流血的战场
所有的云朵似祭奠的花环

太阳的子弹射向苍茫大海
静默的群山是无言的悼词

悲观者吟咏绝望的诗句
唯乐观者运送希望的浪花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