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许梦熊
加入时间:2016-12-31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一个时代如果在我们身上复活,它带来的真理首先是自由。

纪念碑(外六首)

纪念碑

我们给自己的身体一座城市,
风就会侵蚀白天与夜晚;
让睡梦阴晴不定,
雷声在我们的喉咙里发作。
应该雇佣哑巴和聋子,
往这些身体里面浇灌水泥,
让每个人都成为纪念碑,
长出自己的年份,
就像苔藓和苍白的斑痕;
只要太阳仍在照料这片土地,
我们就毫不犹豫地生活,
直到死亡伴随着
缕缕呼吸,如同烟囱冒烟,
将一切化为一个喷嚏,
轻轻地打在空气中。


落地

玉兰树青黄的叶子坠下,
雅堂街蜿蜒在缥缈的香火中。
人们膜拜菩萨的心情
和初冬的天气一样晦暗了;
我朝着东方退,遥望西边的山,
那座缪斯歌唱的小小峰峦,
所有的天使解甲归来。
你应该收敛翅膀,重新做人,
忘记空中的城市生活,
每一朵云彩都有沉默的房客;
鲸鱼和汽艇相互掠过,
世上的日子从来没有保佑。


抚摸

像这样一双黑夜的手,
将我推向光阴裂开的那扇门。
被所有的冷淡之物覆没,
只有你探身深渊,
把最后的粮食递上,仿佛
我们总是吃着同样的果实;
它苦涩如焦灼的泉水,
唯有彼此紧张的肌肤在融化,
这张阿尔卑斯山的雪皮
让我们变得无比晶莹。
每次你抚摸镜中的那个自己,
也会为他的容颜而憔悴,
因为悲伤如此轻易
在我们的眼睛里蒙上阴影。


卖书记

前来寻找东周列国志的一位母亲,
在我的一一推荐下,最后
买了小博贝什、黑猫历险记、
早来的鹤以及开明国文讲义等书;
她不知道应该让孩子读什么,
只是听说冯梦龙写得好,
为作文太差的孩子找个出路,
所有的教育都将面对绝境。
我们错过的时代,必须在孩子身上
重新来临,知识的作用更广大,
它使每一颗心都有家可回;
便宜点,她觉得旧书不该高昂,
在那个如火如荼的年月之后,
我们已经轻视书斋,
就像经济决定所有人的走向,
朝着虚无的裂隙不断坠落。
她抱怨她的孩子遇见的语文老师
每次都刚刚毕业,书单上
那些名著,如同纸枷锁一样,
在孩子身上,在家长身上,
慢慢地嵌进肌肤,仿佛金项圈;
我们如何领会万物有灵且美,
当呼吸都变得粗浊、紊乱,
临睡前半个小时的阅读
成了适应新世界的一个疗法。
想象彼此都会顺流而下,
在平庸的生活中敲着键盘游戏,
这样就能够原谅自己了;
并非一个人堕落,而是人类
我们掺杂在人类中间,
滑向低劣的维度,展开自己的梦,
就像打开书本的某一页,
反复读着那句:毁灭也是种子,
它孕育着我们另外的世界。


基里尼亚加

遇见胡狼的完美早晨,
恩迦创造的基库尤人、马赛人、瓦坎巴人,
在与欧洲人展开决战的那一天,
只剩下各自零散的基因,
互相铆进那些幻想的身体当中,
当旧神皆逝,蒙杜木古开启的新世界
再次为一管特效药而分崩离析。
柯瓦西里就是再见,
再见我们的家园如鬣狗的粪堆,
重生的大象朝着恩迦的山
不断地哀鸣,核辐射让树木壮大,
河流蜿蜒在败絮一样的土地;
人们寻找信仰的宝座,
肯尼亚却在甚于饥荒的光明里
成为欧洲的影子,一个巨大的变形虫,
黑皮肤里面睡着苍白的灵魂。
要是你相信恩迦就在附近,
你一定会在瞑目的时候找到他,
奇迹属于我们坚不可摧的心;
从每一个寓言当中流淌
我们的血,它更新着古老的面目,
在无能为力的任何一天显现
恩迦的大能,干旱让一切暴露无遗,
就像牛羊的骨头,枯竭的河床,
四十个昼夜的洪水结束了,
绕着地球运行的行星依旧裹着欧洲的胎衣。


弦雀
兼致甄岩、庆伟

但愿我的灵魂也是一根弦,
随着芬恩先生的指法颤动不已;
巴赫圣洁的头脑在流露
至高的思想,灾祸不会断,
就像恩慈永远涌动在内心深处。
寒雀在弦,忧伤如夜雨,
世界各地的音乐家都在领略
自己获得的灵感,如何化为旋律;
无尽的乡愁让芬恩先生低首,
轻拨那些惆怅的光线,
仿佛它连在两个国家之间,
丹麦的风吹进了我们的音乐厅。
温柔的夜晚总有奇迹迸发,
忘记晚餐的芬恩先生
在最后的诗中向聆听者致意;
懵懂的孩子将会茁壮成长,
当他们学会抚摸吉他,
从中弹奏时光流逝的声音。
未来的大师,他们记得芬恩先生,
不论离自己的故乡几个时区,
都在熟悉的钟点醒来,
让每根弦像麻雀一样跳动;
哪怕你的耳朵闭塞如蚌壳
此时也要吐露珠玑,
巴赫不会欺骗所有钟爱的人们。


星期五夜宴

重复过去,温州的菜肴
在冰与雾中展开大海的羽衣。
从番薯的块茎里提炼酒,
佐以肥大的鹅肝和三文鱼片;
我们唯有满足味蕾的森林,
才能告别去看,去听。
大地的哭声通过枝末而来,
城市掩藏危险的面目;
那些流着金钱的血的动物,
默默地贡献所有身心,
你无法拒绝火,就佐以火。
革命在厨房与卧室,
它将蔓延我们的梦与现实;
治理国家如同烹饪,
也跟生育孩子一样必须爱
爱他是你的每个节日。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