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0

粉丝

89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许梦熊
加入时间:2016-12-31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一个时代如果在我们身上复活,它带来的真理首先是自由。

夜之书——给天武(十首)


“这里有太多的虚无”,沃尔科特


01

美的历险再次开始,恍惚的身体
如同刀架,所有的刑具靠着
你来验证灵活,骨肉被剔到镜中,
人们只爱蜜蜂的腰和它的勤劳。
灾难就像一个没有人收的包裹
到了你的手上,要是你有
一双海德格尔的脚,里面就会
出现高级军靴;黑森林那边悬着
一口日耳曼的井,犹太人掉进去
就成了水花,消失于那只魔桶。

02

我们熟悉同样的一条山沟,
人类肥沃着骆驼刺和梭梭;
记忆滑过沸水,像枚冷却的鸡蛋,
它让我们更加相信自己的耐性。
永远处在恐惧的一根弦上,
永远有副伟人的遗像,被新的画家
再次刷新面孔,那颗痣如同按钮,
从中飞出一个世纪的圣甲虫,
我们的愿望变得对自己不利;
城市将化为森林,鸽子在屋顶,
野兽住进所有的房间,它们
睡在宜家的床上,不再担心
聪明的亚当借着他的舌头来命名。

03

然而离这样的末日还有
多少天,我们误以为仍很遥远;
一个切尔诺贝利不够震惊,
长崎和广岛在融化,上帝的水阀
不停地滴下祂的小小惩罚。
像蚂蚁一样的细胞正在人们体内
搬运那些好的粮食,直到
一个人坏掉,过了他的保质期;
直到你的时间被搬空,那里
已经成了山谷,而呼吸化作风;
夜晚和白昼在两只眼睛里交替,
星星在你的肌肤上像露珠
不断滚落,一个福岛也仍然不够。

04

在庞培的废墟里,那些石像
依旧保持快乐的姿势,从澡堂
冒出来的一个头颅,没有
稀释罗马,反而被我们搅得更稠;
就像尧与舜的国家,没有面目
反而愈加可爱,好手艺的思想家
从中捏出一个理想国,官僚们
穿上绘有禽兽的衣服膜拜,
仿佛在公元前我们已经达于和谐。
是的,从蚕与陶的文明里,
一切光阴都会带来新的斑马纹,
我们囿于自己所看见的,却沦于
自己所发明,这就是真理的阴影。

05

黑暗永无止境,生命伊始,
在他们确定的新闻里只有消亡;
像空气在藕中分享着甜蜜,
甜蜜让更多的事物成为腐殖质。
我走到胜利街,像羊羔一样
漫无目的地进食、咀嚼,
为了头脑里的成像清晰而可信;
世界在联合的空洞中,你感觉
会怎么样,挖掘机在清理
所有建筑,就在我的早晨轰鸣。
燕子飞过槐树和樟树,飞过
陌生而沉重的栅栏,如同一个
脏棒球,击中那只天空的手套;
但愿我们笨拙,不去寻找另一半,
让灵魂在别处,源于另外的期待。

06

在喧嚣中,雨水击打着高窗,
有人把一个孩子扔进火堆;
因为嫉妒适合我们去干掉别人,
给弱者更大的报复,像清洁
洗水槽里那些可憎的碗碟,
为了我们围着另一张餐桌祈祷;
感谢赐予我们食物的土地,
感谢农民和环卫工人,
也感谢我的妻子掌握了火候,
将一切生疏的东西变得成熟。
我们善于面对真切的教诲,
就像一只猫在灌木丛里乞求,
愿我们分享温柔的怜悯,
要是继续沉默,也从不逃避;
我直视过美杜莎的眼睛,
从那些紧张的岩石当中,
我不后悔每天都剥出一个自己。

07

当然,我把现实之恶看轻了,
它和污浊的空气一样沉。
这座制造金属的城市,在回味
以前的工艺,在古人的炉窑里
把一座山烧成了一堆瓶罐;
他们赞美造化,人类能够媲美
上帝的就是制造不自然的一切,
像一吨钚在半岛闪着冷光。
我们的命运何其危险,
阴暗的鹏鸟覆盖着整个大陆;
它总会叫的,像一列疾驰的火车,
循着这些行星的轨迹而来,
还没有抵达,我们就散射墙上,
排成那些影子,如同壕沟
堆积着木桩一样的士兵,是的,
谁的眼睛都放得下两枚镍币。

08

每个梦都会走向相反的方向,
没有人能够在自己的初衷
消失前,成为一棵标志它的树;
就这样日复一日地成为陷阱,
但没有成为一棵圣诞树。
我已经习惯醒来的窗外有雾,
阴霾像盘古的肺,黑色的蜂鸟
在我们的呼吸之间穿梭。
大巴停在酒店门前,朋友陆续
坐进旅行的位置,夜晚没有
更新我们的恐惧,仍然跟
苍蝇一样采着花粉,但没有蜜,
在苍白而冗长的梦里过去;
曾经我们拿贝壳换来一切,
现在只需阿拉伯数字交易所有,
两者同样真实,我们脱离大海,
成为平面国的居民,每天
在一条线上起伏,却无法抵达
来自一个遥远故乡的岛屿。

09

我们将穿过这座金属的城市,
前往名人的墓园,在他的故居
思考如何平衡功利与仁义;
谁不渴望自己的时代都在峰顶
而被冠以“黄金”,闪着迷人的
光彩过去,像一颗年轻的流星。
但我们不够幸运,此刻
正是推着石头上山的时候,
我们都成了西西弗斯的一双手,
不停地往天顶推着,要是
没有这样的命运,就不会尝到
堕落的好处,像火箭的残骸
磨擦着高空的氧气,钳住你的
咽喉的一双女人的手,试图
在窒息前使你快乐到死;
只有无常才是这样的知己,
她让每一次相遇都包藏着地狱。

10

当大卫星的光芒黯淡了,
犹太人为这片沙漠建造城市;
他们和最早的人类一样,
为各种神圣的真理付出一切,
包括牲畜、孩子以及自由。
从中我们认得自己的祖先,
在两条河流里濯足,清洗盔甲,
阴阳分出那些惊人的预言,
因为你看着它,它就成为现实:
一切虚幻之物足够重视它,
便来到我们的身体当中,
成为血,成为骨头;就像恶啊,
来作我的善吧,夜晚将成为
我们的白昼,而晨星也
变作昏星,所有的城市都睡下,
如同尘埃渐渐落向桌面
显出一个手印,我曾经起誓,
为更好的世界做些准备,
就像草木和星辰都是我的汗水,
在那么多的虚无中,我创造
抵消它的一切,直到大地尽头。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