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铎木
加入时间:2016-07-02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简介:张泽欧,笔名铎木。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在各类公开刊物发表过作品。出版《痕之十四》《殇之十四》《流言集谎言集》等诗集六部。多次荣获国内大赛奖。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诗观:写诗如做人,修行道德。

柱子,一个被流放的木匠(10)(组诗)

柱子,一个被流放的木匠(10)(组诗)
铎木


出村的路有三条

原因只有一种,他走进了黑暗
出村的路有三条
除了码头,可以顺郝水而下
必后一条是裂缝
他却借用了鸟语

想要的方式必须给出一些翅膀
包括羽色下的凤
柱子闻到水的呼吸,它在斥责
无法关上黑暗的木门
他看见了一条无鳞的鱼,招魂的铃铛

首先得把自己给找回来,可黑暗
一次次消化,隔着一层窗布
柱子摸到了一丝琴音,它
早已不在弦上


扑朔迷离的梦话

没有晨曦,或已经放弃
东流的水被袖管藏着
连同暮色中西坠的村庄。一声古朴的
叹息,不能回去
确定了的时间,将路途砍断

柱子试过用一次善良,给接下来的
生活,一些阳光
但他无法拒绝月色的黯淡。现在
他要敲击父亲遗留的木艺
从一根黑色的枕木开始,到漂泊

他看不清自己的影子,也分辨不出
其他人的影子。木器虽小
却有坚定的意志,它将黑暗装入
城市,及它扑朔迷离的梦话


坐在波澜之上

有了斑马线,在快车道到来前
他的敲击渐渐清晰
好似他给翠花做的梳妆台
最后一件嫁妆,伴着
高速的时间从古道的缺口涌进

路,被一群成功的鸟剪断
下午,传来浓郁的爆竹
外乡人在槐树下随地小便
吐出糯米酒的芳香。柱子收起锯齿
将郝水的怒目藏住

而码头总是张望,来自不倦的星光
和奔跑
他坐在波澜之上
槐花无语,却有祭祀后的馥郁
天亮时,打碎了一个酒杯


这种镜像不易

诺言显得苍白,虫洞的后面才是
檀木,有一只紫色的蝴蝶
承诺了一句农谚。他开始戾气
在真心的情节后
变换了方式

柱子,真的变了。他将余音放进木盒
从母亲的嫁妆上取下铜锁
明知什么都束缚不了,但他试着改变
叙事的方式。索要了这样一对翅膀
好像那只蝴蝶

这一刻,他不会动用那些归鸟
它们误入了别人的果园,以为收获了
整个秋天。柱子不想惊动它们
这种镜像不易
让世界在虚幻中多呆些时光


一种合适的解释

别将过去抱得太紧,因为你只有两只手
父亲在山坡上对着他说
你该拥抱现在了。或给那缕轻烟
一种合适的解释
但那片羽毛确实太轻,总在他的肩上
缭绕

压在木器下的是那一圈圈年纹
中年后,柱子把手垂下
顺着郝水向壁岩流去,一切随缘,随黑
随本该常陷于幽怨的遗忘
或,正在弥合的缝隙

用来赏赐的是第三扇窗口,比如
木器被第三只手触碰
所有的时光嶙峋,长出倒刺
柱子拖延了黑暗
可总留不住黑暗中的音乐


生命只为一条河流歌唱

处处是风,事事是雨。或
无风无雨,就像站在稻草人身后的少年
他比划着篝火
冬季的乡村,远去的水不会回来
他埋怨这暮色中的命

柱子记不起腊梅了,他没有雪地的概念
或血色的绯红
他肌肤之上只开过一种花
如生命只为一条河流歌唱,不会衰败
不会抵抗,也不会悲哀

不堪一击的是为花事吟唱的诗句
那么残酷的时光
季节总有露出狭隘的微笑
正如往期的精彩
文心者在花茎上雕刻。他们自缢


桑葚

是果实时,它与季节对峙
是史料时,它与诗经对峙
是颜色时,它与繁花对峙
是爱情时,它与暮光对峙
是诗时……

……。它与自己对峙
少女从河洲走来,渡到对岸前
穿上丝衣

而江心岛留住了落日
他们住进绿色的小木屋。虫子是一些
乡音。说出秘笈

那鹭鸟飞了,篆体的符号
类似蓑笠
烟雨中,她落下痼疾

……
是药时,它与乡村对峙
……


他时常开着窗

心中有喜,你便哭出来
心中有苦,你便笶出来
心中安宁,你便跳起来
心中躁郁,你便静下来
他一个人呆在木器旁,妻子给他
樽上52度邵阳老酒

柱子说过,开怀时不一定
从码头过来,他感到愧欠郝水许多
比如,那些不快乐的鹭鸶
生机勃勃的芦草
成为一种习惯的鹅卵石

当然,槐花一直飘着。从黄昏尖锐的
呼唤声中坠落
他时常开着窗,阅读一本诗集
这些,他不会告诉异地
也不会梦到唐宋


黑暗其实早就来了

黑暗其实早就来了,在烦恼光临时
木盒中有一层纱巾
沙巾下,是一页信纸。母亲说过
黑夜的鸟声有毒
他给自己划了一面石墙

他寻到了墙根的硝酸,在盐的欢乐中
没有痛苦的萤火
虫洞往往在于一念之差,让尘事
从地狱步入天堂,瞬间之后
产生一些奔走的能量

他离木器和乡音近了,离自己
越来越远
等到聚集了五种灯光
柱子会说出秘闻,或拿出他的打火石
灯光缠裹着黑夜


最终会被黑暗破碎

从没恨过即将枯黄的花
他知道,河流快乐过,也悲伤过
最终会被黑暗破碎
时间翻过了那一页,他守住一寸欣喜
一寸光

柱子懂得节俭,在异乡
他的木器十分灵验
应证了不同的光度,或厚薄
比如长度,他将半寸留给昨天,半寸
守住今天

余下的,他不再瞎想。想多了
会看清黑暗中的壁图,木器的纹章
微笑的影子
灯光懂得知足,在疼痛经过后
慢慢放弃

远处的一只鸟


打开腹语。颤音
阴霾在原野的头顶膨胀。薄秋
压缩一丛草的根,剪断叶的脉络
记忆的,禁锢

白天,是涂鸦颜色的一张纸,密
不透风
夜晚,你端详浸泡了重水的一幅画,乡音粘稠
日子的厚茧

来路摆成了一张棋谱,黑白模糊
谁将归途架在河道,声声啾闷
无企。车马湮于弱水,只留下露水中的士卒
城池的羽翼

时间凝结。为歌
成秋成霜,成一片落叶磁悬空中,不降不升
浓郁的风,吹向
远处的一只鸟。随之叹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