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马泽平
加入时间:2016-07-14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马泽平,八零后,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20期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宁夏作家协会会员,宁夏诗歌学会理事。有作品散见于《诗刊》《中国诗歌》《朔方》《黄河》等刊物。

而我是个孤独的人(组诗)

再见

给那些爱过的人
你的名声
现在,
它们开始变得有用
轻盈极了
像你写在早晨的
第一句诗
给哭泣者准备
擦脸的纸巾
至少三份,
图案要不同
仪式要隆重
要叮嘱那个活着的人
把玫瑰与薰衣草
编织成短裙
镂空
衔接处记得缝几针
递给最后赶来的
那个人
告诉她风向与室温
不要讨论
有过怎样的一生
你已经不准备再醒
悲或喜
都不必当真

给未具名者的写实主义书信

我在人间的最后一个情人
是就要燃尽的那轮落日
它沉默着,像是1884年的艾米莉·狄金森
坐在长长的轨道上
(轨道难道不是她宅居的花房?)

烛影记

在斗室里点灯
我的爱
就不足称道
淡而清弱
我的恐惧源自于
我知道
即使
烛泪滴尽,成灰
也只能是
把这十二平米空间
照亮

祈求

给我玫瑰与种子
给我十二月
我爱的人。我都记得
分别是小小的十字装饰
与衔着橄榄枝
橘红色眼睛的鸽子
它有乳白色双翅
月亮一样
在船舷上升起

关于索尔仁尼琴的一本禁书

我们谈起索尔仁尼琴与他沉默着的群岛时
北京城的冬天刚刚下过整整一夜透雨
我们是一对木偶
听一场花脸与白脸轮流登场的戏剧
天阴了,你说,山中可能更冷
需要生火驱寒
需要添置袖口宽阔的衣物
我们拥抱着
已经很久都听不到哭泣声
心肠坏了,水龙头坏了,调频收音机坏了
那块硬盘也无征兆地坏了
索尔仁尼琴的群岛在又一个黎明变得沸腾
我们被簇拥着,连灰烬也不剩
——我的北京城
我热爱你,我的前仆后继地共产党人

萨拉齐落日记

只有落叶枯尽才匹配群山黑透
只有形单影只的那个少年人
才能够匹配蒙古高原上
最后一轮红日
在萨拉齐,黄昏有别于他处
归鸟衔寒枝作巢
小站孤零零地
像风中烛火,像鳏居乡野的老人

而我是个孤独的人

你们都拥有不止一次爱情
而我是个孤独的人
挂浅蓝与淡青相间的棉质窗帘
养说不出名字的刺球
爱索尔·贝娄,爱他写在那本书扉页处
小而精致的英文手写体
我喜欢这个冬天,多过尘世的任何一天
我总拥有同一只瓷碗
盛清水,也弹烟灰
我感恩于所有那些我不曾死去的日子
可以让我知晓更多秘密
——我读到过的女诗人
她在诗句里的三次写到贝蒂

病理学日记

我常常想,有是无的另一种延伸
我苟活着
一定是有一部分事物
替代我死去
如此。我便不信书中某一金言警句
“穿过小我,即是众生”
众生皆无相
我却存有贪欲,爱佳肴,美色以及奇货
尽管我也对菊与荷持有敬畏之心
我用这一生的纠结
佐证己身无非是个矛盾体
可大可小,有悲也有喜
如果我还醒着
我愿意大声地朗读
即使在人群中间
这看起来,像是一个傻子

严肃问题

我们谈到一位知名诗人
非正常死因
有人皱眉
表情显得有些凝重
他质疑山中独坐
(绝食总是带有浓烈的中国主义)
不管怎么说
那个人都已经不在了
往往更准确地表述应该是
一株蕨类植物
丢失了名字与姓氏
但也总算是
与潮湿泥土有了某种
亲密关系

一个诗人的绝望与失败

这些年,我最想呈现给世界的
是早年住窑洞
点煤油灯的记忆
它足够黑,足够漫长
以至于无数次尝试
我始终不能
找准一个
能够全部涵盖它
却又不失形象生动的
比喻句

论一首诗的完成过程

我太贪心了
总把它想象成深爱着的
那个女人
遣词造句都像是美容
眉目得清晰、精致
脸得瘦一些
胸得挺一些
腰得细一些
臀得翘一些
我甚至想在她体内
撒上谷籽
植入湖泊与森林

关于一部美国电影的部分记忆

导演是帕特里克·休斯
男女主角我都不知道名字
我喜欢剧中插曲:
I  want  to  know  want  love  is
伴随着音乐响起
酒吧里开始变得喧嚣
牛仔们挥舞着酒具
他们跳舞,紧紧搂在一起
庆祝越狱纪念日
遗憾的是自始至终没有性事
不过也好
那个总是做好周密计划的
前中情局雇员
终于放下推理与矜持
在身体飞出车窗的刹那
给爱过的女人道歉
并对她说:
罗塞尔,我爱你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