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王寒山
加入时间:2016-06-20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王寒山,湖北广水市人 ,转业军人,中国汉语言文学专业。《中国当代微信诗人》主编,《湖北诗刊》社长。有千余首诗歌、散文、诗评散见各报刊、选本及网络平台。常在三峡,看山看水,看云雨,看飞禽走兽,入诗外桃园。 诗观:写自己与社会的痛点。

王寒山2018年5月诗选16首

01-静夜思

夜很黑,把伸出窗外的手,也抹黑了
也很静,静得没有任何牵绊,文字也孤傲起来
那些生长在石渣上的扫帚树
与一划而过的扫帚星,像是近亲
指向天空的白杨树,离不开脚下的土地
旅馆座落在十字路口,我像蜘蛛,坐守中帐
周边的噪音都是猎物
在喂养一个饥肠辘辘的苦行僧
于是,想起庄稼,布谷鸟凌空呼叫:“快黄快割”
麦子该熟了,青豌豆正是脆甜的时候
搭架的黄瓜才开花,市场上的
都是催长素与农药尿素的宠儿
城市的夜,被灯光改造过
也改造了许多人,静夜中的心思

2018-05-01日夜于当阳市

02-尘封的门

尘封的门,还是旧模样
锁钥匙,不知在何方
残存的土坯墙,疑似民国的夯土
一半落魄,一半沧桑
弹孔中挣脱的风,声嘶力竭,在呼唤
喊疼了自己被时代遗忘的硬伤

2012于腾讯微博(略有改动)

03--与夕阳对话

有人,极少沐浴在夕阳下
伤心的城市,不是别处,正是故乡
许多人走得很远,甚或,举家搬迁
还有人,远走异国他乡
一颗诀别之心,近似叛逃
我有愧于故乡,更有愧于她
好马不吃回头草,有时,她也回头
是从睡梦中,惊醒,忏悔不已
便凝聚成了,几行惨不忍睹的,酸楚的文字

2018-04-17日

05-月光酒

话说在鄂北寿山,李白写过《静夜思》
而老酒很真,酿进了千年的月光
花草葱茏,谱上春秋,酒友们与外客,静夜相聚
灵霄殿,洒下月光,诗仙深谙酒事
乡土歌者,手揽寒月,半醉半醒
有远方的游子,遥望故乡,喜忧参半

2018-05-12日于宜昌

06--夕阳里,山下那条河

人生,在拼凑生活片段,到拼圆为止
每一个人,的确是独一无二的
河流在拼凑它的方向,从低处,面向大海
一些生灵,在遵循它的生存法则
繁衍生息。留下的河卵石与恐龙蛋
及十九万里年前牛牙化石,在书斋里
化腐朽为神奇,在证明古老的,一望无垠的草原
河流会冲洗掉亲近它的所有脚印。我的影子
印在河水里,也不知去向

2018-05-07于宜昌雾都河
08日修改于茅坪

07--雨天的书

嗜茶如癖的陆羽,借一杯苦丁茶还俗
来夷陵大老岭,晴天巡茶
雨天入洞著书,他是行走在云雾中的诗人
把一个邓村写成第一州
山洞里的书,不同于周作人《雨天的书》
一个东瀛女人的卧榻很软,撑不起一个文人头颅
大老岭的山,很硬,硬过所有的钝器
消闲的文案,与女人之间,好像只隔着一场雨
从佛经到茶经,或许,只隔着一本经书,妄称《三世因果》
难以描述,人间的每一场雨,每一场泪
许多年,我似乎一直淋在雨中
而未曾忘记,那些雨天的书

2018-05-20日于宜昌邓村陆羽洞

08--与大老岭书

被风化的地表,长满了茶树
再深一点,是能凿出佛像的石层
这里应该有任性的马群,与落单的苍狼
瘦骨嶙峋的也行,让它们叫醒大山
让罂粟与烟草绝迹,多的是无花果
失恋的人,呼唤一声,铁树
便在对岸的山崖上开花
上帝,统治不了这片山脉
任山神,在苦楝树下昼夜啼哭
让熊胆厉鬼,失业在河床
让最穷的差官,头顶蓝天
让风餐露宿的诗者,掩卷沉思
从石破天惊的句子中,解脱出来
见到旷野中的篝火,与盗火者
让这山这茶,永久陪伴清风明月

2018-05-22于宜昌邓村

09--青滩滑坡

西陵峡青滩历史上记载滑过21次坡
半夜山体突然崩塌,顷刻间
几十间房舍,几十上百号人葬身江腹
半架山坐于江中,堵住江水东去
逆流重返巫峡与瞿塘峡,上百艘木船与扁舟
被激流掀翻,船与岸的人淹死无数
我想解放后科学预测,人兽提前转移,无一伤亡,堪称奇迹。
这里因滑坡而著名,葬身江水的先民,死不眠目
不敢相信,几十年还会滑坡,离不开一滩字
因苏东坡在此吟诗《新滩》,而更名为新滩
新镇迁向更高的山顶坪坝,亲眼见过滑坡的人,都是幸存者

10--锁子崖

地质科学,一直令我着迷
大山的脚,伸进江底上亿年
大山的那道裂缝,少说也有几千年
一旦山体崩塌,山石土方,会照例堵死长江
但堵不死,自雪山而下的激流
江水如何改道,也会持志东去,最怕的是激流回旋
地震的魔力,危害第一,水火之患当数第二
地质学家,采用混凝土,与巨型铁钉与铁丝网
锁着山体。我在山下江边,作恐怖的想象
一些锁链利器,都是临时的策略
如果那天,山神动怒,又那么凑巧
我也会连人带车,压成浆糊,汇入江川

11--和尚堡

西陵郭家坝的和尚堡与佛兆山上
(江对岸,是王昭君洗发浣纱的香溪河)
没有寺院,没有定居的僧人
化缘的游僧一定来过,留在深山的人越来越少
几个单身汉与绝户,统治着几架大山
我从山镇带走了一个女人,为我生儿育女
我必须谦虚,我亏欠那块土地
每当她儿时的伙伴,羞怯地望着她微笑时
我似乎又亏欠那块土地上的单身汉
一定有外乡人和我一样
我发现了张执浩的蛛丝马迹
他也从这里带走了一个女人
我们是在大山里“抢”女人,而被美化成懂礼术的诗人
我们不能理直气壮,懂得亏欠
在写每一首有关三峡的诗中
不敢用典,更不敢用修辞

2018-05-25日夜于西陵峡

12--在黄陵庙,拍下自己的“鬼影”

我多次朝拜黄陵庙,实属闲游,瞻仰禹王雕像与武候祠
及明朝女尸,琢磨明朝随葬的精致的纺织工艺品
与镇守长江水患黄牛雕塑
我习惯读碑,此庙始建于唐宣宗大中元年
现存明朝正德五年修建的原貌
读不懂也要读。还偏爱拍碑,鬼使神差
我居然拍下了,自己印在石碑上的“鬼影”
一个痴迷于碑文人微言轻的人,已半死于碑中

2018-05-26日于西陵峡

13--鸡米寺

西陵峡南岸郭家坝鸡米寺,一个山名,并无寺院
传说有饥饿的游僧至此,待鸡叫三更,石槽,便长满了大米
如是,就地坐禅,把石屋称作鸡米寺

二十年前,深夜与五弟造访鸡米寺
大山里的月光特别迷人,以至迷路
走到了长江断崖,江水阴森
又返回摸索前行,要见的人,守在夜灯下
清晨,等着我们的是叹为观止的雾凇景观
五弟走进了画景,也是他留给我最难忘的记忆

2018-05-27日于西陵

14--蒲庄河

蒲庄河,已老于江湖,水位提升了175米
带我认识那条河的人,,已相忘于江湖
那一口熟悉的方言,已掺杂了南腔北调
我像落水的人,岸上的每一根怙藤
都像是救命稻草,悬在水火之中
如她的呼唤,曾令我在渤海湾上岸

15--香溪河

香溪河,是我初识三峡的第一站
那些美景已淹没于百米之下
在深埋的记忆里,有王昭君的塑像
还有一些残缺不全的旧梦
最美好的,变成了最痛的一部分
最痛的人,还艰难地活着

16--归州镇

老归州镇屈原祠,古牌坊
都迁到了三峡坝区新城
想起解放街,与民主路
大有的人,思想没有解放
那点男女之情,最缺少民主
依赖过你的人,会长硬翅膀
我却回到了原点,重温陈年旧事
有柴米油盐,有被女人追捧过的青春
刻骨铭心的女人,谁能取而代之
纵然有,也代替不了旧梦里的归州

2018-05-27日夜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