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王寒山
加入时间:2016-06-20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王寒山,湖北广水市人 ,转业军人,中国汉语言文学专业。《中国当代微信诗人》主编,《湖北诗刊》社长。有千余首诗歌、散文、诗评散见各报刊、选本及网络平台。常在三峡,看山看水,看云雨,看飞禽走兽,入诗外桃园。 诗观:写自己与社会的痛点。

王寒山2018-年10月诗选26首

01--背影

今晚不说,我面向月光留下的背影
姮娥,偷食了不死之药,已居高临下
不说,拉黑他人后,留下的背影
知天命后的时光,弥足珍贵
背影是逃逸降低品质的纷扰
今晚只谈女人的背影,抑或恋人的背影
风尘已远去,只剩下刻骨铭心的背影
虔诚的忏悔,无非是忏悔无法弥补的过失
抑或隐秘情愫上的负罪感
情感上的历史,无法篡改
那些爱恨相加的秘史
那些伤痛,是双面开刃的创伤
惩罚的权力,姑且归于东方佛
西方的上帝。那些神也不清闲,许多人
毅然决然地选择惩罚自己
开始艳羡孤独中的凄美

2018-09-04日于广水市(酒后)

02--夜灯下,无聊的心思

提起夜,容易想到黑暗
容易忽视星宿
想到摸索前行
人总会熟悉几片黑夜
如黑暗中的高楼与棚户区
如认熟了的黑车,与倾斜的电线杆
认熟了一些进进出出打牌的人
还有摇头晃脑的款爷们的尊容
有容颜和善,言辞委婉的人
有面目狰狞,凶神恶煞的人
总有几个叽叽喳喳,闲扯是非的人
总有几个沉默寡言,眼圈灰暗的人
不同的走路姿势,与咳嗽的声音
夜灯下,还有撒尿做记号的流浪狗
与莫名的飞虫。雨天的珠帘下
撑伞的过客,左顾右盼不明身份的人
还有高贵熟知的背影,与踉踉跄跄的老者
还有烟草的味道,与灯下相遇
家长里短的人。也消失了一些熟悉的身影
其中,不泛有刻骨铭心,乐不思蜀的人
这偏街的夜灯下,冷清,寂寥
正好适合,抛出无聊的心思

2018-10-06日于广水市

03--娘炮

从肤色,到画眉,发形与瘦腰
从语音,到娇羞之态
一切修为,走向阴柔
走向青少年的眼球
“少年强,则中国强”
许多青少年,开始说
我长大了,想做影视明星
在他们的心里
都装有几枚“娘炮”

4-范爷

许多人,走进了神坛,或传奇
影视界,也有神坛
“我不嫁豪门,我就是豪门”
如几十个保镖,前呼后拥
做公益,做广告 ,还要养活许多人
谈钱很俗,经济人不能不谈
谈明码标价,谈拍一集剧情24万
谈《手机2》与《阴阳合同》
与8亿多的罚金
谈崔永元,没有他的警示
许多人,会逍遥法外

5-院士

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流行的自行车
骑到二十世纪,或二十一世纪
从几千元的工薪,200元津贴
到1000元的津贴
从两弹一星,到多星,到电磁推送
到无法避免的高科技的辐射
到重病,或癌症
到一生的积蓄,几十万,或几百万
全部捐献给国家 ,赤身而去

2018-10-07于广水市

06-致浊流

居高的浊流,不甘心自浊
淫威,一直在控掘、决堤、围堵
玷污低洼处的清潭
清潭,救赎不了污水的灵魂
反被蚕食,浸吞周边的绿野
浊流背后的游说,诋毁,泼尽了脏水
而头顶三尺的神明
与静观不语的知情者
洞悉雨季阴霾的天空
清潭,对故土涅槃成殇的爱
半数付之东流
一泓清水幡然醒悟,继续风尘之旅
不会变成一潭死水
至少,还有三峡,还有良好的祝愿
至少,还有雄鹰般的天空,与远方

2018-10-08日

07-妃子一笑

我与风尘二字有缘,用得勤恳
并不嫌俗,我是风尘中的苦行僧

我拜读诸经,浅尝辄止,只学会了祈祷
与悼词,念阿弥陀佛,不会咒语

我敬畏流动币,它与生存息息相关
它能汇通天下,我只求一隅苟活

猫头鹰整夜的求偶悲鸣,加重了残月的怆寒
孤寂的心,正在承载黑夜的重托

我渴求过知冷知热的女人,艳羡他人卧塌旁
有沉睡的声息,醒来,妃子一笑

我做过许多梦,输掉了自己,颠沛流离
灵魂出逃,被岁月,疯狂地追杀

2018-10-011日

8--雷

雷声,是老天爷的话语权
每一声雷,都是一个天理
最富有的时候,我怕打雷
落魄以后,我仰视天空
盼望炸雷,人心不古啊

9--风

风,向来是一阵阵的
蝼蚁,是一群群的
犬科动物,是一条条的
还有这,一首首的诗
与那一帮帮的贵族
像风与云,交集着,风起云涌

2018-10-12日

10--哭嫁

婚前那一晚,或更早一点
在愧疚中,准确逃跑
她母女俩抱头痛哭,其兄长也在嚎啕大哭
其姐,在哭泣中怒目而视
其父,老泪纵横
轻唱西陵峡凄婉的哀歌
我疑心,那是丧歌
面对钟情的女人
我不敢立下海誓山盟
意志,没那么坚强,薄如蝉翼
我说:对不起,天一亮我就走
唯有小我10岁的大舅子
擦干泪水,轻言细语地说
这是我们这一带的风俗
我才恍然大悟,那场哭嫁
我像个罪人,一直在忏悔
暗暗发誓,要善待她一生
那场哭嫁,演得那么逼真
那么惊天动地,令我终身难忘

2018-10-13日

11-夜梦

又一场夜雨
走进了枯燥的文字。雨韵依旧
雨中撑伞的人,像一幅伤感的夜画
撑油纸伞的人,那是诗人笔下的旧梦
不问夜空,不听凋零的落叶
夜酒,是催眠曲,能忘掉白日梦
去弦续失落的旧梦,在梦中放逐自己
去领受倍受煎熬与屈辱的灵肉

12-杜甫,十送李白

子夜,风萧雨寒
我独酌春秋,无笙箫歌舞
夜,总是在掩盖尘世善与恶
诞生趣谈,加深一些脸谱印痕
却想起唐朝诗界的一宗“迷案”
那是回不去的唐朝
想那杜甫,十送李白
音信全无,而李白呢,在《赠王伦》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千尺的情会是什么?李白乘舟欲去
莫过于,汪伦赠送了丰厚盘缠
想那杜甫,清贫拮据,或许
李白一路买单,临别,又不得已
分赠盘缠于杜甫,杜甫感恩戴德
无以回报,自当赋诗还情
诗人,都有凡人,都有小情怀

2018-10-14日夜西陵

13-兵书宝剑峡

除了望远镜,手无长物
海洋空旷,天地无涯
我爱看山,看雄鹰遨游的天空
如兵书宝剑峡,最初坚信
是诸葛孔明藏匿兵书宝剑的岩洞
西陵,正是三国时期的古战场
洞穴高悬在江壁断崖上
或许,是被风雨浸蚀的石灰岩洞
洞里有悬棺,也许是
古人开凿的藏尸崖
考古学家,一定登山造访过
应该有风干的千年古尸,或木乃伊
已是隼鹰或乌鸦占领的巢穴
是岩羊与山猫,无法攀越的险境
眼光能抵达的地方,不再藏有秘密
考古学家,会划断代史
我略知皮毛,没有寒武纪的三叶虫
亦不全是丹霞地貌
是一亿多年的江水磨擦
或是飞瀑流泉,滑坡坍塌
留下的伤痕。我真希望
它是孔明的兵书之二
能让图谋不轨的强寇死无葬身之地
兵书宝剑峡的威慑力
令战略家们肃然起敬
我用心解读它,它不是未解之谜

2018-10-16日夜于西陵

14--怀疑

人要敢于怀疑,而我从来不怀疑人民,
我怀疑过一些写着用五谷杂粮酿制的名酒
我没怀疑西陵峡的小作坊
千百年的原始手艺
酿进了大山人家的信仰与心思
他们世世代代在酿,在喝
喝下了欢娱,与苦涩的人生
我没怀疑不掺假的土地
不怀疑船老大的航向
不怀疑漂浮的航标灯
暗礁一直存,人生没有坦途
不怀疑,远走他乡的女人
更好活着,是生存的法则
我开始怀疑自己
眼前为实,耳听为虚

2018-10-17日于西陵

14--衰老的光阴

人难免会老到灯枯油尽之时
眼睛像两盏雾灯,天晕地暗
一些赞歌与咒语,充耳不闻
只能借助一双干枯的手,颤抖着
继续触摸世界,与记忆中的往事,与月光
茶杯一碰就碎,人情一碰即冷
往事一触便痛。而抹不去
缠身的疾病,挤不出干涸的老泪
眼巴巴地,去承受风霜雨雪
风烛残年,一触即溃
还会想起锈迹斑斑的文字
“唉”地一声叹息,全读完了
去面对一个惨淡、冷漠的世界
外界的酷暑与严寒,直捣心肺
让人让车,让门店认生狗
唯一不能让的,是一块尘土
垒起长眠的坟茔。从此
音讯全无,缺少营养的骨骼
在没有空气的土层里,一样风化
干干净净,奔向净土与往生

2018-10-17日夜于西陵峡

15-长岭山

长岭山不算高,海拨1800米
有活化石银杏树,能存活几百上千年
深山老林幸存的物种都是活化石
柿子树也是,红灿灿进入深秋与严冬
“瓜熟蒂落”。食草食肉者都喜欢软柿子
人生免不了做几回被人拿捏的“软柿子”
君子竹也是活化石,不少罪人“罄竹难书”
苦丁茶也是化石,它是陆羽还俗的杰作
我敬畏云雾缭绕处,大山深处的人家
守着旧时的礼仪,与习俗
或许,我适合生存在万仗沟壑处
或高山断崖下,或天坑里
妄想以原始的生存方式,回归自然
“仁者爱山”,一个没有资本爱世界的人
只能带走悲凉的内心世界,消声灭迹

2018-10-18于陆羽洞-长岭山

16-无题

许多清澈的小溪河流高于长江
不少臭泥沟与下水道也高于长江
长江的信念,是有容乃大
送给一个叫海纳百川的地方

我见过戏剧里的回马枪
与八戒倒打一耙的武技
见过甘为人梯的人
与为人做嫁衣,或寿衣的裁缝
也见过,乌云盖不住的彩霞
有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人
还有苦口良药,授人以渔
同时,也授人以柄的人。那些人
在低矮的屋檐下,或雨中
正在接受闪电的刀子

2018-10-20日于西陵

17-背影
一一声明:广水人不要对号入座

不等我转身,风景越来越远
几粒尘沙,孤独在角落
反判者的马前卒,也会赴汤蹈火
士为知己者死,嗡嗡叫的苍蝇
死得师出无名
小丑一直很卖力,丑态百出才见看点
纵横术,从战国就有,主宰其灵魂的人
在黑暗中,原形毕露,黑到心肝
兔子尾巴的光阴,一直在活动
也在活埋,活埋自己,与马前卒
我不得不低调,低到涂成地面的背影
让“打砸抢”出身的臭虫
去享用,他主子许诺的空屁

2018-10-22日于西陵

18-作蛹者(草稿)
 一一致诋毁当代微信诗人之流

地球,千疮百孔,赤裸于天
江河,有流不尽的心思,赤裸于地
头顶三尺的神明,静观不语
也在静观其变,而箭不虚发
人也在变,有人越变越高尚
有的人,越变,内心越低矮丑陋
还有人,变成了别人的搅屎棒
任人当枪使,当哑炮,当废铜烂铁
真正幕后的操纵者,唯恐天下不乱
他依靠腐败者的淫威
自以为高人一等,犯贱得天衣无缝
在暗处暗笑、欣赏每一次次的“布局谋篇”
尤其是,能成功策划某种同壕战友
口诛笔伐、反目成仇,相对于我
稍不留神,也会变成了别人的
眼中钉,肉中刺,卷入险恶的旋涡
总有人,在一味研究别人
那跳梁小臭,也在高估自已
以攻击来抬高自己卑贱的身价
而从未认真研究自己的蚍蜉之力
不完善自己的德性,不讲人格修为
不研究自身的人,早晚会失去自己
总想,活在别人的眼中
总想,扭转众人臣服的眼球
夜郎,一直在自大,焉知天之高
地之厚,孰轻孰重
喊破了嗓子,也尿了自己一裤裆
靠攻击成名的人,着实捞得半个臭名
他的主子,与真正“运筹帷幄”的后台
擅长纵横术,江湖术,平衡术,打压术
作蛹者,没能作蛹成蝶
而是,作茧自缚,虽为不学无术之徒
在弹丸方寸之地,俨然居高临下
圈点化敌为友的八卦,挑拨离间
司马昭之心啊,路人皆知
可怜,那本能“同仇敌忾”的“炮灰”
因师出无名,而轻于鸿毛

2018-10-24日于西陵

19---夜殇

黑夜里的人,在寻求光明
最早的,在钻木取火
也有过火石碰撞的星子
一定有盗火者,在黑夜里守望
总有些黑心缺光的人
金钱美女,物欲权欲
填得太实,射不进半丝光线
南天门紧闭,北斗星遁形
独对夜空

由奢入俭难,放不下瘦死的骆驼
再大的马,也不能来路不明
再高贵的血统,也不能巧取豪夺
总会有人,在黑夜里,巧立名目
人间的白天,又会增添新的伤口
总会有人,往伤口上撒盐
雪上加霜

2018-10-25日夜于西陵

20--诗界聊斋

我万般无奈时
去读“三言二拍”与“聊斋”
从怨死鬼中,去寻求
经验上的活路
我必须活下来
带一帮同病相怜的人
练成“刀斧手”
逢山开路,遇水架桥
至尊,一直在远方

2018-10-27日于西陵

21--西陵呓语

大山守着江水信仰。一股股的老去
一次次复活的星月潜伏在江底
猿猴的家族打捞了数万年
无法据为己有。绕不开的乌鸦嘴
流落到人间,每一片黑
都深入人心。活跃的群山
摇曳树木,一年年地凋谢,复苏
大山以每年三毫米的长势,来消弱
人间痴狂者的傲气,一代代如霜的白发
粘满炮灰,许多说谎的典故
久经不衰,占领了梦境中空间
酋长倒下,有了君王
为女人打仗的故事,天天在重演
填补了世界的空虚,总有孤独的男女
在接受,汇通天下的令牌
夜,是残缺的,人世间有过那么多
被炮弹遗留下来的孤儿寡母
西方的才子佳人,撑起的天空
炸雷,仍然是惊心动魄的
风雨冰雪,一直破译地球的密码
从寸不生的胎盘,到球族安定团结
轮到这支叫人的游牧民族,安营扎寨
再过百万年,千万年,或许更长
等手持权杖人丢盔卸甲,活回地层
等俯首帖耳的狗,任劳任怨的牛
长出翅膀,那个时候,日头会从西边出
江水,就可以倒流,不再有人
怨天尤人,无需做人的原则
与存活的勇气,冤屈的伤口
不再依赖激素药,来缓解彻骨之痛

2018-10-27日于西陵

22-脸谱

诋毁脸谱的人
披着人皮,生着一张听使唤的狗脸
没脸的人,失去了遮休布,何来脸谱
坐收渔翁之利的权杖
画全了离间与平衡术的弧
几个小丑,献媚在弧线上
策划者的奸笑,是滑稽毒辣的
我亦被迫大笑,笑那不学无术
自己否认自己脸谱的蠢货

23-微信诗人

诋毁者的时光渐渐老去
微信,是中国制造
洋人的QQ,及许多表情图
我承认,一直在收费,而经久不衰
祖国人进入微信时代
一些用微信写诗的诗人
相聚在祖国的品牌下,做微信诗人
总有抹黑的人,如盲人瞎马
抹黑了自己,也企图抹黑
蒸蒸日上的中国的微信世界

2018-10-28日于西陵

24-可爱的仇人

真正的仇人会时刻惦记我
有些人,算不上仇人
不是咒爹骂娘的事
是有关写分行的事
如我精挑细选的诗歌链接
许多人按正指头,以示鼓励
我诗歌结缘的仇人
也一直在关注我,也会认真阅读
读完后,他没有忘记
按一下倒指头,才肯笑着关闭
那种笑,是恶作剧式的奸笑
我也会笑,这是前世修造的缘分

2018-10-28日于西陵

25-西陵峡的秋夜

西陵峡的秋夜,危机四伏
藏头露尾的月光,惨白得
盖过猎人的刀枪与电网
在山猫的地盘,听不到窃窃鸟语
剽悍的野猪神出鬼没
又会多出几块一塌糊涂的庄稼地
赶山的狼,吹起了冲锋号
一些暗杀行动,从未停止过
土蛙与昆虫,正撕心裂肺的呐喊
像是慷慨赴义。物种都有天敌
我也有,如这牢笼般的夜
看不透一些本来面目,在用心听
听一些生命的迹象,还在繁衍子嗣
许多梦,失而复得,在追杀中
活回秋夜,在穷途末路时复活
大山信誓旦旦,我学会了实话实说

2018-10-28日于西陵峡

26-悼金

你走了,故事还在继续
留下了许多走火入魔的
“射雕”英雄,少年英雄
还有“孤独求败”的
还有“东方不败”的
这世界,有太多不安分“药师”
有“东邪”,有“西毒”
不只是杨过,有太多的“过”
我希有几个“枣核钉”
与一套打狗棍法
你给不了,宝贝都藏在深山
你的著作,我一本没读
从影视剧中,记住了你
你一度感动过中国
浙大教授,就是证词
你走了,一百年后
不会消失。这首诗
比你死得更早
且,无声无息
你一路走好,别回头
回头了,不能投胎

2018-10-30日于西陵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