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王寒山
加入时间:2016-06-20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王寒山,湖北广水市人 ,转业军人,中国汉语言文学专业。《中国当代微信诗人》主编,《湖北诗刊》社长。有千余首诗歌、散文、诗评散见各报刊、选本及网络平台。常在三峡,看山看水,看云雨,看飞禽走兽,入诗外桃园。 诗观:写自己与社会的痛点。

王寒山2018-12月诗歌19首

1-远方的聊斋

题记:诗者,多数是苦行僧

我万般无奈时
去读《三言二拍》与《聊斋志异》
从冤死鬼中,去寻求
经验上的活路
我必须活下来
带着一帮同病相怜的人
练成“刀斧手”
逢山开路,遇水架桥
至尊,一直在远方

2018-10-27日于西陵

2-开荒

躬耕于诗,仍觉得荒地遍野
我像一个勤劳的农人
视土地如命,勤于开垦
每一块诚实的土地
都能长出庄稼,予以回赠
尽管也有蒿草,与稗子
而它们,也同样在点缀春天

2018-12-21日于西陵峡

3--那个可怜的疯女人

那个鄂西巴东的女人,已疯过了头
四十大几的人,应该知道
子丑寅卯,天高地厚
她已被两个男人抛弃了,生命的半数
活在往事中:一个河南新野的男人
一个湖北襄阳南漳的男人
她的两个孩子,分别被两个男人留下了
却赶走了她。她没有气馁
还扬言,要找第三个男人
再生一个娃。说那话时
大雨倾盒如注,她几乎是
冲进雨中,仰着头,伸长双臂
做着拥抱天空的姿势
那场雨,一定是为她下的

2018-11-03日夜于西骏

4-夜,也会累

夜,也会累,也会疏于政务
也会麻木不仁
累得紧闭的双眼,星月羞于眷顾
对“策划战争”者,贪脏枉法者
置若罔闻
对贫民窟,流离失所的人
视而不见

5-陷阱

有人在野兽出没的路线上
架设电网
挖下陷阱,安装铁夹子
棕熊、岩羊落网了,有人来取
野猪掉于陷阱,有人来捕获
铁夹子,夹废了寻山人的腿脚
没人前来认领

6-当心摔跤

不能慌不择路
不能一味望着天空,与远方
脚下的每一块土地,都是基石
包括尘土,与历年的落叶

7--解读西陵峡

西陵峡是长江的咽喉
弯大滩险
是过往江水回旋的驿站
是来自雪山脚下
与广漠的三江源
都是过客
人类,无能围堵
属于西陵的,只是那些山
与那些坚守着大山信仰的人们
还有那些杂树,与无名的野草
不属于匆忙的看客
不属于水上那些,求财的工具

8--三峡大坝的电力

具说这价值200多亿美金的
三峡大坝
所发出的电力,足够供应
整个东南亚。我所处的,冷清的商贸城
还是一度电,一块钱
本地人是,外地人也是
多么公平公正

2018-11-30日夜于西陵峡


9- 江边,西陵峡的旁晚

冬天的傍晚,烟雨迷蒙的江面
船舶载着沉重的货物
总有人载着沉重的心思
畅想,寄盼,想悠远古老的
想新时代的,想贫富差距
心里挤进了一锅大杂烩
交织着富贵与贫穷
健康与疾病,善与恶
美与丑,功与过……
这些,离不开五谷杂粮
接受着喜怒哀乐,延续着生死
当下人,分辨着名利、精神与物质的东西
那读马列的人,读过黑格式
读过《资本论》,与《剩余价值》
读帝王将相的,也读过才子佳人
读过黎民百,也读过市井商贩
读老弱病残,与乞丐
也读过《官场现形记》,与泼皮无赖
人生百态,五味杂陈
这冬天之前啊,期盼而来的凉爽的风
也寒冷起来了
这西陵峡的江面,卷起了一张张缩影
被人一篇篇的翻阅过
轮到我,数落一些苍白的文字
都像“无字天书”

2018-12-03晨于西陵峡

10-沉默的人

他多么年轻,三十岁出头的好时光
仅凭眼睛、肤感与思维
认识着神秘的世界
对面花椒树的叶子落得精光
骨子坚硬,面对三级的北风
文丝不动。他静静地坐在一块石头上
望着江边不说的崖壁与柱石
望着缓缓地流淌的江水
与缓缓前行的船舶,它们都没说话
整个世界沉默不语
他瞟了一眼路过的如花美女
美女的微笑比花朵更灿烂
他也附和着微笑了一下,姑娘没说话
他更不敢说,一开口,会石破天惊
他只是用手势比划过
他心中的半个世界

2018-12-05晨于西陵峡

11--大雪

寒风透骨,冻僵了一些乌鸦嘴
草木披素,雾凇站得很高
雪人,与经霜的稻草人
取代了众矢之敌
众人对一场大雪欢呼雀跃
流金岁月,没有雪地里的脚印深刻
无论是大唐,还是民国
旧书生,站在雪地
找不出更令人心寒冷词
不经几场大雪
很难熬出春天

2018-12-05日于西陵峡

12-篝火

我要让高山走夜路的人
看到一处篝火
减轻雪野里的寒冷
与孤寂

2018-12-05于西陵峡

13--西陵峡的大雪

总会有人在期待一场雨
期待蒸发的江雾,化成一场雪
俘获尘埃,让天空变得干净
总有人在羡慕大雪中谋生的水手
一有闲暇,看江看山
看冬天挣扎的苍蝇
与冬日下试飞的黄蜂
想那走失的岩羊,又回到
半山腰,夜宿断崖
扼守要塞,让猎豹不寒而栗
让冒险家们放弃野心
惧怕山羊殊死搏斗
尖角致命一击,会引发雪崩

2018-12-11日于西陵峡

14--西陵的冬雨

又下雨了,应该是一场雪才是
漫天飞舞的雪,悠闲地落于空旷的江面
船头站立着观赏江景的人
有“独钓寒江雪”渔翁也行
山下的雪不会久存
海拔1000米以上的高山上
有久违冻土,大雪封山
皑皑白雪上,仍有跳跃的灰兔
与孤苦伶仃的寒鸦
一些伤痛,冻结于雪中
而山下这场绵柔的雨,正走向冬至
一场稻种寒,又在默默走向
人间的春天

2018-12-19日于西陵峡

15--无题

我略识大江,粗通西陵
尽量穿整洁一点
那白不白黑不黑的胡须索性刮掉
少与人交际,也不露出俗气
面对陌生人,诚实也会被怀疑
(那些满腹经纶的人,都会编几句慌言)
可以声称多重身份
比喻商人,做小工程的人
或者说,是旅游的人,客人也行
谨慎说出诗人。有几次亲朋聚会
谁冒失地提起了诗人
似乎有点谈虎色变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人只能在自己的生活圈子里
才能找回属于自己的角色
例如,我在西陵,没有级别
给邻居的印象是,某技术学院的
代课讲师,朝不保夕

2018-12-20日于西陵

16-冬至

冬至无雪,携寒逼近
被最近的空气包裹着
都是最亲的
透骨的寒

17--冷热悖论

夜晚九点,突然想去江边看看
还是关掉会自动跳闸的电热壶
这门一锁,万一它不跳闸怎么办

一行船舶等候在五级船闸门口
却联想起过五关斩六将的英雄
战败倒下的人,被称作英雄
对方的:叫一腔热血,战死沙场

每一块热土,都能长出冷庄稼
冰冻三尺时,地幔仍是灼热的
岩浆偶尔会突然从冷山冷水中喷发而出
会再度冷掉,许多事物,在周而复始

一些有热度的东西,早晚都会冷却
人之血肉之躯,最终也会冷掉
冷入地层,不留痕迹为止

感觉金钱与名利的瘟庆,一直在升温
也有冷的时候,冷在君子的心里

2018-12-24日于西陵峡

18--西陵人家

西陵峡人家的冬天
客人来访,不只是敬一茶
还有一堆御寒的火
火上挂着重肉,围坐在一起
有了实质性的“围炉夜话”
一位年逾九旬的老太太
听力与视力还算康健
她说那只很有亲和力的花猫
是她从垃圾堆捡回来的
一只流浪猫,几次易主,也学会了烤火
她却谈起了我,可能出于感激
(因我,常常送食品与水果她
而她儿女一直没来探视的她)
她对我说:出门人不容易,换下的赃衣服
帮我洗洗,一种“老母亲般”口气

另有一位,我曾冒失地喊过大姐
她说,可以喊她大妈
她说她的儿子跟我是一命的
还说,要是她的儿子跟我一样
她会寝室不安,说我过的叫什么日子
沦落到被老太太们怜悯的人
可见岁月是悲哀,与人生的低谷

2018-12-26日于西陵峡

19-我是大山的人

我在城郊长大,后来住进了市中心
鄂北是丘陵地貌,我一直羡慕
依山傍水的人家
是她,带我认识了西陵峡
我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
从此爱上了峡江与高山
喜欢这一带的风土人情
听着看看,风风雨雨,已鬓发如霜
许多大山里人,都进了城
她,也进了大都市
而我,已完成了自身的改造
变成了纯朴地道的大山里的人

2018-12-25日于西陵峡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