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王寒山
加入时间:2016-06-20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王寒山,60后,湖北广水市人,中国汉语文学专业 ,转业军人,时评人,网络诗人,写有小说、散文、杂文、诗评。中国神龙文化研究院秘书长,中国微诗体诗歌协会常务理事,几家诗歌会评审、编委。作品收入《中国微博诗选刊》《中国微诗体年鉴2013卷》《北漂诗篇》《全国微诗大赛精品选》《周易文化》《中国诗乡》及叙事诗《广水纪事》等近干篇散见各报刊、选本及网络平台。 人称:中国好读者 诗观:写自己与社会的痛点。

著名作家、诗人王新民近作

作者简介
  王新民 笔名斯民,王我。先后在国内外发表作品一千四百余篇(首),出版著作有诗集《颤抖的灵肉》《美丽的阵痛》,《心域高原》;散文集《泅渡》,《文化纤陌》,《文化冷暖》;评论集《书中乾坤》,《精神脐带》,《咬文嚼诗》,《煮诗养心》;长篇小说《烟雨梁湖》以及《王新民自选集》四卷等二十余部。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曾任武汉作协驻会副主席,现任武汉市文艺理论家协会副主席。系武汉市突出贡献专家。《长江诗社》顾问。
01
六十多岁以后的时光
 
六十多岁以后
睡意越来越淡
 
我痴迷于闭上双眼
躺在床上打发时光
或者翻开一本书
让翻书的声音
随着书香一起翻飞
飞进孙女的心里
 
我喜欢泡一杯浓茶
慢慢地品上几口
美滋滋地品味茶文化
流进嘴里的芳香
静静感受温热的茶汁
缓缓流进身体的禅意
 
痛风有所缓解
我就喝上一杯小酒
进入酒意 我就觉得
生命就是一颗树
用酒浇灌一下
就会开放美丽的花朵
 
因为痛风 必须管住嘴
海鲜类 虾蟹类
豆制品类 红酒啤酒类
都必须敬而远之
否则 惹恼了痛风
就会让我痛断肝肠
 
痛风常发 腿脚极不方便
我越来越惧怕讲课和聚会
惧怕旅游和应酬
也惧怕打开书柜
与那些
活着或死去的伟人对话
我常常只是坐在书房
一个人发呆
一坐就是半天
我不想翻书
生怕惊扰书卷里的思想
我只想静静地坐着
让杂乱无章的思绪
自由地流淌
 
有一段时间
我早晚玩一下微信
后来掌管宣传的当局
要对微信进行清理整顿
我害怕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
果决地离开了所有的微信群
 
有时 我躺在靠椅上
东南西北 胡思乱想
想着想着 就像一个孩子
迷迷糊糊进入了梦境
 
偶尔 我也会邀几个朋友
或被朋友所邀
在一起搓搓麻将
让渐渐衰老的生命
在欢笑声和叹息声中
送走时光
 
当然 文人都有
心痒手痒的毛病
这毛病 一旦复发
就认认真真地写点文章
在渐渐变暗的时光中
坚守一抹明亮和温暖

02
让灵魂自由飞翔

面对东湖
温温柔柔的一湖碧波
我路见不平一声吼的性格
渐渐柔和平静下来
 
身体中 少了许多锋芒
心灵里 少了许多阴影
城市开始明亮
原野开始澄明
 
然而 我的一身反骨
在愤慨时 常嘎嘎作响
为什么热血沸腾
此时此刻 我不便说出
 
只好让反骨
在自己身体中爆炸
让灵魂
自由飞翔
03
我们都是无穷无尽的亡灵
 
我们每一个人
都无法获得永生
 
科学家 文艺家 政治家 哲学家
各路脊梁 精英 泰斗 大亨
各种土豪 大师 凡人 伟人
 
所有这些人 人 人
当生命熬成最后一声叹息
都将成为地球上
一缕缕飘飞的烟云
 
在浩瀚的宇宙面前
无论你多么伟大多么渺小
生存法则一律平等
都将化为地球上的一粒尘埃
 
我们都像
地球上所有的
生物和物质一样
都是宇宙中
一代又一代
无穷无尽的亡灵

04
百感交集

一位年迈的老太婆
穿着脏兮兮的衣衫
蹲在垃圾箱旁
不停地寻找值钱的东西
 
一群放学回家的孩子
路过她的身旁
随手扔下几个饮料瓶
蹦蹦跳跳扬长而去
老太婆连忙捡起饮料瓶
像捡到几个宝贝
写满沧桑的脸上
流淌着几分惊喜
 
我路过她的身旁
望着这座貌似繁华的城市
思绪万千
百感交集

05
舒服是留给猪和死人享受的

 
每天 我随着鸟鸣声
一起醒来
才清醒地意识到
自己还真实地活着
我对着窗前的阳光
招了招手
上帝 早上好
我带着微笑
开始了一天紧张的工作
看稿 写稿
开会 应酬
整整忙碌了一天
但做个日记
却不知写什么
 
一到晚上
想梳理 一下
一天的生活
但理来理去
总觉得还是一片空白
 
就这样一日复一日
一年复一年地忙碌
我常自言自语地说
真累 心里真累
老婆听见我喊累
瞪着圆圆的大眼睛说
做人都累
舒服是留给猪和死人享受的

06
来日方长

武汉有一家电影传媒公司
叫来日方长
他们要拍摄
我创作的一部电影
我说 你们抓紧点
我已经六十大几了
你们来日方长
而我来日不多

07
我的心好痛好痛

我的家乡
是一片连绵起伏的丘陵
所有的山都不高 都很卑微
有的山甚至只能被称为土丘
 
这些山丘在地图上找不到名字
就像丘陵中的山民
千百年来 如同草木一样
在凄风苦雨中生生不息
写到这里 我的心好痛好痛

08
十二年

我在香港路紫荆花园
整整居住了十二年
在这十二年间
我没有看见一颗紫荆树
更没有看见一朵紫荆花
真不知道当年开发商
为什么要将它叫做紫荆花园
 
当年花园幼小的树苗
如今已长成参天大树
当年花园的黄毛丫头
如今长成了亭亭玉立的美女
当年我在花园散步
还有人叫我大哥哩
如今走在花园
怎么有人喊我爷爷呢

09
让黑夜感到不安和胆寒
 
夜晚 我在白兆山宾馆
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中遇见了李白
回白兆山采风
谈到诗歌的风骨
我与他友好地争论起来
 
我从梦中惊醒
披衣起床
沿着李白走过的路
穿行在白兆山的夜幕中
 
巨大的黑暗包围着我
为了壮胆
我不断地喊着李白的名字
李白好像听见了我的呼唤
我感到肩膀上
被重重地拍了几下
别怕 兄弟
一个诗人的风骨
至少是让黑夜
感到不安和胆寒

10
我是一枚闲章

活在世界上
我是一枚闲章
 
可有可无 可无可有
但我觉得自己很有份量
 
有人喜欢闲章
有人不喜欢闲章

管它喜欢不喜欢
我都要放射悠闲的光芒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