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王辰龙
加入时间:2016-04-29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王辰龙,1988年4月生于辽宁沈阳,诗人。现居北京,在中央民族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浑河的三个瞬间


1

正月第六天,近岸的水底仍曝露,像田野
在晚冬备孕,黑旧着待夜,承担履带的碾痕
孩子越过冻紧的沟壑,河心不再险恶,他
懒散随后,仿佛过劳的轮胎,哈出二手烟霞
与下午的家宴酒,并腾手拍下寒假、童年
与林间那黄色挖掘机。新工程是沿河铺展的
木板路,目光也绕满刨花的气味,看古树
如电厂遗址的高炉,兀立于河岛。他们踩上
冰面,鞋底残雪的闷响,被孩子听成水下
巨怪的低喘:它停止春夏秋的饕餮,正猫冬
半梦半醒地吐出计划经济的鱼骨。归来者
又将骑起白色的带鱼速速入关,去乞活乞爱
乞太平;而南岸,“外滩叁号”“新加坡城”
已准备点灯,更多的家庭,把摇摆的工资单
包入昨日水饺。忍冬鸟掠过桥下的足球场
草坪常青,夕光里人造的不朽,冷硬而暧昧

2

有人将夜航
机尾云迟迟,这逆行的彗星
像破冰船的先锋,掘进着,
消损成寒潮中的新月。
有人将等待卧铺车厢熄灭灯光
横越枯水的大河,铁路桥上
巨响把暮色震荡,就仿佛
雾霾的帷幕后,正演出自然史
最凶险的一次闪电,击中本地的
五星工厂,火燃起,雷声才歌哭:
幻象真辉煌且真哽喉,它随伐木声
停下而消逝,没有儿郎围观正入迷,
没有大人跺脚呼叫消防队……只是
下个风月来临前,铁的尖锐已削去
林间的尖锐,危机不再节外生枝
他们清点好电锯往回走,新宿舍
那左岸的违建独楼,第三层荒芜
绕满传闻的瘦藤蔓,而往日红人
鬼隐于又一春的晚会与鼓掌。

3

工作日的沈水湾公园,篮球场上
几个中学生的姿势已在下午解冻。
挤坐摩托的三青年,抖落羽绒里的
窄身子,走下缓坡,绕过甜蜜生活
乱弃的废品,便到滩涂去:结伴
抽颗烟,是极得劲儿的,且能免去
无聊,再看看河心开化折满冬阳
瞅得久了,便是自由的眩晕。
从补习班绕路回家的独行侠,找到
新的乐子,他高抛合手的石弹,
等它们一次又一次掉向近岸的薄冰
仿佛追忆童稚时险以头槌击退
隔壁药厂小区的胖虎。
不再有征地逼向河口的开阔,临水的
众树,曝露于谣言般的风向,久之
身线莫测,就像夜行的百鬼躲进
木叶之棺,当老人来散步,当退休的
管工打开腰间的匣子,外放评书里的
生意经:“必须镇压年轻的革命党,
围剿奉天城内持南音的新人,再以
忠义自辩,并抓紧死记舶来词。”
野史一如野渡,而本地的道德经
且待下回分解,而未完成的春水
且待褪去换季时的腥臊,等旧人重访。

2017年2月3月–14日 沈阳 浑河北岸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