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扶桑
加入时间:2016-04-28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扶桑,女,1970年10月生。主治医师。 获《人民文学》新浪潮诗歌奖、《诗歌报月刊》全国爱情诗大奖赛一等奖、"三月三"诗会奖、滇池文学奖、《大河》主编奖,入围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诗人提名。部分诗歌被翻译成英文、日文、韩文等国文字。 著有诗集《爱情诗篇》、《扶桑诗选》。

变色

变色
 
 
我伤心于那在时间中变色的
不只是我头发和树叶的颜色
我的伤心本身也变了颜色
从前它是鲜红的,现在透明无色
 
2015.8.1
 
 
 
 
 
 
无花果树这样分配它的果实
 
 
这棵无花果树是自己长的
它的花我从没有见过
夏天我吃它的果子
我摘低处的果子。高处的留给鸟儿们
掉到草地上的就不必捡了
那是蚂蚁和老鼠的食物
 
2015.9.16
 
 
 
七号诊室
 
 
她背过身去解开胸罩
她解胸罩的姿势比别的女人笨
比别的女人慢
她解下来的胸罩有一只罩杯
像一只空碗盛满了海绵
戴这样的胸罩夏天会不会长痱子,我没有问
我已记不清有多少女人在我面前这样
背过身——
她们身上失去的部分
在心里踩下深深的蹄印。那蹄印是雄性的。
 
2015.6.29
 
 
 
 
 

 
摇动
 
 
我察觉到它,又一次
被摇动——
每一片叶子竖立
像拱起脊背的猫
 
住在我左边胸腔里
它怦怦的跳动却不属于我
它的伤心、生气、喜悦、嫉妒
却不属于我
 
有人打墙外走过
吹着轻快的口哨。又一次
我的伤心、嫉妒,瘸着腿像
一只狗,跟着他去了
 
2016.8.1
 
 
 
 
 
 墨西哥人庆贺死亡节
 
 
我从不如此庆贺死亡。
这些人,在南美洲的阳光下
这些深棕色皮肤的人
有足够的活力、强健的体魄和心灵
把死亡作为一个节日来狂欢
他们的脸戴着骷髅的面具,手持
雪白的头骨。那些微笑的头骨披金带银
被妆饰——
 
我不能如此庆贺死亡。
我,另一体质的人
死亡,在我心里——
它是我的秘密,我暗恋的情侣
每个傍晚使我萎谢、使我窒息
我就靠它
把灯芯般缩短的耐心一寸寸延长
 
                 2003.1.8
 
 
 
 
 
 
我的生命
 
啊,更响
更紧了!岁月的铿锵。一再
提速的铁轨
 
你不再年轻——白发
在镜中闪耀。这冷下来的
灰,并不意味着懂得更多
 
生命像一节孤零零被遗弃的车厢,停在
某个久已废用的小站
带着它全部的空洞,在每一扇窗前张望
 
2011.2.2
 
 
 
 

 
空杯
 
 
我没有什么可给你的
我手掌的温度
你早已全部拿走
 
可是还不够——
你积攒的冰块,足够建一幢房屋
住在里面像国王一样
 
砍下我的手也没用
杯子空了。多么不情愿地——
这你未注入的,空了
 
2011.2.2
 
 
 



微风
 
 
一定有些什么
我已淡忘
当布谷鸟的低泣隐隐
响起,在我依然敏感的耳朵里
我不过
停下手中的抹布,失神了片刻——
 
呵,一定有些什么
我从未曾离弃。当我恹恹
萎去……
而今也在我渐渐舒展的心里,时常
恍如窗玻璃上剪剪的竹影
一阵阵轻晃
 
2006.6.21
 
 
 
 
 
 
 
 软弱
 
 
人之中我爱那软弱的
他们的心佝偻着
一个被救的希望,像攥紧一块
灰尘很厚的旧布
我的痛楚认出——这些族人
 
那些阔步而来昂首而去的
离我很远——
他们是悬的高高的发光体
不需要我的手
这微小、可疑的温暖
 
 2011.2.1
 
 
 
 
 
 
 灰尘筑巢的地方
 
 
灰尘
也选择人家
象秃鹫
它不会随随便便落下
 
总在
打盹的灰尘
比秃鹫更早看到
厌世者内在的死亡——
 
2007.10.18
 
 
 
 
看我怎样佩戴浑身伤口

 
我渴望恋爱
但又无人可以相爱
我喜欢崇拜男人
又没有男人能让我崇拜
 
(啊生活不在这里。生活在别处
——
那看不见的事物、想象之物
我的灵魂凝望
远方的事物……)
 
真糟糕!我的青春就这样,坐在角落里
幻想着——头发渐白
真糟糕!我的孤独就这样,拒绝着
像一头野兽——无人可以拥抱
出来,躲在暗处的眼睛

(再没有什么比你们,更充满热情)
看我怎样佩戴浑身伤口
仿佛穿着一件名贵的、亮光闪闪的夜礼服
来到你们中间,和你们一起跳舞
 
1999.11.24
 
 
 
 
 我还未完成我的雪

 
谁用你的脸,微笑
向我?
 
在夜里
我们的手轻轻触到了一起,月白色的
树枝
啊,在夜里
 
花园里的门
是敞开的
我看到了,我一直看着
但我还未能获准——

也许,我在此地的耽留还要
很多年
还要等,那几笔
最后的重彩  

我才能完成我的雪。
 
2003,12,16
 
 


 
我保护你的肖像

 
我保护你的肖像
它碎了
不止一次
再碎一次又有何妨
你看不到我的手指
被碎玻璃扎伤
你以为我的手,在某些冬天的夜晚
可以劈柴那样燃烧
 
你曾是我的爱人
你曾是我的凶手
你举着白色的玫瑰
靠近时,所有花茎
瞬时软垂,所有花瓣
崩溃四散,每一片花瓣都是雪、雪、雪
飞雪四溅
 
这不是你预期的
这也不是我预期的
我们惊惶地互看
我们又失措地别开眼
这是你的过错
这也是我的过错
这过错无言的责备,象伤心的妈妈
 
我练就了一门手艺
缝补破洞,锔补瓷器
把裂痕化作时间
细长、柔和的皱纹——
它可以是愁出的皱纹
也可以是笑出的皱纹
除了皱纹的主人,谁能分得清呢
 
我用手指的冰凉
捡拾暖色的碎片
在一堆五光十色的碎片中
不须寻找,准确地取出它们
准确地拼接
我捂着这微温
这快要死去的鸟儿的柔弱心跳
 
这不是你的过错
这也不是我的过错
这是你的命运在铸造你
这也是我的命运在保护我
我不是在保护你的肖像
我是在保护我十五岁
就开始学习辨识的爱,我对这个世界的想象
我是在保护我,为它所受的罪——
它们同样尊贵。
 
2014,4,21夜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