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成路
加入时间:2016-02-06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成路,1968年6月生于陕西省洛川县石头街。采用原始文化意象写作。著诗集七部,诗学札记一部,人物传记两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盐道短章




盐道短章

成路


这组短章,是以上古盐都巫咸国(虞夏之时,巫国以盐业兴。《华阳国志》)大宁镇和纵横渝、陕、鄂边区数千里的古盐道为文化背景,取大巴山脉腹地镇坪县153公里盐道为主要材料,为友人编辑的摄影集配诗。
盐背子、咸鸟,是盐夫的别称。
——手记


1

秋阳,荒草,以及石条桥面上的枯苔
把时间拆散
使后来者,侧耳,听一些散乱的脚步声,听戈刃的磨砺声

而时间的缝隙里,隐约
有唤为“盐背子”的人们,一个接着一个,来,又去……


2

这时,请坐下来
面对甲骨文,猜测图语。其实后来之者,仅需熟记先生们的阐释——
西:巴地先民烧煮盐的陶罐;东:楚地盛米的布袋子。

我们端坐的这面桥
载米易盐。当然,也可以和盐背子打个照面
看“驮粮东来,驮盐东去”的喧嚣

而淳于的妙音正从南边升起


3

淳于的妙音,是和盐烟一起
从遗留下巨型木桶、炉室、盐锅的大宁镇升起

当然,镇子旁的大地深处,还有
煮盐的陶罐碎片、盐腌制过的鱼骸骨,在确证着
巫咸国开始那天和结束那天之间
有盛大的祈祀仪式,把咸鸟在四方的道口恭送,或者恭迎


4

咸鸟,咸鸟
巴人的行盐脚夫呵,用汗水和血液包裹的脚板
踏开高出云表的山峰

峰顶的风,是以雪合金的刀子,吞噬着盐背子的血


5

血在风里结的痂,铸成碑,供时间销蚀
可分明有白鹿,朝向血痂滴泪

相传——
白鹿酌泉知味,奉泉煎盐与巴域之族主。
从此,有子民相聚背负盐块买卖。

白鹿的泪滴,像散落在大地上的念珠
覆盖盐渍没能埋葬的盐夫的骨石


6

骨石,血痂,和崖石上的栈孔
引导行旅者
站直了,目光逆水向上,或者顺水向下
迎接盐卤淹没过来

也有青盐的光芒,把尘土照耀成了天堂


7

这时候,应该有火焰
祭祀的火焰,千座盐灶的火焰

火焰的波涛,推动山峦,推动神的祭坛

也许,这是巫咸国的尊主
旋转世界,在燃烧自己的血液中旋转世界。


8

栈孔在峭壁上依次排列展开
像结队的眼睛,杀死一个又一个时代
又像活着的,死亡的灵魂,孤悬

行旅者,虚拟横木和竹管
倾听白鹿盐泉的水呼啸奔来


9

盐水溅起,如花盛开。
昔日的纤夫号子与岸石相撞,激越如经,诵给花朵
经起经止,在瞬间

岸石固守在瞬间的内部,记起
纤夫的膝盖血淋淋,像引魂的幡竿,亦像太阳


10

像太阳的红光,在盐水上跳跃
如千万只手掌
抚摸到过这里的:
官吏,盐背子,商贾,煮盐工,以及投掷短剑的勇士

可行旅者,在红光里看见地狱的门廊


11

重新开始,红光的尽头依稀有人
在水的荒漠上,把身体叠加在另一个身体上
勾连山涧

如此这般,留有身体余温的桥,像两座山的唇聚合
使栈道通向栈道


12

假如,在树叶开始腐烂的石桥上,把镜像推移进记忆里

——盐背子,盐袋子歪斜着依靠着,壮观的古青色
——撒落的盐粒,密实地凝结成重生的图符

桥下的陶船,藏青色的帆,和水面腾起的云
唱着石头光芒的歌谣,穿越石头的生门


13

狭小的天体,有一点游丝的云
像门额上正在风化的浮雕

而门廊,空空。这是古旧的脚步带走了多少秘密
留下的巨大印记

此刻的空,就像不朽岁月的边纹
搭建标识碑


14

行旅者,仰望万仞岩壁
攀升的砭道,如繁衍的翅膀,带着时间跃翔

砭道上的小窟穴,就是龛
供奉盐背子肮脏的汗臭和不洁的脚板

而谁,在窟穴门前悬挂的红布,已经撕裂成幡,飘荡
等谁,颂唱经卷


15

山底有孤零的房舍,是酒肆,或许是驿站
用眼睛询问,得到的也许是石匠开凿栈孔的声涛

眼睛里即时有手
一双,一双,锤砸着石头。铁錾像锁钥
撬开火门

其实房舍里,有个妇人,也许是孩童,等着隔门看火。


16

季节火,在树干上蔓延,一波推着一波
绿焰,至于秋

不,绿焰埋伏了下来,像老虎,像白豹
蹲守日月合拢眼睑的时辰,和枯骨一起成长

黄树叶,席卷过栈道,空茫茫
道的基石,像旧时的银钱,长出鲜苔,肥沃成长的枯骨。


17

一棵树,或者任意几棵树,躺下
开始从左岸向右岸生长

这些经年湿漉漉的树,把打滑、疾驰、拐跛的脚掌
送给生活,也送给死亡

树身上有一孔马蹄踩下的洞,隐暗的洞
成了莲花种籽孕育的床。这个秘密
被初潮少女在寒冬窥见


18

岩壁上的楔子,像在诉讼一桩公案
举着石板——诉状的册页,供将要沉下的光芒审查

当然,册页上
有初潮少女抬起头,希望看见男子的影子,已经象征化的影子

当然,册页上
没有记载下那个男子——盐背子不知道这座山的悲喜剧

当然,册页也不会成为主诉
告诉光芒,自己就是悲苦人行盐的栈道


19

云表之外的峰巅上,有一位咸鸟,抬头背诵:
石贬道、石磊道、栈道、槽道、栈桥、青石阶梯……

这些名词,自咸鸟口中诵出来,像是乐句
从元音发声,音域宽如海面。

这一乐句,在季节里变白、变红、变黄、变褐的深渊中飞翔
折返成多声部重奏曲——无休止地演唱,直至吵醒巫咸国君主。

2018年4月17日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