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大原飘风
加入时间:2015-12-11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大原飘风,本名李国清。系中国农工民主党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吉林省作协、书协会员。诗作散见于《诗刊》《星星》《诗歌月刊》《中国诗歌》《草堂》《红豆》《时代文学》《岁月》等数十家纸刊及多种选本。 诗观:不是我要写诗,而是诗要我写;不是我在写诗,而是诗在写我。

初冬的红果与鸟们(组诗)

1、惦记红果的鸟们

在向阳山找不到的
在黎明山也找不到了
而在两山之间,一树树红果
向冬天,复制着遥远——
我依然怕冷的手,指着
去年的鸟,并认出他们
通往故乡的每一部分,包括
羽毛,梦呓,以及深入骨髓的灯盏
这也许是命里的胎记
随意带上的锁扣
——让那些不知来由的露水
准备接风的午宴

2、彼此的期许

一些鸟和一些果
杂揉在一起,叫着红色的味道
羽毛与天空,压迫夜晚的
火焰。不用再犹豫了——
谁能叫老树猛醒,谁就能叫温暖
屈服下一个词语。对我们来说
这个场景,期待已久了,只是
还不曾捅破隔窗的白纸
——而,面对好运摞起的误会
冬至,更值得推敲

3、鸟儿飞落

翅膀飞落,抓住枝丫的瞬间
看不到大地的颤抖。可以想到
有些风是扇出来的,与白雪
供出最好的漩涡
——你,短暂的凝视
就把前世的秘密
泄露出来……我们曾经弯曲的
时间,遮蔽了可能发生的一切
——寒冷,不再以矫情的方式
面对,一个欣赏你的人

4、叩 问

一截风,打不透
另一截风,因为都是冷的
而,飞落枝丫的鸟们
是去年的魂,以这样
一种叩问的方式,来安慰劳碌的骨头
——火,一粒粒凝结
又一粒粒消散……适应
墙外的我,低着头
呼出体内的影子

5、思想是沉重的

墙头置于心头,鸟们
孵化逼近的冷落。不要说热情
太少,排成了队,也够这个季节
暖暖身子。而思想是沉重的
好比大风吹过的顽石——
在什么也挥霍不掉的时候
就能一下子变得富有
——恰似鸟喙,狠狠地
叨住,一截初冬的
发梢

6、展开风尘

悬而又悬,去年的鸟
又飞回了这个院子,难怪雪
会飘舞,也会破碎,以此去重蹈
记忆的烟花,或喜,或忧
——当压境的忏悔,“呼呼”作响
我们没有理由拒绝宿命的安排
天使,可能来得晚些,但最适宜的
窗子,敞开着,让那些精灵
那些有增无减的祈祷,纯粹,透亮
并在离火最近的人间
——“啾啾”地展开风尘

7、命中注定

不知道你叫什么鸟
也不知道他叫什么树,
只知道,你来了,就落在他的上面
好象命中注定一样
围着,转着……他满身的红果
也就招摇着,把积攒的火
吐出来,不再背负焦渴的
魔。他是不是你前世的爱恨
所沉淀的迷茫?只用了瞬间的
注视,便决定了一席
孤独的盛宴

8、那些光芒

我们仍将继续
昨夜,没有消化的星辰
那些光芒,隐于一棵老树之上
好像红珍珠的颜色。如果起立
如果送上持续的祝福,如果
鸟们再一次应答,我们就知道
明天的大雪会更加单纯
直到山角的灰暗,迎面扑来
我禁不住哆嗦了一下
——已经忘了归途

9、似曾相识

因为这树,因为这满树的火
与下面的雪,两相映衬
我就成了一个多余的人
而鸟们盘旋上空,我们
听不懂的词语,像枝丫上的雪
蔌蔌而落。那就躲开一些吧
由天使捕捉渐已迟钝的咒语
——这样最好。一群似曾相识的
伙伴,使我收起了大地的突起
以及发自内心的罗网

10、远去的寂静

一枚,两枚……当所有的果子
被一扫而空,老树露出了铁锈
像我经年的褶皱,假寐于鸟们
远去的寂静。我不能随他而去
上穷碧落下黄泉,也不能
紧握一截枯枝,抽打起伏的
光阴。如果再见,那么容易说出口
脚下的落叶,便可御风而舞
原谅,这个初冬的
遗世独立

注: 时维十月,序属三冬,东北普见冰天雪地,百花凋残,然于辽源市公共汽车公司院内,数日来,却呈现出一派众鸟盘旋不止、争食几树红果之欣欣瑞象。那鸟很美,尚不知名字,本处少见,每年此时来此地享用大餐,未曾遗忘,食尽复去;那树更美,亦不知名字,当霜降变天,枯叶脱尽,只余满树“红火”,尽显热烈,虽朔风劲扫,却难以摇落,仿佛与鸟有约也。
又:作诗之时,尚不知其树其鸟“姓甚名谁”,深为自身孤陋寡闻而汗颜。今日经多方问询与核实,方知其树名为金银忍冬,又名金银木、胯杷果;鸟名为太平鸟。因虽不知名,但诗已先成,为不失当时之情境与感觉,故保留其本来面目,不再改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