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大原飘风
加入时间:2015-12-11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大原飘风,本名李国清。系中国农工民主党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吉林省作协、书协会员。诗作散见于《诗刊》《星星》《诗歌月刊》《中国诗歌》《天津诗人》《红豆》《时代文学》《岁月》等数十家纸刊。 诗观:不是我要写诗,而是诗要我写;不是我在写诗,而是诗在写我。

发酵的诗性与酒心(组诗)

1、最好的活


街上人来人往,混沌处于
一些事物的顶部。我们早就习惯了
一只眼睛——看过来的脚印
踩死未知的虫子。粮食
不动声色,面对可能的河流
忐忑不安。所以,那些诗者
会倒在高粱和小麦的发间
安慰自己,并酝酿
那些颗粒
最好的
活法——
也许是醒着
也许是醉着

2017年6月12日

2、酒花的尖叫

还没有走散的高粱,以及
更多的稻壳,聚集于此,看诗句
渡过麦曲的泉眼。我们不知不觉地
举起黄土,让打碎的星子
分出五色,且暗藏
一个夜晚的初心
——这时候,是该喝一口的时候了
更多的废墟,一时间
掐头去尾——
只在甲虫的沉睡里
偶而听到几声
酒花的尖叫

2017年6月12日

3、摘酒与摘诗

所有的高粱,都失去了
耐性,将在成熟和饱满之间
成为黑暗最亮的部分,这就像一个诗者
捻断数根胡须之后,才忽然发现
龙泉井水,是自然流出来的    
——潜在那,忘了活着
因此,我们不会贴在一个影子上
捕捉孤独。等词语
发霉的绒毛,和高粱一样沉入谷底
我们会放手原始的蛛网——
或者,用摘酒祭奠诗
或者,用摘诗祭奠酒

2017年6月12日

4、看一些花

看一些花:
大清花、小清花、云花、水花、油花
接踵而来,等待许久的手——
那发芽的枝条,伸出
光。我们不再犹豫了:
任何粗糙的想法,比不过
更快的时间。生活依然卷曲着,向下方
漂移,而一些冲动,一些
火化的爱情,会让吻别    
找到开示的部分
——像词语,老窖里的
影子,浮出水面

2017年6月12日

5、面对火焰

或哭,或笑
或哭笑不得,内心最隐秘的
想法,逃不出这些火焰
当词语触及它们的指尖
不知不觉,我们都会脱去情感的外衣
好让词语,抓住荒原的灰烬
——这没有什么遗憾的
山高了千丈,水落了百尺
靠近只可靠近的星斗
回旋,天空的度数——
从此知道了毒性,也知道了
温暖,融化,顿悟
只在举杯之间

2017年6月12日

6、生活的另一边

生活的另一边
有山林、溪水和亭子
还有那些花鸟虫鱼,与新鲜的人
我们翻开半生不熟的老话
说着李白将进酒
说着东坡大江东去
说着孟德对酒当歌
说着陶公悠然见南山
说着一个个写诗的人,都没有好的下场
说着,说着,我们就哭了
——忘记了沉重的手
从弯处拿开。那就这样举着
看杯子里的名字,身老
泸州,只觉得一口气
发自丹田,有着
意想不到的弹性

2017年6月12日

7、为一首未了的诗

喝口酒,喊一嗓子
喊一嗓子,再喝口酒
——直到把过去的影子
喊回内心,即开始琢磨一首诗——
一块和禀性契合的
铁,由酒炼着,简约而淳厚
这不失为抽象的过程
需要敲碎一些表面的谎言
……但星辰,隐去了恐慌
来自眼内的饥饿
吞噬着黑暗。那我
就把自己扔到纸上吧
为一首未了的诗
填就,肉身的结尾

2017年6月12日

8、借酒消愁

借酒消愁,其实是
危险的,很多看不见的灰尘
游离生死的叶子,到春天
就绿了;到秋天就黄了
它们和灵魂一起飞
逾越轮回的关口。再自然不过的
泸州,安置短暂的
锈蚀。什么时候坐稳了
仅用一只耳朵,即可听见
天空的龙吟——
你不想抬头,我
也不想抬头
霞光万道
都是诗人酒后
烧红的血

2017年6月13日

9、倒流血性与时光

写了多年的诗,也喝了
多年的酒,但冲动不减
依然会,倒流血性与时光——
风沙,纠缠于羊角
泸州,漂浮于浪尖
一直敬畏的天地和鬼神
把糯红高粱的记忆拉回深处,包括
正直、善良,以及更多的火
因此,赶在钥匙丢失之前
一个叫李国清的诗人
穿过离家最远的梦
及时打开了
夜晚的
圆心

2017年6月13日

10、一群疯子

丢失的钥匙
是孤魂做的
拧开,隐蔽的
面具之门——
惊讶:喝倒的杯子
惊诧:蛇吐着信子
惊叹:一群疯子
把诗句撕碎
——抛向虚空

2017年6月13日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