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山鸿
加入时间:2015-11-05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山鸿,本名张述鸿,1967年出生在四川万源,现居成都;1980年代后期受现代诗潮流和其父亲、诗人放牛娃影响开始习诗;1980年代“东方诗社”创始成员;擅写落叶,有“落叶诗人”之称。 著作:诗集《与落叶书》、诗集《证据》、散文集《布衣人生》、待出版诗集《丝灶岭叙事》。

不知道下一片落叶会来自哪棵树上

◉秋日的落叶,给人间的惊动不小

一阵风,一夜雨,秋日的落叶
给人间的惊动不小。

听见风的人可能也听见了雨
但愿他没有听见风雨

他只是在想:这密密麻麻的落叶
该捡起哪一片呢?
                           2016.9.19


◉不知道下一片落叶会来自哪棵树上

我知道这片树林里
随时都会有树叶掉下来
春天里的黄葛兰、夏天的小叶榕
深秋时的苦楝树、冬日的银杏......
我知道每一种树
换季的大致时节

不知道下一片落叶会来自哪棵树上。
                            2016.10.15


◉一棵树举不起一片落叶

一棵树举不起一片落叶
一段枯枝、一枚熟透的果实
一棵树无能为力的时候

你如有力,请赐福这个世界
你如无力,请世界降福于你
                           2016.10.15

◉平静

“这一晚上,掉下来好多落叶”,母亲
说这件事的时候面色平静

我也面不改色地认识了
家门口的这株苦楝树:

一夜秋风,她交出的心得
连保洁员也舍不得扫去
                            2016.10.16


◉我一握笔,树叶就要往下掉

我一握笔
树叶就要往下掉

一片两片三片
四片五片六片
还有一片,蛛丝挂在风中
瞎子都能看见

不能再写了
不想再看见 树叶掉下来
                            2016.10.23


◉春日易碎,秋日柔软

春日易碎,秋日柔软
每个不同的季节掉下来的落叶
是不一样的

我内心的沟壑也是不一样的
春日易碎,秋日柔软
其它的季节亦生缠绵:

落叶噢,你在掉下来之前
我们可曾见过:在枝头、在高处
在你还是一片树叶的时候?
                            2016.11.3


◉只有城里才有清扫落叶的人

只有城里才有清扫落叶的人
只有城里人,才会舍不得
去踩那好看的银杏的叶子

他们一窝蜂地去看红叶
这些城里人,只晒他眼里看到的美
不言他内心涌动过的悲

只有城里才有清扫落叶的人
乡下有的只是送葬的人
一个人死了,全村的人都来送别

沿途撒下的买路钱
和落叶混在了一起
                           2016.11.11


◉秋树

一棵树,在秋天到来之前
所储备的力气
刚好够它放下来一些叶子

秋天到来之前,
我也储备了一些力气

不知道已放下了谁
不知道还要放下谁

我警惕着我的力气
就像一棵树警惕着秋天
                            2016.11.12-26


◉风一吹,树叶簌簌地往下掉

风一吹,树叶簌簌地往下掉
一些树,亮出了树稍
一些鸟,暴露于青天之下

一些人,暴露于天命之下
我暴露,于簌簌的落叶之下。
                            2016.11.26-29


◉树佛

冬日里,这缀满黄叶的树
和那贴满金身的佛,有啥不一样呢?

我看没啥不一样。众生有悟:
满城寒树,都是慈悲的佛
他撒下金箔,还留下经书
                             2016.11.27-28


◉一棵树下有多少落叶

一棵树下有多少落叶,
一张脸上有多少忧伤,是一眼就看得见的。

一棵树下会有多少落叶?
一个人将留下哪些忧伤?

这是我想知道,却百思不得其解的。
                             2016.12.3


◉我若不往窗外看

我若不往窗外看
树上的叶子不会往下掉

我若不到树下来
树上的叶子不会掉下来

我要是从此不忧伤
世上兴许就不会再有落叶了

我要是从此不忧伤
世上就不会再有落叶了
                            2016.12.6

◉景观大道

那在同一个城里遍植一种植物的人
心机是不纯的:
他用迷恋的气息养蛊、害人无数

那在同一个城里种下满城银杏的人
却是有大智慧的:
他让我一眼就看出了金子、死亡、和灰烬

其实就是一回事。
                            2016.12.7

◉保洁工

小区里的保洁工
多是一些五、六十岁的中老年妇女
头发暗灰、穿素布衣服、几乎从不言笑

她们分工负责各管一段区域
小区里的垃圾,一大半都是落叶
她们这些孱弱无力的人
其实是要长期负重的

看出了这个事实,从此不敢在早间散步
我怕看到熟悉的阿姨
一夜之间就换了她人:

头发暗灰、穿素布衣服、
从不言笑,还是先前的样子
                            2016.12.9

相册
  • 诗人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