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F

0

粉丝

89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小葱
加入时间:2015-10-29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喜摄影,爱旅行,发表诗歌若干,参加诗刊社32届青春诗会,著有诗集《青葱》

小葱的诗(6首)

他就是我的父亲


神秘的光闪烁在身体里

绽放成秋夜天空。思想幼小如一粒种子

等待血液浇灌

 

我无法踩着眼前高大的梧桐,到月亮上

到另一个星球去

未知的遥远令人恐惧,更怕枝枝叶叶搭建的浮梯

风一吹,就把我晃倒,坠入回忆底层

 

——而那个人,不曾回来过。他睡在银河之上,静寂

如一盏灯

他创造出永恒的时间,并把它建造成宫殿

让黎明住进去



致意


我是天空小小拖拉机载来的乘客

被雷电击倒,又插上翅膀复活

 

江边红顶的木房子平放着秋天的身体

白桦林用力舒展开青春的眼尾纹

 

从俄罗斯飞来的鸥鸟,不需要护照

准备好接受风的动心

 

白云们躺在地平线上,等待我的抚慰

可我只是一个外地姑娘,转眼就会悲伤地离去

 

什么是陌生的安宁?就在这儿——

空旷的天地间,我低下眉头

 

当星辰的风暴停息

蓝莓果凝着新鲜的平静,繁盛着大地

 

在中国的极北,所有忠诚的、未被采摘的词语

吁请我的守护。哦,那是唯一,我呼吸的声音



你好,卡伦


在乌苏里浅滩*找到了北

没有比这更大的收获

 

——辽阔的江水不需要加糖

也不会忘。其滋味

坚硬过实地上长出的高傲的石碑

 

还好,我准备好了

卡伦。不进入屋子,也不去看望

同我家乡一样安静的格桑花

 

四处寻找,微风中弹琴的雅格达**

——我是如此需要,尘世中一点也不礼貌的红豆之吻

的肆虐,以延缓新一轮的衰老

 

——直到,被落叶松包围的黑桦林

像我喜欢的那个下里巴男人,带着粗犷的真实

不动声色地到来

 

*乌苏里浅滩,又名卡伦小镇,位于大兴安岭漠河县。

**雅格达,大兴安岭野生红豆果又叫北国红豆(当地鄂伦春人叫雅格达),学名红豆越橘。



二十岁的白昼啊


自酿的玉兰花酒,并非用来臆想

天空荒诞的2016年


烟灰色,冬天。巨风眨着眼

群山在睫毛上写作


梧桐树丢失的纪念币,落在窗前

凉爽的轰鸣,三尺深——也可能更深


白腹喜鹊,送快递的信使

推开中年的一窗幽雪,悬浮在她的头顶


只是瞬间!留不住的太阳,歪歪斜斜

背叛了流水,向西驰去


“二十岁的白昼啊,度过得那样快”

回忆的松果散发出气息,怎么也洗不掉



星空下的滴落


不用野鸟点灯,风把隐约的环形山

完美地献给了秋天俄罗斯的

乡村油画

——一切寂静,敞开


快敞开,河滩上玛瑙石的清心。星之繁密

像复杂的事物流露出纯洁的光芒

希望也紧随而来,斑驳的树影伸出一朵灵敏的

豌豆花


漆黑的江水被桦木小舟捕捉

——告诉我,会和一个什么样的人激情度过

此生?也许,我已倦怠尽了黑夜

短暂相会后的离别的雷霆


风笛深情吹响远处,木刻楞房子内银色的窗帘

拉开中年的纹理,撞向披一身锦缎的山峰

——美丽姑娘伊拉嘎,我们来谈一谈

我爱他,如同你仰慕着白那查*


*白那查:鄂温克族猎民信奉的是山神。



黄昏,我经过一条河


沿着梧桐叶铺成的日记本向南

会遇见一条河流,它曾写满

成荫的喧嚣,倾斜的孤独


芦苇还记得,河北、山东、天津卫

那么远。一艘船,说说笑笑

荡漾着就到了,白昼也不觉得长


现在是冬天,不如意的丙申年末

鱼虾们戴着口罩,坐在雾霾底层

战争以汽车限号的方式重来


我的生活范围,在这方圆直径半公里

却没有像朋友说的那样,经过密集的松针

美人蕉的凋敝时,有忧伤汹涌漫来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