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孙启放
加入时间:2015-08-22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孙启放,男,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数学系。著有诗集《英雄,名士与美人》《皮相之惑》《伪古典》,随笔集《世界上的那点事》。现居合肥。

马鬃岭(组诗)

十二青檀*

镜中有荒野。
十二青檀
时间展开空空肚肠,鹰
展开飞行羽,大石之上金属刮痕。

脏器半空。平衡是一节
紧绷的钢丝
牵引无尽根须,于泥土深处收伏永夜。

镜中乌有,云漂移。
十二青檀千年一叹:打不碎所有的镜子;
唯作十二只锚
唯锚入这苍郁避世的青山不改。

*大别山深处,金寨县大湾村,存千年青檀十二棵。

2018.9.13


马鬃岭*

隔空投送
亦有神灵
树木简化为一行鬃毛。

骨骼清奇。奔跑,马尾笔直如箭矢
马鬃岭上乱石纷崩;
嘶鸣隐匿。马
低头食草、惬意打响鼻的情节
通常被省略。

我有迎候亡灵之诗
无有执念。
山的波涛,天光荡漾
作为幻觉中的好骑手,我会马语
避人言,马一样思考。

*马鬃岭,地处金寨县南部,山势雄杰。

2018.9.14


吊水岩瀑布*

青山被侵袭
挂壁。蛟,水气淋漓。

纵身,朝向深渊。一叠、二叠、三叠
破三重鬼门
追赶低处;
蛟挟无情之水,被迫之水
有虎狼之性。

蛟身斑驳。一睛至阴,惨绿;
一睛至阳,火红。
蛟疾行,横切山之柔软腹部
群峰急退。

天地开阔,至阴至阳之气交媾
蛟通体洁白;
白蛟临世。
天下江湖。

*吊水岩瀑布,位于金寨县马鬃岭,水三叠,势磅礴。

2018.9.15


石佛寺*

佛食香火,是人烟。
豢养信徒,放大的虔诚习惯于排异
五针松下石佛残破
在明处。

寺院多有一部燃烧史。
翻阅。石佛仍然可以回到石中;
如觉悟
如悲心圆满
如欢喜万物乃佛之根本。

我非拜谒者,亦有痴念;
而此处此时阳光耀眼
隐秘的心事
瞬间蒸发。

不远处,水声止歇。
一只手,正将挂壁的百丈瀑布
缓缓抽回。

*石佛寺位于金寨马鬃岭景区上部岭头,遗址占地1500平方米,毁于明末。

2018.9.16

雪钓图

一场雪。
草木是雪,楼宇是雪
河流是雪,山川是雪,大地是雪。

一场雪,寒江挂在钓丝上命悬一线
钓雪的人抬一抬头
天上飞过的鸟,是雪

他低下头
双脚是雪,双膝是雪,双手是雪
白眉是雪,银髯是雪
雪的蓑笠雪的钓竿雪的孤舟

睫毛是雪,眼白是雪
雪的鱼篓中活蹦乱跳的是雪
一场雪,只剩下两粒深陷的黑色眼珠。

一场雪,天下一统。
钓雪的人已经盲目
他的盲目是世界的盲目。


推荐语:


   原本以为唐代诗人柳宗元的《江雪》已不可超越:“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孙启放的《雪钓图》,则是一个当代人的“独钓寒江雪”:“一场雪,寒江挂在钓丝上命悬一线。”不只是对古典意境的化用,更写出了大千世界被一场雪大一统之后,独钓者的迷茫与寂寞:“钓雪的人已经盲目/他的盲目是世界的盲目。”众人皆醉我独醒,独钓者就是独醒者。“一场雪,只剩下两粒深陷的黑色眼珠。”旁观者才是真正的在场者,最后的在场者。孙启放的《雪钓图》还使我想到屈原。《楚辞·渔父》诗曰:“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形色憔悴,形容枯槁。渔父见而问之曰:子非三闾大夫欲?何故至于斯!屈原曰:……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以见放。”或许,不管是乱世还是盛世,孤独的诗人因为有思想,才是大浪淘沙中的剩者,也是超越时空的胜者。


(特邀点评人:洪烛)


   

赞赏记录: